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十五 大兄!侄儿身上烫的厉害!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51:48

父子两一直忙到天黑,还是李戚氏过来送的晚饭,连着李福德也过来帮忙。

把泡好的麦芽熬制好了麦芽糖作了粘合剂。

连夜制六味地黄丸,治疗风寒感冒的小柴胡丸,板蓝根丸,还有给爷爷制作的川贝枇杷止咳丸。

一直制作到后半夜,放在高处晾干,制作成丹丸,最大的好处就是其容易保存,晾干后存放妥当,一年两年都是可以吃的。

由于宵禁,不能回去,只得围坐在火炉边,打瞌睡。

李郸道梦中正在想着飞天遁地呢。突然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迷迷糊糊之间应了:“哪个遭瘟的,半夜不睡觉,叫你小爷我?”

“小李大夫!小李大夫!今天请你去诊治我家小姐。”

“哪有半夜来叫人的?再说我们这没什么名气,你不去找那些夜里不关门的医馆,来我这个偏远小铺子干嘛?”

“医者仁心!还请小李大夫跟我们走一趟吧。”

迷迷蒙蒙的李郸道也没看清来人是谁,只觉得身上轻飘飘的。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不要带药吗?”李郸道问道?

“我们府上已经备了药的,小李大夫请。”

只见四个矮壮的汉子,在门口备着,一顶青黑色的素轿子,李郸道进了轿子,往外看,才发现叫自己名的是个穿着差役服装的汉子,打着一个白色灯笼,灯笼里火光不是很大,叫人看不清自己的脸。

合上了轿帘,感觉这轿子轻飘飘的,一点颠簸也没有,心道:“这轿子可以比得上红旗小轿车了,咱家什么时候能有这么一顶,天天驮着我出门?”

“梆!梆!梆!”听到了更夫远处的打更声问道:“现在已经三更了吗?”

可惜没有人回答。

轿子出了城门,李郸道心中却想,夜里城门关了,鸡鸣才开,怎么能出城呢?但从轿子往外看去,城门却是灯火辉煌,有穿着铠甲的兵将守着。

那些兵丁看了一眼李郸道,道:“既然请了生客去,就要赶在鸡叫三声前送回来,莫要耽误了时辰。”

前面提着灯笼的道:“是!是!我家小姐病了,要请大夫瞧瞧。”

出了城门,李郸道从轿子窗口看着前方一阵灯火,正是自己家农田方向,但疑惑:“怎么还有这样的大户人家?夜里灯火通明的,蜡烛不要钱,还是灯油不要钱?”

轿子停在了一家三阶青石作台的高门大户,门口左右是一对抱石鼓,几个门僮早就在迎接了。

“老爷问了,大夫请来了没有?”

“请来了!请来了,就观泾阳城,就他家一股上乘的药气,又听闻了鼠君的蛇毒是他家解的,特意请来了。”

李郸道落了轿子,就被七八个人拥促着。

只见这么大的院子,人丁却稀少,仿佛门口的人就是全部了。

“太老爷说姑娘昨儿刚刚到家,就落了一身病,最起码,要将娃儿生下来,不然娃儿在肚子变凶戾,只怕姑娘要遭。”

“小李大夫来了!太老爷!我们把大夫请来了。”

李郸道正问呢:“病人在哪呢?”

就见一穿着华贵的老人拄着拐杖,旁边是个老妇人,还有一大家子人,都穿着十分喜庆正式。

“小李大夫这么年轻,能行吗?”

“城里的夜游官说了,祭祀泾河的大巫都夸赞了小李大夫的医术,且鼠君中的蛇毒,几乎一命呜呼了,一剂汤药就救活了。”

“且叫小李大夫试试吧。”老妇人道。

李郸道问道:“病情要紧,怎么还不叫我见病人?”

“快请小李大夫去给小姐诊治!”

一大群人又一起拥着李郸道入了一个房间,就看见床上一个红衣少女,面容痛苦,腹部隆起,两腿之间渗出血液来了。

“唉呀呀!怎么现在才请大夫!”李郸道当下看出就是妊高症,导致了难产血崩不止。

当下道:“先止血!止血!”

“止血不用管!大夫!先把孩子生出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保孩子!”李郸道怒斥道:“孩子妈的命不是命吗?”

但就在这时,红衣少女艰难睁开眼睛,道:“大夫!先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李郸道见此道:“你年纪太小!产道过窄,要先救出小孩,只能破腹取子了,现在的条件,你破腹取子了,只怕是要一命呜呼!”

“没事!我本就是该死的!但孩子是无辜的!”

“我尽量吧!”

“剪刀!”李郸道叫道。

立马有丫鬟拿来剪刀。

“棉布!”

“产钳!”

几乎是李郸道说什么,那丫鬟就立马能递上来什么。

李郸道顾不得怀疑这里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止血钳!”

旁边的老太爷,老太奶奶看见李郸道要许多这样奇奇怪怪的工具,好在这些东西,李郸道的意思表达清楚,就能知道是什么形状,可以变出来,只是福荫消耗得飞快,但也顾不得了。

“这小李大夫的接生手法怎么和之前请的产婆都不一样?”

“能一样吗?面不改色,把肚子剪开,可怜我的姑娘唉!到了这里还要受苦。”

李郸道手摸子宫里,感觉羊水早已经漏干了,心中已经觉得不好。

往里一掏,一个紫哇哇的头出来了,再看了胳膊,身子,一下子连着脐带全部出来了。

“滋!”一泡尿撒到了李郸道身上。

李郸道当下一喜:“还是活的!”

当下拍了拍!果然孩子哭嚎起来。

李郸道见此道:“剪刀!”

把脐带剪短,给婴儿扎了个结:“是个男孩!”

李郸道接连着就把胎盘掏出来,那红衣少女竟然还没气绝,只是十分虚弱,流了这么多血,还跟正常产妇一样。

李郸道开始觉得有点诡异了,但是还是继续,拿着针线,把子宫,腹壁,皮肤缝起来了。

那边的老爷爷,老太太当下拉着李郸道的手道:“感谢!感谢!多亏了小李大夫,不然就一尸两命了,现在还救了一个!”

“救了一个?”李郸道正疑惑呢?

就听见鸡鸣一声,然后就觉得十分困顿:“快天亮了!快送小李大夫回去!”

“记得给诊金!”

李郸道听着:“原来已经快天明了,自己接生了快一个时辰了吗?”

却是困得不行,毕竟自己炮制药物就已经到了半夜,还被人请来看病,接生。

轿子接着李郸道又回去了。

迷迷蒙蒙间听到:“这孩子今儿怎么还不起?”

“多半是累着了,我抱着他回去补补觉吧。”

说罢李福成就抱着李郸道回去了:“别说!这小子不愧平时吃得多!忒沉!你也来搭把手!”

李福德一起来搭把手,一摸,却吓了一跳:“大兄!侄儿身上烫的厉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