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大祭贯古今,吾曾浑浑噩噩,如今总算回来了。”

虚无缥缈的声音自每个人耳边响起,谁也不曾看见,但都感觉有股视线盯着每一个人。

谁都不知视线来自哪,也不知是谁盯着他们,或者不知晓这一感觉是否只是一种错觉,但任谁心里都很清楚...

声音主人的存在,一定难以想象。

“你是谁?”

两位天帝不在,新晋路尽升华级的楚风也不在,十来位目前诸天与上苍的最强战力并肩,对那声音提问。

“我是谁?身份太多...”

声音很古老,沧桑十足。

“大祭的对象、诡异的缔造者,还有...诸天万界一切生灵的创造者之一。”

所有生灵都很震惊,这是真的吗?诸天万界最古的老祖!?

古籍上从未记载,也没有那时候的老古董存活至今,时间长河溯源同样寻不到他。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可人们心中有种本能的感觉,相信他说的话,但也对那声音有种本能的恐惧感...

“你要做什么?”

诸天的至强者们神色很严肃,他们也有同样的感觉,相信那声音没有说谎,可若是这样的生灵对诸天发难,恐怕将是灭顶之灾,楚风与另外两位天帝回归也难抵抗!

“不着急做什么,我先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没有征求应允,莫名而来的声音话音刚刚落下,诸天生灵忽然全都变得不受控制了,所有人都动弹不得,眼前闪过一幅画卷,原始沧桑气息弥漫。

声音不紧不慢,随着画卷推动,开始讲故事。

“原始混沌,起初有两个生灵,一个是我,一个是...”

......

......

楚风闭目盘坐,神识进入最深层次的感知,渐渐融入进了石棺与石琴、生死桥对峙而成的场域。

他又一次如梦回原始世界那样,到达了那么莫名时空。

这次楚风总算不是躺着了,可还是不能随便动弹,更无法干预原始世界里再现的一切,他只能一直盘坐在一个固定的位置,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看到诸天亿万大世界和上苍无数生灵修行了许久,前仆后继的向另外两个至高生灵求道,可终究还是没能有一个生灵永生,死亡的威胁笼罩在所有生灵头顶无数纪元。

不详诡异的物质不断滋生,不知最终去到哪里...

忽然,楚风身边的空间一阵波动,他感觉到有至高层次的人物要过来了。

气息很熟悉,一共有两股,一股很稳定,另一股有些波动,但都远比楚风强大许多。

荒天帝与叶天帝也来了!

“楚风小优,原来你在这里。”

“这里是...”

两位天帝都觉得很奇妙,纵使他们在路尽升华级又迈出半步,可在这片空间中,他们的情况也只比楚风好一点,可以四处走走,但其他方面也和楚风一样,无法干预任何事物。

“我曾来过一次这里,其他我也不清楚。”

楚风看着两位天帝能走动,很是羡慕。

他表情无奈,摇了摇头,仔细为两位天帝讲述之前自己在这片空间经历的一切。

从最开始的两个生灵论道,到后边无数其创造的生灵修行,始终不得永生。

大道信息蕴含无数,只一小会,从前出风在这片空间经历的悠久纪元岁月的故事就讲完了,接下来的故事,则是三人一起看到、这片空间正在演化的。

......

星河异象,天地哭悸。

又一位大能熬不住了,走向陨落。

葬礼上有许多大能一同论道,有人说出一个惊人想法。

“只有两位创造者可以永生,或许...一切生灵永生的关键就在他们身上。”

“现在的天地并不适合修行,我们应该寻求个机会。”

“可万一他们不给呢?他们太强大了...”

“强大又如何?吾辈修士修行贵在一个‘争’字,本来就该是与人争、与天争。若不争,迟早一死!”

“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越来越多的大能秘密聚集,都在商量此道,把主意打到了两位原始身上。

最后还是有了结论,一位修行路上走的最远,一路只靠自己崛起的生灵定了方针。

“我们可以不战斗,去寻求一个可以修行的环境,修行之路,靠别人引路可以,但接下来应该我们自己走!”

......

“为我们所创造,想过噬主,现在还敢索取,我去杀了他们。”

红毛生灵很生气,他本就对这些弱小的存在反感,认为其想要的太多了,僭越得很过分!

那些大能们自以为是,以为都藏住了,可对于两位原始而言,诸天亿万大世界乃至时间长河等任何地方都没有秘密,一切计划早就落在他们耳中!

可红毛却被凡人生灵拦下了,他表情平淡,细看其眉宇,有股淡淡的欣慰。

“且慢,他们说的没错,修行贵在争,可现在天地间的灵气实在太过于稀薄了,堪称末法时代,成道长生的难度极高,是该给他们创造一个适合修行的环境。”

凡人再一次劝阻了红毛生灵,并且他还将自己的力量分散,布满了一些大界,其中有能让人长生的物质。

如亿万大世界顶端的上苍,那里的灵气最为浓郁。

下界也有许多中转站一样的空间,若是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以从贫瘠的世界一跃到其中。

远方盘坐的楚风,还有站在其他位置的叶天帝及荒天帝都在观望着这一切,都在感叹原来仙域等大界的灵气是这样来的。

说起来,他们都是受了凡人的益,虽然他们自信就算灵气枯竭他们也能成长到今天这一地步,可是从根本上讲,这都是昔日因,未来必定要偿还回去。

三人凝神,继续旁观发生的一切。

.....

凡人创造了许多灵气充裕与不死物质众多的中转站。

可他的气息却衰弱了,虽然衰弱的程度可以几乎忽略不计,但红毛生灵显然不接受。

“照顾那些被造物,你衰弱了。”

“无妨,衰弱一点点而已,并不影响长生。”

“若是你境界跟不上,会影响与吾论道。”

“给诸天万界一个机会,未来一定会有生灵足够强大,可以与吾等论道。”

红毛生灵颦眉,很不满凡人的说法。

“蝼蚁化龙,绝无可能。”

凡人不以为然,笑了笑,他对未来充满希望,相信一定会有生灵靠自己抓住机会,变强甚至超越他们!

红毛生灵不语,表情阴沉许多。

......

......

几千年过去了,有生灵自贫瘠世界崛起,一路修行征战,真的打进了那拥有无数灵气与长生物质的所谓中转站。

他超越了以往除原始和最初上苍九灵之外的所有生灵,达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可是他仍不满意,自己还有许多亲人朋友,他们还是会死。

那个生灵对此很悲伤,他不想看到这一切。

他下定决心,开始潜心钻研,想研究一条更能长生的修行路。

期间,又有生灵如他一样,在贫瘠世界征战、高歌猛进,打入了这一所谓的中转站。

他们开始一同论道、创路。

而这样的场面,在诸天亿万大世界中的其他世界都有发生。

凡人生灵对此很欢喜,生命果然很奇妙,会找到一切出路,给他们时间,他相信他们一定可以。

可红毛生灵却很烦躁,虽然没太大影响,可一直释放自身力量帮助诸天的凡人,论道时已经有跟不上自己的迹象了...

从前伟大的原始存在有两个,未来...

......

......

数个纪元过去了,纵使有不死物质,那些曾经共同论道创路的大部分生灵也都已经死去了,肉身能被不死物质滋润,可他们的真灵却熬不了那么久。

不过,这并不代表希望断绝。

他们留下了后代,那些后代继承了父母亲卓越的天资,出现了许多史上从未出现的强大体质,天生近道、适合修行。

而且,他们还有最丰富的的修行资源,以及多位无敌前辈人物从小教导、晚辈之间也能互相竞争切磋。

最早的那些前辈都对他们寄予厚望,认为也许前人做不到,但他们未来的成就注定不一般。

几百万年过去了,这些后代生灵也都成长起来了,他们现在已经比自己的先辈们强大许多了,在下界呼唤其姓名都会有感应!

他们成了一方王者,各自庇佑无数教徒,可以赐下许多长生的物质及法宝。

当然,最让人震惊的还是这其中还有几个生灵没有走原始赐下的修行路,而是联手,开辟出来一条新路。

如凡人说所那样,生命是很奇妙的,会找到一切出路。

现在,他对诸天亿万大世界这些生灵更有信心了,可是凡人却是忘了一件事,能长生的生灵终究是少数,那些怕死或者已经死掉的生灵身上的不详物质仍在滋生。

......

......

生死桥对岸,凡人与红毛生灵面对面。

红毛生灵出口即为天地至理,而凡人则是抚琴,以琴音化出原始的大道音,与其论道。

蹦!

清脆的一声,琴弦断了。

“看来,你又精进了不少。”

凡人生灵笑笑,真心赞许,他用手指衔住琴弦,没有动用丝毫法力,纯靠手来慢慢修复。

红毛生灵很不满,他摇了摇头。

“吾遇到了瓶颈,许久未精进,是你衰弱了。”

“你不该再照顾那些凡人了,收回你的力量,只有吾等都是最完美的状态,才可能更进一步!”

红毛生灵皱着眉告诫凡人,可凡人却不认同,他表情很认真。

“你我都是最原始的本源所化,天生强大无比,因你有我,因我有你。可是,我们也受此限制。若未来还只是靠你我论道,到此境界就已是极限了。”

“可我们创造的那些生灵却不一样,他们有着无限的可能,给他们机会和时间,未来他们必将能追上我们,与我们一同成就,变得足够强大,极尽辉煌。”

红毛生灵目光很惊愕,很难相信凡人会讲出这样的话,他一眼望穿诸天,那里最强大的生灵才是什么所谓的王。

距离他们...差距太大了。

可是,红毛生灵却还有求于凡人,不能翻脸。

“好,吾可以给他们时间,等他们成长,可若是不行,那你要放弃你的偏执,与吾论道。”

凡人生灵并未点头,而是幽幽一叹。

“我等本就永生,不缺时间,何必设置界限?安静的等待,未来他们一定会来到我们身边。”

“我等他们九个纪元。”

红毛生灵并不认同,他说出一个时间,然后离去了,似乎他很喜欢九这一极尽数字。

他漫游亿万大世界,跨入上苍,踏进时间长河,于谁都看不到的地方幽幽一叹。

世上除了凡人,再没有另一位与他同样强大的生灵,而如今,那位凡人也有些不如他了。

“太无聊了。”

红毛生灵有些高处不胜寒的意思,觉得很孤寂,不明白为什么凡人会有那样的想法,不与他共同探求更高境界。

“变强、永生,我们在这里......”

有声音自上苍外的空白世界召唤他。

红毛生灵冷眼看向那个方向,很不屑。

“原来是些亡魂,腐烂的肉体和恶臭的真灵......”

“也配与我对话?”

红毛生灵眯起眼,只靠眼中寒霜,便瞬间磨灭了那些散发诡异不详气息的聚集物。

他继续凝望诸天。

“九个纪元,有些漫长啊...”

事实上这些时间在他无尽的生命中不过一瞬,可没有同级的生灵交流,他无法变得更强,也很寂寞。

“变强、永生,我们在这里.....”

红毛生灵瞳孔竖立,他看向之前的方向,那些众生亡魂、腐烂的肉体、恶臭的真灵又重生了。

仿佛如他们的执念永生一般,真的不会死去。

只是永生的方式很另类也很可怜,没有任何自主意识。

红毛生灵盯着那团散发着诡异不详的聚集物许久,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个弧度。

“或许他说得对,这些创造物不被天地限制,有着无限可能,只不过...他搞错了方向。”

红毛生灵行走无数世界、游览时间长河,将许多地方都演化成恶劣的环境,人为造就出许多短命生灵。

他们恐惧死亡、或者已经死亡,都是亡魂,遗留有腐烂的肉体和恶臭的真灵。

红毛生灵将这些力量全都收集起来,与那上苍之外的诡异不详的聚集物融合、催化。

“将那些不受天地限制的生灵本源化为养分,培养到接近我的这个境界,或许那个时候我再与其融合,就可以夺取其不受天地限制的部分,突破原始。”

接下来的九个纪元,红毛生灵一直以自身法力屏蔽他在做的这些事情,而在这期间,凡人也见到了许多创路的强大生灵,他们踏过了生死桥,向凡人虚心请教。

凡人对此很开心,亲自送本不可能回头的那些生灵回头,去更多的大世界传授他们的修行路。

诸天修行界璀璨无限,终于在九个纪元其中某天,一个璀璨耀古今的生灵沉淀数个纪元,出世了!

那个生灵名为帝!

帝踏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比所有前辈同龄人都走得远,他一跃化龙,变得不被时间长河左右,被诸天万灵尊为天帝。

他接引了许多亲友去到上苍,那个灵气最充裕的世界,尽可能让他们变得足够强大,寿命会长久许多。

可是,帝仍无法令诸天亿万大世界所有生灵都永生,他担负这天帝的名号,心怀苍天下的所有修士。

帝苦恼了很久,他钻研了足足三个纪元,也没有变得更强大,更无法令所有人都永生,他去向凡人请教,也没得到满意的回答。

“我也没有办法,到了你这一领域,称得上你们开辟的路走到了尽头,可是这还不够,需要在路尽头再次蜕变并踏出半步,才能到达原始领域,也就是我的境界,可就算到了原始领域,也还是无法突破原始的限制,无法避免人死后的真灵去到另一片空间。”

“另一片空间是哪里?”

帝虚心请教,他真的想令苍生皆可以永生。

“我未曾去过,但我知道那里一片虚无,十分辽阔,我曾有过一个设想,若是将那片空间填满,再以特殊手段保护住死者真灵,或许可以让死者真正复苏。”

“填满那里...护住真灵?”

帝若有所思,道谢并离去了。

思路有了,实施却很困难,一转眼又过去三个纪元,又有两位生灵一前一后,与帝一样,突破到了路尽领域,他们都心怀苍生,想复活一切。

他们三人盘坐,谈论凡人所说的那片空间与死者真灵,又说起了凡人的想法,并未取得实质性突破,但多少也有了些门路。

“不妨,就叫其轮回吧?”

“如此甚好。”

帝向其他二人同意,得到了认同。

上苍之外,原始级法力屏蔽一切,无尽土地飘在空中,空间时间法则很乱,沾染着许多不同的颜色,都散发着诡异不详的气息,其中央站着一个红毛生灵。

他变得妖邪了许多,但心境还是与从前一样,诡异什么的,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污染他?

他很开心,感觉到桎梏自己无数纪元的瓶颈有些松动了。

“九个纪元期至,该去找他了。”

红毛生灵表情傲然,认为自己与凡人走了同一路,但却走在了凡人的前面。

这次他打算去请凡人一同出手,异化他们创造的生灵,让那些生灵成为他们的养分。

“他们确实有无限可能,但他们不是会到我们身边,而是成为供养我等的美味。”

红毛生灵上路了,转瞬降临到生死桥。

他感知到诸天出现了三位特殊的生灵,以禁忌原始手段推演,知道那被凡人称作路尽。

红毛生灵舔了舔舌头。

“三个特殊的路尽级生灵,若是化为养分...”

何等大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