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九 当家的!出怪事了!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3:45:06

李郸道和李福德睡一屋,李福德在看书,李郸道看了眼,是孟子。

不怎么感兴趣。

“你这事情做得不对。”李福德道:“你太叫大哥脸上难看了,你还是他儿子。”

李郸道道:“我总得表明一下,我自己也要钱花吧,补贴家用是补贴家用,但你说句帮我保管就拿走了,我怎么有赚钱的兴趣啊,再说了,补贴家用是假,我爹估计会用在铺子上,咱家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一个月吃次肉都难。”

李福德稀奇道:“听你的意思,你赚到了钱了。”

李郸道点头:“除了我爹拿走的,我还存了五百多文,平日里没事的时候,给丫丫跟我改善一下伙食,用了一些,不然更多,我要是拿出来了,还得变成药材,卖不出去,然后发霉发烂。”

“你还有五百多文!”李福德惊讶:“你比我富多了呀!”

“那我既然说了,明天肯定要给我爹送去了,今落了他的面子,明日补贴一下他,让我自己看起来知事理一些,他心肠也就软了。”

“啧啧!”李福德道:“你倒是鬼精,跟韩非子中把人心揣摩过一遍一样。”

李郸道对李福成道:“你要钱吗?以后每月我资助你三百文,你考上功名后要一一把他还我,而且还有利息。”

“行,我写文章,用纸多,练字用笔多,每月三百文资助的话,倒不像之前一样拮据了。”李福德道:“可你钱哪来的?”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李郸道嘿嘿一笑:“我爹卖不出去的药材,我总得帮他一把吧!”

李郸道卖药丸,给别人说有加强男性功能的药丸,一粒五十文,总是有人买的。

此等秘药,倒是有些销量,只是渠道秘密,李郸道一般是跟挑担卖货的货郎交易,他们是收这个的。

这往来挑担买卖的货郎被人传是拐卖儿童的拍花子,但其实只是买卖针线,纽扣,饴糖,可能会走私一些私盐,但都腌制成了硬邦邦的盐布,或者咸鱼。

有时候他们为了卖货,还会卖一些玩具,表演布偶傀儡戏。

除了这个外,还有一些其他收入,比如用店铺里的硝石,夏日时候制作消暑冰酸梅汤,在田头,干农活正忙的时候,来一碗解暑气,一文钱一大碗。

要赚钱法子多,但都是小钱,小本买卖。

“早些睡吧!明日不是还要去药肆吗?”

“嗯!”

吹了灯,李福德把李郸道的脚塞进里衣里,捂暖来。

家里没有几床被子,垫着睡觉的也不是棉絮,是芦苇絮,混着稻草,硬硬的,难受,又不怎么保暖,潮湿时候还会发霉。

叔侄俩夏天还好,冬天就要搂着睡觉了,加上年岁相差不大,反而更亲近些。

丫丫和娘与父亲睡觉,爷爷一人睡一屋。

夜里渐渐只听见鸡叫,狗叫,天星笼罩,打更的更夫报上时间。

李郸道迷迷糊糊,也困着睡了。

就在这时李家的某个隐秘的来鼠洞中,一只只拳头大的老鼠出来,运着带壳的谷子,盐腌的腊肉,一朵一朵的棉花,直到听见老爷子咳嗽,这些老鼠才慌张逃走。

“嗷嗷嗷!”鸡鸣之后,李戚氏就起来烧火造饭,到河边浣洗衣物,天光还没有全亮,突然感觉地上有什么东西硌脚,这才打灯一照,立马一惊:“当家的!出怪事了!”

李福成咂咂嘴:“能有啥事。”

李戚氏拿起一块咸肉,放在李福成鼻子前。

李福成一下子眼睛就睁大了“腊肉!”

掌灯一看,棉花一朵一朵散乱着,看着有个几斤的模样,咸肉七八块,各种杂样的谷物堆在一起,看起来有那么一两斗,虽然不多,但经不住老李家正缺这些东西。

老爷子年纪大,起得早,过来道:“莫要惊慌,这是耗子报恩来的,是娃儿结下的福源,这些天见着耗子别打死了。”

李福成有些茫然,李戚氏却念起了咒:“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

“爹,这怎么回事啊?”李戚氏担心李郸道被妖怪迷了心。

“没事,就是娃儿救了只大耗子,小耗子们送粮食来了,咱们收好就是,咸肉留着做束脩,棉花留着给福德做件袄子,明年春他就去京城考试了,需要御寒保暖,米粮留着自己吃种,注意洗洗干净,耗子窝里的东西,莫要染上疫气了。”

迅速收拾好,屋里乱相,到院子里,发现院子里也还有些东西,但没有屋子里多。

等收拾好后,李福成才把李郸道叫起来:“你一天天鼓捣啥呢?怎么还有耗子上门送东西来呢?”

李郸道问:“送了啥东西啊?”

“七条咸肉,还有些棉花,杂粮。”

李郸道一听:“有肉啊!那吃呗!”

“我是说你那些东西哪学的,就开方抓药。”

李郸道张口就编:“听过南华老仙,黄石公,王子乔,唐公房吗?”

“?”

李郸道说道:“都是古代仙人,我被托梦了,不过这话你别穿出去,要不然皇帝问我不死之术,那可是要杀头的。”

老爷子喀出一口痰,明显不信。

别的什么人物早聪宿慧,四岁识字,八岁作诗,十二三岁就能写出策论,名震天下,你这什么玩意,你爷爷还看不准吗?

还仙人托梦,怎么不说妖怪托生呢?

不过看自己儿子和儿媳的样子已经是信了三分,李老爷子道:“他还没成仙呢!一天拉几斤矢,看不出来啊?该干嘛干嘛。”

李福成才听出李郸道在唬弄自己,但也消了问事的好奇心。

李郸道心里却道:“这老鼠太小气了吧,怎么没有送点金银来?”

却不知道一个人的命格气运能承受多少财富都有定量的,多则失,少则补。

那老鼠国王稍微有些道行,看出老李家就李老爷子能压得住财富,但就目前来看,两个儿子都是败家的。

但李老爷子杀人都不眨眼,他们也怕,不敢惊扰。

另外老鼠国王觉得报恩也好,报仇也罢,不能好心办坏事,也不能坏心办好事,毕竟跟人呆久了,有一定智慧了,决定细水长流,每当老李家过不去了,稍微帮一下,还完恩情为止,最好是等到李老爷子死了,李家开始败散之后。

所以只先弄来了些米粮。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