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简单透过狭小的窗户往外瞧已经天黑了,他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见简单记了起来,那边人似乎松了口气:“是这样的,我的手机和钱包掉了,联系不到其他人,包里只有你的名片,能不能麻烦你来机场接接我?”

简单回头看了眼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已经一点了,她有些犹豫,抿了抿唇问道:“那边接你的人也没有碰见吗?”

按照简单的了解,艺人下飞机之前都应该安排助理来接的。

男人继续说:“没有遇见,没关系,我自己再等等吧。”

电话那边传几声压抑的咳嗽声,让简单心里产生了一丝的愧疚,他如果不是找不到人,也不会给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打电话吧。

“你在哪里?”

半个多小时之后,简单坐着出租车终于赶到了机场,一下车就被这深夜的风吹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真的有点冷啊。

“师傅,你在这里等等我。”

和司机说好之后,简单快步往机场里走,可是走了几步,又猛地缩了回来,朝着某一处直直走了过去,最后停留在某个角落处。

那人蹲在挨着玻璃的墙上,双手环抱膝盖,脑袋也跟着埋进去,似乎在避风。

简单快速的扫视一番,黑色的羽绒服,茶色毛领,银白色的行李箱,嗯,没错了。

确认身份后简单蹲下,试探性的叫喊了声:“尚亦泽?”

原本快要睡着的尚亦泽,听见有人叫他,一抬头,大半张脸陷进了帽檐里,似乎觉得帽子挡住了视线,脑袋往后一仰,帽子成功脱落,露出好看的五官。

见到来人后,原本有些朦胧的眼神突然有了光:“嗯?你来啦?”

他的声音有些哑,身子被冻得有些发抖,简单心里咯噔一下,赶忙把放羽绒服包里捂着的热饮塞进他冻得僵硬的手里。

手冷成这样,他在外面等了自己很久吧。

简单忍不住责备道:“你怎么在这里等我,这外面很冷的,也不知道去里面坐着。”

尚亦泽猛地摇摇头,一双好看的眸子里带着慌乱,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怕我在里面你找不到我,而且我不冷,一点也不冷。”

话音刚落,一个喷嚏声很不给面子的从他嘴里跑了出来,把简单逗乐了。

这孩子是低估了自己的长相吗?长成这样,想不看见都难。

计程车司机见她两在那磨磨唧唧,探出脑袋吼了一嗓子:“小姐,你还走不走啊?”

“走!”

简单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站起来帮他拿上行李:“我们走吧。”

尚亦泽点头:“好。”

简单把行李放进了计程车,一扭头,才发现他还是蹲在原地没动,又退了回去,以为他不舒服,语气带着关心:“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尚亦泽摇头,听见简单的话,头垂得更低了,耳朵上泛起了点点红晕,不敢看着她,小声的嘟囔着:“我腿麻了,起不来。”

这人畜无害的奶狗模样,简单忍不住噗嗤一笑,大方地将自己的手伸到了他跟前:“来,我扶你。”

尚亦泽抬头,看着她嘴角柔和的笑意,和记忆中的某一刻重叠,那时候她也是这样,冲自己伸出了手。

“好。”

他站起来的那刻,简单才猛然间觉得,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他蹲着的时候简单没觉得,可是一站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缩小。

近的简单的脸都快蹭到他的胸膛了,从他散发出薄荷的味道,很清新。

或许是那杯热饮起了作用,他的掌心很暖,暖的简单呼吸连带着整颗心都被融化了一样,惹得她不由得挣扎了几下。

她的手很小,指尖还在着薄茧,划过尚亦泽手心,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简单白皙的脸上飘过红晕:“我......我们走吧。”

此刻简单在心里一个劲的鄙视自己没出息,真是的,你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对着一个小屁孩犯花痴,简单你是傻了吗?

自顾自陷入自己心里碎碎念的简单,自然没留意到身边某只奶狗咧嘴悄悄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上车后,司机扭头问她:“小姐去哪?”

简单愣了愣,才想起不知道他家在哪,扭头对坐在身边的男人问道:“你家在哪,我先送你回去。”

尚亦泽摇头:“先送你回去吧,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等会我可以自己回去。”

简单听见他这么说,又询问了他的地址,发现离自己的公寓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就没再坚持。

“麻烦你了师傅。”

车辆启动了,简单靠在椅背上百般无聊的数着外面的车灯,数着数着,眼皮合上的频率开始加快了。

她掩嘴打了呵欠,瞪大疲软的双眼,抬眸扫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

时间还早,怎么就困了。

工作三年每天都是黑白颠倒的,简单到没觉得有多难熬,怎么住了一个月的院,自己连凌晨三点都熬不过去了。

尚亦泽看出了她的疲态,贴心的提议:“这里离公寓的距离还有将近一个小时,你可以先休息一下。”

简单摇头,摸出手机,准备看文章提提神:“不用了。”

不是她不想闭眼,是因为经验告诉她,如果现在闭了眼睛,等会醒的时候会更疲惫。

“哦......”

几分钟后,尚亦泽悄悄扭头,看向自己身旁的女人。

女人半眯着眼,整张小脸陷进了围巾里,头不住下低,眼皮也不由自主的合上,脑袋一碰到物体,又立马抬起来。

周而复始几次后,女人头一歪,靠在车窗上不再动弹,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尚亦泽被她的动作逗笑,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音响里缓缓流淌出的柔情老歌传入耳低,映衬着黑夜里又有一种别样的滋味。

司机开到了目的地后,一扭头就见到车上的两个客人都睡得昏天黑地的,咳嗽了几声。

“小姐,到了。”

简单听见声音从梦里悠悠转醒,皱了皱眉,强迫自己从梦里醒来,伸手捏了酸痛的脖子,语气还有些懵。

“啊,好,多少钱?”

“260。”

简单应了声,大脑指挥右手去拿钱时,触碰到了一片柔滑的肌肤,心一惊,扭头只见尚亦泽背对着车窗,睡得正熟。

简单做化妆师五年了,还是第一次觉得男生的脸可以长得这么好看,他的五官精致的不像是人类该有的比例,却又不会给人距离感,让人越看越忍不住想要靠近尤其是现在。

车厢内暖色的灯光照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像是染了橙汁的牛奶一样,让人想上去狠狠地蹂躏。

简单又看了一会,没舍得叫醒他,想了想自己包里仅剩的300块,一狠心,扭头同司机商量:“师傅,这样吧,麻烦你把他安全送到家,我多给你40。”

也不知道这笔钱给不给报销......

司机一听,那地方离这也就十几分钟,还同他回家顺路,没有半点的不乐意了。

“好,小姐你放心。”

简单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在上面写下几句话,放在他身上后,起身轻手轻脚的走下车,关上门。

车子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简单伸手裹紧大衣,快步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