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62 违背诺言 (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62 违背诺言 (1)

    062(1)

    接下来,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看歌舞表演,冷君柔则暗暗留意着台下的某张桌子,她知道,自己本不该去看,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由于怀孕的原因,她比往日尿频,一阵子后,她提出离席小解。

    古煊本欲陪她去,可她婉拒了,她觉得,自己一个人离开还不会太引人注意,一旦他这个皇帝有任何风吹走动,整个场面必定出现或大或少的轰动。

    她不想让大家都亲眼看到,皇帝把她宠上天,连小解,都陪她去!

    古煊稍作思忖,便也不坚持,叮嘱紫晴好生照顾,然后看着她离开。

    冷君柔在隔壁殿的专门茅厕小解完毕后,并没有立刻回宴会现场,而是出到院子里,停在那棵凤凰树下。

    犹记得,几个月前,古煊在颐和殿设宴款待冷家堡的人,自己被某些画面刺激得躲到这儿黯然落泪,如今,自己何尝不是悲愁满怀。

    今天,自己体会了从未有过的幸福,这幸福,是古煊给的。还以为自己会一直幸福下去,至少,能维持到这个重要的日子结束,不料结果还是出了意外,一个想也想不到的意外。

    自己的亲爹,为自己庆祝生日,却是以别人的丈夫和别人的父亲的身份来参加这个宴会。

    他再一次举家携眷前来,有何目的?联盟?甚至乎……再次送冷若甄进宫?

    不,不会的,古煊答应过自己,不会有这两件事出现。所以,应该不会,绝对不会!

    “婕妤,您没什么事吧?”紫晴留意到了冷君柔逐渐转白的面容,不由问了出来。

    她整晚都候在冷君柔的身边,注意到冷君柔从开心快乐慢慢转为落寞哀伤。皇上对冷君柔几乎是极宠无限,且整个过程都对冷君柔关怀得无微不至,故她猜不出冷君柔何解变得心情不愉快,甚至乎……有点儿哀伤的意味。

    “婕妤是不是有心事?不妨跟紫晴说说?”紫晴又道,握住冷君柔的手,殷勤切切。

    看着一脸关切担忧的紫晴,冷君柔心潮起伏,内心的煎熬和彷徨,让她迫切需要一个人来诉说,紫晴无疑是最佳人选,然而,一轮思忖后,她还是忍住了,摇了摇头,“没……没什么,走,我们进去吧。”

    紫晴依然满腹狐疑,但也不多说,开始搀扶住冷君柔。

    她们刚迈步,便见一个人影迎面走来,一袭白衣,玉树临风,清新俊逸,炯炯有神的眼睛直直盯着冷君柔。

    冷君柔已经认出他,在他慢慢靠近之际,她轻声唤了出来,“冷公子。”

    冷逸天没有立即接话,继续注视着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是在这儿,她掩脸而泣,悲酸落寞;第二次见到她,在冷家堡,当时她是一名侍从的身份;如今再见,她却已经成了皇帝的婕妤,怀了龙种、获得当今圣上极度宠爱的妃子。

    听说她怀身孕已有5个月,那么,这孩子是在她去冷家堡之前有的,是在她上次于此黯然落泪之前有的。她当时,是在为情而悲吗?

    见冷逸天一个劲地盯着冷君柔,紫晴既纳闷,又不悦,不禁提醒出来,“这位公子,你是何人?见到婕妤还不行礼?”

    冷君柔想不到紫晴会突然这么说,打算出言阻止,不料冷逸天已抱拳作揖,“草民冷逸天,拜见婕妤娘娘!”

    “冷公子不必多礼。”冷君柔赶忙叫他起身,嗓音淡淡的,浅浅的,而后沉吟问出,“不知冷公子这次进京,所谓……何事?”

    “冷家堡正式和朝廷联盟,我们这次过来,正式签订契约。”冷逸天已经站直身子,直爽地给出了回复。

    冷君柔听罢,整个人顿时一震,控制不住,身体猛地打了一个踉跄。

    紫晴眼疾手快,及时扶住她,声音透着微微的惊慌,“婕妤,您没事吧。”

    冷逸天也下意识地靠近两步,满眼关切之情。

    冷君柔站稳脚,急促地喘着气,一会,再问出来,“联盟不是取消了吗,为什么又会重新合作?”

    冷逸天眼中闪过一丝惊愕,“取消?我们一直都在协商此事,从没中断过,这次来京,是彻底落实。”

    没有取消!一直在进行!

    古煊,他骗自己,他根本没想过要中断与冷家堡的关系,所谓的承诺都是谎言,所谓的白纸黑字是弄虚作假。

    自己真傻,竟信以为真,还因此而沾沾自喜,因此而感动。

    那其他的甜言蜜语呢?也是假的吧,还有那一生一世也是骗人的吧。

    “婕妤,婕妤您怎么了,别吓紫晴,婕妤……”看着冷君柔摇摇欲坠的样子,紫晴重现惊恐,嗓子抖个不停。

    冷逸天也很是困惑和担心,准备靠近扶住她。

    就在此时,一声沉怒的叱喝划破了黑夜的寂静,“你们在做什么?”

    是古煊,他也出来了,正大步朝这走来。

    紫晴连忙行礼,冷逸天也拱手鞠躬,冷君柔则站直身子,定定望着他,望进了他的眼睛。

    古煊很快便靠近,从紫晴手中接过冷君柔的手,嗓音恢复了温柔,“不是说去小解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还有,你的手因何这般冰凉?你很冷?”说着,他脱掉自己的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背部的暖和,并不能温暖冷君柔的心,她没回应,继续目不转睛地瞪着他。

    古煊先是一怔,随即拥住她,“好了,赶紧进屋去吧。”说罢,他给冷逸天一个复杂的瞥视,开始动身朝大殿迈进。

    一路上,冷君柔都没吭声,回到殿内的高台上后,同样是默默静坐,任凭古煊如何问话,她都不语,那双清澈无染的大眼眸,还是牢牢盯着他。

    接下来,古煊下去跟众人干杯,她留在台上,嫔妃们马上从周围涌来,纷纷跟她道贺,有赞美的,也有羡慕的。

    “皇上对柔婕妤实在太好了,简直羡煞死我们。”

    “柔婕妤头上这支象牙发钗,是摩斯国进贡的贡品,独一无二的,很多嫔妃想要都要不到,原来皇上是一早打算留着给你。”

    “我们要是能得到皇上对柔婕妤的宠爱的一成,就心满意足了。”

    望着形象百态的她们,冷君柔心里没有半点欣喜和得意,忽然间,只觉一股悲凉和苦涩自胸口窜起,她视线再一次追寻古煊,恰好看到,他此刻正和冷睿渊谈笑对饮。

    “君柔,你没事吧?”忽然,谢心怡也走近过来,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似乎要把人看穿。

    冷君柔收回视线,望着谢心怡,随即摇了摇头。

    心里很憋屈、很悲痛、甚至乎很愤然,可她毅然坚持和伪装下去,只因为,很多对眼睛或明或暗地看着自己,其中不乏,想看到自己落寞伤心的。

    她头一次感到,时间过得那么的缓慢,日子是那么的难熬,不知过了多久,古煊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身酒气而回。他俊颜微红,眼神有点儿散涣,但神采是飞扬的,心情是愉快的。

    那双被酒气熏洗的鹰眸,直勾勾地看着她,而后,他拉起她,带她走下高台,在众人的恭送声中,走出颐和殿,直至坐上龙辇。

    他搂住她,用他带着酒气的嘴吻住她,引起她的一阵恶心,下意识地挣扎,使劲地推拒。

    他皱了皱眉头,便也松开,坐直身子,强健的手臂却仍稳稳地环在她的细肩上,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娇嫩的脸庞,偶尔,还贴近来偷香。

    冷君柔没有再推开他,也没反应,连看也没看他,视线直直望着前方。

    大约一刻钟后,龙辇停下,原来,他们已经回到冷君柔居住的宫殿。

    他抱着她下车,抱着她穿过一层层殿宇回廊,直至进入她的寝宫,他才将她放下,两手毫不停歇,准备为她脱掉礼服。

    却见她小手一抬,推开了他,这次,很用力,让始料不及的他也免不住打了一个趔趄。

    迅速站直身子,他眼露困惑,不悦地问了出来,拖着长长的语音,“怎么了?”

    她今晚的失常,他又岂会感觉不到,只不过,他一直在忽视,希望她也能因此而不再追究。可事实并非如此,她还是那个倔强固执、爱折磨人的小魔女。

    没有回话,也无任何反应,冷君柔冷着脸,开始自顾更衣,因为是礼服,自然是繁赘复杂,穿的时候有紫晴帮忙,如今当凭她一个人,难免感到吃力。

    所以,古煊重新靠近,准备帮她。

    但结果是,再一次遭到了推拒,而且……她还给了他一个恨恨的瞪视!又是那种恨不得杀死人的眼光!

    这丫头,真不乖!

    继续忍住心头的微愠,古煊露出一个罕见的大笑脸,伸臂把她搂住,“今天高不高兴?朕精心为你筹备的生日礼物,你还满意吗?从明天起,那些朝臣和嫔妃们都会知道,柔婕妤是朕最宠爱的妃子,也是他们首要巴结和尊重的嫔妃,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柔儿,你是否觉得很幸福,很快乐……”

    “滚开,别碰我!”一声怒吼,自冷君柔口中发出,打断了他醇厚温柔的嗓音。

    这可谓古煊头一遭遇上这种情况,自尊大大受损,面色陡然沉了下来,眼中的柔情也快速减退,他眯起眼睛,不悦地睨视着她。

    冷君柔胸口怒火则愈加狂烈愈加飙升,终再也忍不住,将压抑了整个晚上的怒气彻底爆发了出来,“我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你这个骗子的骗人伎俩,我不稀罕,没人会稀罕!”

    古煊更加恼羞成怒,高大的身躯腾地靠近,“你说谁是骗子,你说谁是骗子?”

    “你!我说你是骗子!你满口谎言,不守信用,根本不配当皇帝,你没有资格当皇帝……啊……咳咳……”

    冷君柔还来不及说完,神情马上转为痛苦,只因为,她的喉咙被他掐住了。

    温柔彻底自眼中隐退,古煊面若修罗,深沉阴霾,眸光赤红骇人,咬牙切齿的咆哮,几乎震耳欲聋,“朕没资格当皇帝?那你说,谁才有资格?谁才有资格!”

    好痛,好辛苦,好困难,冷君柔皱紧眉头,眼中被挤出了泪水,她伸手握住他粗大的手腕,使劲往外扯着,嘴里想发出求救,奈何,她出不了声。

    到了她差不多窒息,以为自己就此死去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手,浑身怒气仍没消减,他横眉怒视着她,一会,承认了出来,“不错,朝廷和冷家堡联盟了,这是势在必行的计划,是无人能改变的决定!朕宠你,不代表你可以干涉朕的一切,你只是一个女人,责任是乖乖地呆在后宫,替朕生儿育女,而非干涉朝政,不管你基于什么目的,都不可以!”

    “还有,从没有人敢对朕如此无礼,从没有人敢说对朕说出没资格三个字,你,是第一个!朕恨不得要掐死你!”古煊继续疾言怒色,由于生气呼吸急促,“看在皇儿的份上,朕这次暂且饶了你,下次要是再敢放肆,休怪朕无情!”

    话毕,他留给她一个怒不可遏的瞪视,随即扭头,拂袖而去。

    他终于承认了,终于承认了!原来,他真的是由头至终都没想过要守什么承诺,什么黑纸白字,什么亲笔签名,通通都是谎言,都是骗人的。

    冷君柔像个支离破碎的布娃娃,拖着蹒跚的脚步,艰难地走近柜子,从最底层的抽屉里取出一面黄绢。

    这张黄绢,她视为圣旨,当成宝贝来收藏,可惜,在他眼中,它只是一张作废的破布!

    原来,这就是他的承诺,立字为据,有亲手印记,但都无法成为事实,那么,他口头那些所谓的誓言,更加是“胡言乱语”吧。还有,既然他能打破第一条,那下面这条也是无效的吧,冷若甄这次到来,是正式进宫的吧?

    他说,当他的女人,就该乖乖地呆在后宫,替他生儿育女,而非干涉他的朝政!自己只是想要自己要求的东西,根本不是他所认为的干涉朝政,他根本就不了解自己!

    也是,他是一个皇帝,后宫女人那么多,他哪有时间一个个地去了解,所有的女人在他看来,都是供他泄欲、替他生儿育女的工具,自己,也不例外!

    越是好看的男人越不可靠,越不能托付终生,只有无情无爱才不会被伤。

    这句话,娘亲叮嘱了无数次,自己依然没有谨记,被自以为的爱情冲昏了脑子,就那么一头栽了下去,最后,被伤得体无完肤。

    娘亲的话,应验了,娘亲在天之灵看到这种情况,一定很痛心、很悲心吧。

    羞愤悲伤的泪水,已从冷君柔的眼眶滚出,连绵不绝地打落在黄绢上,那些字,并没有被冲得模糊,反而愈加的清晰,也愈加的讽刺。

    这时,门口人影闪动,紫晴跑进来了,先是被屋里的状况所吓倒,然后迅速扶起冷君柔,“婕妤,您怎么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呀。”

    冷君柔不语,也没有听从,眼泪,继续往下坠落。

    紫晴心急不已,两手紧紧挽住冷君柔的手臂,边用力往上拉,边继续劝解着,“婕妤现在有孕在身,不能坐在地板上,您快起来,紫晴求求您,婕妤,您快起来吧……”

    冷君柔还是视若无睹,还是无动于衷,整个人似乎被定格了。

    紫晴更加心焦如焚,忧心忡忡的双眼瞄来瞄去,视线最后停在那面黄绢上,看清楚里面的内容时,整个人重重地震住。

    她总算明白今晚冷君柔因何失常、因何落寞,也明白刚刚皇上为何阴寒着脸,气咻咻地离去。

    “婕妤,您别难过,或许……或许皇上是有苦衷的,其实,皇上虽然贵为皇帝,但并非真的可以呼风唤雨,也有很多事情不是他能控制的,他也有无奈的时候啊!”心存浓浓的同情和怜惜,紫晴开始劝慰。

    (本章未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62 违背诺言 (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62 违背诺言 (1)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