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可惜英雄不救美 第11章 烧烤

作者:王阿白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10:24:36

“咳咳……”

白稹霖似乎故意引起王春眠的注意一般。

她微滞的眼睛看向白稹霖,只见他瘦长的手指在她手机旁边的桌面上轻轻敲动。

这是在示意她拿开手机?

王春眠生怕引得‘客人’躁怒,立马放下手里的拖把走过去,意欲拿走手机。

“王女士,如果方便的话借用一下指纹,我将使用你手机的通讯功能。”

王春眠:噗嗤……

“当然。”王春眠点点头,解开锁递给他。

原来他刚刚敲桌子的意思是,是让她过来开手机指纹锁。

她更诧异的是,借手机打电话还有这种借法。

“怀祁,是我,你在实验室吧。”

“果然没让我失望,你抽空做个小装置练练手,简易模型我发到你邮箱了,打开看一下。”

“好,不用特别标准,大概实物就行。”

“明天中午吧,送到四巷路街尾young工作室,不太起眼,找不到就打这个号码。”

“嗯,没问题。”

王春眠站在一旁,全部的心思都被白稹霖讲电话勾了去。

听他说话的语气,他还有自己的实验室。

背景是真不简单啊。

原来跟谁说话都一般倨傲,也算是没有特殊对待。

什么叫不起眼的地方……?瞧不起人啊这是。

“你说……你非得用苹果手机,让我现在手机电也不能充。”

白稹霖嫌弃地打量了一下室内周围,确定没有多余充电线后,又拿王春眠的手机拨打了110。

“嗯?”

屏幕上拨打着110的手机被白稹霖塞入王春眠手里。

王春眠一脸狐疑。

“找江樾,让他明天中午之前把老太太那边捋清楚就过来现场,准备一队人潜在老太太居所周围。”白稹霖吩咐道。

“那你为什么自己不说?”王春眠不解。

“你好,这里是A市派出所……”

王春眠撇撇嘴,随即温声礼貌开口:“我是钟毫案件的报案人王春眠,工作室最新发现线索,希望与负责这次案件的江队长通个电话。”

“好的,马上为您转接。”

……

“你好江队长,我是王春眠,那个……黑夜救星先生让你派一队人潜伏在老太太居所周围,等明天中午证据确凿之后就可以抓人了。”王春眠也不知他是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就按自己理解的方式说了。

“老太太,他有说原因吗?”江樾明显感到疑惑。

白稹霖在一旁弹指小声念叨:“果然,他那边一点发现都没有。”

“没说,不过明天应该就有答案了。”王春眠解释。

江樾又问:“他人在你旁边吗?”

王春眠瞥了一眼白稹霖,她是说在还是不在呢。

白稹霖显然明白了王春眠的眼神示意,接过电话:“好吧,既然你主动要求我接这通电话,那么我先为我接下来讲的话说一声抱歉。凶手竟然用如此简单的小把戏将你堂堂一个青年杰出警察耍得团团转,我完全不理解你是如何做到花了三天三夜依旧对案子毫无进展的,这简直是凶手在羞辱一个人民警察的智商,也是对你执行能力的挑衅,要是我一定要把凶手好好收拾一顿,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明天来看我的魔术表演吧。”

白稹霖语速飞快,说完就挂掉电话,脸上明显泛起了笑意。

“走,买咖啡喝去。”白稹霖双手插着腰,倨傲时又洋溢着一脸得意。

王春眠:“先生,现在是凌晨两点,你做那个三维模型也花了两个小时呢。”

……

“哦。”

白稹霖因她恶意的提醒而垮下脸色,脸上的兴奋和满足顿时烟消云散。

王春眠仔仔细细回想了野营遇见的那个男人,不得不怀疑,这是一个人吗?

温文尔雅,礼貌谦逊,一股书卷气的同时还暗暗带有型男的霸气侧漏。

一把帮她撸走行李时的仗义,半夜为她披上外套的绅士风度,与这个沉浸在案件中的时时带着邪魅一笑,动不动就要出言讥讽的男人,出入有点大啊。

“也许我该把工作室钥匙给你,那么现在的我已经在床上睡大觉了。”王春眠沮丧地坐下,看着手机上滴滴打车的订单迟迟没人接,地方偏僻也不方便打车。

想起尸体也以类似的姿势趴在办公室的某张椅子上时,她突然一惊地又站起来。

白稹霖见她咋咋呼呼的动作,面对一个生物体的生命终止,况且,作案人很给面子的既没有分尸也没有烹尸,对比之下画面还算和谐,哪至于害怕成这样……

面对白稹霖异样的审视,她索性跑到一旁的墙角边,蜷缩着瘦小的身子,抱着双膝席地而坐,惆怅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白光泛泛的地板砖。

夜色静谧,她随意往窗外瞥去时都是那些死去猫狗的画面,这让她整个人心情都沉闷了下来。

仿佛眼前就有个的恶毒的面孔,天生带有虐畜癖,正在不停地伤害那些流浪猫狗。

她天生就是个爱幻想爱脑补的人,又待在刚发生命案的地方,她时不时会感觉到一阵凉意从后背袭来。

她懊恼地拍拍脑门儿,如若出门带上身份证去旅馆酒店住一晚也比待在这儿强。

哪怕,白稹霖此时就在旁边,安全感却一点儿都没带来,反而是惊吓。

“真是个小儿科级别的犯罪模拟。”白稹霖突然说话。

正害怕着的王春眠被突然打破的安静气氛吓了一跳。

白稹霖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瞟了一眼可怜兮兮一脸委屈相的王春眠解释:“哦,我想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完全是作案者的问题,我原本打算让你过来模拟情景再现的,没想到犯罪者的手段简单到让我一眼看穿,并不需要情景模拟。”

……

王春眠木然蹲在一旁,脸上沮丧未消,也不想在此刻与他争论谁是谁非。

白稹霖见毫无反应,挑眉一笑:“我想王女士就算蹲在门口,也不要幻想着有位白马王子踏着七彩祥云带你驰骋归去,我知道现在的年轻姑娘很多都会用楚楚可怜的形象吸引异性的什么……对,保护欲,我劝你趁早收起类似的想法,做一个踏实向上的女青年才有利于社会良好风气的形成。”

好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导,字字珠玑,义正言辞,授人以理。

空调默默吐着热气,王春眠压着一股火气,事实证明她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差,白稹霖根本不是什么谦和贤良的达人,就是个说话讨人厌的傻大个……虽然傻字用在他身上不那么恰当。

白稹霖自认为看穿她的心思一般,泛出洋洋得意的勾唇一笑:“不用恼羞成怒,我只是描述客观事实,并没有恶意中伤也没有歧视你的这种行为,我显然是在做一件有利社会公众的事,帮助你意识事情的客观严肃性。”

白稹霖一边说话一边敲着键盘,头也不转地盯着电脑,嗓音低沉,语气显得诚恳真挚。

只是毫无意识到坐在一边地上的王春眠早就瞪着那双犀利的眸子在他身上。

“不知道先生是否有一位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啊?”王春眠问。

白稹霖气定神闲地回答:“我是独生子,问这个做什么?”

王春眠从墙边站起来,又倒了杯水:“那就奇怪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好像没这么多恶意揣测。”

……

“哦,王女士一定是误会了什么,首先,我不是恶意揣测,根据个人经历所见所闻,好吧,事实上我后来专门做了一个相似主题的调查来分析女性心理,我只是对大数据调查结果作了一个客观阐释;其次,初次见面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你作为一名女士遇到困难,而我作为一名男士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和谐友善,顺带帮一把自是应当,但第二次见面时王女士已经向我打听起了家庭住址,这不得不说其中的偶然性已经偏小了,那么您制造偶然见面的目的是什么?”

王春眠:???

制造偶然见面?!我能不能说,他想得有点太多了?

虽然。

第一次见面过后,她确实对他有点心动也有过妄想。

但制造偶然这种事情,还不至于……

王春眠压低声线,抑住恼怒:“我打听您的家庭住址是为了把帐篷还给您。”

“哦,我知道,接下来就是时常要来拜访我,又是感恩又是送礼,等突然哪天潜进我的私人领域给我个巨大的‘surprise’。”白稹霖轻巧地驳回她的辩解,“这个时代男女平等,我不反对女性拥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但我更倾向于认为女性应当有矜持娉婷的姿态,用卓越的才华丰富自己的内在才是正经事。”

白稹霖语调微快,自认为句句在理。

王春眠:……

她跟他相处的几个小时下来,已经快速地学会顶住他的火药轰炸力量。

“我真为那些被您误会的女性感到委屈,其次,既然您不稀罕别人的感恩戴德也不愿意我寄回您的帐篷,那还真是省去了我一堆麻烦,谢谢。”王春眠随和一笑,竟然被他这么一搅和连害怕都忘了。

早知道跟他吵架是个这么好的分散注意力方式,她应该尝试早点顶嘴跟他吵架的。

接着王春眠将她收在一旁文件柜里的帐篷扯出,一把抱着塞到了门外的垃圾桶里。

这……

白稹霖活动了一下脖子,脑袋里闪过一丝惊异,不过也只是一瞬即散。

“核心价值观先生,是您带我来这里,您就得对我负责,现在我不想待在这,我就害怕了怎么着,我害怕不犯法不侵犯您的私人领域吧?”王春眠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既然对他的好感逐渐消失,她也不怕在他面前展露出自己市侩的一面。

免得人家又要以为对他心怀不轨。

他愣了愣,皱皱眉头随即接着站起身,颀长的身子笔直挺拔地矗立在灯光之下:“烧烤摊,走吧。”

王春眠轻抬起头,他双手慵懒地背在身后,眼里的疲惫散去,眼中有温润,嘴角有笑意,她仿佛看到了初次见面时那缕温暖的光。

……

“走吧。”

王春眠压根儿没预料到,他会提出这种建议。

而同样,白稹霖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提议去吃用焦炭烤出来的食品。

必须提到的是,家里的母亲从小到大都给他灌输着营养搭配,健康三餐的饮食文化,家里也一直保持得十分良好。

可谁让半夜三更,除了烧烤摊儿还守着一群晚归的客人外,也没有别的合适地儿可供选择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