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大国栋梁 29.雷阵雨

作者:貔蚯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1-20 09:19:47

一股无形的重量压在赖何昌的心头,甚至让他整个人都有些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二话不说的就把信封又给塞了回去,对周群严肃道:“不用这样!汪局交代的事情,我会办好的。”

“要的要的。”周群非常自来熟的说道:“毕竟汪局他是领导,凡事都只是命令下来而已。真正干工作的还是赖主任你的登记室嘛。不光是你,以后还要麻烦你们其他同事,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

说着,她又把信封给塞了回来,同时轻声道:“赖主任,可别再推了。这走廊里人多眼杂,万一被人看见才真的不好呢。”

这句话把赖何昌说得一愣,无形之中就觉得如芒在背,仿佛真的有一道道看不见的视线,已经在注视着他了,让他不敢再推。

同时,周群的话也点醒了他……

确实,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自己大包大揽,以后无可避免的会让周群和王吉恩、李小慧他们接触。

看周群的这个态度,将来说不得就是源源不断的信封了。那么他们俩自然而然的也就会知道这些事情……

一股力量从上而下,一股诱惑从下而上,周群还在边上推波助澜,被架在当中赖何昌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独善其身了!

毕竟,有些事情,哪怕你其实并没有做,但靠嘴是说不清楚的,根本没人会信。

“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就随波逐流吧?”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把赖何昌吓了一跳,只能陷入沉默。

周群见状,心中有些鄙夷的偷笑,暗道还真没见过这么不上道的人呢。不过见他已经不再推让信封了,也就放下心来,开口道:“赖主任,要不……带我去跟登记室的同事们认识一下吧?以后万一你不在的话,也不至于耽误事情嘛。”

赖何昌瘪瘪嘴,鼻腔里“嗯”了一声:“跟我来吧。”

办公室里,王吉恩和李小慧正在眉目传情呢。

虽然昨天还没能上垒,但王吉恩觉得李小慧已经是手到擒来的战利品了,反而没有急于非要“坦诚相见”。

情调还是很重要的嘛。

却听“咔哒”一声门开,两人在刹那间就恢复到了认真工作的状态,佯装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见主任带了个陌生的中年妇女进来。

“介绍一下。”赖何昌开口道:“这位是豪屋公司的权证外勤经理,周群女士。”

“豪屋公司?”王吉恩也有些诧异。他的感觉跟赖何昌第一眼见到周群的时候一样,登记室向来是清水衙门,昨天是陈旸,今天又是这个周群,怎么一下子接连冒出陌生人来套近乎?

只听赖何昌继续道:“根据汪局的指示,鉴于豪屋公司客户多,单子多,难免会有特殊情况……”

他把汪大强的话又复述了一遍,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王吉恩一挑眉,喜出望外!

跟赖何昌不同,他可是一直都在等着这种“变现”机会的。

他立刻起身主动跟对方握手道:“你好,我叫王吉恩。你叫我小王就行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

“不不不,王先生太客气了。”因为之前赖何昌已经就范,所以现在周群更是毫不避讳的直接拿出另一个信封递了上去。

当然了,李小慧也收到了一个信封。无非是相对来说,略薄了些。

关于三个人的这些信息,都是早就打听好的,登记室的人员配置也早就清楚了,按照岗位和工作内容,周群用信封很明确的给这么一间小办公室里的人,愣是分出了个三六九等的档次来。

这一番动作,赖何昌看在眼里,恼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

就连他自己——一个已经经历过生活荣辱起伏的中年人,一开始都失守了,更何况这些才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呢?

看不顺眼?他自问没这个资格。

周群跟他们又寒暄了一阵之后,千恩万谢的离开了,但是办公室里的气氛却有些诡异了起来。

如果说昨天陈旸的行为,还只是不值一提的小动作,可今天的忽然公开化,让三个人心里都有了些想法。

赖何昌是最难受的。早上出门的时候,老婆的泪水还历历在目,昨晚一整夜的煎熬都还没过去,今天就已经被剥开了。

就像是一道伤口,好不容易缝上,都还没来得及结痂,却又硬生生的被扒开了……缝合伤口的丝线每崩断一根,都代表着心中的一次颤栗。

鬼使神差的,赖何昌忽然想到,既然这个口子都已经开了,那么干脆就一视同仁吧?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的话,起码他不是因为那个信封才为别人加急办证的,而是他确实从服务大众的角度出发。

这样的想法,让他能够稍微心安理得一些……可也仅仅是稍微而已。

于是他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

******

“这么快就有人买了?!”

电话里,莫闻难以置信的惊呼着。在他的概念里,房子可是最昂贵的商品了。动不动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哪是一般家庭能够承受的起的?

陈旸笑道;“还没成交呢。不过我的同事手里有几个客户,意向都还挺明确的。所以现在就得莫哥你的了……垫资公司准备得怎么样了?”

莫闻应道:“账面上的200来万随时都可以用,没问题。”

“不是说这个。”陈旸苦笑道:“这六套房子都是你们典当行的质押呀,根本不需要钱就能操作。”

“我是问,公司注册的怎么样了?”

“已经找人去办了。”莫闻道:“黄牛注册,500块搞定。明天应该就能拿到执照了。”

“黄牛……”陈旸揶揄道:“还真是存在即合理呀。”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叮”了一声,陈旸一看是赖何昌的短信,便道:“我这有点事,再跟你联系。”

挂断了电话之后,他狐疑的点开了短信,只见屏幕上显示着:“陈旸,以后你们公司如果有急件的话,可以直接找我,我来帮你办。但是,不能再给我信封了!”

“忽然转性了?”陈旸诧异的想着,但是没理由啊。

一方面,赖何昌连那500块都退回来了,这跟自己收了红包再退也不一样,他明显是要跟自己撇清关系的。

另一方面,办证的时间需要20个工作日是执行了多年的规则,他一个分局登记室的主任,是不可能产生什么影响的。

但短信就在眼前,由不得陈旸不信。

念及此,他认真的想了想,回了一条短信道:“谢谢赖主任!请问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很快,短信回了过来:“时间地点?”

陈旸心中大定,在附近找了家饭店订了个包间,随后给赖何昌发了过去。

******

下午六点半,陈旸已经提前等在饭店门口,等着赖何昌的光临了。

不巧的是,这时天空中忽然就阴云密布,几声闷雷过后,狂风暴雨随之而来。雷阵雨就是这样,任性得根本不讲道理。

没过一会,陈旸就看见有一个消瘦的身影,从外面马路一溜快跑冲向了饭店门口,正是坐公交车赶来的赖何昌。

因为没有带伞,又不想避雨迟到,所以他只能冒雨狂奔,现在看上去狼狈至极,头发全都打湿了,眼镜片上全是水珠,未干的雨水顺着领口流进衣服里,让他的衬衫紧紧粘着身子,变成了半透明……

陈旸见状,连忙管服务员要了几条餐巾充作毛巾,递给赖何昌让他擦拭,口中故作诧异道:“赖主任,你没有自己开车吗?”

“我没有车。”赖何昌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应声:“买了车还得配车位,还要加油买保险,太不划算了。”

陈旸点点头,已经大致判断出了他这方面的性格。

其实在这一点上,赖何昌跟他的父亲陈锦荣很像。都是带着轴劲的中年人,讲究的是能省则省。其实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是吃过大苦头的,所以在一些思想观念上,说他们迂腐是不合理的。

相反,这一辈人吃过苦头之后,会比年轻人更加的珍惜现如今越来越美好的生活。

这是社会发展太快而造成的一种天然矛盾,需要被理性的看待……

“赖主任,那我们上楼吧?”

赖何昌点点头,让陈旸引着他,上了二楼进了包间。

“就我们两个人吗?”坐下之后,赖何昌有些诧异道。

“还有我的一个合伙人,一会就到。”陈旸应道,正说着呢,莫闻也像落汤鸡一般的推门进来,尴尬的冲两人笑了笑。

陈旸立刻起身,随手也递过去两条餐巾,开口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莫闻,金祥典当行的总经理。”

赖何昌有些不明就里的也站起身来,有些拘谨的跟莫闻握了握手,带着疑惑看向陈旸……

“先坐,边吃边说。”陈旸卖了个关子,招呼着让服务员上酒上菜。

不一会,服务员们就动作麻利的开始端菜上桌,陈旸则是跟两人不痛不痒的寒暄着。

但是其中有一个上菜的服务员走进包厢之后,却是明显楞了一下,狐疑的看了看陈旸……

看了好几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