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陆一语霍予沉 第2183章 为你设计一套衣服

作者:佚名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9-22 08:14:54

她应该是很聪明,但话特别少的那一类人。我觉得她跟昀哥应该能同频交流,都是过于聪明导致话少的主。”

“你这是自嘲还是真这么觉得?”封长宁见过叶盈玉和霍昀,实在没有看到八二他们两人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大概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话少,有长时间保持一脸冷漠的状态。

“真这么觉得。他们还真有不少的共同点。”

封长宁含笑看着她。

霍以安笑道:“要不要我帮你设计一帮衣服?”

“我有这个荣幸吗?”

“必须有。家里其他人也穿过我设计的衣服,只是我平时不太经常关注这方面,所以没问过你。”

“我还以为设计师都有个人的设计偏好,不爱给亲近的人设计呢。”

“不知道其他的设计师会不会,我是没有什么偏好,也没有什么规矩。所以的规矩都是看心情。”霍以安说完把已经给说笑了。

封长宁也笑了,“今天看到周寒墨了,你有什么想法?”

霍以安拿软尺的手一顿,随后笑道:“他的眉宇间的气质变了很多,像是眉宇间的阴郁都散开了。这都是长语的功劳。”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嗯,今天看到他的时候我也挺惊讶的。没想到长语对周寒墨的影响有这么大。”

“这说明两情相悦的恋爱的作用太大了,得多加鼓励。”

封长宁被她的话给逗笑了,“我之前还害怕你们两人遇到会尴尬?”

“这倒不至于。我和周寒墨是朋友,那种感觉很难说,没有男女之情。要是我和他有男女之情,就没有你和长语什么事了。”

“你的话真直接。”

“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话题就得直接一点,免得给彼此心里留下没有必要的疙瘩,日后给彼此添堵。”霍以安说这话是认真的。

他们几人倒不至于无聊到在意这些琐碎。

但他们不无聊,不代表其他人不无聊。

起初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时间一长,就难免不会被人说得心里有了疙瘩。

封长宁也是明白她心里的想法的,说道:“你的想法我懂,我和长语都不是会在意这些事的人。”

“我信。”霍以安说道,“张开胳膊,好好站着,我给你量尺寸。”

封长宁乖乖地站在那里任她安排,让抬手就抬手,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工作室里一片灯火通明,光影朦胧间是两人亲密无间的相处。

他们都不是那种喜欢卿卿我我的人,哪怕是确定关系在一起之后,他们也不会像小情侣那样恨不得无时无刻不粘着对方,贴到他们身上。

只是这样的感觉也足够他们回味了,甜蜜而感觉温暖。

比每天亲密接触还要让人回味。

……

等忙完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霍以安也没有回家吵醒家里人,而是跟封长宁回了他的公寓。

公寓里有专门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些她换洗的衣服与护肤品。

她随时过去也不会觉得不方便。

霍以安洗漱完毕之后,仍旧没有什么睡意。

坐在小阳台上看着远处寥落的灯光,放空了脑子。

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只要放了足够的心思进去都是可以解决的。

很多其他方面就显得有些难以处理。

霍以安心里也不觉得是真遇到了什么事,只是心里觉得闷得慌。

大概是生活过于一帆风顺,觉得无聊了。

早年他们还有满世界旅游这种想法与兴趣,烦闷了还能跑去旅行。

现在连旅行这个很好打发时间的想法都淡了,多多少少让人有些郁闷。

关键郁闷了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值得郁闷了。

明明看起来都挺顺利,就是没来由的烦躁。

霍以安都莫名觉得自己矫情了,没有事情,还硬拗出一点事情来给自己凑热闹。

她看着天边泛了鱼肚白之后,才有了些许的困意。

霍以安放轻了脚步回房间,在松软的被子里闭上眼睛,缓缓休息。

……

封长宁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他闭着眼睛伸手摸索着手机,摸到了之后才睁开手机,滑到接听键上。

封长宁重新闭上了眼睛,开口道:“什么事?一大早地打我电话。”

“哥,你现在是从此君王不早朝了是吗?快十点了,你还嫌早?你这样真不怕家里的公司倒闭吗?”封长语语带笑意地揶揄道。

“快十点了?”封长宁揉了揉额头,从床上爬了起来,拉开紧闭的窗帘。

窗外,阳光明媚。

“我未来的嫂子在你旁边吗?”

“她在另一个房间休息。”

“你们还能不能行了?还没结婚就分房睡。”

“是,不像你,每天跟周寒墨如胶似漆的,分都分不开。”

封长语被他说乐了,说道:“也没有那么夸张。就是觉得你们太冷静了,都不想在谈恋爱。”

“谁都恋爱都像你那样才算谈啊?”封长宁跟她说了一会儿话,人也精神了不少,“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有。”

“那赶紧说。”

“就是我和周寒墨昨天同时出现在韩老爷子的生日宴上,我未来嫂子没有什么想法吧?”

“你希望她有什么想法?”

“我倒是不希望她有什么反应就是怕你们之间会因为这件事而争吵。”

“不会的,你放心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事干,就找点鸡毛蒜皮的事来给自己添堵。”

“好吧,好吧,就是我不够成熟,没你们那么,沉得住气。我这是不是有点跳梁小丑的意思?”

“瞎说什么呢?你昨天和周寒墨是不是有什么争执了?”

“没有争执,不过想想还是觉得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你这边的情况。毕竟那个时候你也没跟安安在一起。我就直接去追周寒墨了,安安心里估计会有些不舒服。”

“你的想法我大概明白了。你不用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昨天跟她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没什么。”

“那你这几天还是多跟她相处一些时间,这种事情不可能没有什么。哪怕她之前没有把周寒墨当成她的男朋友,在她自己放弃之前,别人抢了那个男人,心里中午不能特别好受。”

“你都知道这一点了,你还问。”封长宁多少有些无奈。

“谁让我当时喜欢上他了呢?一辈子难得喜欢一个人,喜欢上了就得好好冲上去努力。”

封长宁对此没有说什么,他没有太认同她的观点,但也不反对。

那时候她和周寒墨都是单身,她去追周寒墨也无可厚非。

从这件事上挑不出什么毛病?

其实周寒墨自己也很明白,如果安安喜欢上他又怎么会拖了这么长时间。

安安并不是心里没有他,只是不会把他当成男朋友,也不会当成恋人。

安安表达的也很清楚。

只是因为长时间的朋友关系,他们之间还保持着一定的联系罢了。

长语追周寒墨没有什么问题。

安安也因为周寒墨长久的追她又不答应受到了不少人的流言蜚语。

很多人只会觉得她在钓周寒墨的胃口,明明心里有他却死活不答应。

然而感情的事又怎么是外人能够理解的。

男女之情太过脆弱,还不如像朋友一样长久的相处。

只是外人都不明白这一点,就喜欢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别人,认为别人做的哪哪都不对,就他们自己做的毫无瑕疵,非常完美。

从他的角度看,周寒墨是欠安安一句对不起的。

安安在他最灰暗的时候成了他生命里最亮的一抹光。

而他却给安安带来了很多指责。

这些指着安安从来没有说过,也并不在意。

他并不是成为了安安的男朋友,之后才抱持着这样的观点。

他哪怕之前只是听过安安的名字,听过两人的故事他就是这么想的。

封长语见她哥没有说话,便又出声问道:“怎么啦?这是不想理我了吗?”

“没有不想理你。就是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来。”

“什么事?”

“今天这通电话是你打来的,还是周寒墨让你打的?”

封长语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他在昨天的时候提醒我给你打电话,但我想了一下,你们那个时候应该还在忙就没打,推到了今天早上。”

“他倒是挺有心的。”

“这通电话打过来的意义是什么?是我刚才问的问题吗?”封长语从小被家里人惯着,多多少少有些大大咧咧的心思就没有那么细。

“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不过你昨天没有打也挺好的,不至于打扰我跟你未来的嫂子。”

“昨天晚上你们干什么了?”

“这么私密的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好吧,好吧,不知道也没关系。不过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通电话的意义吗?我只理解到了应该给未来嫂子打个电话说一声。但我想了想,我们彼此之间都互相有男女朋友了,打这通电话不是彼此膈应彼此吗?”

封长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跟周寒墨在一起之前,有没有听过有关安安的流言蜚语?”

封长语平时总是大大咧咧又没有真的很傻,很快就明白了。

她说道:“听过一些,不过我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我不相信未来的嫂子会无聊到那个程度。她要是有空钓着别人给自己增加魅力值,她有无数种方法这么做,而且还会做得更高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