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可惜英雄不救美 第12章 书觅

作者:王阿白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2-26 09:16:51

朦胧稀疏的碎星笼罩着这片小小的城市,街头的霓虹灯交相辉映,夜晚在此刻变得宁静而清晰。

淡黄淡黄的灯光将烧烤店铺烘托得安静而惬意,少有的几个客人在一旁谈笑风生,诉说着平凡人的梦想。

也有些刚从网吧出来的十几岁男孩,毛毛躁躁地从兜里掏出褶皱的几十块钱,朝着老板豪爽地点了一番菜。

王春眠倒是容颜展笑,十分开心,虽然白稹霖先前破坏了她的心情,但并不影响她现在吃烧烤的胃口。

她朝他看去,桌子旁双手环抱正襟危坐的男人神情严肃,似乎不太习惯现在的环境。

他那英俊的脸庞上,目光微微呆滞,而呆滞中竟然还夹杂着那么一丢丢……可爱。

想至此,王春眠立马敛起那张不会撒谎的脸,选好菜没说多话地坐下,也不多问为什么白稹霖提议来烧烤摊,他自己却什么都不点。

“你待会儿,会有司机送你回去吗?”王春眠试探性地问了问,虽然她有一半的预感,眼前这个男人八成要理直气壮地赖在她的工作室里渡过接下来的几个小时。

他也不挑,什么环境都能躺下。

白稹霖:“不需要,工作室的椅子随便垫一垫就过去了……明天结案,等会儿还有些材料需要处理,刚好你那里有电脑能用。”

王春眠蹙蹙眉,蹭车的意图告终。

“来,姑娘你的菜烤好了,慢用!”

王春眠双手接过菜,谢谢二字还没说完,一阵哐哐当当的菜盘落地声响从耳畔传来,伴随着啤酒瓶杂碎在地上的呲呲声,甚至还有少许酒菜溅落到王春眠的裤腿上。

不知是一伙什么人竟在烧烤摊旁边打了起来。

王春眠看过去忽而想起,那正是她来时看到的那伙儿谈着理想的年轻人,此时正打作一团,混乱倒在地上的啤酒瓶被充当了此时打架的凶器。

木制的桌子被摔成两半,油渍溅得满地都是。

而更惨的,是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

他穿的很随意,一件陈旧的短棉袄,有些褪色的牛仔裤搭配一双普通休闲运动鞋。

脑袋上被其中一人用啤酒瓶砸破了一条口子,黑红黑红的鲜血已经从浓密的短发里慢慢渗出,顺着他的太阳穴和耳朵滑落。

“我呸!”拿着啤酒瓶的壮硕大叔啐了一口唾沫,将手上剩下的半节残瓶丢至一旁,面色嫌恶地拍拍手。

继而穿着皮衣的壮汉又蹲下,在虞书觅耳边低声警告:“今天是给你小子一个警告,你要是七天内还不了剩下的钱,我就打得你亲爹都不认识。”

另外三个人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应该是那胖子一伙的。

“十万块钱和一顿路边摊就想把老子打发喽?你个孙子可真敢想啊!”

壮硕大汉往虞书觅的肩上狠踢一脚,见虞书觅不理不睬,索性又拾起啤酒瓶,哐当一声下去。

“你们干什么!”王春眠气急败坏地怒喝一声。

她一直知道自己不是当女侠的料子,本也不想管这档子闲事,以她的伤害跟那个壮硕大叔比起来,人家一只手都能拎翻她。

可周围就这么稀少的几个人,老板怕惹事不敢多说话,几个网吧学生在一旁正惬意地看着大戏。

倒在地上的男人显然经不起一瓶子接一瓶子的砸在他脑袋上啊。

白稹霖斜了她一眼,然后恢复原貌静静地坐在原地。

“呦,小姑娘,怎么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壮硕大叔戴着金链子金耳环,半腆着大肚子讥侃道。

跟他一伙的几个男人因为壮硕大叔的讽刺调侃而笑得猥琐不堪。

他拾起酒瓶在手上轻轻敲动,朝王春眠越走越近。

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要拿他手里的瓶子砸到她脑袋上还是故作此状恐吓她,但王春眠情急慌乱之下吼出:“他是警察,你们别乱惹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白稹霖:……

我挂职警察,不干打架的行当。

各自分工,打架归江樾管。

白稹霖怒瞪一眼王春眠,露出一个十分和善的笑容看向那个壮硕大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不认识她。”

壮硕大汉冷哼一声:“我就说嘛,你们看着也不像认识的人。”

……

王春眠咬咬唇,知道白稹霖是不想帮忙,也没再去多狡辩他是不是警察的事。

看着那猥琐讥笑的大叔拿着啤酒瓶,王春眠犹豫到底跑还是不跑。

万一躺地上那人死了咋办,头上流那么多血。

“有本事,你帮他还钱?”壮硕大叔越走越近,将王春眠全身打量了个遍。

“我没钱。”王春眠小声嘀咕道,但声音足够那壮硕大叔听得清楚。

白稹霖听她这个时候还敢倔强又固执地说出没钱两个字,顿时被逗笑。

但他依旧没有作出额外的反应,定了定心神,继续佯装无事人坐在一旁看戏。

“哦呦,那你个臭妮子还敢替人出头?”壮硕大汉顿时怒急,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瓶子啪的一声摔碎在她脚边,吓得她一闭眼,也不敢后退。

“大哥,人小姑娘长得不错,你不是正缺个媳妇儿吗,她要是跟了你,今儿的买卖也不算亏。”说话的人扎着一条小辫子,干瘦干瘦的形象对着壮硕大叔一阵挑眉谄笑。

这么一说,壮硕大叔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弟说得十分在理啊。

壮硕大叔粗犷的手指搭在王春眠肩上:“得了得了,回去跟我生儿子这事儿就这么了了。”

正在白稹霖快看不下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诧的一幕是,躺在地上被人甩了两个啤酒瓶子的男人突然站起来对着壮硕大叔一个后翻,直接将其摔倒在地。

王春眠:……

兄弟你能打还在地上躺那么久,让我无端卷入一场事非?

白稹霖见势收起了手上动作,准备看接下来的情况再做打算。

地上的人已经气急,奈何怎么也掰不动那只强而有力的腿。

“你小子反了你,敢打我大哥!”站在一旁的三个男人此时一哄而上。

原本躺在地上看起来最为可怜兮兮的男人竟不慌不忙脱下身上的棉袄,齐齐丢过三人的脸上,瞬时间撩起长腿一个有力的横扫,三个人已然踉跄摔倒。

虞书觅懒得继续打下去,直接摁着壮硕大汉的头:“我挨你一瓶子是因为我没有如期将全额数目的钱还给你,挨你第二瓶子是我的容忍度,是在社会混的代价,我不想滋事挑衅,但此事与旁人无关,你欺负个姑娘算什么事。”

被压在地上的男人显然想挣扎,虞书觅加大控制力度:“剩下的钱我会在半个月内还给你,你若是非要打架也行,大家都是在社会上混的,谁还没几个朋友,不过到时候别伤着了自己还拿不回剩下的十几万块钱,得不偿失。”

他的声音凉得透人,像泉涧里清冷的水,冰凉得让人舒服。

“行,你小子最好说话算数。”

粗壮大汉算是彻底妥协,见打不过虞书觅,便趁早拉着兄弟几个跑了。

王春眠看着几人仓皇逃脱的背影,撇撇嘴感叹,还真是恃强凌弱得很,人家不还手的时候让你们得瑟过头了吧?

白稹霖见事情算是勉强解决,收了收桌上的东西,拿了瓶矿泉水,问王春眠拿了工作室钥匙,淡漠道:“既然工作室你待不下去,送他去医院吧。”

王春眠这才意识到,刚刚那个打架精神抖擞的男人直接昏倒在地……

也是,他头上还嵌着瓶子渣,血也还一直在流。

像个温顺无辜的孩子躺在地上。

王春眠点点头,立马借了烧烤摊大叔的车将虞书觅轻轻扶上车送往医院。

白稹霖提着那一袋子没动过的烧烤食物,看着已经走远的车,停下来试探地拿起一串烤虾。

闻着是挺香的。

尝两口……

当白稹霖吃完她点的一大份儿餐,一脸倨傲地自言自语:“客观来说,用炭火烤出来的食品确实不健康……”

烧烤老板:……

“但也是践行光盘行动的一种方式。”

……

医院。

王春眠带虞书觅到医院清洗伤口,上药包扎等一系列繁杂的过程终于在医生娴熟的动作下完成。

洗去血迹的虞书觅袒露出他精致耐看宛如大理石雕琢的五官,绝佳的比例让他看起来有着异于常人的英气,刀削般锐利的眉和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人觉得忧郁而冷漠;弯长的睫毛下黑影淡现,隐约有种沧桑操劳之感。

古铜般的肤色,像一座古希腊雕像,那么安静沉稳地躺在病床上,然一身病服全然不能遮掩他精瘦却又矫健的身材。

虞书觅一醒来就对上了王春眠温婉动人的眼睛。

而映入王春眠眼帘的却是一双幽邃的冰眸,不自觉给人一种压迫感。

“你醒了,我去给你倒杯水。”王春眠不敢再正视他。

正在她转身时,手腕却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拽住,他说:“谢谢,不过我虞书觅从来不需要女人保护。”

春眠面对突如其来的道谢一阵慌乱,又因为他嘴里说出的仿佛能让空气结冰的话而感到窒息。

寒冷得让人窒息。

当热流遇上冷空气,正常情况下会是一场暴雨。

王春眠扭过头一笑:“不用谢,反倒是帮了倒忙,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他松开手,眉头微微收敛了些,算是全身放松地躺在了病床上。

他必须承认一点,这个穿着羽绒服的女孩,眼睛和笑容都有一股莫名的治愈力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