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56 激情缠棉(高潮)【二更 1 T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56 激情缠棉(高潮)【二更 1 T

    他用力太大,几乎让人窒息,冷君柔本能地张开嘴,企图寻求空气呼吸,正因此,导致尚未来得及吞下的药液从唇角溢流出来。古煊见状,黑眸顿时大瞠,眸中的怒火逐渐被一层惊喜和激动覆上。谢天谢地,她还没把药喝下去,皇儿仍在!

    争分夺秒地,他另一只手伸至她的脊背,用力一压,将她身子摆成弯腰状,同时使劲拍打她的脊背,生怕她会不肯合作而重新合上嘴,故他右手只好继续掐着她的颈脖。

    “恶——呕——”

    冷君柔顺势呕吐,不但吐出了口中的药液,连中午吃下的饭菜也吐了出来。

    古煊依然惊恐不安,继续维持着这个动作,直至她浑身无力地瘫软在他的怀中,他总算把手从她脖上移开,拦腰将她抱起,大步走向床榻,将她放在了软绵绵的床褥上。

    这时,紫晴进来了,小脸红彤彤的,气喘吁吁地禀告,“皇上,陈太医来了!”

    她话音刚落,门口又是闪进一个人影,正是太医院的原判陈太医。情况危急,陈太医顾不着太多,苍老的身体直奔床前,抓起冷君柔的手猛把脉。

    他那两道白眉皱了又舒,舒了又皱,凹陷的深眸老练地眨动着,好一会,终于站直身子,欣喜地禀报出来,“恭喜皇上,估计是药汁尚未下肚,小皇子除了脉象有些微弱,其他地方并无大碍,还安好地依附在母体内。”

    古煊并没因太医的话而放松心情,俊颜沉着依旧,语气也难掩焦急,“脉象有些微弱?你不是说药液尚未下肚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呃,那是因为……因为……”太医目光忽然再次瞧向冷君柔,他可要如何称呼她呢!

    “是不是因为冷姑娘刚才动作激烈,导致轻微影响了腹中胎儿?”幸好,贴心的紫晴帮他说出。

    “对,就是这样!”陈太医给紫晴一个感激赞赏的眼光,语气呈现出前所谓有的坚定,

    “所以,皇上不必担心,微臣等下会开些药给冷姑娘服用,皇上喜得龙子,这是天大喜讯,臣等定会竭尽全力,确保小皇子安然顺利地诞生出来!”

    古煊紧蹙的剑眉这才舒展些许,扬手令退陈太医。

    在紫晴也离开后,他高大的身躯缓缓走近床来,锐利的眼眸,高深莫测地盯着冷君柔。

    刚才那么一弄,冷君柔几乎虚脱,可她依然听清楚了陈太医的话,心中复杂万般,不知是喜还是悲。

    古煊也不吭声,继续盯着她那令他捉摸不透的娇颜,脑海浮现的是方才的画面,好不容易舒缓少许的怒气顿时又被挑起。欢爱过后没有给她服用避孕药,他承认有私心想让她怀孕,至于原因,他不清楚,也不想去探究。

    不过,他也没刻意要她尽早怀孕,而是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毕竟,她怀孕了的话,行房起来就没那么。

    适才,他刚从宫外回来,忽见紫晴行色匆匆地赶来禀告,说她早上偷偷出宫,去了城郊的某座山顶摘一些不知有何作用的花籽。紫晴说因为越想越不对劲,又联想一下她近几日的异态,于是心血来潮,把花籽交给太医,得出的结果竟是……这种花籽,有滑胎的功用!幸得黄荫庇护,自己碰巧归来,及时阻止了她!

    “这笔账,朕以后慢慢跟你算!”突然,他一字一字地冷哼出来,言语之间表露出了他的强烈的气愤。

    不过,冷君柔好似没听见,依然一动不动的,空洞无神的双眼毫无表情地瞪着头顶的浅蓝色幔帐。

    古煊不觉更加抓狂,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将她扭过头来,逼她与他面对面,“朕说过,不管你愿意与否,这辈子,你注定是朕的人,既然你都怀孕了,那朕也该公开你的身份,让你名正言顺地呆在朕的身边!”

    要是别的女人,听到这么一句话,估计会欣喜若狂,喜极而泣,即刻起来跪地谢恩,但对于冷君柔来说,这刚好相反。只见她身体终于起了一个微妙的震颤,贝齿咬唇。

    昨日之前,她也曾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借由宝宝的到来让他封自己为妃,然后母凭子贵,慢慢提升地位,直至最后,借助他的权力帮自己报仇。

    可现在,她不要了,这个风流龌龊、残暴冷酷、毫无人性的男人,她不再稀罕!不想再去触碰,不想再与之扯上任何关系!

    “接下来,你给朕好好养胎,你要是再敢乱来,朕要的不仅是你自己的命,还有紫晴、太医、甚至……蓝子轩,但凡与你有关的人,朕都不会放过!若然朕的皇儿有任何闪失,朕要你们通通给他陪葬!”古煊继续威胁出声。

    说完之后,见她还是无动于衷,他不禁起身,对准身后的桌子,抬脚用力一踹,还一掌劈在桌面上。

    顷刻间,一张好好的木桌就这么四分五裂了!

    巨大的响声,把紫晴引了进来,先是被屋内的情景吓倒,回过神后,赶忙走近过来,小心翼翼地劝着古煊,“皇上,您刚回宫,应当很累了,不如您先去洗个脸,换身干净的衣服,这儿,就交给奴婢吧!”说罢,她抬头,凝望古煊,用眼神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古煊沉吟了片刻,不做声,下一秒,高大的身影已然朝外走去。随着他的脚步声渐渐减弱,房内慢慢静了下来,紫晴先是将地面的东西收拾好,继而来到床前,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冷君柔,轻声道,“姑娘……”

    “为什么?为什么监视我?”冷君柔这才开口,打断紫晴的话。紫晴怔愣,支支吾吾,“我……我……”

    她的闪烁,让冷君柔心情更是俨如堕入谷底,本来,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猜错,可惜,没有!害自己还以为她是真心的,想不到,一切的真心都是建立在某种目的的基础上!

    “实不相瞒,紫晴的确是皇上派来监视姑娘的,姑娘是德妃娘娘带进宫的侍女,皇上怀疑姑娘是太后的人,为了安全起见,于是暗中查探姑娘,其实,皇上也不想,但为了江山社稷,他唯有做出这个安排,希望姑娘能谅解。”紫晴便也开始解释出来。之所以坦白,是因为觉得冷君柔既然已经怀有龙裔,那也是时候清楚真相,不管冷君柔曾经是否替太后和德妃做事,现在于情于理,都该把心转向皇上——她腹中孩儿的父亲!

    冷君柔重重地呆住,心里头,充斥着无尽的凄然、苦涩和悲凉。想不到……是这么一回事!曾经一些疑惑也终得到了解释,难怪他对自己问东问西,还有子轩,上次逛市集的时候也问了一些令人不解的事情,原来,他们都在试探防备自己,紫晴如此,子轩也如此,那么,子轩对自己的好也是有目的的?他说想和自己当朋友,是假的?

    紫晴不清楚冷君柔的心中所想,只知她此刻一定很难过,不觉又解释道,“或许紫晴是怀有目的地接触姑娘,但紫晴是真心对姑娘好。紫晴进宫多年,看尽宫中人情冷暖和尔虞我诈,心酸悲痛地目睹着她们为后位争个你死我活。姑娘的出现,就宛如一朵荷花出自淤泥而不染,姑娘虽不大爱说话,却很客气地待人,紫晴明知自己有责任在身,可依然忍不住被姑娘吸引。姑娘开心,紫晴也跟着高兴;姑娘难过,紫晴也暗里伤心,看到姑娘获得皇上史无前例的恩宠,还有幸怀上龙裔,紫晴更是替姑娘感到无限的欣喜,感谢上苍。”

    是吗?自己,还该相信她吗?冷君柔不禁拧头转向紫晴,看着紫晴那张纯真无邪的面容。

    紫晴也学到了她的一些习惯,先是轻咬一下樱唇,接着往下说,“其实,对姑娘好的人不仅是紫晴,还有皇上,皇上给姑娘的宠爱是前所未有的,姑娘的一举一动,可谓牵动着皇上的喜怒哀乐。皇上今天刚回宫,得知姑娘怀孕,他欣喜若狂,却又听姑娘私自打胎,他简直气急交加,濒临崩溃。这是紫晴头一次见到他这样,只有姑娘才让他产生这种反应的。”

    她稍顿了顿,“药应该煮好了,紫晴出去端来给姑娘服用。”说罢,人已经走了出去,而且,很快便又回来,手里正多了一碗药。

    她先是用长长的调羹搅拌均匀,随即盛上一羹匙,小心翼翼地递到冷君柔的嘴边,“姑娘,来,趁热喝吧,紫晴还为你准备了甜话梅的。”

    突然扑来的难闻气味,让冷君柔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再看那黑乌乌的药汁,更是迅速别过脸,冷声道出,“你拿开吧,我不会喝的!”

    紫晴先是一阵怔然,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语气转为意味深长,“紫晴虽不明白姑娘何解要私自堕胎,但紫晴敢肯定,姑娘心中其实也很不舍很难过吧,必定经过一番痛苦矛盾的挣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吧。其实,皇上待姑娘那么好,姑娘有何难言之隐大可跟皇上说,皇上无所不能,绝对能帮姑娘排忧解疑。”

    冷君柔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原本呆滞的水眸也闪过了一丝灵动。房内静悄悄的,她却感觉耳边嗡嗡作响,其实,回响的是紫晴刚刚说过的那些话。

    “没人觉察之前,姑娘或许能够私自行动,如今皇上已知情况,姑娘再想堕胎是断然不能,那么,姑娘何不顺从皇上的意,好好养胎,把小皇子安然顺利地生出来?”担心打翻药汤,紫晴先将瓷碗搁置桌面上,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姑娘能够怀有龙种,本就是老天爷的厚待,小皇子大难不死,也因皇荫庇护,这正说明了小皇子福大命大,再也不会有啥意外的。”

    冷君柔仍然不吱声,可她秋眸晃转,整个心情已经沉浸在紫晴的述说当中。

    细心入紫晴看出她的动容,不由抓住时机,劝解下去,“每个女人都希望得到自己的男人的专宠,举世无双的皇上,更是众多女子梦寐以求的对象。然而,皇上的身份注定了他不能独宠,皇上周旋于后宫当中,往往都是为了均衡朝堂势力多于他个人的需求。

    对皇上,姑娘应当给予体谅,这才没有辜负皇上对姑娘的用心呀。皇上虽不能给姑娘唯一的爱,但也绝对不会让姑娘受到欺凌,姑娘怀的是第一个皇嗣,将来必定荣华富贵享不尽,说不准,还能母仪天下。所以,请姑娘别再跟皇上怄气了,皇上日理万机,为朝堂之事操心已经很疲惫,希望姑娘别再给他雪上加霜。”

    “再说,人的耐性有限,即便再爱再宠,可对方不领情的话,一颗真心自然会被磨光,皇上也不例外。姑娘若然还一意孤行,再次激怒皇上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啊。”为了说服她,紫晴可是软硬兼施,该说的都说了。

    然后,她重新把药端来,再次喂给冷君柔,“来,姑娘快喝下吧,等会好吃饭,小皇子说不定在喊饿了呢。”

    在喊饿?会的吗?他才那么小,不,应该说他还未成型,又怎么晓得喊饿。不过这次,冷君柔终于张开了嘴,接住紫晴喂来的药汁。

    紫晴见状,心头大喜,赶忙又盛了一勺。接下来,在冷君柔的配合下,碗里的药液很快便被喝光。

    紫晴用干净洁白的手帕,轻柔细致地帮冷君柔拭擦着唇角,而后取出甜话梅递给冷君柔。

    话梅的味道又酸又甜,立即压住了药的苦涩,冷君柔喉咙霎时也一阵舒畅,开始重新躺下。

    紫晴为她盖好丝被,突然表明出心迹,“姑娘怀孕了,一切都得谨慎小心,姑娘若还需要紫晴,紫晴必定义无反顾,会继续好好服侍姑娘!”

    依然是得不到冷君柔的回复,不过紫晴也没多加纠结,她知道,冷君柔需要时间去适应和调整,她还相信,冷君柔不会让自己、不会让皇上失望的!

    于是,留下一个深深的瞥视,紫晴端起药碗,先出去了。

    室内安静下来,冷君柔的内心却仍处于慌乱纷杂的状态,她出神凝望着头顶幔帐,手不自觉地爬上平坦的腹部。

    其实,从自己喝下滑胎药至古煊进来,约有片刻时间,自己要是够狠心,那药早该吞了进去,而非内心挣扎到他的出现,等到他及时将药汁从自己口中拍出来。

    假如,他没有临时出现,自己最后会不会喝下去?答案,恐怕连自己也不知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终究舍不得宝宝,潜意识里还是在做着某种坚持。

    本以为滑胎一定成功,故自己没想过被他知道后的后果,刚才,他似乎很愤怒,且看得出,他很在乎这个孩子。看来,正如紫晴所说,自己想要再次落掉宝宝估计是不可能了。

    然而,她真的不甘心,即便他是皇帝,她也不稀罕他是自己孩子的父亲,自己的孩子,才不要和别的女人所生的孩子共享一个爹爹!

    想到此,冷君柔细小的贝齿不由再度咬住唇瓣,晶眸也随之蒙上一层微愠,但很快地,又露忧愁。他刚才说,要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就代表,自己再也无法逃出皇宫,会永远被困在这高高的宫墙里面!

    不,不要这样,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初衷!这后宫,就像一个战场,女人的战场,她不希望自己陷入这个战场当中,最后……被伤得体无完肤。

    越想,心里越是慌乱无章和不知所措,冷君柔本就疲惫的身体顿时更是无力乏倦,渐渐地,她抵不过瞌睡虫的侵袭,干涩的眼眸缓缓阖上。

    这一觉,她睡到自然醒,重新睁眼时,发现天已经黑了,房内正点着蜡烛,淡淡而柔和的烛光,辉映出侧坐于床的一个人影。

    他……何时来的?还有,他的神态……白天的怒气已然消失,俊美绝伦的面庞上,刚毅凛冽的线条此刻非常的缓和,幽深如旧的黑眸,好像也散着一层淡淡的柔情。让人看着……舍不得移开眼。

    不,怎么会呢,自己怎么会以为他在对自己展现温柔呢,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刚刚睡醒导致产生错觉。

    下意识地,冷君柔伸手揉了揉双眼,定睛之后,发现他已经起身,在桌子那端了一碗东西,盖子被打开后,一股浓烈醇香的鸡汤味立马扑鼻而来。

    他重新在床沿坐下,亲手用羹匙盛汤对自己喂了过来。

    半天没吃东西,加上中午呕吐过,她已感觉很饿,此时被这香喷喷的鸡汤刺激,更是饥肠辘辘。心知自己反抗不得,她便也不打算拒绝,却没顺势让他喂,而是伸手把汤盅整个接了过来。

    古煊先是怔了怔,随即也由她,待她开始食用后,他清清喉咙,用宣告的语气说出,“朕打算封你为良妃,以后你的身份地位和淑妃、贤妃、德妃等人一样。”

    冷君柔一听,身体即刻僵住,连刚喝进去的鸡汤也卡在了口腔内,好一会儿,她才把汤咽下,毫不犹豫地拒绝出来,“我不要!”

    轮到古煊神色一僵,凌厉的光芒自眸中射出,瞪着她,要她给出一个合适且足以令他信服的理由。

    无惧他那可怕吓人的眼光,冷君柔不搭理,继续喝汤。

    古煊又是气恼交加,但也不想在她用膳期间给出任何干扰,免得她消化不良或者不肯吃而饿到孩子,故他只能呆在一边自个郁闷。

    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冷君柔不禁慢放了用膳速度,一盅汤,她竟花了差不多一盏茶功夫。

    接过他递来的饭菜后,也是慢吞吞地吃,耗时大概一炷香功夫!

    整个过程,她没说过一句话。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古煊,终于开始延续刚才的话题,没好气地冷哼,“现在吃饱了,喝足了,该给朕回应了吧。把你的姓氏根源告诉朕,朕好命人拟圣旨。”

    “我说过,我不会当什么良妃!”冷君柔还是不领情。

    古煊眸瞳一缩,怒气瞬时又被挑起,“不当朕的妃子?难道你想让朕的皇儿有个当宫女的母妃?赶紧乖乖给朕说出来,御书房一大堆事情等着朕处理,朕没时间让你这样耗掉!”

    冷君柔依然紧抿着唇,不予理会。

    古煊再也无法忍耐下去,用他一贯的霸道和强势手段,大手扼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警告出来,“不肯说是吧?好,朕自己查!查出来后,朕要你祖宗十八代都不得安宁!”

    终于,冷君柔镇定不下去,她清眸抬起,怒瞪他,看到他眼中发出的得意之光时,更是恼火不已。她静静思忖,一会,缓缓道出,“要我答应也行,不过,我要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她居然要和自己做交易,她可知道她在说什么吗!看着她那勇敢迎视的大眼睛,古煊愠怒之余,嘴里还是答允了,“好,你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56 激情缠棉(高潮)【二更 1 T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56 激情缠棉(高潮)【二更 1 T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