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可惜英雄不救美 第9章 趟水

作者:王阿白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2-26 09:07:04

“走吧。”白稹霖带着点活泼又夹杂着莫名兴奋的神态发话。

王春眠娇小的身子裹在江樾宽大的衣服里,像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似的,她顺了顺随风飘散的几缕头发,看到白稹霖鬼使神差的模样,她有些惊慌失措:“去哪?”

白稹霖:“我想在一个小时三十二分钟前,本人清楚地表明了我们的目的地,江樾可以作证。”

他盯着手表,旋即露出白氏一笑。

“走路吗?”王春眠想表达的其实是这个问题。

显然他没有要打车或者去任何一个站点赶最后一班公交车的打算,但她依旧要做最后的挣扎,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高效率的人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此时乘坐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要比走路省时很多不是吗?

“显然,我认为你能看出这么明显的现象,可是想不通你既然看得出来为什么还要多此一问呢?”白稹霖同样不解。

他那张庄严肃穆的脸让王春眠在心底暗暗怨怼,行,长得帅就是了不起。

让她一个人打车过去估计也怂的慌,夜黑风高,工作室又刚走了一具尸体,她不逞那个能。

“那走吧,你开导航,我手机没电了。”王春眠蹙眉道。

她一双眼睛里露出浅淡的疲惫和讲不通道理的委屈。

他点点头,随即手机滑落进他的口袋里。

王春眠:……不用导航吗?

她噤声低叹,怎么和第一天见到的他越来越不一样了。

白稹霖大概是注意到她异样困惑的脸色:“哦,正如王女士所看到的,我手机关机了。”

王春眠:……是关机了啊。

“这是正常现象,一部手机的待机时间有限,不过不用担心,我有电筒。”白稹霖顺势从兜里掏出手电筒,脸上不经意显露出满意一笑,似乎是在夸自己早有准备。

王春眠更加迷惑:“我们有路灯要电筒干什么,重点是,我们不知道路不是吗?”

“哦,王女士你觉得我会花三个小时的时间去走一段毫无意义的大街么?也许我该收回夸你观察细致的那句话,我认为一个正常智力水平的人是完全能看出来我如此明显的动机的。”白稹霖语速飞快,字字句句却清晰入耳。

他仿佛失去了耐心,没有再继续解释下去。

具体什么动机,他还是没有挑明。

王春眠愕然,耳根子红了一片。

怎么说着说着,她突然就变成了弱智?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再问,再问显得更加无知。

想至此,王春眠安安静静地跟在白稹霖身后,决定少说话少疑问,能闭嘴尽量闭嘴。

白稹霖突然转过身:“我得表明,你今天穿这双鞋是对的。”

王春眠盯了眼自己的双脚,因为出门时便考虑到步行的时间长,穿的轻便又防滑,毕竟背阴的小山坡里,偶尔霜雪未化尽,总有打滑的可能。

他总算有些良心,知道先前的话重了,便返回来夸一夸她,王春眠抿唇莞尔,不让白稹霖发现。

直到她跟着白稹霖走了一段街道转入一条泥路小道之后,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大街上的霓虹彩灯逐渐离他们远去,前方是一座黑漆漆的小山峦,山的前方是一条浅水河,冬日的河水虽浅得可怜,但深处的水尚可及膝。

两人踩着参差不齐的鹅卵石,白稹霖风风火火赶着投胎一般。

河流近处并无便桥,王春眠咬咬唇,凉凉的河风将她的帽子撩下,她一手护住羽绒服帽子遮住脖颈处渗入的凉风,一边微微抬头看着这个秘不见底的男人。

他不会告诉她,要让她大冬天脱了鞋袜,提裤子过河吧!

白稹霖双手摊开无奈地比划比划:“事实上,正如王女士心中所想的那样。”

……

正说着,白稹霖已经三下五除二脱了鞋子开始趟水过河,而王春眠看着眼前冰冷的河水打了个寒颤。

王春眠攥着自己的小小拳头,歪着头小声嘀咕:“我……我是女的……”

白稹霖净顾着淌水去了,哪里听得到她小声念叨。

王春眠不服气地上前脱了鞋袜,提着裤子和长大衣,摸摸索索地下水。

啧,真凉。

我的天啊!我为什么想不开要跟着他来受这个虐?

冰冷刺骨的河水像一根根凉刺儿戳进她的脚,她的腿,乃至她的全身。

一下水,一天的疲惫顿时给她冻精神了。

白稹霖眨眼间已经到了河对岸,三两下穿上鞋袜,然后便什么都不干,眼睛直溜溜地盯着表,独留王春眠娇小玲珑的个头颤颤巍巍地在水里一步一探地过河。

有时候脚还会打滑,伴随着水的冲击,接着一打好几个踉跄,稍微不注意或者身体不够平衡,就会整个身体栽进水里。

这让王春眠每迈出一步都犹犹豫豫,又受不住河床的寒意袭人,硬是一步一步硬生生的、靠着自己深呼吸调整,尽量快速地趟过了河。

王春眠在心里安慰自己。

委屈什么呀委屈,自己要跟着来的。

你跟人家非亲非故,人家又没义务又没责任非得照顾你,你嚷嚷个什么劲儿?

再说上次你野营落难的时候得亏人家帮你一把呢,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王春眠一想至此,顿时掉出了两颗心酸泪,莫名地一阵难过。

上次他……他不是这样的。

王春眠默默低下头穿鞋袜,不敢抬头让白稹霖瞧见下巴上挂着的两颗热泪。

因为冬天淌冷水过河而落泪的,古往今来怕是绝无二例。

白稹霖盯着手表,丝毫未发现坐在一旁穿鞋的女孩有什么不对劲:“王女士,渡过不到二十米宽的河流你竟然用了近五分钟,要是凶手都跟你一样,还作什么案。”

……

“得了吧,我对当凶手可没什么兴趣。”王春眠撇撇嘴。

她穿好鞋袜,冰冻的血液恢复流动,暖意逐渐上身,整个人舒服了许多。

白稹霖见王春眠起身,发现她脸上隐约可见的落泪痕迹,他双手揣在衣服口袋里,沉闷了一会儿:“抱歉,作为一名男士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段让一位女士淌冷水过河,于理欠妥。”

王春眠一酸,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这是从第二次见面一来最为顺耳的话,原来他还会道歉,那么骄傲狂纵的人哪。

王春眠破涕为欢,展颜而笑:“没事,道歉我接受了。”

“我想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与道歉不同,如果再来一次,你还是得自己下水,不要指望着我能背你。”白稹霖不容她辩解,“走吧,耽误很多时间了。”

……

刚上心头的感动。

很好,烟消云散。

王春眠又带着小跑的姿势追赶着白稹霖的步伐,星稀无月,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那座小山峦,算不得陡峭的坡度,一路缓倾向上的荒草小径,左右在她衣服边上磨来磨去。

她从未想到,避开繁华大街道的背后,还有依山而行的小径能通往她们工作室。

丛林里黑压压的树疾速退闪。

“你是怎么知道这有捷径的?”王春眠气喘吁吁地问,“是跟案子有关系吗?”

白稹霖:“我以为这么明显的问题你早就看出来了。”

他们沿着那条若隐若现的小径,一上一下拐两个弯,竟然到了她工作室背后的那座小山包下面!

前后约三十分钟的时间,但几乎用了他们最快的速度。

“你是怎么确定这条路能通往这栋楼背后的?”王春眠仔细回顾过,他当时带着她在马路上转圈的时候,大抵知道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但却没敢与本次的案件交合起来。

她一直认为极度聪明的人多半都有常人无法理解的思维和做事方式,她当时看一眼只用以包容的心态去对待他的行为,并没有过多询问,也不敢过多询问。

“我说了,验证。”白稹霖轻描淡写地回答。

“那要是……我们走进了荒郊野岭,验证失败怎么办……”毕竟他也不是百分百有把握。

最重要的是,他挑一个同样同样夜黑风高的时间,不嫌瘆得慌。

“回去好好看看地图。”

……

王春眠仔细一回想,工作室那里属于监控盲点,唯一有用的监控因为当晚停电无法使用,后来她看到的黑色人影瞬间消失不见,而在江樾所搜集到的那些监控和访查中都没有发现那个男人的踪迹,现在看来,那个人影极有可能就是从这栋楼的背后逃跑的,背后是山区不设监控又稀无人烟,而绕过捷径还可直接到另一片监控盲点,这足以让他悄悄摸摸且无人察觉地做完很多事。

“那么我看到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从这儿离开的了,他会是凶手吗?”王春眠星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期待。

白稹霖却语气凉薄,在夜晚的温度下更加寒意衬人:“男人?请问王女士如何那么确定,那一定是个男人?”

王春眠经他一问,欲言又止。

她看身形身高,给她的第一直觉应该是个男人没错。

并且,她隐约判断对方穿着卫衣,但是后期想想不合常理,并未到穿卫衣的时间,那么她看错了也是有可能的。

“好奇怪,整个大楼背后都是监控盲点,他却非要多此一举搞个电路故障停电,然后费劲全力地将尸体存放到我工作室,后面一大片荒山野地不方便他抛尸吗?”

王春眠不懂这些作案人的思维。

“显然是你得罪人被盯上了。”他一双透亮的眼睛里滑过瞬间的狡黠。

下一秒,王春眠再看他时,他已如猛牛一般狂奔不止,冲向那栋大楼底下。

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突然的兴奋是何由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