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这里靠近京都,哪里能够居住野人?”

“那可不一定。”宇文宛永道。

田巫若有所思。

“我不管你们要干嘛,总之,一切按规矩来,敢于破坏的,最好算算自己几斤几两。”

木棉花秦一萍道:“我本来就无有恶意,并没有藏露自己行踪,这位小兄弟应该清楚,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在这里给我量獠牙。”

“上次青面瘟神夜叉鬼能入城我就奇怪,你们不用在这里装无辜。”田巫冷哼一声,“我们走。”却是和李郸道说的。

李郸道跟着田巫,后面两人根本没有在意李郸道这种无名小卒。

“看来事情失败了,还引起了怀疑。”秦一萍道:“这种事情,我们还参与吗?”

宇文宛永道:“这关我们什么事情?江湖之远,庙堂之高,可不仅仅指的是现实,还有人心,静观变化就是。”

秦一萍道:“那我也就在此定下了,平时还要请宇文兄多多关照。”

“自然,你在此开个医馆就是,凭借你的医家传承,在哪里能站不住跟脚?”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另一边,李郸道跟着田巫,往庙那边去,田巫身上吓人的气势逐渐收敛,气息平常,李郸道也不觉得危险,好像遇到了蛇一样,还不是普通蛇,而是斑斓巨蟒那种。

“不是答应过你,你交出多少丸药,就教你多少东西,你且跟我来。”

却是又跟着田巫从庙后面的竹林小路,到了那座巫庙。

田巫盘坐在那里,茱萸在门口守着,还有一个弟子,也是极为丑陋,不同于茱萸健壮,其颇为瘦长,倒八字眉毛,眯眯眼,高颧骨,年纪轻轻鬼剃头一般,头发一块有,一块无,牙齿更是参差不齐,如通犬牙交互。

“我观你灵性这两日又增加了不少,可是近来有尝试观想?”田巫问道。

“并没有,我就是睡觉啊。”李郸道回答。

“可能是大梦千年的后续影响。”

“我来跟你讲讲讲修行基础。”田巫道:“天下修炼方式繁多,多源于上古练气士,也有源于鬼物,妖精,乃至神祇之流,加上外来教派入侵,乃至于混合出了数大修行体系。”

“但无论哪种,都绕不开精气神,只是各有侧重。”

“比如我这一支,传承自楚系巫师,但也吸收了阴阳家的学说,还有一些民间法术,走的是供奉神明,上古祭司之道。”

“我供奉的就是湘水蛇灵,是湘水之神。”

“湘水之神不是湘夫人和湘君,而湘君不是舜帝吗?”

“是如此,不过但凡天地山河,多生情志,灵性天成,化为精魄,如此说山有龙脉,水有龙脉,人有龙脉,此龙脉者就是灵性汇聚,天地先天之灵精,又名自然灵,经供奉可化为神祇。”田巫解释道。

“如一家有一家之神,一村有一村之神,天有天神,地有地神,神乃无定之灵,是人赋予其形象,如水无定型,唯有容器盛之而聚形。”

“我供奉的湘水蛇灵,就是化为其先天出世,最先接触蛇的概念,便变成了蛇灵。”

里郸道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出世,也是日夜接触到猴子的气息,化形出世,才变成一猴子模样。

不然为什么同样是石头,泰山石敢当怎么就变成了人呢?

田巫道:“你刚刚所见,所能变幻若蛇者,阴神修炼化为神蛇者,是为加持。”

“但观你不一定想修行巫道,且未拜我为师,此道真传就不传授于你,且先传你修行基础。”

“修行,无论是我巫道,还是道家的符箓派,金丹派,元神派,又或者佛家的行者道,悟者道,亦或者自波斯,大食等传来的外教法门,或者先秦练气士之流,要想修行,都是先得入定,得真静,见真性,如此才可渐渐修出阴神,出窍夜游,拥有鬼神莫测之能。”

“修行基础就是,得定,入定,常定三大基础。”

“入定方式不同,儒家读书明志,心性光明,往往学而思之,思之一瞬就是得定,佛门言,于定中得智慧。”

“道家打坐吐纳,放松心神,感受天人合一,物我两忘,得宇宙之奥秘,也是得定。”

“我们祈祷神明,虔诚若愚,若得一瞬开释,也是得定。”

“得定,之后可以时常有机会进入定的状态,称之为入定。”

“随时可以进入状态,称为常定。”

“此时思神饱满,一定仿若一眠,往往睡眠时间大大减少,而精力充沛。”田巫教导着。

李郸道却越听约激动,这不就是后世的修行法门之一的观想法吗?存神定性,修得阴神,是为静功。

田巫讲得不多,但有诸多注意事项,没说多久就叫李郸道回去自己尝试冥想入定。

想要入定,就得心静,田巫拿了一支香给李郸道是他秘制的,如何入定的方法就要自己琢磨了。

不过每每入定,会胡思乱想,容易耗费神思,不能收敛,往往比如你想到红烧猪蹄,就会想到蒸羊羔,蒸熊掌,烧花鸭,烧子鹅……

想到女人,就会不自觉的想到黑丝,白丝,水手服,双马尾……

此种最易扰乱入定,统称为内魔。也叫心障,心关。

所以为什么修行都要挑尘缘轻的,都没有世俗的那种欲望了,肯定容易入定。

比如佛门,道门,种种戒律,从小持定,成为人身信仰,为人准则,如此渐渐可以达到祛除此关碍,得定,入定。

像是巫师也是有某种戒律的,或者冥想真神形象。

李郸道没有得田巫传授这些秘传,但自己内里宝藏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

回到药铺,李郸道却见一白衣女子,扭捏坐于药铺之中:“大夫,奴家这里痛,你帮我按按嘛。”

“哪里疼?”

“奴家胸口疼。”

李郸道一看这还了得,哪里来的娼妇,这样不要脸,还想勾引我老爹?那不是要蹬鼻子上脸?做自己小妈?

当下道:“胸口疼可不是小事,多半是胸痹,姐姐,让我来摸摸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