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五 哥!你讲的故事变成真的啦!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12:39

“请大夫!可咱家哪有钱请大夫啊!”在院子里,袁父在李郸道走后叹息了口气。

袁孃孃道:“小李大夫就是李大夫的儿子,说不定有些本事,李大夫虽然没什么名气,但看小李大夫镇定的样子,咱们虎子又看起来确实没什么事情,不如先看看吧,明早,若是不行,再去请大夫。”

袁父点头,叹了口气:“只能先看看了。”

若是有钱早就看了。

袁父把袁大虎藏着的铜子拿出,再数数家里的余钱,三百文,请一次大夫……

李郸道回去一看,篓子还在,草也还在,对着丫丫道:“咱们命苦呀,要到这有毒蛇的地方来割草,千万别乱跑知道吗?手上拿着棍,见草深的地方打一打。”

李郸道正教育着呢。

丫丫一指李郸道后:“蛇!”

李郸道转头一看,哪里是什么蛇嘛,是一个捕蛇女,手上抓着一条白头蝰。

好家伙,李郸道直接好家伙。

捕蛇女直接把蛇扔进蛇篓里:“小东西!盯着你好几天了,还不是露出了马脚!”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问道:“姑娘你不怕吗?”

“老娘精通捕蛇秘技,怎么怕这些没脚的玩意,只是这条活得久了些,有些智慧,难抓罢了。”捕蛇女道。

“姑娘有蛇药?不怕这些毒蛇?”李郸道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姑娘问道。

“就是想看看和我知道的蛇药有什么不同,现在乡民种田经常遇到毒蛇,若能救人……”

“三十两!”捕蛇女道:“三十两,就把方子卖你。”捕蛇女道。

丫丫道:“五百个大子!”

李郸道惊讶。丫丫还有生意天赋。

捕蛇女摇摇头:“我卖你一份蛇药,五百个大子才差不多!”

“姑娘告辞!”李郸道抱起丫丫,背着背篓。

上午打完草,然后吃一顿后,下午再去采一些药材,蛇药李郸道也是知道一些的。

只是没有用过,现代人一般用血清,中医蛇药只开发了一小部分出来。

不过许多药材都说有解蛇毒的作用,但有没有用,还是得自己用过,有经验才知道。

所以李郸道问捕蛇女有没有蛇药,他们干这一行的,肯定有秘药,可惜三十两银子,泾阳县可以买套房了,买个普通丫环也不过十两银子,还能当小老婆。

捕蛇女道:“泾河边的毒蛇多,是快要下雨了,到时候会有蛟龙上岸与蛇虺交合,那才毒呢!下雨的时候少到河边来!”

李郸道一听:“有龙?”

“不知道。”捕蛇女道:“我也没见过什么是蛟龙。”

李郸道叹息一声,心里道:“看来要把前世学习的功夫再试一试了。”

“我家是城里的李记药铺,你在山上,若是采到了什么草药,我这里也收的。”

“行嘞!”捕蛇女摆摆手,继续抓蛇去了。

李郸道和丫丫一人分了半个鸡蛋,把蛋壳埋进土里。

牛羊,又都赶回去了。

回到农家院子,已经有米香了。

就着咸鱼干,李郸道和丫丫喝起了粥。

一只小猫大的耗子大摇大摆的爬过来,闻着粟米粥的味道,发出吱吱的声音。

李郸道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耗子,感觉有个一斤多了,皮毛黑中带灰,油光发亮。

“你想喝粥啊!”丫丫问道。

李郸道心里却想,这么大只耗子,不知道能不能吃,却又怕感染鼠疫,而且看起来就感觉毛毛的,特别是那根肉色大尾巴,怪恶心的。

这耗子不会吃腐肉长大的吧,也可能是粮食,毕竟这是农庄,那他老鼠洞里得有多少粮食啊!

老鼠摇摇头。

不是想喝粥,他看不上这么简朴的食物。

然后老鼠开始了表演。

尾巴灵动起来,像是一条蛇,然后一口咬在了自己身上,翻了白眼,四肢僵硬。

“你是说,帮你看蛇咬伤病?”

李郸道觉得这老鼠肯定成精了,这代表什么?自己可以修仙!

“蛇天生克老鼠的,再说你们那体量,我怎么治呀?给老鼠把脉?”

“吱吱吱!”老鼠从嘴巴里吐出一小块金子,形如瓜子。

“好家伙!”李郸道也不嫌弃脏,拿起来看看。

起码有两三克重,实心的。

“这是诊金?好吧,我跟你们去!”

老鼠高兴极了,拿出两块老鼠皮,李郸道和丫丫刚刚一碰,就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鼠,丫丫也是。

“怎么回事?”李郸道问道。

“小李大夫不要慌张,这是造畜之法,披上了老鼠皮,就可以听懂鼠语,进入我老鼠王国,为我们的鼠君疗伤。”

丫丫搓搓手:“哥!你讲的故事变成真的啦!”

“好吧!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三天之内如果不扒掉皮,你们就会彻底变成老鼠,不过现在不怕,医治完我们的君主,就会送李大夫您回去的。”

大老鼠带着李郸道和丫丫两个人找到了老鼠洞。

从老鼠洞中七拐八拐,不时看见其他的老鼠,这个大老鼠地位很高,是鼠君的嫡系后代,虽然不知道是几代孙。

走了不知道多久,到了一处地下宫殿。

夜明珠做灯泡,各种壁画。

“这怎么感觉像王侯墓啊!”李郸道想起这里是长安城附近,后面改名是西安,西安城发展的时候要开工,结果全是陵墓。一想到这,李郸道就定了心来,老鼠精住陵墓没什么稀奇的。

这些老鼠穿着小号的衣服,有着小号的佩剑,分文臣武将,都是有灵智的一般。

“鼠君大人怎么样了?”

“已经压制住了毒气攻心,但没有蛇药化解蛇毒,大王只怕要不久于人世了。”

“今日治好了一个少年中的蛇毒的神医李大夫我们请来了,他治好了土夫子蛇毒,大王说不定有救。”

李郸道看着密密麻麻的老鼠感觉头皮发麻。

丫丫却和一只雪白的老鼠聊了起来,她是老鼠公主。

“李大夫会治蛇毒?”

“会的!”李郸道硬着头皮道:“但你要说什么蛇。”

“是一条有有二十年道行的白头夫子,已经吃掉我鼠国三十几只大鼠了,我们大王虽然有一百年道行,但被克制得太厉害,而且大王也老了,不怎么灵活了,还是被它咬了一口。”

“原来是白头蝰。”

“就是白日里咬伤那小孩的那条蛇,不过它已经被捕蛇人抓了。”

李郸道看去,一头小狗大的灰白老鼠躺着棺椁盖上,尾巴已经青黑了。

面容都已经浮肿了。

李郸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你们这里有什么药材,我调一些熬药。”

立马大量老鼠出现了,都叼着药,都是从各大药铺,或者山里挖的。

李郸道挑了穿心莲,七叶一枝花,八角莲,石半夏,桔梗,全蝎,雄黄等药材,道:“拿去熬住成汤药。”

这些都是利尿解毒,同时也有解蛇毒,各种毒虫蛰咬,恶疮脓毒的药材。

根本不敢放血,明显全身中毒了,不知道怎么活下来,还没有器官衰竭的。

老鼠们很快就用法术熬好了药,又叫李郸道直接尝一口。

李郸道只得自己尝一口。

白老鼠亲自喂给鼠君,那么大碗汤药,一下子全灌去了。

李郸道还没看出什么反应呢,白老鼠公主立马高兴道:“祖父的伤势开始好转了!”

我的药有那么神?李郸道深深怀疑自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