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63 委屈求全,主动献身(补齐) (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63 委屈求全,主动献身(补齐) (2)

    所以,和冷家堡的联盟一直都在筹备进程中,如今,正式落实。至于冷若甄被纳为妃,只是一个意外,是冷睿渊外加的一个条件。

    冷睿渊的主意,自己又岂会不明白,不过,就算让冷若甄进宫,也不代表什么,自己堂堂一国之君,绝不会被任何人牵着鼻子走,皇后的人选,只能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储君,也只能是自己和她的爱情结晶能胜任!

    自己千算万算,就是算不准,那丫头反应会如此强烈。

    她与冷睿渊到底是何关系?不,应该是说,她的娘亲——冷燕芝,到底是冷睿渊的什么人?本家?兄妹?堂妹?

    其实,早在那丫头上次对冷睿渊的古怪行为开始,自己有想过直接找冷睿渊谈谈,从冷睿渊那边入手弄个明白,但思前想后,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看来这事得好好调查一番,自己虽然放了狠话,但想要心里彻底踏实,必须解开那丫头的心结,否则,自己休想有好日子过。

    另外,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做?要不要放下身段去哄哄她,可是,凭她那倔强固执的个性,会受吗?

    自己前几天才感叹人生的美好,想不到这美好竟是如此短暂,老天爷呀,你就不能给朕多几天快活的日子吗?朕每天日理万机,不辞劳苦地为民效劳,你老人家难道就不该给朕犒赏吗?

    高大的身躯已在柔软的被褥躺下,古煊皱着眉头,不知所思地瞪着头顶的一片明黄,俊美如斯的面庞露出了少见的苦恼和沮丧之色……

    ——

    三天过后,冷若甄正式被册封为良妃,赐住瑶华宫。

    后宫那些女人见风使舵,开始纷纷蜂拥而去。

    相较之下,冷君柔居住的宫殿也就清冷了许多。

    对此,冷君柔求之不得,反正她本就不擅长应酬,如今更是落得一身轻。可实际上,内心并没有想象中的舒坦,反而愈加悲痛和哀伤。

    紫晴明白她心里的苦,忧愁之余,只能不断劝慰和开解。

    冷君柔则一直在强装欢颜,见今天又下雪了,她忽然主动提出出去走走。

    最近,她喜欢上了下雪天,看着那白皑皑的四周,看着那自由飞扬的雪花,她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纯白的、宁静的、没有任何烦恼的世界,感觉自己就是其中的一片雪花,虽然渺小,却很自由,没有拘束。

    她还喜欢,在雪中赏梅,静静地,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白梅次第开放,傲然挺立,那朵朵花蕊一点嫩黄,在冰雪世界中显得分外夺目和绚烂。

    由于今天的雪一直在下,御花园的小径上,即便已经清扫过,但还是积了一层不薄的雪堆,冷君柔穿着小羊皮靴,踩在松松软软的积雪上,就如同踏着厚厚的锦毯,很是舒适。

    “婕妤,您冷不冷?”紫晴忽然问,尽管出来之前她已给冷君柔穿了保暖内衫和厚厚的宫装,还外加一件羊毛披风,可她依然很担心,毕竟,现在要照顾的不仅是冷君柔,还有矜贵无比的小皇子。

    “没事儿。”冷君柔用安抚的语气叫她放心,清眸依旧牢牢盯着前面的梅树。

    紫晴便也不再吭声,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则是侧目注视着冷君柔。

    苍白冷漠的脸,散漫呆滞的眼神,冷漠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表情,如同灵魂出窍了似的。绝美脱俗的她,就像一朵娇艳的梅花,在冰天雪地中挺立,柔弱的,孤傲的,坚定的,倔强的。不折腰,不低头,纵然瑟瑟发抖。

    自己进宫将近6年,耳濡目染,见闻过不少得宠的妃子是何等嚣张跋扈和仗势欺人;还有那些不得宠的是如何自哀自怜、妄自菲薄甚至将心中忿怒发泄在下人身上。

    唯独眼前这名看似平凡实则奇异的女子,荣辱不惊,荣获极宠之时,她依然温婉流转,善良宽容;备受冷落之时,则独自承受,用淡然的微笑来抚平内心的伤口。

    所以,这样一个主子,叫自己如何不拥戴,如何不怜惜和爱护!

    主仆两人就这样各有所思地静立,但不久过后,这份安宁还是被一个熟悉又可恶的嗓音打破了。

    一听那冷嘲热讽,紫晴已经蹙起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冷君柔则依然一脸淡定,似乎并没有受到干扰。

    “这皇宫明明很大,怎么老是碰到一些不想碰的人呢!”比苍蝇还让人憎恶的嗓音已经变得非常清晰,伴随一阵浓郁的胭脂味,红红绿绿的,几个人影陆续靠近。

    为首的上官素若,又是与冷君柔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眼带鄙夷和狠毒,叱喝出声,“柔婕妤,就算你得到皇上特许,见到本宫和良妃即便不行礼问安,也该看一眼或打声招呼吧?”

    “所以说,下等人就是下等人,连基本的宫归都学不懂,真是丢尽我们的脸!”经常跟在淑妃身边的某一嫔妃立刻跟着辱骂,她之所以这么大胆,无非是仗着淑妃的势力,同时看准冷君柔不会对她怎样。

    “柔婕妤,最近一切安好?”猛地,另一个声音飘到冷君柔的耳际。不同于刚刚那些黄牛叫更和杀猪不死,这道婉约润和的嗓音仿佛雪地里的一股暖流,让人寒冷的心,顿时温和了不少。

    或许是想看看她吧,冷君柔视线从梅树那收了回来,转向左边那个一身正红色宫装打扮的影子。一头青丝梳成云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映得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小嘴樱红,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了几分诱人的风情。

    这样的冷若甄,和自己以往见到的,已经迥然不同。

    “怎样,看着良妃这般打扮,是不是很羡慕,心里很忿然?那也是,某人还以为母凭子贵,能靠腹中胎儿谋取个四妃之位呢,殊不知最后却是一场欢喜一场空。”上官素若那可恶如旧的声音又响起了。

    “还不是,良妃姐姐天生丽质,出身又那么好,难怪皇上这几天都夜宿瑶华宫。”刚才那名爪牙嫔妃也再次跟着道,还不知羞耻地直接问冷若甄,语气难掩羡慕,“良妃姐姐,您是否也觉得皇上很温柔,很骁勇呢?”

    冷若甄先是一怔,随即俏脸发红,眸间飞速闪过一丝落寞和怅然,并没有发出回应。

    上官素若则继续发挥她的嘲讽功力,对冷君柔隆起的腹部露出不屑的斜视,“照皇上这般宠爱甄表妹,甄表妹很快便会身怀龙种,你这个,注定是个陪衬品,是个贱货!”

    紫晴已经气得几乎要爆发,她咬着牙,恨恨地瞪着淑妃,正欲发作出来时,忽被冷君柔阻止,且二话不说地带着她走开。

    身后,自然还是那种得意讽刺的嘲笑声……

    回到寝宫后,冷君柔一直躲在房里,直至晚膳时,突然叫紫晴替她另外准备一盅冰糖炖燕窝糖水。

    紫晴先是愕了愕,随即惊喜问出,“娘娘要去找皇上?”

    冷君柔面色一怔,不语。

    紫晴则继续雀跃和欢欣,“我还想着如何说服您这样做呢,想不到您也想通了。不错,为了您,为了小皇子,婕妤务必要把皇上抢回来,紫晴坚信,皇上最喜爱的还是婕妤,太子的人选也非小皇子莫属的!”

    冷君柔仍不吭声,默默吃着饭,紫晴呆了一会儿后,便先出去,命人准备糖水。

    吃完饭后,冷君柔稍作休息,待宫女把热水准备好了,她随意沐浴一番,换上一袭淡紫色的薄纱衣裙,由于屋里点着暖炉,故她没感觉到冷。

    大约半个时辰后,紫晴把已经炖好的燕窝带来,给冷君柔加上一件拖地长袍,随即护送冷君柔坐轿前往养心殿。

    抵达后,她又先行离开,让冷君柔一个人进去,她知道,今晚冷君柔必定是在这儿过夜。

    明明是很轻的一盅甜汤,冷君柔却感觉提着千斤重的物件;从正殿过去御书房的路程明明很短,她却感觉走了很久很久。

    守在御书房门口的林公公,见她忽然出现,也是非常的惊讶,还有惊喜,立刻拔高嗓音朝房内喊出,“柔婕妤到!”

    然后,不待里面回应,他已自个打开房门,对冷君柔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小心谨慎地看着冷君柔进内。

    古煊正端坐在书案后面,其实,刚才听到林公公那声禀告,他着实吃了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闻开门声起,他内心的激动不由更加膨胀,林公公是个很有分寸的太监,今天敢擅自开门,看来真的是她来了。

    在冷君柔跨过门槛后,林公公暂且止步,还体贴地关上房门。

    冷君柔不再往前,就那样静静站立,静静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个熟悉人影,那个已有好几天没见过的人影。

    空气里,有了片刻的宁静,不久,他抬头了,深邃的黑眸朝她这边直射过来,用他炽热复杂的眼神,就那样凝望着她,从头到脚,几乎没有错失过一处。

    内心里,冷君柔想立刻调头往外走,可行动上,她已经迈步慢慢朝他靠近,最后,停在书案前的一丈远。

    他还是高高在上的,且威严冷肃的,没有做声,锐利的鹰眸也没停过看她。

    “臣……臣妾给皇上……准备了宵夜,请……请皇上慢用!”已经事先练习了好多遍,可冷君柔还是克制不住地结巴。这样的事,她从没做过,今天,她违背内心地做了,只因为……

    或许是被她罕见的行为感动了吧,他并没有刁难她,高大的身躯从书案后面出来,几步便奔至她的身边,先是把炖盅放到旁边的矮几上,继而牵住她的手。

    小小的、略显冰凉的手,被他温暖的大掌裹住,她心里禁不住地轻颤,却也不挣扎,静静任他那样牵着,直至一起坐在软椅上。

    他终松开她的手,把燕窝糖水倒在玉碗里面,先是盛了一羹喂到她的嘴边,不给她时间拒绝,他已经声明出来,语气还是那么的霸道,“朕要你陪朕一起吃,否则,朕也不吃!”

    因此,尽管心里多不情愿,冷君柔还是乖乖地张开了嘴。

    古煊看着,薄唇扬起,重新勺了一羹匙,不过,这次是往他自己嘴里送。

    就这样,他一人一口地轮流,不久便把一盅燕窝糖水吃完。

    他用他专属的绣龙手帕,轻缓而温柔的拭擦着她湿润的唇角,接着抱起她,步出御书房,对守在外面的林公公吩咐了一声,带她刻不容缓地奔至他的寝宫。

    偌大的寝室里,尊贵如旧,奢华如旧,他抱着她走进屏风内,最后停在宽大浪漫的浴池边缘。

    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地上,解开她的长袍,让她只着一袭浅紫色的薄纱裙展现在他的面前。

    而冷君柔,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起了颤抖,不清楚是由于那骤然袭来的寒气呢,又或是因为他那炙热的眼神。

    古煊似乎发觉到她的抖动,迅速打开温泉的开关,在热水注入浴池期间,他也急忙脱去外袍,将她纳入怀中。

    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令人迷惘,冷君柔还似乎听到,自己的心跳也加剧了。她潜意识里想推开他,可她又清楚明白,自己不能,自己之所以过来,要的就是这样!

    随着池中热水的逐渐增加,整个澡堂被朦胧的雾气所围绕住,寒冷的空气也渐渐变得暖和起来,冷君柔却仍在不停的颤抖,这次,是完全因为他的抚。

    玲珑有致的娇躯,并没有因为怀孕而变得臃肿难看,反而是添加了一份独特而伟大的美。

    那略显粗大的腰身,却也是他最喜欢、最爱看的地方,因为这儿孕育着他的儿子,孕育着他和她的爱情结晶。

    这不是自己头一遭这样被他盯着看,却是第一次让冷君柔感到羞愧难堪地无地自容。

    他是自己的“夫君”,是自己孩子的“爹爹”,自己的身子被他看是天经地义,但她并不这样认为,难道,只因为心中那股怨恨,恨他的不守信用,恨他的欺骗和无情?

    不过,这只是开始,他暂且收起了火热的注视,改为抱她起来,进入那已注满了热水的浴池……

    本就温热的浴池更是热气飙升,冷君柔一直低垂下头,侧看水面,看到花瓣浮动的水影当中,映衬出了自己不知所措的容颜。

    稍瞬,水面突然动得厉害,他已走了过来,三两步便搂住她……

    ------题外话------

    紫另一本书《蚀心绝恋)实体书出版上市,全国各大书店、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有售,大家可以自行到那订购,也可参加紫发起的团购活动,团购是货到付款,欢迎参加,可加我个人QQ(47192245)登记,也可以直接加团购群(263315612)登记订购,团购到时会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奖品特别多样。

    紫在出版界还是个新人,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亲们经济许可请支持一下,实体书经过精修,封面优美,书里印有我的相片,还配有我亲笔签名的美丽书签,大家可以买来典藏,也可送给志同道合的亲人朋友,多多益善,少少无拘,有钱的请出钱购买,不买的话请帮忙宣传宣传,紫都无尽感激,多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63 委屈求全,主动献身(补齐) (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63 委屈求全,主动献身(补齐) (2)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