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半仙 第七五四章 不期而遇

作者:跃千愁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12-07 04:08:44

蝎子帮退出竞夺?刚赶来的三位帮主错愕,他们费尽心机的跑来,不就是想找到蝎子帮么,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家退出不玩了?

沈金蝉又问:“梁公子逼你下来做甚?”

庾庆:“他认为我知道润阳宝珠藏在哪,非要我找出来,而我实在是不知啊!”

刚来的三位帮主又齐刷刷盯向了梁般,结果不见梁般有任何反应,似乎默认了,他们不禁暗暗惊疑,这位打润阳宝珠的主意做甚?

眼前,就凭梁般站在魏约身边,他们很难不把两人做某种联想。

魏约暗暗咬牙,只恨没早将庾庆等人给灭口,居然还鬼迷心窍的将自己十名弟兄主动交到了人家的手上去做人质,搞的想再灭口也不好轻易下手,他真不知道自己之前是怎么想的。

庾庆又朝新来的三位帮主拱了拱手道:“劳烦三位帮主让麾下弟兄们让个路,我们不掺和这事,这就离开退出。”

三位帮主相视一眼,沈金蝉道:“来都来了,急着走干嘛,再说了,这可不是什么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庾庆叹道:“不急着离开不行呐,我们本就没有打算下来,只想旁观开开眼界,客栈那边,我们答应了老板娘的,看看热闹就回去的,晚了恐受责备。”

话里已经在暗示某人和老板娘的关系了。

姑阳笑道:“一千万报名费就这样直接扔水里不要了?”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摆明了还在怀疑。

庾庆两手一摊,“亏不了,老板娘答应了补给我们,条件是我们都加入客栈。其实我蝎子帮上下,已经是客栈的人了,回到客栈蝎子帮就要解散了,都要成为客栈的伙计,今后大家出入客栈,大概是能经常见到我们了。”

之前在魏约面前说牧傲铁和老板娘有一腿,这挡箭牌的威力只能保牧傲铁一人,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干脆把整个蝎子帮都挂在了老板娘名下。

什么叫胡说八道?魏约那边和蝎子帮折腾过,一次变一個理由,一听就知道是在胡说八道。

发现这位还真敢说,居然敢打着客栈的招牌招摇撞骗,简直是在找死!

然瞅了眼杵那的牧傲铁,又明白了人家敢胡说八道的底气何在。

新来的三位帮主则是惊疑不定,也不能排除没有这个可能性,毕竟以那大块头跟老板娘的关系,吸纳蝎子帮这么点人不是什么大事,客栈的收入和财力摆在那。

牧傲铁仰天望,他都不知道连鱼知情后会怎么看自己。

在新来的三位帮主眼里,蝎子帮和镇山帮就是互相扣押了人质在对峙。

申无空不怀好意的朝魏约喊话:“魏约,听到没有,蝎子帮的人如今都是老板娘的人,你怎么还敢扣着蝎子帮的人不放?”

在试探。

只是这话让魏约怎么回?

好在庾庆不用闭嘴,主动帮魏约回了,“魏帮主恐怕也身不由己呀,梁公子的手多长,不给老板娘的面子,我们也没办法不是。不过申帮主也不用为我们被扣的弟兄担心…”

他又回头朝魏约喊话,“魏帮主,你镇山帮这十个弟兄,我就先带走了,只要我蝎子帮弟兄能安然出去,你十个弟兄我自然全须全尾的奉还,否则…一报还一报!”

什么意思?身为人质的童在天等人顿惊疑不定,帮主这是要扔下我们直接走人不成?

好在他们那边还有段云游垫着,不然肯定要惊惧,不至于眼前这般不声不响。

申无空却又朝梁般喊话,“梁公子,那你愿不愿让朱老弟他们走?”

唰!庾庆身形后撤进人群中,手中剑抵在了一名镇山帮人质的心窝上,怕梁般这二货在几个老狐狸面前说出收不了场的话来,以行动提醒梁般该怎么说。

梁般绷着脸略深吸了一口气,“魏帮主,让不让他们走,你说的算。”

其实魏约和梁般大概也猜出了庾庆为何要离开,九道口折腾了那么久,应该是对找到蟾王不抱指望了,在几大强包围下也不可能再有作为,脱身走人才是上策。

两人只能暗道这蝎子帮帮主太过狡猾,他们眼睁睁听了一堆胡说八道的话,那是真能说,怀疑自己之前也被骗了。

众目睽睽之下,魏约忽道:“走可以,得把我的人先放了,咱们互换人质。”

庾庆料他不敢再杀人灭口,重点在蝎子帮这边二十几号人也无法被瞬间全部灭口,一动手,梁般的底细挑破,可就保不住了镇山帮。

稳妥起见的话,他其实不想现在交换人质,出去了再交换也不迟,反正他又不用担心人质安全。

但人家主动提出了,他不交换的话,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但嘴上还是装模作样警告了一句,“魏帮主,你想清楚了,交换人质后,你若再动手,那就与梁公子无关了,那就是你在动老板娘的人,是你在跟老板娘过不去。”

趴他肩头的大头扭头看着他嘴在那吧啦,也不知有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魏约这个笑面虎式的人物,绷着一张脸,心里在暗骂,这孙子要走了,怕不安全,还扯老子的脸面来充垫脚石壮胆。

他很清楚,人家这话其实是说给另三位帮主听的,为了诈唬的更真实一些。

其实他一开始也不太想现在交换人质,觉得还是捏点人质在手上更能扎住庾庆的嘴,然这样会耽误两队可用的人手,一队挟持人质的,一队充当人质的,相较于其他帮派他的人手本就偏少。

纯粹是考虑到庾庆谎话说多了,也怕被揭穿,所以才决心交换。

于是做贼心虚的两帮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换了人质,一方想着快点脱身,一方想着怎么应对眼前。

人群中的段云游略皱眉,发现自己飞鹰帮算是倒了霉,被装在了这,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走到庾庆跟前的童在天颇有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拱手就拜。

庾庆现在没心情听他的马屁话,手中剑在他肩头拍了一下,“有什么话出去了再说。”

童在天到嘴的话只好咽了回去,其实他是真的有点佩服这厮,天积山几大顶级帮派虎视眈眈之下,居然一点都不露怯,好似司空见惯了一般,那叫一个临危不乱的胡说八道,倒颇有大将风度。

之前出钱出力还被交出去当人质的事,他也就不计较了。

其他重获自由的蝎子帮人质于是也只拱了拱手表示谢过,表示回来了见过帮主。

而庾庆也又走到了前面倒提手中剑,朝新来的三位帮主拱手道:“申掌门,姑掌门,沈掌门,不敢从大家头顶上逾越,劳烦三派弟兄挪贵步,给条路,回头石心居见,再行感谢。”

手上攥着折扇把玩的梁般看的牙痒痒,这么多人居然任由这贼子肆意钻空子,任由其戏耍,还拿他没脾气,到哪说理去,他觉得自己这次也算是见识了。

也不得不承认,这次真遇上了能人,自己迟早要弄死他!

新来的三位帮主审时度势,显然都还有些犹豫,忽又一个个偏头看向了凄厉声响传来的九道口。

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庾庆下意识看去,只见九道口的一条通道内闪出了一个黑影,从大家头顶上迅速掠过,速度很快,一般初玄修士都未必能轻易撵上。

大家手上光芒照耀下,让人看清了是什么,是一只鸟,乌黑如墨玉般的羽毛,金黄色的三只爪子。

三足乌?庾庆和牧傲铁瞬间瞪大了双眼,心跳都快了。

这只突兀出现的三足乌就这样从一群人的头顶上迅速闪过,最令师兄弟二人无语的是,那边的几派人手居然没人出手去抓。

眼看那三足乌一闪而去,庾庆又不好冒然往人家头顶上跳,反应过来也晚了,凭自己的速度一旦落后了,追不上这只三足乌,急得他指着闪过的黑影大叫,“三足乌,是三足乌,快抓呀,值一百万两呢!”

然几帮的人手从上到下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对他们来说,一百万不算什么,他们来这地下有更重要的东西夺取,手里拎着个三足乌算怎么回事,碍手碍脚的。

两眼放光的段云游也是暗暗着急,他听童在天泄密过,说是三足乌与找到麒麟参有关,再看庾庆的样子,越发相信了,然而待他反应过来也晚了,那只三足乌已经消失在通道中不见了。

看着这帮无动于衷的家伙,庾庆彻底无语了,他的心也跟着三足乌飞走了,没想到就这样与三足乌不期而遇了,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一根黑羽从空掉落了下来,恰好飘向了姑阳那边。

谢儿出手,两指一夹,眼前看了看,又嗅了嗅,对姑阳道:“有血腥味和血迹,这只三足乌应该受了伤。”

姑阳不以为然,谢儿也就随手扔掉了黑羽。

庾庆闻言却扭头看向了那九道口,不仅仅是他,魏约等人也扭头看了去,里面包括最内里的钟乳石空间,他们都搜查过好几次,别说活物,连个死的都没有,哪冒出的一只三足乌?

庾庆疑惑,暂时也无心多想,惦记着刚才的那只三足乌,遂又朝三位帮主拱手道:“三位帮主是决意要为难我们吗?”

这话,现在可没人敢接,毕竟人家自报了连鱼的名号,万一真是连鱼的人,为难他们那就是跟连鱼过不去了。

这话是有力度的,无异于在逼三位帮主表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