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男主装可怜真令人心疼 第十九章 角色扮演

作者:江舟青衫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3-07 06:39:51

灵玄层,雾气茫茫。

当前已经是在之云秘境的第五天了。

这些天里楚溪眠一边在找灵者层到灵玄层的通道,一边用小红在灵气肆意的灵者层里尽情吸收。

小红就是她给那颗红石头取的名字。

灵者层灵力变化十分明显,以至于那些深藏简出的灵兽们在出门查探的时候被楚溪眠抓个正着。

可谓是战果丰硕,如今她的分数已经在前十了。但离第一的墨江停还有很大的差别。

墨江停一定是早早的便在灵玄了,或者更上。

故而为了减少差距,她决定去灵玄层。

两层之间的通道极其显眼,正中心巨树的树洞中。实在是阵法的光太刺眼,让人想忽视都难。

不过。

楚溪眠感受到了来自境界的压迫。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因为过于强悍且霸道,所以这是一种让人提不起战斗欲望的压迫。

通道虽容易发现,但从灵者层来到灵玄层是需要勇气的。

灵玄与灵者之间并非一与二之间的区别,而是一与十的区别,它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分水岭。

升为灵玄最重要的一个关卡是心境,灵师们称之为天道问心。

经过天道的磨心考验,通过的人,只需要足够的灵力便可一举到达。

而没有通过的人,不仅会成为难以磨灭的阴影,更有甚者产生心魔,沦为邪修,甚至心魂寂灭。

然而,天道问心并非轻而易举就能出现。它需要心性,还需要时机。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触摸的到。可以说,需要满足的条件大概是天时、地利与人和。

像当年的楚敛之,便是在经历了失去至交好友的痛苦之后,才迎来了天道问心。

问心,对楚溪眠来说是一件很容易又困难的事情,她虽然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但从小便在单纯的环境中长大。

长辈的慈爱,同龄人的追捧,说是众星拱月也不为过,因为没有受过什么挫折,所以度过问心,是不成问题的。

可就是这种不成问题成了她最大的问题,楚溪眠找不到自己的问心。

十五岁突破灵者,十六岁到达灵者高阶,天之骄子。

无奈,灵者高阶她已经保持了四年了。

很多人认为问心的出现必然是在经历了万念俱灰,大磨大难之后。

于是杀妻证道、杀亲问心者比比皆是,以这种可笑的理由毫不犹豫的去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

尽管很多例子证明他们的猜想没有错,但是楚溪眠认为不是这样的。这不是真正的问心。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问心,问的是人在超脱世俗之后,历尽千帆,是否初心仍旧。

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此时的楚溪眠不免还是叹了一口气。

如今的千灵境中,灵玄虽不多,但也不会少,找到问心的办法各异,但都离不开苦与痛二字。

楚溪眠为坚持自己的原则已经耗费很多年了。

尽管她叹气的原因只是觉得自己太弱而感到抱歉。

尽管她向来是不会去想,被她打的爹妈都不认识的人听到这句话,对自己的物种又有多大的歉意。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话题扯远了。

灵玄层的压迫对楚溪眠心里来说风轻云淡,她在尝试联系裴云照。毫不意外的是,她又失败了。

楚溪眠与裴云照之间因为立誓的原因会有一点点隐隐约约的感应。

这点感应虽淡,但却足够可以让他们在同一个界面时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楚溪眠每到一层就会尝试去感应一下裴云照,毕竟裴云照出世未深,又有着易受别人欺负的性格。

她怕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现在裴云照已经被欺负的楚楚可怜了。

想到这里楚溪眠扶了一下头,面上竟有些痛苦之色,每次裴云照只要一受了委屈或是心情,就特别喜欢粘着她。

然后用那张精致清雅的脸无害的看着她。

美色当前,让她怎么能够把持得住。

这真是,甜蜜的烦恼。

“嘻嘻嘻。”

童稚的声音虚幻的在雾气之中回荡。

“一起来玩吧。”声音突然在楚溪眠后方响起。

楚溪眠转过身用灵力打散那片雾,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玩什么?”楚溪眠不动声色的问道。

“玩,猜猜我是谁!”

声音渐渐远去,楚溪眠不确定那个童声的主人是否已经离开。

这个人隐匿身法很强。

果然不愧是灵玄层么,一来就让她处于被动的位置。

雾气让她视线受阻,这种窄小的视力范围让人很是难过。而且从刚开始到现在,那种身体的沉重感越发强烈了。

一道劲风扑面而来,楚溪眠飞身躲过。而此时,部分雾气被打散开来。

“溪眠?”

“师兄?”

看到对面之人,两人皆是一惊。

楚溪眠心中浮现一分见到熟人的欢喜,刚准备向楚敛之走去。

不对。楚溪眠脚步一顿。

“怎么了?”楚敛之疑惑的问道。

楚溪眠看着对方,他仍然一袭黑衣,脸上是熟悉的神色,稳重又严峻。

但是,现在用的脸不是她本身的脸。

所以对面的人不会是楚敛之。

那他是谁?那个说玩游戏的人吗?

对方又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呢?

“没什么。”楚溪眠笑着向“楚敛之”走去,“只是有一件事没有想通而已。”

“楚敛之”面色担忧,“是难以解决的事情吗?”

“不是。”楚溪眠摇摇头,“很容易解决。”

她离“楚敛之”越来越近。

“需要我帮忙么?”

楚溪眠张开笑容,“那可真是太需要了。”

手掌带着蓝紫的灵力重重的打在“楚敛之”身上。“楚敛之”瞬间化为了雾气。

“嘻嘻嘻嘻。被发现了。”雾中又响起了那个声音。

“你是谁?”楚溪眠厥眉,被人玩于鼓掌之中的感觉并不太好。

“抓到我,我就告诉你。”

雾茫茫的世界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楚溪眠心中的防备更甚。

“眠眠。”裴云照从雾气中出缓缓显出身形,“总算是找到你了。”

脸上的笑容像是风浪中的船找到了可以停泊的港湾那般安心又温暖。

“裴云照。”楚溪眠叹了口气,“你去哪里了。一直没有感应到你”

楚溪眠说到这里心念一动,果然,没有感应。

“裴云照”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身形又化散了,“又被发现了。没意思,好没意思。”

楚溪眠仔细的寻找破解的方法。

“眠眠。”

一袭白衣清尘的男子站在不远处笑的极为温柔。

楚溪眠笑了,又来?被发现了还来,胆子不小。

她伸出一根手指,向里收了收,像是在招小狗一样,“过来。”

对方无奈笑了,认命的向楚溪眠走来。

“裴裴,离我近一点。”这回还抓不到你。

裴云照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眠眠是在叫我吗?”

“是呀。”楚溪眠嫣然一笑,“裴裴。”

裴云照愉悦的走上前,熟练的拉起了楚溪眠的一角,笑了起来,声音清润带点慵懒的性感,“眠眠,我很开心这么叫我。”

“是吗?”楚溪眠笑的极为深意。

一瞬间,蓝色的光芒从两人脚底升起,锁灵阵将二人困在了一起。

灵力化为灵绳,紧紧的缠绕在裴云照身上。

“眠眠,这是为何?”裴云照不解又带着委屈的水润眼眸看着楚溪眠。

“学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啊。”楚溪眠不为所动,像个无情的渣女,拍了拍裴云照的小脸蛋,“招不招?”

“眠眠,我不知道要招什么。”

“啧,不要逼我。”

“是真的。”裴云照黑曜石般的眼睛诚恳的看着楚溪眠,“我不知道要向眠眠招什么。”

“这招不管用。”楚溪眠一只手捏着裴云照的下巴,让他的整个表情都能够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她缓缓靠近,两张脸也离得越来越近。

就在裴云照差点忍不住闭眼的时候,只听见楚溪眠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耐心有限。你至少也是一个灵体吧?如何你不想我用搜魂的话,劝你识相点。”

话语中的威胁极重。

本以为这人老实了,楚溪眠起身,却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瞳。带着明显的茫然和微乎其微的一丝遗憾?

她感觉不对劲起来,如今身处危险之中还如此毫无破绽。

要么是演技太好,不过以她前两次发现的理由来看这个猜测可以否定了。

要么就是……本尊。

楚溪眠犹豫的又带着些许了然的尝试了一下。

啊,有感应了。

感应的对象是前面这个人没有错了。

她面无波澜的收回来绑住裴云照的灵绳,毁去强大霸道的锁灵阵。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角色扮演的词。”

裴云照仔细想了想,“没有,跟你刚刚那样做有什么联系么?”

楚溪眠脑子在飞速运转,面上却极为严肃的解释道:“是的,角色扮演的意思是将自己处于一个困境之中,然后演绎其中发生过的一个场景。以此达成自己的目的。”

她顿了顿,“你还没有来之前,我被困在这里很久了,雾气中出现了一个场景。有两人就是像我们刚刚那样做的。出口就找到了。”

“所以,我刚刚觉得角色扮演是一种必要。”

裴云照看了看楚溪眠,眠眠很少异常的说这么多话。

他若有所思,楚溪眠生怕他已经发现了不对。

“好啊。”裴云照嘴角上扬,弯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他一脸无辜,“出口还没有找到,我们继续吧,眠眠。”

楚溪眠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