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男主装可怜真令人心疼 第二十二章 琉璃灯

作者:江舟青衫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4-23 01:47:34

“他成功了,华美的灯点亮之后不仅让心爱之人惊艳,也引起了家族中的人的注意。随着与国主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家族中的人做主将这盏灯夺走献给了宠妃。”

“只是少年不知为何,身体越来越差。知道自己身体衰败时日无多,便对少女说,因为一些事他要去很远的地方,让女孩不要等他了。女孩伤心的走了,少年最后也离开了这个世间。”

“那一天,宠妃宫殿里面的灯灭了,无论如何也不能点亮,最终这个家族也没能逃脱灭亡这个命运。”

“那盏灯为什么会灭呢?”

“因为那个能让灯永远亮着的最美好的爱已经不见了。”

“你在骗人!”一个身穿一袭金色华服的小少爷踱步而来,面色骄矜不好惹。

“编故事也不编好一点,明明这是星月城花灯节的来历,说到你花灯上去了。当别人都是傻子么,简直可笑。”

被内涵到的楚溪眠冷笑一声。

摊主满脸讨好,“这不是给灯讨个巧么,小少爷可别计较。”

“我懒得计较这些,看上了你这琉璃灯,讲个价,我要了。”

摊主脸上有点为难起来。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楚溪眠轻笑,“说起别人来头头是道,道理讲的冠冕堂皇,原来就是看上了这盏灯啊。”

“你是何人?”小少爷看向这个一直挑衅他的小姑娘,心里气笑,我帮她认清真相也得她反咬一口,真是个白眼狼。

“你又是何人?”楚溪眠反问。

“我乃玄机楼少主云泽。”云泽得意洋洋,眼中透漏着害怕了吧这样的字样。

楚溪眠白了一眼,懒得跟这种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计较。

“小少爷,这,这盏灯不能卖。”摊主连忙说,“这盏灯是一个人寄放在我这里的,很快就会拿回去的。”

“那我就等那个人过来,反正这盏花灯是我的了。”云泽气冲冲的。

“不妥不妥,我也不瞒着你们,这花灯放我这里放了几年了,人还没来,小少爷就别等了。”

云泽眼睛一眯,“你玩我?不卖还拿出来干什么!”

“那人只说是每年花灯节都要摆放出来,到了时候就回来拿。”

摊主想起了几年前一袭黑衣的男人,满身寒冰的气息让人难以接近,面容俊美清尘难忘,留下一句“暂寄于此,有缘自来。”和大笔银钱便走了。

“无聊!”

云泽骂了一句,扭头就走了。

摊主见麻烦走了,松了一口气,对着在一旁的楚溪眠说:“云小少爷虽然娇气了点,却是个明事理的小孩子呢。”

楚溪眠可一点也没有发现。

“说起来,这盏灯点亮的样子我也是第一次见呢。”摊主赞叹着,“小姑娘运气不错,你来我这摊上前不久才亮的,突然亮起来,这灯可真不凡呀。”

“只可惜宝物有主。”楚溪眠最后看了几眼,别过摊主离开了。

“愿我二人长相厮守,恩爱不离。”一对年轻男女海誓山盟,放飞了孔明灯,两人眼里是对对方的爱意和对未来的期许。

星子遍布的夜空中,孔明灯好似是约好了这个时间一般一齐放飞。

星空与暖黄色的光交应,承载着美好愿望的孔明灯遍布黑夜,璀璨若星。

“真美。”

清润好听的声音将楚溪眠的心声道出。

她转头向旁边望去,一个男人的侧脸映入眼帘,棱角分明,脸如雕刻,出尘的气质,一袭白衣飘逸非凡。许是漫天的暖黄色光映在眼眸中,显得人也温暖起来。

他手里提着那盏云泽无论如何也弄不来的琉璃灯。

楚溪眠心下了然,“原来这盏灯的主人是你。”

男人好似没有奇怪为什么楚溪眠知道这盏灯,也没有奇怪楚溪眠为什么会知道他是这盏灯的主人。

一双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静静的看了她半许,就在楚溪眠在这个人长久的注视下尴尬渐起的时候,男人出声了。

“你觉得誓约是什么?”

楚溪眠惊讶于这人的自来熟,但她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誓约是约定好了就一定要完成的事情。”

“也许吧。”男人沉默了。

“那你觉得呢?誓约是什么。”楚溪眠好奇身边的人会给出什么答案,实在是看上去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誓约是。”他倏地笑了,宛若天地花开,“誓约是只要有一个人记得,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它仍然永恒不变。”

楚溪眠不知道接什么话,转移话题道:“你拿走它,是已经到了可以拿走的时候了吗?”

“是的,到时候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了一声,眼睛里也荡漾出笑意,“我叫阿煦。”

阿煦将手中的琉璃灯递到楚溪眠手中,“琉璃灯给你,它也完成了它的任务了。”

楚溪眠看着阿煦渐渐远去的身影,又将视线放在手中斑斓的琉璃灯上。

有哪里不对劲,违和感越来越明显。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你的心告诉你是对的,你的直觉却告诉你是不对的。

我为什么现在会来到这个花灯节?我不是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完成吗?不是有人还在等我吗?

“眠眠。”

一个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这是谁?

一双黑曜石般的瞳孔中有泪光浮动。嘴唇一字一句,不要抛下我。

是裴云照。

我这是在天道问心。这些都是假的。

楚溪眠的眼睛逐渐变得清明,问心中的画面与记忆一点点模糊,但心中久埋的尘埃被一双手拂去无比轻松。周围场景逐渐消退,黑暗降临整个世界。

“楚溪眠,正道在何方?”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世界。

“在我心中,心之所向,即是正道。”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决。

“正道沧桑,愿你本心如故,这条路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去吧。”

楚溪眠意识混沌起来,隐隐听到那个声音在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她缓缓睁开眼睛,一只手挡在她的眼睛上,不让突兀的光刺伤她。

“醒了。”

“裴裴?”

“是我。”

等楚溪眠适应之后,裴云照将手拿开,担忧的问:“还好么?”

“很好。”

不远处楚敛之与墨江停打坐疗伤,几个邪修被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绳索绑住,身负重伤的巨兽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怎么样了?”

“如你所见,都已经处理好了。”

裴云照静静的看着她,楚溪眠灵光一闪,“裴裴,你真厉害。”

“嗯。”裴云照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毫无波动,但楚溪眠隐约看到他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小弧度。

这男人真的是可霸气又可爱啊。

“那两人身上没受什么重伤,只是灵兽已经没有办法活下来了。”他跟楚溪眠说。

楚溪眠向那头灵兽走过去,看到了贯穿整个身体的伤口。

原来在与那些邪修对战之前,就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

她摸了摸灵兽的头,出乎意料的,原本已经闭上了眼睛的灵兽睁开双眼,湿润的眼睛看着楚溪眠,用头蹭了蹭她。

楚溪眠心中柔软起来,感到一阵无力,这只灵兽受伤太重,致命伤有什么一直在吸取生命力的灵术存在,她没有办法。

“这是你的孩子吗?”她拿出那颗蛋,“我会好好对它的。”

灵兽点点头又摇摇头,它无力倒在地上,瞳孔慢慢散大,失去了生命力。

这是楚溪眠第一次面临在乎的生命逝去,有些酸涩,有着无奈。

此时,楚敛之与墨江停已经停下了灵力的运转。

看到楚溪眠,楚敛之与墨江停走过来,均瞟了裴云照一眼。

“没能护住它。”楚敛之看着灵兽的尸身神色隐忍,似是联想到了什么。

墨江停周身冷漠,依旧是那张看不出表情的脸。

“师兄,你已经尽力了。”

楚敛之回过神,疑惑道:“溪眠,怎么来的时候不找我?”

“师兄,这位是......”楚溪眠还没介绍完,就被楚敛之打断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不要凶她。”裴云照看着楚敛之,眼中的狠意一览无余。

“我凶她?”楚敛之冷哼了一声,好似被这话气到了,“溪眠,我刚刚有凶你么?”

“没有,裴裴,师兄他性子一直如此。”

“我知道,你跟他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输我这才认识不久的人。”

看着裴云照瞬间低落的表情,以及对面楚敛之一副要她解释的样子,头疼起来。这都叫什么事啊。

楚敛之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劲,但他又一时说不出来,心中有些憋屈,“此人是谁?为何会与你一起?”

“这......这是我在来归云城的路上碰到的一个散修,裴云照。”

“散修?”楚敛之狐疑的看着裴云照,这男人的周身气质绝不像个普通的散修,担心楚溪眠涉世未深遭人欺骗,他叹了一口气。

“溪眠,你过来一下。”楚敛之走到一旁。

楚溪眠紧跟其后,见楚敛之张开了一个结界,确保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师兄,怎么了?”弄得这么阵势。

“你与他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他是什么来历?”楚敛之连连提问。

楚溪眠见她跟楚敛之张开结界后就一直紧盯着这边的裴云照,心中有点想笑。

怎么这么有意思啊。

“溪眠,回答我的问题。”楚敛之注意到楚溪眠注意力不集中的样子,提醒她道。

“师兄,你放心。”楚溪眠巧笑嫣然,“他是不会伤害我的,我可以向你保证。”

因为我们之间可是有着更为可靠的立誓的存在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