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62 违背诺言 (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62 违背诺言 (2)

    冷君柔沉默依旧,眼泪已经停止了,模糊的视线仍牢牢盯着黄绢,反复默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不管皇上纳多少个妃子,他最宠最爱的人都会是婕妤,皇上对婕妤的好,是破例的,是史无前例的,所以,婕妤有时候也应该谅解皇上,只有这样,彼此的感情才能更深厚,更持久!”紫晴不清楚个中缘由,只以为冷君柔提此要求是基于女人的吃醋特性,故而做出这样的劝解。

    “难道紫晴也认为,冷若甄会被纳进宫?”冷君柔终做声,嗓音格外的冷冽,不像是以往的询问语气,而是……她似乎心中已有了答案。

    紫晴则陡然愣了一愣。其实,皇帝的身份注定了会有三宫六院,别说冷若甄,将来还有成千上百的女子会被送进宫的。这是千古不变的规律啊!

    不过,话虽如此,紫晴还是采取乐观的态度,继续安慰冷君柔,“朝廷和冷家堡联盟,并不代表皇上一定纳冷若甄为妃,所以,婕妤您先别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重身体,让小皇子平安顺利地出来。时候不早了,紫晴伺候您更衣就寝吧,您折腾了一天,小皇子也累了呢。”

    这次,冷君柔不再抗拒,静静任紫晴将她从地上扶起,把她带回到床上,替她脱去繁杂的宫装,协助她躺下床,替她盖好被子。

    弯腰站立床前,紫晴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冷君柔一会,继而,再做安抚,“婕妤,您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什么事也过去了,皇上明天下朝后会照样过来看婕妤和小皇子的。”

    接下来,紫晴不断地述说,几乎是什么劝解安慰的措辞用上了,冷君柔则一直静静躺着不语,直至紫晴出去了,悲酸哀痛的泪水再一次自她紧闭的眼角淌流出来。

    身心的疲惫,让她知道自己应该尽快入睡,可她做不到,整个夜晚,泪水流了停,停了又流,她就这样辗转反侧到天亮……

    翌日,事情并不像紫晴所说,古煊没有再来,从白天到夜晚,他都没出现过!

    紫晴心生纳闷和忧愁之余,继续对冷君柔安慰说皇上日理万机,估计有事情忙走不开;说朝廷要和冷家堡联盟,说不定今天他们在正式签订盟约,很多琐事要办;还说皇上一定心里也很记挂小皇子,明天定会抽空前来。

    对于紫晴的安慰话语,冷君柔已经听得麻木,她樱唇微扯,噙着冷笑,心里头,却是无限凄凉,被深深的痛包围着,痛得难以形容。

    紫晴一直在默默打量,不觉也心酸悲怅,然而,除了安慰,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懂,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昨天还是欢天喜地的,就一夜工夫而已,情况忽然起了个大转折。

    因此,这天夜晚,冷君柔又是无眠到天亮。

    第三天,古煊还是毫无音信,倒是谢心怡,如常来了。见到冷君柔落寞的神情,她表现得很是惊讶,当然还有伪装的关心,对冷君柔问东问西,企图问出个所以然来。

    对谢心怡,冷君柔本来就冷漠相待,如今更是淡漠如冰,到了实在听不下去时,她便及其厌烦地做出逐客令。

    谢心怡虽被激怒了,但并没发作出来,只是不着痕迹地给了冷君柔一个毒辣凶狠的怒视,随即假惺惺地辞别离去。

    紫晴一直都不喜谢心怡,现在同样是忿然厌恶,为了让冷君柔舒展心中的憋屈和悲愁,她提议冷君柔出去逛逛,还用冷君柔腹中胎儿当劝服筹码。

    或许是被紫晴的真情打动,又或许是自己也想暂且逃离这个几乎令她窒息的屋子吧,半个时辰后,冷君柔在紫晴的陪同下,坐上轿子,走出栖鸾宫,直达御花园。

    今天刚好入冬,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不过,地面已被扫除干净,只有花草树木上仍然覆着一层薄薄的冰霜。

    特别是那一树梅花,傲然挺立,幽兰之香沁彻脾肺,闭塞憋屈的心扉,轰然洞开。

    “柔儿,其实娘亲还喜欢的一种花,是梅花,它经受风霜严寒,饱受寒冷与孤独,最后终于绽放了出来。一冬的折磨,只为那坚强而执着的绽放。”曾经,娘亲指着一支晶莹妖艳的梅花,对自己轻声述说,语气中难掩钦佩。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是子轩在信里,对自己说过的鼓励话语。

    梅花,冰枝嫩绿,疏影清雅,花色美秀,迎雪吐艳,凌寒飘香,它有着铁骨冰心的崇高品质和坚贞气节,鼓励着人们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地去迎接春的到来。

    自己呢?自己能否做到像梅花那样不畏艰险,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艰难都会勇敢坚持下去?还有,自己的春天又在哪里?

    “哟,这大雪天的不呆在屋里,反而跑出来吹风淋雪,敢情你也想当一支梅花?”蓦然,一声尖酸刻薄的嘲讽打断了冷君柔的静思。

    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因此,她继续注视着眼前的鲜花。

    “梅花傲骨冰心,勇敢坚强,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不是你这种贱人可以亵渎的。”上官素若已经走近过来,与冷君柔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斜视着冷君柔隆起的小腹,眼神既忿恨,又阴毒,“你顶着个大肚子跑出来,问过皇上了没?得到皇上的准许了吗?这胎儿要是被冻死了,本宫看你好日子也尽头了吧!”

    越说,上官素若眼神越阴狠,她恨不得,恨不得一拳捶打过去,把那该死的胎儿弄出来,好给自己可怜的皇儿陪葬!

    “淑妃娘娘,请您说话注意点,您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在诅咒小皇子的,皇上若然知道有人不安好心,定不轻饶!”紫晴已经忍不住顶撞出来。

    上官素若面色陡然一变,给紫晴恶狠狠一瞪,恼羞成怒地发出叱喝,“大胆贱奴,谁准你这样和本宫说话?是不是想本宫掌你的嘴?”

    紫晴毫不惧色,继续反驳,“奴婢只是提醒娘娘而已,皇上派奴婢保护婕妤,保护好小皇子,这是奴婢的职责!”

    见一个小小的宫奴,胆敢三番五次地拿皇帝来欺压自己,上官素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嘴贱刁奴,看本宫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不过,她的巴掌尚未挥向紫晴,便被冷君柔逮住,只见冷君柔清眸冷冽,发白的唇间迸出一句话,“谁敢动本宫的人,本宫会加倍尝还!淑妃你想手臂好好的,立刻给本宫滚开!”

    “你……你在威胁本宫?就算你再得宠,也终究是个婕妤,级别比本宫低,你这样对本宫,好大的狗胆,以下犯上,本宫……哎哟……我的手……”上官素若本是盛气凌人的怒斥,孰料最后变成了痛苦哀叫。

    “民女给婕妤娘娘请安,婕妤娘娘请息怒!”猛地,一个黄莺般的声音插了进来,冷若甄美丽婉约的身影闯进了大家的眼帘。

    不仅是她,还有冷若兰,冷若兰不像冷若甄的隐忍深沉,稚嫩的面庞蓄着怒气,似在对冷君柔说,“快放开我表姐,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分别给她们一个冷冷的瞥视,冷君柔便也松开了手。

    冷若甄答谢出来,且再一次用民女自称。

    得到自由的上官素若,边揉着手,边怒瞪冷君柔,同时数落冷若甄,“甄表妹,你做什么对她摆出一副低人一等的模样,你是皇上即将册封的良妃,级别和本宫一样,均比她高,应该是她对你下跪才是!”

    上官素若话音一落,冷君柔全身立马一僵,想也不想便趋近冷若甄,气急败坏地问,“什么?皇上要册封你为良妃?是真的还是假的?告诉我,你告诉我!”

    冷若甄被她突如其来的样子所困惑,下意识地愣了一愣。

    上官素若则幸灾乐祸地冷笑出来,“怎么样,想不到吧?本宫说过,你顶多也只是一个婕妤的命!这就是出身高低的区别,你魅惑皇上、怀了龙种又如何?还不是只能当个破婕妤?甄表妹就不同,她一进宫就是四妃头衔。”

    “还不是!皇上要我爹帮他打走番邦敌寇,应该立刻封我姐姐为皇后才对,都怪爹爹了,那么好说话!不行,我要去跟爹爹说,叫皇上直接封大姐为皇后,而且,不准这个女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年少骄纵的冷若兰,大言不惭地附和出来。

    “别以为你怀第一胎就能母凭子贵,那贱种要是能够出来,顶多也就躲在角落当个贱王爷,至于真正的储君,只有我和表妹这种高贵血统才能孕育的!”上官素若笑得更加得逞,细长的丹凤眼里尽是不屑和鄙夷。

    全身上下,止不住地发抖和哆嗦,冷君柔不理会她们的滔滔不绝,黑中带红的瞳仁仍然牢牢瞪着冷若甄,再一次问了出来,“是不是真的?告诉我,告诉我!”

    冷若甄这也定下神来,神色复杂地回望着她,讷讷地道出,“以后望婕妤姐姐多加关照!”

    轰——隆——

    犹如五雷轰顶,冷君柔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已僵化,耳边似乎有无数苍蝇在盘旋,嗡嗡作响。然后,她听到了淑妃得意的笑声,看到她们对她留下不自量力的嘲笑,继而趾高气扬地走开。

    最后,是紫晴布满关切的小脸,“婕妤,您别这样,不会是真的,她们一定是不服气您得宠,故意那样气您。朝廷军队那么多,皇上和冷家堡联盟只是为了不备之需。这纳妃不同联盟,皇上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对了,皇上不是立了字据的吗?皇上或许可以违背第一个诺言,但断然不会再违背第二个,故婕妤您别担心……”

    “走,我们回去,立刻回寝宫!”冷君柔打断紫晴的话,开始动身朝轿子停留的地方走,是的,她有字为据,古煊假如真的无情无义,那自己也不必再信他,自己要让文武百官看看,他是怎样一个出尔反尔的伪君子,是怎样一个满口谎言的大骗子!

    在冷君柔不断的催促声中,轿子匆匆前进,只用了来时的一半时间便赶回栖鸾宫。

    冷君柔直奔睡房,打开柜子底层的那个抽屉,令她花容变色的是,里面空荡荡的,再也找不到那面她像珍藏宝物似的黄绢!她不信,还把整排抽屉都翻出来,结果还是不见自己想找的东西!

    心,彻底地冷冻住,冷君柔感觉自己仿佛被人推进了千年寒潭,那刺骨冰心的寒气四面八方地袭来,给她带来难以形容的痛,让她忍不住发抖,全身都在震动,震得她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紫晴看着,大惊失色,迅速扶住她,“婕妤,您冷静,不要动,千万不要再动,小皇子会掉出来的,婕妤,婕妤……”

    小皇子,小皇子……是啊,正因为这个孩子,自己才会被困在这深宫中,被一次又一次地欺骗,所以……爱意全部转成恨意,冷君柔突然扬起手,手攥成拳,朝自己腹部用力捶打过去。

    紫晴见状,更加惊恐万分,及时拽住她的手,“婕妤,您怎么可以这样,您怎么可以自个伤害小皇子,来人,快来人啊……”

    满腔悲愤已经摧毁了冷君柔的理智,她像疯了似地,使劲甩着紫晴,准备继续捶打那该死的“孽种”。

    紫晴也拼出全身力气,死命抱住她,吓得痛哭流涕。

    但冷君柔毕竟有功夫底子,加上人在愤怒边缘力大无穷,最后,紫晴还是被远远地甩开。

    “不要——”眼看那只小小的拳头就要重重地落在隆起的腹部,紫晴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怒吼响彻整个房间,一个高大的身影飞速奔进。

    冷君柔手臂停在半空,看清楚来人,更是愤怒到极点,她从左边墙壁的剑鞘上拔出长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古煊,你这不守信用的大骗子,我今天要杀了你!”

    兹——

    锋利的剑口,被及时握在掌中,殷红的鲜血自指缝溢了出来,一滴滴地淌落到地上。

    紫晴惊魂未定,哭着禀告,“皇上,您快阻止婕妤,她自个锤打腹部,她想打死小皇子……”

    古煊腰板挺直,深眸阴霾,冷冷瞪着冷君柔,因生气而紧抿的薄唇,清晰而锐利地迸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警告,“朕的皇儿,务必平安无事地降临人间,他要是有任何意外,整个栖鸾宫的人都得给他陪葬!蓝子轩和冷逸天也是,还有你娘……朕会派人把她从坟墓里挖出,当——众——鞭——尸!”

    本书文字章节更新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62 违背诺言 (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62 违背诺言 (2)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