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可惜英雄不救美 第8章 跟随

作者:王阿白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1 08:51:30

白稹霖似乎注意到王春眠瑟瑟发抖的模样,摸了摸自己的外套……也并不厚。

“江队长,如果你很热的话,我建议你把它拿给有需要的人,恰好能产生正外部效应。”白稹霖态度肯定地点点头示意,一双手倨傲地比划着,脸上自然而然还有他职业地温婉一笑,“当然,这取决于你。”

江樾:……

我哪里看起来很热的样子……

若是白稹霖最后不添一句取决于你,他还有理由拒绝,被他那么一说,他要是不热的话,就要显得做人民警察的人没有为人民服务了,况且留下两个姑娘也是他的主意。

“是挺热的,来,王女士请笑纳。”江樾果断脱下自己的外套大衣,径直给王春眠披上。

王春眠沉浸在避风和发呆两个事上面,江樾和白稹霖的对话都是选择性收听,丝毫没有意识到江樾把外套脱了拿给自己,甚至江樾给她披上外套时,她还物理地反抗了一下。

她看了眼江樾,又瞄了眼白稹霖。

“哦,江队长在我们市一向以体察民情著称,对每个人都关怀备至。”白稹霖补充。

……

江樾对着王春眠点点头,没错,正如他所说,我是个关怀备至的人……

江樾:“我常年训练,外套你穿着吧。”

王春眠看一眼站立如松的白稹霖,又看了眼迈着宽大步子的江樾,气氛微微奇怪,她继续:“呃……所以,人影有线索吗”

“我们查过监控记录,也在周围寻访了其他群众,甚至你的好朋友好助理滚滚,都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影,我们怀疑是你……眼花了。”江樾委婉道。

“我猜我接下来说的你都还没开始着手,分配几个任务:第一,把监控记录的时间范围扩大;第二,当晚停电的那栋楼全部再仔仔细细彻查;第三,再仔细检查工作室的门锁是否有被换或者毁坏的痕迹;第四,把你们原本否认的想法再去验证一遍。”白稹霖语速飞快的讲完话。

要是一个不注意,就能恰好错过他说的所有重点。

王春眠没预料到,人生竟能有如此别样的体验。她第一次见到警察如此正规正地讨论,竟然是在连路灯都没有的小巷子里,因为‘黑夜救星’的强势停留所带来听觉盛宴,她能看出江樾是个人民好警察,也应该有一套自己的办案思路,不过在‘黑夜救星’的面前,正如同星星碰上月亮,显得不够引人注目。

‘黑夜救星’与第一次见面时那个言辞生涩却礼貌生疏的他相比,礼貌依旧礼貌,谦逊倒不见得,在专业问题上他一直展现出独特的强势和霸道,哪怕他尽量将他的光芒用他自己别具一格的方式去掩盖。

在一件雪中送炭的大衣披上后身体转暖,安分下来的王春眠蹲在墙角看滚滚玩消消乐,没再搭话。

办案是他们的事情,她只适合安安分分做个小老百姓。

“还有,摸清老太太命案发生前后的行踪,以及借走的十几万块钱的去向,我想这些问题应该不需要我来处理。”

白稹霖的嗓子像被天使抚摸过似的,语调微快,沉沉的低音好听极了。

江樾在一旁点点头,以他素来对白稹霖的了解,只管默不作声记下他说的要点,要是多问原由的话,白稹霖教授口若悬河的抨击和‘客观评价’,会让他觉得自己几年的专业知识学习完全白搭。

至此,饶是他心中疑惑尚存,也只等事情完成后静静地总结前因后果。

“那么,我先回去休息了,辛苦。”白稹霖拍了拍江樾的肩膀道。

“都……到这了,要不……”江樾话还没说完。

“我只对作案过程和手法有兴趣,至于动机和线索,抱歉,我认为在江队长的责任范围内,要不然你别当警察好了。”白稹霖露出讪讪一笑。

接着得意的转身走了。

“我……”江樾无处辩解。

白稹霖走了没几步远,威风凛然的步子又退回来,转过半身,神情淡漠地看着江樾:“哦,综合考虑了你们组的办事效率,那栋楼还是我自己去检查吧,另外,如果两天之内还找不出死者借钱的前因后果,那么我认为局长可以考虑提拔新人了,最后,把我的工作证给我。”

江樾撇撇嘴,露出一脸委屈。

接着他伸出手指了指王春眠:“哦,还有你,跟我走。”

王春眠:?

“你是在叫我吗?”王春眠不敢相信地抬起头问。

心里暗暗惊喜又夹杂着紧张。

“我认为是,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只有你说案发当晚有个人影俯在工作室门口。”白稹霖双手抱臂,用着极大的耐心程度来解释这一问题。

“你不用担心的你的朋友,待会儿我叫辆车送她回去。”江樾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将她唯一的疑虑也解决了。

王春眠点点头,轻轻说了声:“好。”

自上次一别,王春眠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果然人这一辈子都是祸福相依的,哪怕工作室无辜卷入命案,但至少又让她再见到他,她心中无论如何是惊喜的,这份呼之欲出的惊喜又因为一个少女的腼腆和矜持而牢牢放在心里。

白稹霖在她前面步伐飞快地走着,王春眠需要加快脚步才能跟上,她不明白,明明已经到了路况良好交通顺畅的地方,他为何丝毫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的打算。

但是这样也很好,她很喜欢这个高个子男人背着手,带着高调的步伐却又神态严肃的背影。

她在不停追随白稹霖的脚步,忽而反应过来江樾的衣服还在她身上穿着,难怪这一阵赶路,她额头上已经冒起了薄薄一层汗。

正在她脑子里想着怎么不用特意跑一趟又能把衣服还给江樾的时候,顿觉眼前一黑,她径直地撞在了白稹霖的后背上。

……

白稹霖转过身。

“呃……不好意思,走神了。”王春眠揉揉自己的额头,哪怕他穿的并不算少,坚挺的背梁依旧能让人磕的格外生疼。

她没抬头,等着白稹霖口若悬河的‘兴师问罪’,她大概能想出他的台词:我不否认你在细节方面的观察能力还算突出,但并不能抵消你走路时发呆的愚蠢行为。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不免有些开心,好歹前半句是肯定她的。

而此时的白稹霖只是神态认真地,仿佛面前的王春眠只是个寻常的障碍物,将她扒到一边,拿着手机往她身后的方向拍了几张照。

……

王春眠扶额,双手搓了搓脸,你在期待什么?还是你有受虐倾向?

“你这是要?”王春眠恢复常态。

看着眼前约莫一八六的男人姿势奇怪地朝各个方向拍照,盯着手机,嘴角微微勾起,像是某种戏谑地嘲讽,若是第一次跟他见面是这种情形的话,王春眠敢发誓,别说跟他同住一宿,连跟他多待一会儿都不愿意,他现在看起来神经又怪异,绝对是那种长相妖孽却不敢靠近的男人。

接着白稹霖又翻出高德地图,在界面上左右滑动过后关闭了界面,他在寻找一条捷径,没错,去他们工作室的捷径。

“证实。”男人淡淡地说了一句。

“证实什么?”王春眠好奇。

难怪他丝毫没有打车的意向,并带着王春眠持续在这一带循环转圈,一个多小时过去,也难怪她都冒出一层薄汗了……

白稹霖拿着手机,姿势老套地背在身后,近三十公分的身高差距使白稹霖不得不低头侧目:“王女士,我认为您先前的把握有度和适当安静是我尤为欣赏的地方。”

……

说她多话用得着这么委婉吗……

王春眠却偏偏生出了叛逆似的:“你是警察吗?”

“挂了个闲职。”白稹霖轻描淡写地回答,双眼直瞪瞪地继续看着手机,将图片放大又缩小,缩小又放大地反复推敲。

“你跟江队长是好朋友?”王春眠又问。

“噢,算是吧,局长让我带带他。”

……

噗嗤。

王春眠低着头偷偷勾唇一笑,咋舌不已。

他是如何做到此种程度的不动声色和风轻云淡的自然神态?

“哦……”王春眠干涩地喉咙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先生你确定不考虑打个车什么的吗,过了这里可能打不到车了,我们……”王春眠看着神情木然又恍若一切了然于心的白稹霖,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白稹霖对自己的决策正确性产生了巨大怀疑,啧,她怎么越来越多话了……

还能指望提供线索、帮上忙吗?

白稹霖懒得计较,先将高德地图上的路径仔仔细细对比了一番,地图上的路大多只显示主干道,而一些偏僻的捷径小道通常都会被忽略,这使得很多依靠地图步行在城市里的人走了不少冤枉路。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打车。”白稹霖淡漠开口,“也许王女士可以了解一下,近几年无论是打车还是拼车,各类案件数目不在少数,专挑类似王女士……”白稹霖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这种相貌出众且细皮嫩肉,纯良无知又极好哄骗的娇娇少女。”

王春眠:……emmmmm

这该死的淡薄的语气,算夸奖吗?

除了相貌出众她倒是可以承认承认,其他的就算了吧。

“如果现在是我一个人,我并不会觉得走路比打车安全……”王春眠小声嘀咕。

她与他说话时不自觉带着紧张情绪,此时她在他身后持续保持着一两米的距离,任由着内在的倔强,在心里与白稹霖暗暗较劲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