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65 同床异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65 同床异梦

    章节名:065最熟悉的陌生人

    是吗?原因真的这么简单?冷君柔心中疑云顿时更甚,但也不说什么,暂且把玉收起,再次道谢,碰巧打了一个呵欠。

    冷若甄见状,迟疑道,“柔婕妤似乎很累的样子,昨晚睡得不好么?”

    “娘娘昨晚在养心殿留宿,皇上今天早上才亲自送娘娘回来的。”紫晴又是快人一步,代冷君柔回答了出来,语气轻快,不排除有炫耀示威的意味。

    昨天在御花园的事,紫晴丫头可是一直记着,故现在她要替冷君柔讨回一个公道。

    果然,冷若甄俏脸瑟了一瑟,但只是一瞬间,便又笑靥逐开,“后宫传闻说皇上极宠柔婕妤,看来这话不假。好吧,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去休息吧。”

    “呃,等等!”冷君柔忽然喊住她,还吩咐紫晴去倒茶,视线再回到冷若甄的身上时,樱唇微扯,“良妃既然来了,不妨先坐坐,喝杯茶再走,就当做是本宫对你的答谢。”

    说罢,自行后退几步,在宽大的软椅内坐下,且打手势召唤冷若甄。

    冷若甄稍作思忖,便也不拒绝,刚坐下之后,紫晴正好把茶端来了。

    对于冷君柔破例主动留下冷若甄,紫晴心里很不解、也不赞同,可她并没表露出来,她知道冷君柔这样做一定有其原因,因此,她暂时能做的便是,恭恭敬敬地给冷若甄献上热茶。

    冷若甄轻轻啜了几口,开始和冷君柔闲聊,那热乎的态度,仿佛两人是结识多时的姐妹,“怀孕是不是很吃力,做什么都不方便?不过也没关系,能为皇上孕育龙子,那是何等的荣誉,即便再辛苦也值得。”

    冷君柔也喝了一口茉莉花茶,润了润樱唇,饱含深意地道出,“依照皇上对良妃的宠爱,加上冷家堡和朝廷的关系,良妃获得此等‘殊荣’是迟早的事。”

    说罢,不顾冷若甄的怔然,她继续往下说,尽量维持嗓音的淡定和平稳,“听皇上说,良妃进宫是冷家堡和朝廷联盟的一个附加条件,可见冷堡主对良妃疼爱有加、且期望甚高。”

    冷若甄又是一阵沉吟后,微笑着应出,“爹爹深爱娘亲,对本宫和小妹也爱屋及乌,从不让人欺负我们几个!”后面半句话,她不着痕迹地加重了语气。

    轮到冷君柔怔愣,心潮起伏不已,费了好大劲头,总算压住心中那股急骤的悲愤,“良妃真是幸福。”

    冷若甄盈盈一笑,“天下间的父母,哪个不疼爱他们的子女,柔婕妤性情温柔善良,长相美丽,必定自小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冷君柔迅速应出,她还是做不到克制心中的愤恨,嗓音开始出现些许抖动。

    冷若甄双眼微瞠,随即露出歉意,“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对了,你好像也姓冷,不知你爹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爹认识他?”

    “我跟我娘的姓。”冷君柔又是应得很快。

    “那你娘应该很疼你吧。”

    “当然,我娘是天底下最温柔、最善良、最美丽的女子,也是最伟大的母亲!”一说起母亲,冷君柔像个小孩子一样,连该有的防备也暂且松懈,渐渐地,神色还变得暗淡了下来,语气转为不忿和悲愤,“可惜老天爷不公平,好人没有好报,该死的人却快乐逍遥地活着!”

    看着她忽然变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冷若甄瞳孔一缩,稍后,突然安慰出声,“柔婕妤得到皇上的盛宠,这大概是老天爷对你的补偿,也是你娘在天之灵保佑。所以,柔婕妤不必感到任何不公。”

    冷君柔已从悲痛中出来,面容恢复了淡然,没有接话。

    接下来,冷若甄继续一副好心地安抚,冷君柔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微笑,依然半声不吭,冷若甄渐渐便觉自讨无趣,辞别离去。

    紫晴扶冷君柔回房,边替冷君柔解衣,边问出心中的疑惑,“婕妤,您为什么要主动留下那个良妃,您以前都不是这样的,难道您很喜欢那个良妃?”

    冷君柔抿着唇,看着忿忿不平的她,反问道,“看来紫晴不喜欢她?”

    紫晴顿了顿,如实地点头,在冷君柔面前,她毫无隐瞒,今天也如此,“我总觉得她不像外表那么简单,她刚进宫几天就来拜访您,还给我们这些宫奴分派礼物,很难让人不怀疑她的用心。紫晴认为,婕妤对她得堤防一下!”

    冷君柔粲齿,抬手轻轻摸了一下紫晴的头顶,带着感激的语气答应了她。

    紫晴这才放心,“婕妤先沐浴吧,我在外面等,婕妤有事就叫我。”

    冷君柔又是微笑地点了点头,在紫晴走出屏风后,她也解掉身上的衣物,小心翼翼地进入浴桶内,让自己整个身体没入干净温暖的清水中。

    芊芊玉手轻轻拨着水面的花瓣,她不禁想起紫晴刚刚说过的话。确实,这个冷若甄的表现,有点儿古怪和异常。

    先前几次见面,彼此交谈不多,或者可以说,简直没有直接的交谈,今天是正式对话,她发现,冷若甄不似开始给人的那种从容大方、贤良温婉的感觉。

    另外,冷若甄似乎对自己的身世很感兴趣,刚才幸亏自己及时从悲伤中出来,不然估计会被她觉察到什么。看来,自己以后得更加隐忍,不能再这么任意了。

    冷君柔皱着细眉,下意识地拿着浴球开始轻刷身体,猛然瞄到遍布身上的一个个印记时,思绪不觉转到昨晚,因为某些画面,心头迅速燃起一阵羞愧。

    昨晚的他,似乎很高兴,她很担心,他以后会不会习惯了,经常叫自己这样侍他。

    其实,只要两人心心相印,就算看起来再羞耻的动作,也会感觉很美好、很甜蜜,可事实上并非如此,他是个骗子,他根本不会真心爱一个人,他的甜言蜜语都是为了让别人取悦他。

    就像昨晚,假如他不是那么快乐,他一定不会对自己那么好吧。今天早上,从养心殿回到这儿的途中,他表现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还对自己说出类似承诺与誓言的话语,不也还是因为自己昨晚那样对他!

    所以,自己千万不能动摇,务必要按照下定的决心和计划走下去,他无情,自己也不会有爱。而且,只有无情无爱,自己才不会受伤,才不会感到悲痛!

    这个满口谎言的男人,不值得自己托付终身,不配得到自己的爱!

    想罢,冷君柔不由加大手中的力度,用力洗刷,企图磨掉他留给的痕迹。他说,他在自己身上烙印了他的痕迹,自己这辈子都是他的人,永远只能属于他。

    哼,才不是!才不是!

    不管他留下多少痕迹,不管有多深刻,自己都会想办法把它们一一弄掉!

    娇嫩白皙的肌肤已经变得赤红,引起轻微的扯痛,但她毫无知觉,依然拼命地擦着,停下时,转身趴在浴桶边缘,无声痛哭了出来。

    许久,哭泣停止了,她仍维持着那个动作,直至水变凉了也不觉察,最后还是紫晴的出现唤醒她。

    原来,紫晴在外面等了好久都不见她有动静,于是隔着屏风呼喊,依然得不到回应后,唯有惊慌失措地闯进来,不料立即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住。

    “婕妤,您怎么了?婕妤……”紫晴花容变色,使劲拉起冷君柔的两只手臂。

    冷君柔终抬起了泪痕未干的小脸,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眸红红的、肿肿的,她不吭声,只是呆滞地望着紫晴。

    紫晴更加困惑和焦急,扶她离开浴桶,用干净的毛巾包着她的身体,直接送她回到床上,然后撤掉毛巾,改为用棉被裹住她。

    “婕妤,您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有你的眼睛……您哭了?为什么呢?”紫晴蹲在床前,眼中的担忧和疼惜丝毫不减。

    冷君柔望着她,习惯性地抬手,爬到她稚嫩的脸庞上,直想抚平她脸上的愁云,好一会,摇头应出,“我没事,估计刚才太累,就那么睡着了。”

    是吗?这个假如说得通,那为什么眼睛会又红又肿?还有,刚刚尽管只是一瞬间,但自己依然留意到,冷君柔的身体布满了一个个红印,不是欢爱的那种,反而像是,被其他东西所伤。

    “紫晴,我好累,想睡了,你去忙你的吧。”冷君柔再次开口,人已经躺下。

    紫晴尽管疑云重重,却也不继续追问,像往常那样为冷君柔拉好被子,尽量不让空气跑进去,留下几声叮嘱便暂且离去。

    冷君柔躺正身子,视线也从床外收了回来,不知所思地呆望着头顶的幔帐,由于脑子依然昏沉沉的,她很快便进入梦乡。

    一直到中午才醒来,且是被弄醒的,她美目睁开后,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醒了?”他嗓音依然低低的,低得近乎沙哑,俊魅的面容还是那种邪肆暧昧的笑,他不但紧紧抱住她,手也仍在不停游走。

    “我……肚子饿了!”冷君柔怔愣过后,找了一个借口,同时也发现自己的确有点儿饿了。

    古煊大手一停,略作沉吟,便也平声静气地应道,“朕陪你用膳。”

    她饿了,要吃饭,这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刚才尚未完成的事,今晚有一整晚时间可以做。

    薄唇轻扬,他放开她,拿起摆放床前的衣物,一一为她穿上,动作非常小心和细致,整个过程是那么的温馨和安宁。

    为她穿戴整齐后,他并不急着出去,而是蹲在她的脚边,侧脸贴在她隆起的腹部,静静聆听了一阵子,抬正脸庞时,布满柔情的目光紧紧盯着腹尖,用孩童的语气自言自语出来,“皇儿,看到父皇了吗?来,跟父皇打个招呼,叫一声父皇。对了,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折腾你母后,母后怀你很累,晚上还要服侍父皇,精力有限,所以你要乖,不能给母后添烦恼知道吗?等你出来,父皇会好好疼你,不然的话,父皇可要打你小屁屁哦。”

    低沉醇厚的嗓音,配着小孩子气的语调,格外好听和温馨,然而,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感动,或许是,那丝感动被她极力压抑着,如今剩下的只有不屑和厌恶。

    她僵着身体,俯视着假惺惺的他,一股悲哀的感觉自心底透出,美丽的娇唇扯了一扯,噙着一抹冷笑。

    古煊,不管你的戏演得有多好,我再也不会被你骗倒!

    一阵子后,古煊起身,锐敏的眸子捕捉到了她古怪的神情,不由愕了一愕,准备继续探究时,却见她已自个抬脚朝门口走。

    美丽的倩影,还是那么的熟悉,然而为什么,他似乎感到一股陌生?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他闭眼,摇头,再睁开眼时,大步跟了上去,在她准备跨门槛时扶住她,小心翼翼地带着她朝膳厅方向走去……

    另一厢,从冷君柔的寝宫回到自己住处的冷若甄,刚好发现上官素若静候殿内,看那焦急无奈的样子,估计等了很长时间。

    果然,还不待冷若甄靠近,上官素若就已快速迎上,“听说你去了栖鸾宫,你因何主动去找那贱人,你去找她做什么?示好?或者是……示威?那你应该叫上我。”

    冷若甄先是一怔,随即讷讷地应答,语气透着一丝悲凉,“我是去示好的。她现在最得皇上的宠爱,我去拉拉关系,以后也好相见呀。”

    “什么拉拉关系,你用得着跟她拉关系吗?单凭姑父和朝廷的关系,皇上必定对你特殊看待,皇上前三天连续夜宿你这儿,更证明你本身也吸引了皇上。”上官素若已经气急败坏地打断。

    冷若甄不语,眸光晃动。

    “不错,皇上昨晚又宠幸了那贱人,但听说是那贱人主动送上门的,她有孕在身,皇上要她也是看在皇嗣的份上,不想她因伤心生气而引起皇嗣的不良发育,绝非迷恋她的身体。”上官素若虽无法从戒备深严的养心殿打探消息,但她可以从敬事房入手,自从冷君柔被封妃后,每次被宠幸的情况也正规录入敬事房的记录。

    她越想越不忿,不由得更加横眉怒目,“那贱人如今身怀六甲,身材臃肿,奇丑无比,我们看了都倒尽胃口,何况是皇上,所以,只有你才能真正吸引皇上。来,听表姐的话,今晚换上那件薄薄的透明装,想个办法把皇上请来,本宫就不信那贱人还能怎样!”

    “没用的,表姐,别说了!”猛地,冷若甄出声打断。

    她一向温温柔柔、细声细气的,如今这么一吼,倒是把上官素若给震住了。

    “其实,皇上过来我这儿的那三个晚上,并没有……并没有宠幸我,我……还是处子之身!”冷若甄结结巴巴,总算说出心中的悲酸。是的,自己无论哪方面都比那冷君柔好,可恨那皇帝有眼无珠,宁愿要一个身材臃肿的孕妇也不要自己。

    霎时间,上官素若更加目瞪口呆,好一会过后,才难以置信地嚷,“怎么可能!那皇上整夜都在做什么?”

    她理所当然的认为,那三个夜晚冷若甄已被皇帝临幸,加上是自己人,因此并没想过从敬事房查问消息,谁知道……事情的真相是如此残酷,别说冷若甄本人,就连她这个当表姐的,也接受不了。

    “皇上每天晚上都是亥时(九点钟)才来,自个脱衣,自个躺下,对我说了声他累了,叫我也早点休息,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想起那充满着无尽心酸和耻辱的夜晚,冷若甄悲愤又难堪。

    上官素若则继续被震慑,天……这是什么意思!皇上是不是疯了?放着佳人寂寞在旁,竟然当个柳下惠?

    “一定是那贱人,我们早就讨论过,那贱人肯定是狐狸精附体,用媚术迷住了皇上,否则,皇上不会这么失常的。”上官素若气得浑身发抖,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一定是她,一定是这贱人,说不定她肚子里装的是只小狐狸……”

    冷若甄依然满面伤悲,“那我们该怎么办?表姐,您不是说不能让她当皇后的吗?照这样下去,皇后的位子,非她莫属了!”

    “非她莫属?哼,不可能!她想当皇后?得先从我身上踩过去!一个下贱之人,凭什么能获得尊贵的身份,不管她是否有媚术,不管她是狐狸精还是蜘蛛精,我都不会让她奸计得逞的,有我在的一天,这贱人休想!”上官素若几乎撕心裂肺,假如冷君柔此刻在她面前,说不定会被她碎尸万段。

    冷若甄则已静默下来,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几乎发疯了的上官素若,她那充满伤悲和羞愤的眼眸底下,悄然涌起一股异样的神色,似是得逞,似是凶狠,又似是阴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65 同床异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65 同床异梦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