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十四 江湖行走五花门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02:44

“我再吃几颗。”说完田巫把那一瓶都倒入嘴巴里,那有起码三十小丸。

李郸道眼睛都突出来了:“不能多吃啊!”

谁知道田巫点点头:“有点感觉了。”却是脸上浮现一点红,眼睛上生出了蛇类蜥蜴才有的透明薄膜快速清理了一下眼球,眼球瞳孔变得椭圆。

李郸道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田巫有些愉悦:“你还有没有?先给我,剩下的,制作好再给我,你这几天可以来找我。”

却是答应李郸道给他教导修行方法。

李郸道喜出望外,连忙道:“有是还有有些,田巫先全部拿去吧,就是蛇鞭不够了,还要在您那里再拿一些。”

田巫点头,反正你是要付钱的。

田巫道:“你这小子机灵,刚刚看你对付衙役的模样,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田巫站在阳光下,有些舒服的眯着眼睛,叫李郸道更怀疑田巫了,难道田巫就是米国人口中的蜥蜴人?

田巫许久未感觉这么愉悦了,仿佛回到了少年时期,和青梅竹马行走在河边,闻着水藻腐烂后略微带一点腥,如同男性独特气味一样的空气,面红耳赤,良久才鼓起勇气牵对方的手一样青涩的美好。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这种情绪是田巫自从主持一方大庙后,就从未有过的。

“是有一些端倪。”李郸道把那日碰见的赤脚女医跟田巫说了。

“她衣领上可有绣一朵木棉花?”

李郸道点头:“确实有。”

“木棉花是五花门的一支。”田巫道:“五花门是一群女子报团组成的门派。”

“其分金木水火土,金菊花卖茶叶,卖菜,木棉花铃医游走四方,看病驱邪,水仙花勾栏卖身卖艺,唱戏奏乐,火棘花习武杂耍,走镖押货,土牛花就卖苦力,挑沙填土。”

“此五花门由于是女子行走在外,往往会学一两门法术防身,下毒放蛊就是木棉花的拿手好戏。”

田巫道:“五花门结构松散,却教众极多,只要看到单独一人在外行走江湖的女子,就会主动吸纳,但规矩却少。”

李郸道听着玄奇:“可那木棉花说是杨世安的师妹,来找他是来投靠他,我说他已经死了,她说投靠她儿子。”

田巫摇摇头:“估计是寻仇来了?”

李福成一听:“什么仇,什么怨,叫人胀矢腹中,把蛆虫灌入体内吃干净五脏六腑而死?”

“不是灌的,是杨开自己吃的。”田巫道:“吃到肚子里,那些蛆虫就生出来,不管他吃多少都觉得饿,而蛆虫又堵住他的肠子,毒素麻痹他的感觉,他就一直吃,蛆虫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撑破肠胃,进入内腑,从里到外,把人吃得只剩下骨头和皮。”

李郸道恶寒。

“这种蛊很恶毒,一般杀人用不到这种东西。”

李郸道问道:“会不会是一起医闹事故?”

“医闹?”田巫没听过这个词。

“这个木棉花会不会有什么亲人,或者丈夫被杨世安治疗失误害死了,或者他不给穷人治病什么的,由此产生了仇恨,此前没什么本事,这次一回来就报复回去了?”

李郸道想到自己还和她说话,她还问自己是不是杨世安的学徒,当下就感觉真是福大命大。

但再一想,要是自己不指路,那杨开还会不会死?

但一想到杨开老是造谣自己家,又是那样一个烂人,死了自己家还得好处,但学医的人这么想就是不对,李郸道还是对木棉花产生了好奇。

“田巫,这个蛊怎么解?”

“你不是会制药丸吗?你难道不知道杀蛊丸?”

李郸道问道:“雷丸?雷公藤?”

田巫点头:“这两样可以,也有个笨办法,蛊虫有灵,你报药名,报到哪个,他不乱咬,消停下来,就确定哪种药可以杀蛊了。”

“也有用活体和中蛊之人,各割开一口子,相和,由于没中蛊的人元气气比中蛊之人多,蛊虫就会转移。”

“但这些都是在初级阶段,许多中蛊都是你发现了,你也快死了。”田巫道:“看人有无中蛊,就是突然吃得多,但是消瘦得厉害,体色发黄,面生白斑,无故流鼻血,没干什么就疲惫得厉害,等等,多半是肚子里有蛊虫。”

李郸道想想这两天,自己没有这些症状,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没有中蛊。

田巫一说,李郸道就想起了几种寄生虫来,在古代也是被称为蛊的。

臭名昭著的就是血吸虫了,可以叫人全身水肿,肚大如蛊,跟杨开的死法差不多。

不过血吸虫生活在南方,北方倒是少见,只能说别喝生水,要吃熟食。

李郸道想起贝爷去头可食的留言,每次李郸道都觉得贝爷这种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会不会体内有寄生虫。

又回忆起前世吃的宝塔糖打虫药,拉出来长长的一条,不由得感觉吓人。

不过倒是有东西可以治疗,就是蛔蒿,新鲜蛔蒿取汁服用,可以去蛔虫。

就跟得了疟疾用青蒿鲜取汁液一样。

当然雄黄酒也有杀蛊虫的作用,只是雄黄有毒,对人体也不是很友好,只能少量服用,而且副作用很大。

像是乌头也能治蛊,好像但凡这种有毒的,都能治蛊,但能够治蛊,对人体伤害还小的,就很少了,需要一一鉴别。

对了,还要给松烟抓一副打虫药,话说小儿除虫药也是很赚钱的,可惜大量买药利润估计也没多少。

李郸道想叫家里拿出两亩永业田来,撒上一些种子,叫他们自由生长,或者在田埂上种,比如板蓝根,蒲公英什么的都是田边的野草一般的作物。

其他的什么黄精,天麻,茯苓则是在林中撒种子什么的,这样节省成本得很,只是好田不种粮食,官府会过问的,不过报备也是没有问题的。

记得唐朝是鼓励开垦荒地的,可惜这里靠近泾河,两岸水田旱田,都是良田,更别说还有郑国渠这个自秦时就体现作用的水利神器了。

所以附近没有荒地,除非靠近几座山那里,比如仲山,但那边是陵墓区域,更别说其他山林,山中林木基本都是不准砍伐的。山脚下的田地又容易下雨水淹,天旱干裂,面积也小,在这里劳作,还要小心猛兽下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