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66 再次火热“取悦”他  (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66 再次火热“取悦”他  (1)

    章节名:066鸳梦里沦沉

    安宁静谧的夜晚,皓月当空,像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碧澄澄的地毯上,透过云尘散发出她皎洁纯净的柔光。数不尽的繁星,好比熠熠放光的钻石,它们有些疏散各方,有些密集成一簇,把整个天空装饰得异常灿烂和壮观。

    一会,疲倦的月亮躲进了云层休息,繁星也忽然变得暗淡不少,热闹繁华的天空陡然安静了下来,整个空间趋向朦胧,带出一种如梦似幻。

    多亏了善解人意的紫晴,自己才得以享受这份安宁和美好,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忧伤烦恼之事。看着这样的画面,自己的心灵似乎被净化了,整个人感到很轻松、很轻松。

    自小跟随娘亲四处流浪,尝尽人情冷暖,各种丑恶的嘴脸皆见过,能留在记忆里的没几个。

    犹记得,有次与娘亲去到一个名叫芙蓉镇的地方,见到一个小孩子很可爱,自己便忍不住主动逗他玩,结果却遭到对方的拒绝,他说,他娘交代别和坏女人在一起,因为坏女人会抢走他的爹爹,最后他会没有爹爹。

    才四、五岁大的孩童,口中竟会说出这样的话语,那双干净无邪的眼眸里充满了厌恶和敌视,他的娘亲,到底给了他怎样的教育?

    难道,所有长得好看的孤寡母女都是坏人?是会抢走她们的男人的狐狸精?

    自己悲伤之余,并没将此事告诉娘亲,往后去到别的地方,接到各种类似的目光后,开始慢慢习惯,最后变得麻木。

    所以,当谢心怡对自己示好时,自己着着实实地感动了,相处一年,交谈的话语并非很多,也不是很深入,但不可否认,很多画面都植入了自己的脑海,以至明知她不安好心,自己也无法对她做到决然和完全的冷漠,只因残留心底的那份感动。

    蓝子轩的出现,更是令自己深深悸动,和他交谈、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一次,留给自己的皆非常深刻,深刻到,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还有紫晴,得知她是皇帝派来监视自己的人之后,自己非但没有排斥,反而继续与她交好,也因此渐渐发展成了一种亦主亦友的关系。

    前阵子,古煊曾经笑言,说自己很会俘虏人心,非但把他的心魂给勾了,连紫晴丫头也被自己收服了,在紫晴眼中,自己比他这个正牌主子还重要。

    他的话,是真?还是假?说那话的时候,真正的心思又是如何?

    帝心难测,一直知道他是个不能惹的男人,知道自己不该去碰情爱,可惜,自己终究心不由己地陷入了,且沉沦得不可自拔。

    他们,皆是自己生命里的过客,占着一定的地位,待自己离开这儿之后,有谁还会继续留在自己的脑海?又是谁,会被深埋在自己的灵魂深处?

    “你又不听话了!”蓦然,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将冷君柔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她这才发觉,自己的脸湿湿的,黏黏的,他的手指,正放在自己的面颊上。

    听说,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时候并没有眼泪,眼泪永远都是留在故事的结尾,流于一切结束的时候。

    这是否说明,故事已经到了尾声,一切,真的结束了?

    结实的指腹继续轻柔地拭擦着她脸上的泪珠,怜惜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悲痛,稍后,高大的身躯也在这软榻坐下,他再一次问出,“怎么无端端哭了?又在想你娘了?”

    他记得,有一次她在哭,自己于是问她,她说因为想念娘亲。

    冷君柔怔了怔,颌首,同时,停止了流泪。

    “那能否告诉朕,你和你娘以前的一些事?”他已经抹掉她脸上的泪痕,改为拥住她单薄的香肩。

    冷君柔霎时又是一愣,随即淡淡地婉拒了,“没什么特别的,皇上不会感兴趣的。”

    “假如朕说朕很感兴趣,而且,非常想听呢?”古煊又是马上道。

    曾经好几次,他试着问她关于过去,但她要么就是欲言又止、要么是躲躲闪闪,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用直接走开来拒绝。

    看着她下了软榻而慢慢走向大床的倩影,他既懊恼、又无奈,自己是她的夫君,且自己都已经这样对她了,她因何还是不能对自己敞开心扉?!

    浓眉皱得几乎化不开,他满腹懊丧和憋闷,修长的脚也开始重新下地,跟着走了过去,她则已经在床躺下,侧身朝里。

    他也上床,躺在她的旁边,搂住她,低头吻在她光洁的颈背上。

    冷君柔自是颤抖连连,可她极力忍着,压制着不想身体随之反应,然而她哪里是他的对手,而且,接下来,他还邪恶至极。

    不出所料,他真的迷上了!

    内心很是羞愤,俨如决堤了的洪水从心底冲上脑门,使她简直要崩溃,可冷君柔楚明白,自己不能拒绝,自己没得选择,假如自己控制不住这股羞愤,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自己好不容易才走出第一步,就此半途而废的话,那之前所有的心血、还有所受的耻辱,更是白白葬送掉。

    所以,冷君柔,你一定要坚持,一定要!不管多么委屈、多么难堪、不管内心是多们的羞愤,你都得忍住!一切,已经回不了头了!

    “皇上,良妃娘娘派人来说,良妃娘娘肚子忽然绞痛,情况……情况甚是严重,希望皇上过去瞧瞧。”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林公公诚惶诚恐的禀告声。

    林公公明白冷若甄对朝堂的影响,即便清楚房内的古煊与冷君柔不适合打扰,但还是尽忠尽责地冒着危险给予禀告。

    林公公话音刚落,床上的两人皆起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古煊略作沉吟,作势起身。

    冷君柔见状,迅速爬过来,及时堵在他的面前,照他刚才的引导行动起来。

    古煊先是一愣,随即薄唇一扬,特别是被她那笨拙又焦急的动作惹得直想发笑。

    其实,他起身,是想走到门口告诉林公公,说自己没空,良妃有病就找太医,一个太医治不了,就找多几个,甚至乎,太医院全部的太医都可以请去,但是,他不会去。

    想不到这丫头,竟会出其不意地做出挽留,他可以当成她是在吃醋吗?呵呵,他的小宝贝,小野猫,也会吃醋呢,而且,是为他吃醋。

    “林公公,朕没空,你自己看着办!”提高声音对外应了一句,古煊重新躺回床上,闭眼享受她的主动。

    一切动作还是那么的生嫩,却能挑出他的火,一场水乳共融的欢爱水到渠成。

    他搂着她,粗气喘喘,撩开她被香汗沁湿了而贴在额头上的发丝,性感的薄唇落下了一个深吻,情潮未退的沙哑嗓音透着宠溺和怜爱,一时意兴地做出一个承诺,“柔儿,你今晚太乖太听话了,朕准备给你一个赏赐,来,告诉朕,你想要什么,朕都会无条件地满足。”

    冷君柔本是一脸呆然,迷惘的眼神隐约有点儿呆滞,望着天花板,满脑都是混乱的思绪,心,在刺刺的痛着。

    此刻,忽然听闻此言,她心头猛地一颤,不禁回过头来,直望着他,迟疑地道,“皇上真的会无条件满足?”

    “君无戏言!”古煊的手指,在她鼻尖轻轻一刮。

    冷君柔不自在地扭了扭头,稍会,便也发出要求,“子轩他最近好吗?臣妾想见见他。”

    古煊一听,剑眉蹙起,笑容也从俊颜消失,他之所以说无条件答应,是认为她提出的条件都是自己愿意满足的,他万万想不到,她对蓝子轩那家伙还念念不忘!

    “皇上不想答应?可皇上刚刚不是说君无戏言吗?又或者,皇上习惯了玩弄人?”冷君柔语气开始变得有点儿悲愤,很明显,她想起了他曾经的不守承诺。

    古煊也听出来了,即便心里再不情愿,却也只能答允,上一次伤她的心,实属无奈,如今好不容易重获芳心,他可不希望自个断送,假如让她见见蓝子轩那家伙就能不再介怀上次的事,那么,他愿意!

    不过,冷君柔似乎要“得寸进尺”,“臣妾想单独和子轩谈谈,不希望皇上在旁。”

    “不行!”古煊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瞬时,冷君柔翻过身,背对着他。

    古煊也快速侧目,看着她决然的背影,那股该死的陌生感又一次爬上心头,自己和她明明很近,近得他几乎听到她的呼吸声,可他竟然感到,两人的中间横跨着一道极大的沟堑。

    心里在不停地低咒,可他最终还是妥协了,他把她的身子轻轻扳了过来,先是对她那淡然的容颜注视了片刻,最后无奈地答允出来,“好,都依你。”

    冷君柔清眸一晃,便也顺势躺回到他的胸前,脸贴着他宽阔结实的胸膛,再一次听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声,脑海回想起自己刚才那不顾羞耻的付出,眼角那,悄然滑下了两滴清泪。

    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一场无法克制、心不由己的梦,陷入其中的时候,是那么的美好与美妙,让人不想出来,然而到了回归现实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残酷。

    所以,睡吧,冷君柔,赶紧睡吧,睡着了,就可以脱离现实,可以摆脱痛苦。

    想罢,她就迫不及待地闭上眼,努力地让自己入睡,加上刚才那场欢爱本就几乎耗尽了她的全部力气,不需多久,她终也缓缓进入了梦乡。

    古煊却仍毫无睡意,身体略微往后,低头凝望着她熟睡的容颜,幽邃的眸瞳不觉更深更沉。

    柔儿,你是朕的女人,本不该与别的男人有接触,可那蓝子轩说,朕无权干涉你的交友,好吧,假如这样能令你快乐,朕甘愿破例迁就你,不过,你也要顾忌朕的感受,心中只能有自己,对子轩真的只是朋友之情,明白吗?别辜负朕的一片真心,知道吗?

    这几天,她似乎变了,具体变成怎样,自己又说不出。她的主动、她的热情,让自己很高兴、很快乐,但不知因何缘故,自己总觉得有点儿不现实,好像是一场梦,一场非常美好的梦,一旦梦醒了,什么都会消失,剩下的,只有痛苦的回味和遗憾。

    古语有曰,乐极生悲。莫非自己正是这样一种情况?可一生当中,令自己“乐”的事情又何其之多!

    (本章未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66 再次火热“取悦”他  (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66 再次火热“取悦”他  (1)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