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皇后

050 “他”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淡漠的紫色 本章:050 “他”来了

    “你到底是谁?”他冰冷的嗓音,在这寂静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清晰和响亮。

    或许是心中对他有怨恨,又或许是刚才的悲伤仍旧未退,冷君柔并不作答,只是漠然睨视着他。

    古煊更加怒火中烧,继续厉声盘问,“你接近冷睿渊和冷逸天到底有何目的?”

    这次,冷君柔眼中闪过一丝愕然,他怎么知道自己和冷睿渊、冷逸天见过面?莫非……他派人监视自己?

    魁伟挺拔的身躯,闪电般地冲到她的跟前,古煊将她围困在床榻与他之间,伸手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命令,“回——答——朕——的——话!”

    冷君柔无法再沉默,便也依言应答,神态维持着冷淡,“奴婢是谁,皇上不都一清二楚吗,至于冷堡主和冷公子,只是无意的结识。”

    “无意的结识?无意的结识会一起游逛?会半夜交谈?还对他们抛媚眼?”古煊俨然一个吃醋的丈夫,恐怕连他也不清楚自己此刻样子有多恼怒,“你是天生犯贱喜欢到处勾引呢,或是德妃吩咐你这么做的?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

    他……他这是什么话!自己在他心目中,难道就是这样的人?还有,为何扯上谢心怡?难道自己是谢心怡的人,就一定会帮谢心怡做事的吗?本就悲痛的心,也倏然升起了一股闷气,冷君柔干脆别过脸,不愿再面对他那可恶至极的模样。

    已被怒火和妒忌遮住精明的古煊,以为她是默认了,暴怒得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强烈的痛$淫荡小说  ,让冷君柔不得不转回脸庞,忿然控诉出来,“是否奴婢说了皇上就信?皇上刚才不也在怀疑奴婢的话吗?”

    “你说真话,朕自然会信你!”

    真话?恐怕自真的坦白了,他也不会相信吧!冷君柔唇角扯出一抹悲哀的冷笑,苍白的唇间逸出无力的低吟,“时候不早了,皇上请回吧,可别让淑妃娘娘久等。”

    可惜,他没有离开,而是……高大的身躯迅速压下,大手揪住她的衣襟口,用力一扯。

    兹——

    冷君柔薄薄的衣衫立即被撕开来,露出了浅紫色的肚兜。她羞恼,急忙拉紧衣裳,发出抗拒的声音,“不要,我不要!”

    古煊没有理会,拿开她的手,突然又是兹的一声响。他总喜欢这样粗暴地对她!

    冷君柔内心慌乱加剧,为了挣脱,不惜套用他的话来回击,“你不是说不稀罕我吗?那因何还要这样强迫我?我不温柔,我不爱你,不听话,我……一无是处,所以,你快走吧,去找那些样样以你为中心的女人!别——再——碰——我!”

    她在等着他放手,可惜,他没有!

    她不觉更加心急如焚,经过那次的羞辱,她真的不愿意再承欢于他的身下!故她只好继续劝解和抗拒着,“这儿是冷家堡,不是皇宫,在养心殿你还能保密,可这是人家的地方,难道你想被人知道你和一个卑微的宫女……搞在一起?朝廷不是正与冷家堡联盟吗?虽然我不清楚你这次来冷家堡的目的,但我可以肯定,你不想有意外发生的话,最好立刻离开,趁着他们还没发觉之前赶快离开!”

    终于,他停止了,阴沉的目光似要吃人似的瞪着她,然后,他怒气腾腾地转身朝外冲去。

    看着再次被震动的房门,冷君柔舒了一口长气,不过,除此之外心里好像还有另一种感觉,一种她理不清而又不想去理清的感觉,像是惆怅,像是失落,更像是……悲哀!

    继续心不在焉地呆愣了一阵子,她取出手镯,思绪回到刚才与冷睿渊见面的情景上。

    负心汉爹爹,为何要撒谎?她宁愿他说不喜欢娘亲,也不接受他那样的说辞,那简直是侮辱娘亲对他的爱,侮辱了身为他的女儿的自己!

    那个上官燕,到底有何魅力让他这般为她?再说,就算他很爱很爱上官燕,也不该否认和娘亲在一起的那段过往!

    ——艳儿,玉镯代表我,我会牵着你的手,直到生命的尽头——

    这是他送定情信物给娘亲时说的誓言,很明显,代表着一生一世。

    莫非,是娘亲在说谎?不,不可能,娘亲那么善良温柔,断然不会欺骗自己,而且也没必要骗自己,最主要的是,娘亲这些年来郁郁寡欢,确切说明了对爹爹是多么的深爱。

    或者,是自己弄错了,这个冷睿渊不过是碰巧跟负心汉爹爹同名同姓,而非同一个人?但是娘亲的画像又如何解释?

    紧紧握着手里的玉镯,看着它在烛光辉映下散出的碧绿之光,冷君柔满是疑云的心,逐渐形成了一个主意。明晚得再去一趟蒲公英花田,而且,要戴上这只玉镯!

    到时,她看他还如何伪装下去,她坚信,他就是那个负心汉爹爹!

    可惜,冷君柔的计划,被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耽搁了。

    翌日上午,堡内一片慌乱,原来,蓝子轩突然来临,还是昏迷不醒地被两名暗卫抬着进来!

    客房里,气氛异常凝重,古煊侧身坐于床沿,边看着床上了无生气的蓝子轩,边听暗卫的禀告。

    “皇上出发的第三天,有密报回,说兰陵王正带兵从封地出发,十日后攻打入城。暂代皇上打理国事的老王爷无法确定此事是否属实,又不想让此事太过宣扬而被有心人利用,于是派蓝大人偷偷前来通知皇上。孰料昨日抵达冷家堡的边界时,忽然倾盆大雨导致山路倾泻,蓝大人一时把控不住,连人带马滚下山坡,属下找到他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

    侍卫刚刚说完,太医便匆忙赶到,给蓝子轩诊察,最后确定,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堕马的时候估计撞到后脑勺,导致昏迷不醒。

    古煊忐忑的心放下些许,他屏退众人,继续自个守在床前,满眼复杂地凝望着蓝子轩,整个心思被侍卫方才的禀告所充斥。

    这次前来冷家堡,是受冷睿渊的邀请,实则也是冷睿渊想试探他的诚意,故他不惜纡尊降贵,千里迢迢前来,除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也希望借此机会对冷家堡有个了解。想不到,自己才踏出宫门,敌人就迫不及待地行动了。

    他们是早有预谋呢?或是正好趁此机会?至于冷睿渊,是否也涉及其中?一切的疑问,恐怕只有等蓝子轩醒来才能揭晓!

    剑眉蹙得更甚,他微微叹息着,蓦地,一阵房门被推开的响声,他看到一抹熟悉的倩影走了进来。她……来做什么?看着她满眼担忧的注视着蓝子轩,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吃味。于是,沉声质问出来,“你过来做什么?”

    “奴婢会医术,想看看蓝大人的伤势。”冷君柔便也如实应答,语气如面容一般的冷淡,视线仍然落在蓝子轩的身上。

    古煊薄唇一抿,便也不吭声,看着她在床前蹲下,还握起了蓝子轩的手,他便扭头,走向窗台边。

    冷君柔屏息凝神,认真仔细地给蓝子轩把着脉,完毕后,紧蹙的眉心逐渐舒开,幸好,他并无大碍!

    没有即刻离去,她继续趴在床前,默默看着他。不一会,终于等到他的醒来!

    带着温暖的眼睛,睁开之后似乎闪过一丝错愕,接着眼神转为迷惘深情,手抬起,缓缓爬上她的脸庞,干涸的嘴唇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呼唤:“雪柔——”

    雪柔?他……他为什么叫自己雪柔?还有,他……这般亲昵地抚摸自己的面颊……

    瞬息间,冷君柔被蓝子轩的古怪所震住。

    正从窗边返回的古煊,则被蓝子轩大胆放肆的举动挑起了怒火,只见他俊颜变色,眸光吓人的阴鸷和冰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世皇后》,方便以后阅读惊世皇后050 “他”来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世皇后050 “他”来了并对惊世皇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