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繁花似锦青春不负你 一

作者:十万晴空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1-20 08:37:20

这年高三,这两栋教学楼里所有的家长和学生每天就像打了鸡血似的,起早贪黑。

省重点高中所有的学生硬性规定是必须所有人住校,服从统一管理。而在高三这千篇一律为着自己的大好前程奋斗的班级里,有着独具一格的样子。

在这寂静的黑夜里,两栋格外耀眼的大楼里,黑着灯的那个教室格外的显眼。

没错,这是我所在的班级——单招班。

你们以为我是故事的主角?哦!不!我这人可不走寻常路。

“呼~噜~咕噜噜~”这如雷贯耳的鼾声一阵一阵的,让我根本无法睡着。这是我的室友白屿璐,你们以为她是主角?不!她也不是。她只是正打呼噜吵到我了,顺手把她写进来的。

我这故事里真正的主角,现在还身处在教室——耀眼的教室里,黑着的那个教室,也就是我们单招班的独特教室,里面却冒着微弱的光源,每天都是如此。

“嘶——”书本的翻页声响起,微弱的阴影跟着抖动,她这是又背完一整页了。

接下来,不停的有“嘶——嘶——”的声音出现,这是她又快复习完一本了。

不知时间几许,两栋的灯,渐渐关了,她望向窗外,抱着脖子扭了扭,疏通疏通筋骨。

她取下耳机,合上书。你这下可以看见她的名字了,我觉得她的名字很好听,至少给我的感觉很高大上——孟曦澄。

你以为她是要走了?并不!她是要开始化妆了。确实,常人难以想象哪个脑子有病的复习到10点快11点,复习完了画个妆回寝室。

打扮得一番精致以后,已经彻底夜深人静,茫茫的黑夜中,坐落着的这两栋教学楼变得近乎一片漆黑。除了……

我们班对面,也出现了一盏小光源,她透过玻璃窗看着窗外的那最后一台灯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马上收拾好,背着包锁了门,准备回寝。

从我们教室回寝室,除了下楼以外就是一条直线,她的一言一行却总是异于常人,她每天晚上都要通过两栋之间的阳光长廊,经过除了她以外的另一个光源点,再下楼回寝。

学校走廊上的灯是红外线热感应的,每每她经过的地方,都会一亮,每个繁星的夜里,她就像星空下那颗孤独而又唯美的萤火虫,独自散发着独特的光芒。

我们寝室是4人公寓,所以关系比一般的6人寝更好相处。而除了我们班以外,所有高三的学生住的则是大通铺,就是那种一个人在床上动了一下,挠了挠痒痒,几十张床都会跟着抖动的壮观景象。

我听说,似乎是因为学校觉得成绩差自我放弃的人才会来到单招班放弃高考。怕我们在校的最后一年太飘生事,就给我们住最好的寝室,除了实验班外最好的教室,只要不捣乱,啥都好。

“砰!”一声,我现在正在床上贴着面膜,头都不用抬我就知道是那个神秘的她回来了。

“嗯~”一声不怎么开心的呻吟,这是白屿璐的美梦被打断的声音,我听着对面床“咯吱——”“咯吱——”的声音,这一定是白屿璐那肥沃的身躯在床上翻滚,紧接着又呼噜声起。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没有真正能提的起孟曦澄兴趣的,除了每晚的阳台上抽烟。

“嘿,肖恩!下来吗?”她晃着手里的烟盒,对我招手,依我对她的观察,一天中只有这时候,她的眼睛里是有光的。

“搞起!”我蹭蹭就爬下楼梯,忘了说,抽烟,这也是我喜欢的事情。

“沐璃!沐璃!”,孟曦澄拍了拍方沐璃的床,方沐璃此时正在床上打坐,睁眼一看,孟曦澄晃动着她手里的烟盒,方沐璃终止了瑜伽视频,取下耳机,嘴角上扬,飞快的趴下了楼梯。

我想,我们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每晚的阳台一聚了。孟曦澄看着我们嘻嘻笑笑说着自己的故事,她也跟着呵呵大笑,她的笑容特别甜美,就像是春日的迎春花、夏日的提拉米苏,秋日的飘飘银杏,冬日的暖冬傲梅。简单来说,就像是入口即化的棉花糖,超甜。

“最近我学了弹“不二臣”,小爷们可否赏咱一个脸听一个呀?”,又到了放松心情的听歌时光,方沐璃每天都会这么客气一问,就默认了大家同意。屁颠屁颠就跑去房里拿吉他了。

“叮叮叮咚——”她坐在一张她存钱买来的二手吧台椅上,开始了歌的演奏。

他低下头,摆好姿势,我们也跟着入了戏。

“一个人拼命长大的几年……”

“两个人匆匆忙忙的擦肩……”

“许多未曾熄灭的长夜,淡的看不见……”

“所有的爱情都长在秋天——咚咚咚咚叮——”突然唱到一半被她乱弹终止了。她赔着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唱错了,重来重来。”

这么宁静的气氛被她打断了,她又重新抱着吉他,低着头进入状态。

“叮叮叮咚——所有的爱情都长在春天……所有故事都未曾谋面,其实当初的你也看着……”

“风中那少年……”

“我还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追着那风筝……”

我们跟着节奏一起晃动着自己的身体,摇着摇着,我发现孟曦澄在偷偷抹眼泪。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回房间去拿纸给她,主要是她的眼线和眼影混合着脸上的粉,跟着泪水一起流下来,再被她伸手那么一抹,活像个唱京剧的花脸。

我跑回房间,方沐璃终止了弹奏,在后面大喊“杨阳扬!你怎么走了?!不……”

突然,她的声音像被人用魔爪掐断了一般。

安静了没多少秒又开始了“我的天啦!你这脸!……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哭了吗?还是抠痒抠的?”

“?我脸怎么了”认识这么久,孟曦澄是第一次有这么失控的时候。即使是每晚的抽烟,这么些年,她也从来不曾透露自己的心声,却每次都像是心灵导师一般为我和方沐璃开导。所以即便她心底的秘密从来都藏得很深,我们依然很依赖她。去哪儿几乎都会叫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