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可惜英雄不救美 第10章 怨怼

作者:王阿白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2-26 08:19:51

王春眠刚刚喘息的劲儿还未缓过来,随即又是一阵狂奔。

他行走的太快,一眼掠过的事物也太多,每到一个他停留的地方,王春眠才开始观察,他又到了下一个地方。

好在地方也不宽,王春眠跟着跟着也懒得跟了。

这仅仅是楼层背后底下的‘废场’,她所能看到的,只有这里的清洁环境极差,有些小商小户的废水废物直接排放到地下,偶尔传来一股垃圾熏人的味道,引得人作呕泛吐。

“呕……”王春眠被一股浓烈的腐肉味引到一旁,胃里翻腾过后,她终究还是吐了。

因为白稹霖用几根棍子,依次从那些不起眼的废堆里,提出了多只猫狗的尸体,有些尸体已经被蛆虫噬尽,还有些躯体尚存,蚊子一哄而散,而大面积的蛆虫依旧在上面拱来拱去。

味道十分恶心,而更痛心的是,这些无辜的流浪猫狗,死的如此悲惨。

王春眠捂住嘴,生怕一个激灵,又要翻江倒海地吐一阵。

白稹霖朝楼上望了一眼,双手抱臂沉思片刻:“上楼。”

这栋楼并不高,当初王春眠盘下这里纯粹没有考虑地段问题,因为费用低廉,她就用了这里,反正取景和拍摄都是另外择地,至于她们的工作室是在市中心的商业区里还是三环路口的僻静小街上,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整栋楼有六层,无电梯,顶层是天台,中间有些居民户,还有一层常年空着,无人使用。

她们绕过那堆动物尸体,径直上了顶层。

“压痕,细线,碎木屑……”

王春眠站在天台门口,只听见白稹霖口中清晰的吐词。

“第一犯罪现场……”

他颀长的身影在晚风中屹立不动,双眼放松地合上,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在他电筒光的映衬下显得更为修长迷人,一手托着下颌摩挲着刚冒出的胡茬桩,这种桀骜不驯的思考姿势似乎与生俱来。

她看出来,他享受这个过程,因为他嘴角时而泛起冷不丁的讥讽。

如若不了解他的人见了,不知道他是挂靠在警察局下的一员,想必多数人都意料不到,他做着这样一份神圣的职业。

而王春眠……

其实她也并不了解他啊。

正准备掏出手机百度百科‘黑夜救星’,忽而才想起手机早就关机了。

根据他嘴里念叨的,压痕她看到了,但也只是隐约有几处,除了这一点,其他的在一个普通人眼里看来,并无稀奇。

像他说的碎木屑和细线,她都只是隐约看到了一些,极少,并且在常人看来,这些东西不值一提,比如碎木屑,有些飞虫就会钻木头出一堆碎屑呢。

除了天台边上堆着一些常年没用的多余红瓦片和几块陈旧了几年还带着青苔的砖块外,天台上无其他多物。

她着实无法将其与血腥的犯罪现场相联系,尤为关键的是,所有的监控记录根本没出现钟毫来这栋楼甚至这条街的迹象。

那么矛盾又出现了,第一现场既不应该是这栋楼,后山的荒郊也不合常理。

难不成凶手像孙悟空会七十二变能飞了不成……

王春眠回过神一看,白稹霖正匍匐在那堆废弃砖瓦旁边,电筒每照过一处,嘴里相应说着:“近期挪动的砖块,摔碎的红瓦片,流浪猫狗尸体……”

最后一道光突然照在王春眠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宗教。”

王春眠吓得一哆嗦:“你能不能……别照我,瘆得慌。”

“走,去你工作室。”白稹霖自然而然地提着王春眠的手臂,半拽半拉。

“我,我有点……害怕,”王春眠闻言耷拉着脑袋,脸红地看着白稹霖,柔柔弱弱好似绵羊一般的声音,脆弱中混杂着一些委屈,“那个,从小到大,死人见得少,他双手摊着的一幕,我至今都没忘记呢。”

……

“我不是在呢吗!”白稹霖继续拽着她往下走,“或者,王女士不介意的话,钥匙给我,我去你工作室用电脑查点东西,你就在楼顶待着吧,这里就是第一现场。”

……

王春眠一听又吓得哆嗦,赶紧小步跟上,扯着白稹霖的衣角:“不不不,我还是跟你一块儿吧。”

白稹霖露出倨傲一笑:“既然最后都是一个结果,你何必做无谓的反抗呢。”

哼。

王春眠不服气。

此时已近傍晚,周围一片静谧。

王春眠给手机充上电后开了另一台电脑准备刷刷往期视频作品试图转移注意力,却只见白稹霖插上u盘,一双手娴熟飞快地在键盘上敲着代码。

清脆入耳的键盘声让王春眠不禁讶异:“你还会敲代码?”

白稹霖似乎沉浸在他那一串代码的世界里,对王春眠的问题丝毫没有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漠吐出两个字:“你猜。”

王春眠:……

他竟然能说出常人嘴里低调又略微炫技的话,难道高调不才是他的风格吗?

“那我猜一定是了。”王春眠点下鼠标暂停视频,撑着脑袋由衷夸了一句,“真厉害。”

白稹霖没作辩驳。

他得承认,有个计算机专业的朋友的确不赖,他曾一度因为查资料时总不能找到心中理想的目录检索而浪费大量时间,后来他的朋友帮他做了这个程序后,只需要输入相应的口令做一些条件限制和约束,最后出来的结果要比人工逐一浏览快得多。

不过社会分工的目的本就为提高效率,如果他选择的是计算机专业,他也相信自己必然是计算机领域内数一数二的领头人物,所以她夸的不无道理。

“客观事实,我知道。”白稹霖在连续输入一串代码后啪的一声点下enter键。

王春眠正要咽下的一口凉开水差点从嗓子眼呛出来,赶紧敛了神容扭过头抽纸巾擦嘴。

他……

她想起有句话感慨得好,叫人生若只如初见。

那么白稹霖就成了她的白月光了。

而现在,这片白月光正在被天狗逐渐吃掉。

“王女士,我作为初次拜访贵工作室的客人,您难道不招待点儿喝的吗?自己喝水却让……宾客渴着?”白稹霖休闲地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忽而转过椅子向王春眠露出一脸迷之微笑,剩下低沉温润的嗓音静静流转在空气中。

这个。

算她的疏忽。

王春眠放下手里的纸杯子走去饮水机又接了一杯水:“那么请问宾客先生,您需要热的还是冷的?”

“哦,热的,铁观音,谢谢。”白稹霖自然而然地道,“我知道这简陋的工作室应该不备茶具,我可以将就。”

……

“不好意思宾客先生,我们这简陋的工作室同样不备有铁观音。”王春眠双手奉上一杯白水,笑眼盈盈地回答。

白稹霖惊讶地扭过头看向王春眠:“你们工作室这么多个人竟然没有一个喜欢喝铁观音的,这我倒是没预料到。”

工作室都是一帮小年轻,大多跟她一样家庭经济拮据,来工作室纯粹是为了赚一份外块补贴生计,二十多的人还成天靠家里父母搬砖来的钱上学吃饭,她哪有那个脸。

更别说,喝那些跟白开水无异的茶或咖啡,她们还没到那个精神境界。

白稹霖:“噢,那帮我换成咖啡吧。”

……

“不好意思,只有白水。”王春眠将水放在电脑一旁,耐着性子道。

白稹霖最终无话可说,默默端起水喝了起来。

电脑上显示的大片文字,皆和死刑相关,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记载,又或相关的神话传说,只要跟白稹霖输入的限制口令一致,所有的检索结果都在此时显现出来。

王春眠在一旁并没有细致看文字,但仅看那些插画便一阵后背发凉。

相传有一种死刑是将犯罪者用绳子栓住脖颈,迎面朝西悬挂,以示虔诚思过和忏悔,祈求神灵的原谅得以转世投胎等等。

王春眠咽了咽口水,想到钟毫的死也是脖颈被勒死,她仿佛明白了什么,赶紧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喝了口水定定心神。

“你盯着我……干什么?”王春眠正惊魂未定,脑补了一系列血腥暴力的画面过后,现在看什么都是一股死人气儿,这时白稹霖那双冷峻中泛着寒意的眼睛诡异地看着她,她……

王春眠意识到不对劲,嘴里包着一口水看看手里的纸杯,拿的是白稹霖喝过的杯子!!

她自己的水在隔壁桌……

啊,我的天哪!尴尬了。

耳根子顿时不争气地红了一大片,脸上的温度蹭蹭上涨,她扭过头直骂:王春眠你脑子长天上去了是吗?!

“我……那个我给你换杯水。”说完她便慌忙逃脱。

而白稹霖僵直地转过头将注意力放到面前的电脑资料上。

“惩戒。”白稹霖小声道,接着他脸上流露出放松愉悦的神情,“雕虫小技。”

王春眠一边接水一边偷瞄白稹霖的举止动作,生怕他冷不丁地又吐出什么显而易见的道理来抨击她平凡的智商水平。

见他已经全然投入到正经事儿上,王春眠才佯装无事地将水端过去,行至一旁找了类似于擦桌子扫地的清洁事务分散她的注意力,防止自己脑袋抽风的时候又端错水喝。

白稹霖以一个更加放松的姿态半仰在靠椅上,嘴角微微上扬,一双令人嫉妒的卧蚕大眼睥睨着屏幕前的资料。

这次屏幕上已经不再是关于死刑之类的东西,而是一些关于实体机器模型的数据和原理。

“呵,如此简单的原理和动机,倒是高估了凶手的出题思路。”

王春眠在一旁默默地擦着桌子,听到这话让她不自觉发笑,同时又惊异,他已经摸清了来龙去脉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