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静寂燃烧 第二十九章

作者:妍蓦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1-23 03:04:23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怒放的樱花下面,戴着十字架的牧师语调高亢地宣告着。

宫野志保的发被一朵百合轻轻簪起来,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纱裙,定定地望着对面的工藤新一。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始终都淡淡地笑着,礼貌地和所有的来客握手,拥抱,并适时地传达出自己的感谢,似乎是真的有结婚的幸福充盈在脸上。

但那不是幸福。

那只是报复的快感。

是的,他以为,她爱夏川,于是将夏川驱逐,然后将她绑在自己身边,这样,她便永远得不到爱情的幸福。

他又怎会知道,宫野志保的光明,从来就只有他。

工藤新一的光,照亮了她快十年。

误打误撞,他们在一起了。

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些什么,简直是太过于完美的戏剧化。

工藤新一脸上还是挂着淡笑,上午的阳光穿透头顶樱树的枝叶在他的眉间打下深浅不一的光影。他的手扶住了宫野志保的露在外面的双肩,然后慢慢地靠近宫野志保的脸颊。她愣愣地盯着越来越近的眉眼,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可是工藤新一的手如钳子一般固定住自己的肩膀,于是她硬生生打消了这个想法。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工藤新一低头,将唇温柔地贴在了宫野志保清秀的额心。

周围是一片叫好声,模糊不清地夹杂着一些不满的咒骂。顶多是有些人埋怨工藤新一丧妻之后便如此之快又结婚的行为,对于流言,工藤新一和她一样是充耳不闻的态度。

只要彼此都情愿,有什么不行的呢?更何况,她拼上了自己一辈子的时间,可真没闲工夫去管那些说东说西。

顶着外界舆论的压力,4月1日,樱花开放的第一天,工藤新一在工藤宅的庭院里置办了这一场简易的婚礼。他并未大肆宣扬结婚的消息,只是请来了服部平次,清水叹一等十几个亲友。一方长桌从宅子的玄关摆到院子的樱树下,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菜肴,那是工藤优作请Queen Palace的厨子准备的。

工藤夫妇三天前从美国赶回来,并专门从纽约郊外的天主教堂里请来牧师作为司仪。他们本想为儿子定一家高档饭店作为婚礼地点,可是被工藤新一以二婚要低调的理由一口回绝了,宫野志保也表示自己没有意愿在这个节骨眼上去饭店结婚,于是工藤优作只好作罢。

规划如同城堡的工藤宅,偌大的庭院里有真心道贺的亲友,阳光甚好,樱花在婚礼乐曲中静静开放,空气中清香浮动,温馨满满。这个婚礼虽然称不上隆重,但也可以算得上是浪漫。

当工藤新一的嘴唇离开宫野志保的额头时,宫野志保一直低垂着的双眸微微抬起看了看长桌边的来客。她迅速地将全部人扫了一遍,心里预测着不一会之后敬酒时可能会发生的所有意外状况。

就像是每次实验之前的必须要猜测各种结果和概率,才有机会在突如其来的状况里得以全身而退。

皮肤黑黑的大阪侦探正站在桌子中央的地方,他不时地品尝着手里的香槟,看到新娘清淡的目光,于是微笑着对着那个方向摇了摇手中的高脚杯。在他身旁,远山和叶抱臂冷冷地看着不远处接受牧师洗礼的新婚夫妇,待会自己和工藤去敬酒时估计是少不了听她的冷嘲热讽。

而在服部平次的身后,铃木园子紧紧攥着盛着酒的小酒杯,力道之大让杯里的酒液微微摇曳,似乎恨不得捏碎手中的玻璃。园子气鼓鼓地瞪着这边,宫野志保对她投去漠然的眼光,心里不禁揣测着她会不会像那天一样扇自己一耳光。

在旁边,便是工藤新一的其他亲友,包括高中同学当然还有佐藤、目暮、高木、千叶等熟悉的警官们。当宫野志保的视线落到了稍微偏僻一些的樱树后方,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下一秒她几乎要惊喜地笑出来。

黑发男人带着针织帽,穿着欧版的长风衣,目光冷冽地站在那里,旁边是一个男孩子装扮的女生,她正笑盈盈地看着今天的新娘,眼里是真挚的祝福。

宫野志保从未想过,赤井秀一和世良真纯竟然真的扔下手里FBI的任务,千里迢迢从迈阿密赶来。

五年前,在剿毁组织巢穴的那一场恶战中,FBI最杰出的搜查官赤井秀一因保护宫野志保而被阻击手击中左眼,在手术无效之后,世良真纯随即带着自己的大哥赶往美国,希望找到最顶级的眼科医生,而赤井秀一则淡然地回绝了。他认为FBI的任务是最重要的。

在回到美国前,在工藤新一的协助下,赤井秀一完成了一个多年的夙愿:和死去的宫野明美结婚。虽说是**,但是所有人都义无反顾地支持他们这个特殊的婚礼。这场婚礼秘密地举行,来参加的客人也只有FBI日本分部的警官们。于是在一个阳光静好的日子里,宫野明美的墓前,赤井秀一轻轻将一枚婚戒放在明美的骨灰盒上,低声许下人生中最郑重的承诺。

“只要心在一起,连死亡都不会将我们分开。即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会记得,我们将永远这样相爱下去。明美。”

那天宫野志保穿着粉色的拖曳礼裙,立于姐姐的墓旁无声地抹去忍不住的泪水,突然手被人握住,她迷茫地抬眼,泪光中工藤新一温柔的面孔若隐若现

回到美国后,世良真纯于是决定报考警校,盼望着能成为一名出色的FBI。五年过后,FBI里两个日裔搜查官赤井兄妹名气远扬至海外,让无数在国际上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工藤有希子在婚礼置办前私下联系了赤井秀一,听闻宫野志保结婚的消息他是明显地一惊,赤井秀一告诉有希子FBI正在迈阿密追捕一走私军火的犯罪团体,任务缠身可能抽不出空赶回日本。有希子将赤井秀一的回答转达给宫野志保,宫野也只是惋惜一笑道:“那真是有些可惜了。”

自己,一直欠着这个男人啊······

工藤新一察觉出妻子的心并非在自己身边,于是顺着宫野志保的目光看去,看到了樱树后面站着的兄妹,释然一笑。那笑容里是与默契搭档重逢的喜悦。

“真没想到他们会来,”工藤新一凝视着不远处的赤井,“五年了啊,又再见面了。”

“我欠他的,终是要还的,”隔着热闹的人群,宫野志保眯眼望着曾经保护过自己的男人,低声说道,“这些年,我一直等着他回来。”

原本和熙轻柔的春风突然间烈了一些,吹落了树上的几片樱花。一小阵花雨洒下,花瓣沾染在了赤井秀一黑色的针织帽上。而宫野志保刚刚理到耳后的那缕头发又掉落下来。

“这句话在你的法定丈夫面前说是不是不太合适?”工藤新一的笑容由见到搭档的开怀转化成冰冷冷,宫野志保感到他话里浓浓的讽刺感,“光是听上去就很荒唐不是吗?你爱的是夏川,等的是赤井,最后,”工藤新一顿了一下,“嫁给了我。”

“我的生活不需要你来评判。”茶发女人语气淡漠平稳,“我爱的是谁,等的是谁都不重要。你只需知道,最后我嫁给了你。”

“你说得很对,这才是最重要的,”工藤新一语气温柔,而脸上却是僵硬的冷笑,他伸手将宫野志保耳旁的那缕碎发重新抹到她耳后,低声道,“我在乎的,只是最后你和谁在一起,至于其他的———”

“你的爱,你的等,都与我无关。”

工藤新一的手触碰到她的头发时,她恍惚地看到了七岁小小柯南的脸庞,一刹那她的脑海里闪过的,竟是那一年冬夜落下的雪,杯户大饭店里男孩轻柔地为茶发女孩戴上所谓的超人眼镜。一刹那过后,宫野志保才恍过神来,眼前的,分分明明是二十四岁的成熟男人的脸。

清醒点吧,笨蛋。

当工藤新一离开她去招呼客人的时候,宫野志保这样骂自己。

“很久不见了,工藤,宫野。”

漫天的樱花随风飘扬,放眼望去,满眼漂浮着的尽是粉色的花瓣。花雨里,赤井秀一举杯,这样对前来敬酒的新婚夫妇说道。他的面上是万年不变的冷酷,可是宫野志保能够感觉到从赤井秀一的心里散发出的诚恳,明朗豁然,如永不熄灭的灯火。

赤井秀一的右眼明亮如星,而左边的眉目间依然有五年前那场战争所留下来的伤痕,疤痕让他的皮肤凌乱地纠结在了一起,泛出层层可怖的褶皱。这一切都夺走了他左眼所拥有的光明。

可是谁都不在乎赤井秀一的左眼如何,这个男人走到哪里都是值得受人尊敬的。在每个FBI的眼里,他是如天神一样存在的大人物;在工藤新一的眼里,赤井秀一是他一生中所遇见的最为合拍的伙伴;在宫野志保眼里,这个男人是宫野明美留在人间里守护她的星星,对志保而言,赤井秀一就是另一个宫野明美,是另一段可遇不可求的亲情。

“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怎么还不改口?”工藤新一笑着将酒杯碰过去,两个人的杯子碰撞出清脆的声响,“她现在姓工藤了。”

“她永远都姓宫野,她是明美的妹妹。”赤井秀一凝视对自己淡笑着的茶发女人,“你今天很美,宫野。”

宫野志保用抬手正了正耳鬓后面的百合花,听闻此语,笑容便如浅淡的水纹般荡漾开去,那种淡笑,甘美柔和得要融化人心:“嗯,我很幸福,姐夫。”

赤井秀一左边的眉毛纠在一起,露出深深的怀疑。

“大致的情况我想你一定清楚的,所以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只能告诉你,”宫野志保想让他心安,于是自然地挑起笑容,“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说着,宫野志保伸手挽住工藤新一的手臂,工藤新一偏头对她柔和地笑着,离开了赤井秀一的视线,他的眼里如寒冰一般毫无温度。

这幕剧,得好好配合,用笑容才能演得好。

“看上去你们感情真的很好呀,”世良真纯歪着头若有所思道,她把杯子高高举起,晃动着里面的香槟,“总之,还是祝你们新婚快乐吧。”

“谢谢了,世良。”工藤新一碰了碰,一口气饮下酒杯里剩余的酒水,“托你吉言,我们会的。”

“工藤,其实,我曾经暗恋过你呢。”世良真纯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工藤新一喉管里尚未咽下去的酒水差点喷出来,“不过你好像一直都不知道。”

“咳咳咳咳!”工藤新一着实感到喉咙处的酒水不断地烧了起来,他剧烈地咳嗽,真的是被这个迟来的告白给吓到了。

他看向挽着自己的茶发女人,女人倒是一脸淡定,腾出手拍拍自己起伏不定的肩膀。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

“看来你不知道啊,”宫野志保扬起一抹浅笑,“看来情商真的和智商成反比。”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工藤新一翻着白眼,“为什么不告诉我?”

“准确地来说,我也只是仰慕过你一段时日啦,”说起自己曾经的感情,世良真纯显得落落大方,“现在我和你一样有名,也就不再继续这段初恋了~~”

工藤新一则是满脸的黑线。

“别一副吃了亏了表情嘛,不过既然我的心曾经放在你那里,工藤新一你在想什么我大致还是清楚的,”世良真纯突然如此说道,“不要觉得可以侥幸逃脱。”

工藤新一不明觉厉,他并不知道世良真纯清楚的是他想的什么。

是与宫野结婚的目的,还是他所秘密策划的一切。

赤井秀一看出工藤新一脸上深藏着的困惑,于是出声道:“真纯,我们走吧,见了一面就好。”

“你们要走了吗?”宫野志保吃了一惊,“不留下来吗?”

“嗯,今天下午1点的飞机。我们是专门赶来见你们的,现在既然已经见到了,我们也就该走了。”世良真纯解释道,“时间很赶的!”

“工藤,那么,保重了。”赤井秀一低声说道,“我把志保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

“嗯。”看着同伴即将离开,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工藤新一郑重地点头,那一瞬似乎忘记了对那个茶发女人所有的仇恨,只记得要完成对方最后给自己的交代。

“工藤啊,有段感情,很久之前就陪在你身边,”看着可能会成为永别的初恋,世良真纯忍不住要把心里最后雪藏着的秘密脱口而出,“只是你看不清罢了,我真怕,是你的眼睛被一些污秽蒙住了。”

宫野志保明显地一愣,心下一凛,她不禁想起毛利死去的第二个凌晨,街角边服部平次对自己说的话。黑肤侦探胸有成竹的表情,像极了那个光芒万丈的日本救世主。

“你一直隐藏得很好,只是爱情这东西,向来都是旁观者清的。你可以瞒过和叶园子还有其他在工藤周围的人,可是我是个侦探,探究别人的心本来就是我的强项。”

“嚯————”工藤新一无奈地笑眯了眼,“哎,我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之前对我那什么,但是也不用在我婚礼上总是提起来吧?”

“唉~~果然是情商与智商成反比的家伙啊。”世良真纯以手扶额,冷汗几乎就要流下来,“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走了啊。”

“再见。”风勾起新娘子波浪似的婚纱裙边,宫野志保在绚烂的花雨里轻声与这对兄妹道别,她明白,这一走,很可能便是永恒。

赤井秀一和世良真纯越走越远,深深地望着他们愈发渺小的背影,宫野志保的左肩忽然被一只手揽住了。她侧过脸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淡淡的面容,面上的笑容如烈酒一样深入骨髓,让她感到神经正一阵一阵地痛着。

“准备好了和其他来宾敬酒了吗?工藤夫人?”工藤新一语调柔和,“服部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下一幕剧,又将开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