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老爷子则是开始解羊,先是羊油连着羊尾巴,屁股那一块,全是脂肪,可以熬油,作为食用油。

再是斩下四肢,丫丫刚刚看杀羊看得不忍,这回,看解羊看得津津有味。

羊肚腩,羊腿肉,内外脊肉解下来。然后是羊排,羊脊椎又叫羊蝎子,羊鞭羊石子什么的。

另一边,李郸道在河边洗着肠子,胃,肺等器官,也是十分难洗的,血水吸引来不少小鱼。

不仅仅是小鱼,还有水鬼。

李郸道看着好几条黑鲇游过,都有些怕肉被他们拖下去。

“狗蛋,在干嘛?”

“今天杀了羊。”李郸道一看,原来是袁大虎。

“你蛇伤好了?”

“好了。”袁大虎道:“就是可惜了我好不容易藏的铜板,就被我娘收走了。”

李郸道看着袁大虎撸起裤腿,就要下水:“你还没有得到教训吗?”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袁大户嘿嘿道:“你看这么多鱼儿被吸引过来,正好摸鱼,我摸到了送你一条,你救了我的命嘞!我还没什么好报答你的”鱼羊鲜,如今有了羊,再添个鱼确实不错。

李郸道看着这些鱼儿确实也馋,无论是鱼汤,还是蒸着吃,简单的方法,都十分鲜美。

只见袁大虎脱了衣服,一个猛扎,有几分浪里黑条的气势了。

李郸道要把肺给洗干净,里面有许多血水,粘液,要挤压,还要吹气,肺做得好吃却也是滑嫩十分的。

大小肠去了脏东西就是要去油,取膜,这个是细活。现代一般是用白酒加盐还有面粉去洗,古代这些东西一个比一个贵。

李郸道是用瓦片刮,河沙搓,鱼腥草去揉。

“呼!”袁大虎起身出水,手里已经有一条一斤多的青鱼。直接往岸上一扔。

“下面好多鱼!”袁大虎兴奋道。

“刚刚洗完肠子,这些鱼闻着味来的。”李郸道想起德爷用粑粑钓鱼,自产自销,不由得笑了起来。

袁大虎也意识到了这点,有些恼怒:“你不照样吃,肠子装矢的,不一样是肉?”

李郸道想想也对,道:“我不是在笑你,我是在开心,这么大一条鱼,我不能白要你的。”

“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是过命的交情,你跟我说这个,是不是看不起我!”

李郸道笑道:“我哪里敢,你要小心哦,水底下,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水猴子。”

袁大虎翻了个白眼:“我就没见过,从小到大,就是你提起过,我娘也就是讲过河公,水鬼。”

河公是修建大运河累死的劳工,水鬼是意外落水的鬼,大运河当年征了三百六十万丁,不到一年死了二百五十万。

联通大运河的泾河水下基本上也全是尸骨,水鬼,传闻有人夜里见到了河底有大片河公行走在河底,数量之多犹如阴兵借道。

这也是李郸道忌惮下水的原因之一,水属于玄阴煞,水里的东西比岸上的凶,而且主要是,君子远离危墙之下,李郸道不熟悉水况,自然不会下水,游泳是会游的,但再会,也不涉野水。

年年暑假都听得到哪里哪里淹死了人,可惜年年宣传,年年有人不信邪,会游泳的,不会游泳的,都死在了里面。有时候还害人,把见义勇为的弄下去了,自己活了。

李郸道每每都教育丫丫,不要到河边玩,这是有教训的,李郸道前世的姑姑家三个小孩,全部同一天掉进了一个鱼塘。

猜测是小的先掉,大的去救,一个两个全部死了。把那个姑姑哭得眼泪都快流干了。不光光李郸道前世的姑姑,就李郸道自己前世,小的时候也被水淹过,后来克服恐惧,学的游泳。

不得不说,学会游泳还是很重要的,不仅仅是健身运动,还是保命技术。

袁大虎又一个猛的下去,李郸道看他水性好,也不管什么。

可是就在自己洗羊肺的时候,在水面下看见了一虚幻的白色笑容,十分诡异,转瞬即逝,李郸道却深信不疑。

当下叫了两声:“袁大虎!”却不见人出来,顿时感觉坏了。

果然在河边不能谈淹,在船不能说沉,知鬼不能谈鬼。

当下把这些东西扔在一边,把身上衣服一扯,就钻进了水里,水下迷迷混混,能见度不高。

李郸道在水下不能开口念咒,但是可以掐诀。

好在袁大虎并没有走远,李郸道很快看到了他,一个黑乎乎一团,浑身水草的东西,抓住了袁大虎的脚踝。

李郸道立马游过去,却有更多黑乎乎的东西汇聚过来,要连李郸道一起抓下去。这难道就是水粽子?

李郸道先掐的灵官印,往外一冲,但许天师的弟子王灵官还没出世,此印便没有用。

李郸道立马用了丁甲诀,此诀是召唤丁甲神所用,乃是以大拇指压住中指,掐乾上,无名指压大指,默念丁甲神讳。

李郸道得灵验的就那么一个,前两天得了真名,画符成功了,就是辛巳大将军。

当下念的就是她的名。

只见这些黑乎乎的浑身墨绿水草的东西,竟然停止再攻击。

原来是一股阳气激发出来,此时阳光穿透了浑水,射在了身上。

李郸道冲上前,直接把拉住袁大虎的那只水猴子还是水鬼,给他乎了个大耳刮子。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那东西一下就蒙了。

李郸道又给了他一脚,把它踹远的同时给自己一股上升的力气。

袁大虎飞快上潜呼吸新鲜空气。李郸道做了个嚣张的国际手势,也上潜了。

到了岸上,李郸道就看见袁大虎在那里呕水。

直接过去:“你也看到了,你差点没了。”

“水猴子!真的是水猴子!”袁大虎虚弱道。

李郸道道:“虎啸山林,龙游水底,你命里犯水,还是少往河边走。”

袁大虎惊魂未定,看看自己的脚踝,三个乌青手指印。

袁大虎看看水里,似乎还是有许多黑乎乎的东西,游来游去,被误认为是鱼群去抓就会死,用船捕鱼就会被弄沉。

李郸道往水里骂道:“真是瞎了你们的眼,谁都敢拉下水!昨天还跟你们主子一起喝酒。”

袁大虎更是直接撅起小鸡往河里尿尿。

尿完还得意的看向李郸道。

靓仔无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