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东京当恶灵骑士 第四十一章

作者:大风起苍岚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3-03 15:47:56

战斗全程都看在眼里的明尘虽说只把这场战斗当成了小孩打架,可其实,松本一香的某句话触动了他。

在轮回空间那种朝夕不保的地方,很多人因为追求力量放弃了人类的身体,很多人因为实力的强大和成为长生种而放弃了人类的身份。

确实,人类是孱弱的,与吸血鬼狼人或者妖怪相比,人类的身体脆弱的仿佛豆腐渣。

并且人类一生只有短短百年,以人类之身成就长生种或者登神,如果还保留了人类的情感的思想,那是一种痛苦。

试想你看着在乎的人一个个衰老死去,自己依旧如初,以人类的情感和思想去经历这些事,该有多痛苦。

从轮回空间叛逃而出的顶级强者王下七武海中,除了明尘之外,基本都放弃了人类的情感和身份。

毕竟他们是第一批进入轮回空间的成员,能够叛逃出轮回空间的实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每个人都在各个世界经历了悠长的岁月。

在那些岁月中看着一个个在乎的人生老病死,保持着人类的情感和思想,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而明尘当初的称号是武痴,武是指他的实力来源,而痴则是其他轮回成员对他依旧保留着人类情感思想和身份的不解。

实力变得强大,寿命变的长久,思维也该随之进化,或为神,或为魔。

这才是所有轮回者公认的正道,包括明尘也是认同的。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他自己就是保留着人类身份和思维带来痛苦最大的人,对于这个理论的正确性,他毫不怀疑。

只不过既然以痴为名,他自然是有轮回百世,哪怕千秋万载都不想忘记人和事儿。

松本一香的在战斗中对于自己人类身份的认可和执念,让明尘感慨良多。

虽然现在松本一香所感受的只是人类与其他超凡物种力量上的差距,还并没有感受到以人类思想成为长生种的痛苦。

对于松本一香的欣赏,明尘决定送她一份大礼。

掰开松本一香因为休克而紧紧闭上的小嘴,明尘将自己的中指插了进去。

中指入口的那一瞬间,从指间滴落一滴猩红的血液,顺着松本一香的喉咙流进了她的身体。

作为武道大家,举世无敌的心境是明尘关于武道的上限,而一副强大的身躯则是他武道的下限。

这具身体到现在十七岁,可明尘通过锻炼和掠夺那些初生神明妖魔和诡异的力量,将这具身体锤炼的强大到肉身成圣的境界。

这里的成圣不是做世界意识的打工仔,而是指身体的强大,哪怕是那些天生肉身强大的妖魔与明尘这具身体相比,也都不过尔尔。

一滴心头血,足以将松本一香的身体在不改变人类本质的情况下提升到非人的境界。

并且给予了松本一香原本普通人类的身体无限的潜力和未来。

这是第一件礼物。

而第二件则是明尘正要做的事儿。

明尘一脸兴奋的掀开松本一香原本就很凉快的裙子,然后顺着大腿根那些淤青的地方一路舔到脚趾,并且一直用口水擦满了整双腿。

千万别误会,不是明尘lsp本性爆发,这第二件礼物也是十分的珍贵。

前不久明尘干死了一头龙,拿了那条龙的龙珠给舌头入了珠子,作为充电宝慢慢吸收。

而刚刚舔在松本一香这双大腿上的也不是口水,而是真真正正的龙涎。

明尘弄死的那条龙是妖界当时的妖皇,这条龙的实力大概就像白龙马说和唐僧说的那句话一样。

“我若过水撒尿,水中游鱼食了成龙;过山撒尿,山中草头得味,变作灵芝,仙僮采去长寿。”

真龙龙涎均匀的涂抹在松本一香这一双大腿之上,那可是毫不吝啬,不惜本钱的。

口水,啊不,龙涎厚厚的涂抹了好几层,明尘生怕给她留下阿喀琉斯之踵一样的弱点,可是连每颗饱满的脚趾都嗦了好几遍。

这双腿经过明尘口水调和的龙涎滋润之后,并不会变成龙爪或者长出龙鳞。

只是会在要用的时候,出现龙鳞一般的纹身而已。

即保持了美观,又不影响力量加成。

明尘舔完左腿,舔右腿,正嘬着小拇指呢,松本一香嘤的一声睁开了眼睛。

下半身异样的感觉让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整抱着自己腿啃的正香的明尘。

再加上嘴里奇怪的味道和刚刚迷迷糊糊感觉到有棍状物插进嘴里。

松本一香满脸通红,眼神兴奋,还有些欲拒还迎。

明尘正准备解释,突然发现小拇指还在嘴里,刚刚一动嘴差点咬了上去,尴尬的赶紧吐了出来。

“你听我狡辩,啊呸!解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知道松本一香直接伸手捂住了明尘的嘴巴,语气有些害羞的说出了虎狼之词。

“我不介意,不过,我刚才昏迷了没有感觉。”

“能不能……”

“能不能再来一次?”

梆!

明尘一记板栗敲的松本一香吃痛,捂着头倒吸好多口凉气。

“小屁孩一天天的不学好,净想些不健康的事儿。”

“你的武道信念呢?你那么决绝的悲壮呢?”

“一醒来就想屁吃,你就不好奇你昏迷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松本一香捂着脑袋不敢说话,可内心正在腹议。

“哼,我就是想再试试昏迷之后发生的事儿。”

可是板栗太疼,松本一香只好选择先行从心一波,委屈的点了点头。

终于把话题引回正规,明尘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有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一样啊?”

松本一香几乎不加思索就说出了心里话。

“下面湿哒哒的,嘴里有怪味儿,好像迷迷糊糊的记得你把什么塞进来了。”

梆!

又是一记板栗,还是同一个位置,那个大包上顶起另一个小包。

“女孩子家家的,一天天除了那事儿脑子里就没别的了吗?你脑子里都是碟片么?”

“我是问你感觉身体和一样有什么不同,谁问你这个了?”

“没感觉自己身体热血澎湃,强大了许多?”

“没感觉你一双腿仿佛能踢碎星辰?”

松本一香捂着脑门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

还真别说,让明尘这么一提醒,松本一香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与以往大不相同,心脏跳动的更加有力,仿佛抽水泵一样,全身的血液流动也是仿佛江流大河一样澎湃。

特别是感觉感觉下面湿哒哒的双腿,哪里热乎乎的,确实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力量,让她感觉自己现在仿佛能一腿踢碎星辰。

“嗯嗯,我感觉到了,你说的我都感觉到了。”

“不过刚才我昏迷了,没有感觉,我还想再经历一次你刚刚对我做的。”

……

明尘好像心头血给多了,有些心肌梗塞的感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