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斩完之后,鸡再鸣叫,那鬼竟然还没死,一分为二后又要蠕动愈合。

李郸道还要行动,就听见一声:“醒来。”

当下一阵迷蒙,发现老爷子在叫自己。

连忙冲身起来,推开大门,看看门口,几根带血的稻草在门口,还有整齐的切口。

当下把它们收起来了。

“你这是干嘛?”老爷子问道:“你不穿好衣服就在这里丢人现眼,作怪干啥。”

李郸道说道:“刚刚我梦到了一个女鬼在跟我打架,爷爷你就把我叫醒了。”

“女鬼?打架?正经嘛?”李宝京,人老心不老。

李郸道快被逗笑了。

当下把这些道草用火烧了,烧化的灰,又用了一点盐巴和在一起,用一张纸包住收起来。

李郸道干完这些,这才发现,自己体温有些低,腿脚都有些麻痹。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穿好衣服,去洗漱,在水里看见自己的气色也是十分不好的。

是精气亏损的象征。

顿时把自己制作的六味地黄丸就磕了一丸。

喝了两杯温水,排空了肚子,李郸道才跟着李老爷子习武操练。

可是昨晚虽然梦中神游,魂魄离体,此时却很精神。

“你眼睛怎么这么亮?”老爷子问道。

李郸道想起昨晚吃的宴席,应该是滋补阴神的。

当下知道自己得吃一些大补精气的东西,不然迟早身体得拖垮来,胡乱修行就是如此。

光吃六味地黄丸肯定不顶用,得吃肉,服用药膳。

“和田巫学习修行。”李郸道如实和老爷子说话。

老爷子手指敲敲桌子,哒吧两下:“你昨晚游神去了?”

“嗯。”

李宝京道:“别得了这点旁门左道的功夫就在这里现眼。”

李郸道点头。

“我虽然不太清楚,但我在军中时就听说过,这魂魄是最脆弱不过的,怕这怕那,你修行不到家,就敢游神,早晚要短命。”

李郸道嘿嘿一声:“会注意的。”

李宝京骂道:“今早多吃个蛋,上午我操刀把羊杀了,给你补补,羊血全部是你的!”

食肉者勇敢而悍。

老爷子却是真心关心李郸道,要为李郸道滋补身体,要提前就把羊给杀了。

羊血是十分滋补的东西,适合产妇吃的。

但这是公羊的穴,性燥,还是适合习武之人。

不过不是生喝,毕竟牛羊体内寄生虫可不少。

最可怖的就是胃蛆了,在体内寄生的白色虫子,可以钻入脑子里,眼球里,爬出来就是为了化蝇,是可以寄生在人身上的。

如果不注意卫生,和私生活关系混乱,私处就很容易感染寄生虫病,爬出白色的类蝇蛆的虫子。(具体可百度ps:并不建议)

杨开死的时候就是身上爬满了蛆虫,肚子鼓得快要爆炸,说是野术士所杀,跟这个就很像。

这羊血肯定是要煮熟的,内含丰富的蛋白质,胶质,十分补益。

古代的羊可不是现代的羊,还怕有毒素积累,这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李郸道几天前就规划好了整只羊的吃法,当下就道:“爷爷!我给你打下手!”

“也好,你连鸡都没杀过,需要练练手,杀了什么东西,总比没杀过要好。”

由于李郸道今天状态不对,只是打了几套广播体操,并没有过多的操练。老爷子就带着李郸道,还有昆仑奴,丫丫一起带着工具去了农庄。

杀鸡杀羊都不会在这里杀,弄脏了不好收拾。

昆仑奴,李郸道都背着篓子。

老爷子背着手带着三个人。

先叫昆仑奴带着母羊,牛儿出去吃草。

公羊见着自己单独被留下,还来了这个浑身杀气的老棒材,直接后蹄抡地,顶着角就要撞过来。

老爷子根本不躲,拐杖一抡,侧面打在了羊脖子上,当场这羊就抽搐在地。

口鼻流出血和透明的液体混合的东西。

李郸道看着这羊瞪大的眼睛,里面此时慌乱无助,四只蹄子乱腾,却站不起来。

老爷子利索把羊的四只脚捆住。

丫丫在一边看着如此血腥都呆了。

“愣着干嘛?”李宝京道:“杀啊!”

“杀哪?”

“把喉咙割开,放血,把喉管扯出来打个结,免得肚子里脏东西流进血里。”

李郸道确实是鸡都没有杀过。

但是咱上过外科实验课,杀过兔子。

只是这刀,比手术刀片更大,更沉。此时一刀划开。

就看见羊留下了眼泪。

丫丫用手遮住眼睛。

血从大动脉中流出。四肢抽搐得更厉害。老爷子压住它,好叫血全部流到陶罐里。

血流干后,羊体温渐渐失去,眼睛生出诡异的光。

李郸道总算明白,为什么君子远庖厨了,只因不忍之心。

之前给兔子做实验还是会打麻醉的,死了都没有感觉,这个直接是活活自己弄死的。

老爷子道:“有些手生,不过还行。”

说罢就开始自己动手了。直接拿过李郸道手中的刀,把刚刚李郸道割开的口子割得更大了一些,又放干净最后一些血。

直接把食管抽出打结,然后在羊角处割开口子,开始吹气,不过老爷子气虚,不一会儿就没气了,叫李郸道来吹。

李郸道强忍恶心,开始吹皮,所谓吹牛皮也是如此吹法。

此羊并不会开水烫毛,而是连皮带毛扒下来,经过硝制工艺,制作成袄子,西北羊皮袄子一般。

李郸道把气吹进后,老爷子就直接斩掉羊脑袋,从腹部一刀,把整张羊皮,连皮带油,带肉取下。

血肉淋淋,红的黄的,白的,青的都能看见。

李郸道都觉得好生吓人,倒也不是吓人,只是对这种血肉红色难免带有一些死亡的敬畏,这也就是为啥,农村有的地方杀鸡要插香,杀牛羊之类要打一封爆竹的原因。

老爷子把带血羊皮挂起,叫李郸道做下手,开膛破肚,取出内脏,大肠还是热乎的,里面有没有消化干净的草料。

广西有牛瘪汤,这个羊瘪可以吃吗?李郸道不敢想象。

然后是羊心,肝,肺等。

老爷子直接把羊肺和大肠,尿泡给了李郸道,要李郸道带去河边洗干净。

李郸道只好用背篓背着去河边清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