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勇古记 火海卷·第二卷·第七章

作者:晚安的安宛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8-07 20:24:56

火海卷 The Sea of Fire

第二卷 祸端 Source and Disaster Event(察获,方觉祸。)

第七章 观察者 The Observer

观察者与内步森特来到了一个村落,里面的家户都是用鼠背灰色的石块与锌灰色的石块砌成的。这个村落就是安德与鲍思出生的村落——吉村。

吉村的附近没有植被,也没有水源,这样恶劣的环境没有给吉村人活下去的机会,所以他们组成了吉村的格罗姆,也就是漠匪,去劫掠附近路过的商队,以此来维生。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的吉村人选择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或是离开这个他们出生的村落,去别的村落或是市枢求得生存的可能。村落人数的逐渐减少,让留下来人们活得更加轻松了一点,漠匪也在内步森特、安德和鲍思的带领下越来越好,吉村人甚至可以暂时忘记生存的忧虑,短暂地享受一下生活,但仅仅是短暂地享受...

观察者走在内步森特的身后,古人族们陆陆续续从自己的家户中走出来,看向一瘸一拐的内步森特,没有人上前去搀扶内步森特,所以的古人族在看到内步森特后都开始哭泣了,它不理解这是为什么。有些古人族只是捂着脸安静地流着眼泪,有些古人族则是哭得撕心裂肺,把观察者吓得立刻跑到了内步森特的身旁。内步森特垂着头,朝着安德的家户走去,观察者和其他的古人族都无法看到她的神情。观察者来到她的右脚旁,抬起脑袋,想要看看内步森特,内步森特满脸的苦痛,泪水从眼中溢出,不断地落入白沙之中。

几个古人族都想冲到她身旁,但都被他们身边的古人族拦住了。吉村中剩下的古人族都是老人、妇女和孩子。观察者与内步森特走了一路,没有看见一个古人族男性。

内步森特突然停了下来,观察者也停下来脚步,它顺着内步森特的目光,看向左侧的鼠背灰色石屋,石屋里隐约看到两个人影,一个人影倚靠着石壁坐在地面上,另一个则靠着前者的大腿坐在地面上。内步森特走进石屋内,观察者跟着她也来到了石屋内。

出现在它眼中的是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妇女,她们正是安德的伴侣和女儿。安德的伴侣和女儿都在沉睡之中,外面的哭泣声已经能够传入石屋之中了,但两人却依旧熟睡着。内步森特走到安德伴侣的身旁,用右手轻摇她的左肩,将她从睡梦中唤醒。她的双眼有些肿胀,好像在之前就已经哭过了,眼神中流露出她深深的疲倦与悲伤,噩梦一直纠缠着她。看到内步森特,她本能地嘴角上扬了,但发觉内步森特是孤身一人,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泪水又一次地从眼角流出。噩梦成为了现实。

安德的伴侣松开自己的双手,此时她的嘴唇已经紧紧地抿住了。她用双手将女儿的脑袋移开,小心地放在地面上。站起身,拉着内步森特来到了石屋外的沙面上,她正准备说什么,突然双腿发软,朝着内步森特倒去,内步森特上前一步扶住她,让她搀扶着自己的身躯站立着。

“他...他...”她的声音虚弱无力,她甚至无法把话全部说出,悲痛制止了她。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即便只听到她口中传来的两个字,内步森特也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想要问什么,内步森特攥紧拳头,指甲刺入了掌心之中,很疼,但自己的心,更疼。内步森特还不如她,因为内步森特已经无法说出任何一个字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勒住了她的脖子,堵住了她的嘴巴,割掉了她的舌头。

安德的伴侣放弃了去询问内步森特了。因为她知道自己问不出口,内步森特也答不出口。她转头看向女儿,女儿还在沉睡之中,月白色的观察者趴在她的身旁,小心地观察着自己的女儿。她看着看着,眼中的泪水渐渐积起来了,但始终没有从眼角流出。她转过头,看向内步森特。

“你...你替我...照顾好安都...”她再一次看向了女儿。

“那你呢?”内步森特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她看,内步森特害怕她会说出自己不想听到的那个回答。

她不停地闭上眼睛,又吃力地睁开。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好像花去了她仅剩的体力了,她不得不完全瘫在内步森特的身上。内步森特有些哽咽,已经知道了她的选择,自己除了照顾好她和安德的女儿,什么也做不了,今天一整天,这种无力感不停地侵蚀着自己的心,内步森特的掌心越来越疼了,但却还是无法比及心里的痛楚。

安德的伴侣突然睁开了半闭着的双眼,恢复了精神。她又一次看向自己的女儿,看得入迷。她转过头,看向内步森特,脸上露出了微笑,她轻轻地抱了一下内步森特。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家户,朝着吉村的村口走去,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倾泻而下。当她走到吉村的门口,发现前面有许多的吉村人,大家与她有着相似的想法,彼此看了看彼此,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泪痕。

安都此时苏醒过来了,环顾四周,没有看见母亲的身影,但却有一只月白色的双尾生物趴在自己身旁。她的好奇心使她忍不住想要去触摸它月白色的双尾,观察者盯着安都的双眼,清澈得能够看见她毫无保留的好奇,它没有抗拒她的触摸,任由她轻抚自己的双尾。

观察者转过头看向内步森特,她已经在这个石屋前的沙面上站了很久了,一直不停地用双手搓揉着自己的双眼,擦拭着自己的眼泪。它站起身,朝着内步森特走去,到了石屋的门口,转过头看了安都一眼,眨了眨花青色的眼睛,又将头转向内步森特,慢慢地走到她身旁,用自己的脑袋轻轻地顶了顶她的右脚。内步森特将观察者抱起来,搂在怀中,观察者感受到了她的颤抖,还有她不停落下的泪水的温热。

安都扶着石壁,来到了石屋的门口,牢牢地抓住石壁,小脑袋探出门口,左右张望着,两只清澈的眼睛搜寻着母亲的踪影,却怎么也找不到,但她看见了内步森特。

“内步森特姐姐!”安都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兴奋从石屋门口传出。

“安都...”内步森特听见安都的呼喊声,将观察者从怀中放下,双手揉搓地更用力了,她不想让安都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

“姐姐你怎么了?”安都听出来内步森特声音中的哽咽,很是奇怪,而她的双眼,则继续搜寻着母亲的踪影。

“没事的...姐姐就是有些累了......”内步森特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转过身走向安都。

安都没有多想也没有怀疑,但是母亲的消失让安都很不安,“姐姐,你看见我妈妈了吗?”

安都软绵的声音把这十个字送入内步森特的耳中,触动着她的内心,她差点又要忍不住流泪了。

“你的...妈妈...她...”内步森特把话挤出口,她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放声大哭,她必须要忍住,“她...去找你...爸爸...了...”

“去找爸爸了?”安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内步森特看,眼中充满了奇怪,“妈妈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啊?”

“你爸爸...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内步森特低下头,不让自己看见安都那过于清澈的双眼,她怕自己一直与安都对视,会忍不住哭出来,“你妈妈去找...他...很累很辛苦...让我来...替她...照顾你...直到他们...一起回来...”

安都的眼中出现了困惑,但困惑很快离开了她的双眼,她点了点头,费劲地走到内步森特身旁,抱住了内步森特的右腿。

“那我听姐姐的话,乖乖的,等爸爸妈妈来找我们。”安都的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群青轻抚着她的小脸,让她看着格外的温馨。

“嗯,我们一起等你爸爸妈妈来找我们。”内步森特深呼吸着,调整着自己的心态,恢复了平静。群青同样轻抚着她的脸庞,却让她看着格外的孤独。

观察者走到了石屋里,靠着石壁躺下,它经历了一整天的奔波与危难,身躯已经疲惫不堪了。四条腿都已经酸痛无力了。内步森特和安都也来到了石屋里,安都小心地走到观察者身边观察着观察者,观察者也是第一次被一个古人族小女孩观察,有些许的不适应,但它太累了,懒得动弹了,就任由她观察自己了。它半眯着花青色的双眼,看着倚靠着对面石壁坐下的内步森特,她已经闭上了双眼,它知道她有多么的痛苦,与她原来在一起的那群古人族应该都已经死去了...一次又一次地承受失去同伴的痛苦,它之前也经历过两次。

第一次是父母和自己被迫离开族群的时候,族群被古人族们追杀,它与父母只能逃跑,不断地目睹着同伴们一个个死去,它们什么也做不了。

第二次是失去自己的父母,苏珀珥在自己眼前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它当时痛苦到失去神志,彻底懵了,它那个时候依旧是那么的无奈,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内步森特略显消瘦和憔悴的样子,它心里面很不好受,但它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安都对观察者充满了好奇,不停地触摸着它的身躯,发觉观察者没有抗拒她的触摸后,慢慢地靠近它的身躯,将自己的脑袋放在它的身上,靠着它躺下来了,月白色的绒毛十分暖和,而且十分柔软,安都很喜欢这种感觉。她看向内步森特,她对观察者充满了好奇,她想询问内步森特关于观察者的一切,但内步森特现在的模样像极了之前沉睡的的母亲,她眨了眨眼睛,将目光转向观察者,观察者也将目光从内步森特转向了安都,彼此对视着,观察者的疲倦使它很快闭上了眼睛,也陷入了沉睡之中,安都则在对视后越发好奇了...它刚刚看着我,眼神里流露出了疲惫,还似乎希望我不要打扰它的休息...好神奇!它好厉害!好想让姐姐告诉我它是什么,它叫什么...好想妈妈...安都侧过头,母亲的不辞而别还是触动了她的内心。她开始想念母亲了,很想,很想。

观察者在睡梦中梦见了自己的父母,父亲靠着母亲站立着,父亲的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愧疚,母亲的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溺爱。父母对视着彼此,情感在此刻弥漫开来。它们转过身,朝着远处走去了。身影越来愈小,观察者想要追上它们,但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最终只能目送它们远去。它们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了,自己的梦也醒了。安都侧着头靠在自己的身上,清澈的祖母绿色双瞳失去了神采,及肩的栗色发丝混入观察者月白色的绒毛之中,她还停留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一直在想着什么,想得入迷了。

观察者用左前腿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看向在对面沉睡的内步森特,她依旧徘徊在梦里的世界,但梦里的世界可能对她而言太过残酷,她的眼角不停地溢出泪水。观察者受到了内步森特的影响,心情变得低落了,之前在梦中看见自己的父母,本来已经忘记了,现在却逐渐想起来了,它有些想念它们了,脑袋轻轻地垂到地面上,地面很凉很冰,这让它有些不愉快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它的耳朵轻轻耸动着,石屋外一片宁静,哭泣声都已经停止了。甚至连古人族的说话的声音也都听不见了。它眨了眨花青色的眼睛,对此感到奇怪,外面未免也太过安静了。它抖动着自己的身躯,安都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回到了现实之中。看着观察者在自己面前站起身,走出了石屋。她扭过头看了看内步森特,又转回来看向已经走到石屋门口的观察者,她的手指互相拨弄着,她站了起来,小心地走向观察者,她还是决定跟随着观察者,让内步森特在石屋里好好休息。

观察者来到石屋外的沙面上,耳朵继续耸动着...太安静了,这个古人族的村落太安静了......它朝着吉村的村口方向走去,身后传来稀疏的脚步声,观察者回头看了一眼,是安都正在跟随着自己,试图悄悄地跟着自己不被自己发现。被自己看到后吐了吐舌头,咧着嘴笑起来。冲着安都眨了眨眼睛,它把头转回来,继续观察着吉村这种异常安静的状况。

风轻轻地吹向吉村的沙面,吹动白沙,让它们在观察者和安都的脚下流动着,发出轻微的嗦嗦声。观察者并没有在意脚下流动着的白沙,它和身后的安都已经走过了小半个吉村,一路走来,每个鼠背灰色的和锌灰色的石屋中,都没有任何古人族的踪影,他们好像突然消失了,此前它和内步森特看到的妇女、老人和孩子都无影无踪了,难道他们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村落吗?观察者很困惑,它们观察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离开自己出生和生存的地方的,古人族跟观察者好像截然不同...

突然,观察者听见了吉村门口传来的踏地声,急促,然后在瞬间消失了,接着传来的是轻微的脚步声。它的耳朵剧烈地耸动着,花青色的眼中渗入了一丝不安,它没有听过那种踏地声,所以并不知道那个声音的来源,但轻微的脚步声多半是古人族...是这个村落的古人族吗?还是从别的地方来到这个村落的古人族?她还在沉睡,而这个古人族小女孩还跟在自己身后,该怎么办呢....观察者回头打量着安都,红舌伸出嘴巴一小截,轻轻地舔了舔穹灰色的嘴,它停下来脚步,用右前足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再一次打量着安都,转过头,想要向吉村的村口继续前进,可是左前足迈出了一步后,它又将左前足收了回来,转过头,第三次看向安都,打量着她。

安都看着观察者不停地回头看向自己,以为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人或是东西,便扭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但是什么也没有,仅有几缕白沙被风吹到了她的脸上,她随意地抹了抹自己的脸,将白沙从自己的脸上抹去,看向身前的观察者,它没有继续前行了,留在原地不动了,垂着它的脑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安都越来越觉得观察者很神奇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生物,几乎跟人一样聪明。观察者慢慢地朝她走了过来,轻轻地顶了顶她的肚子,她蹲下来,摸了摸它脑袋上的月白色绒毛,它抬起头,伸出红舌,舔了着舔她的脸颊,她很痒也很开心,继续摸着它脑袋。观察者退后两步,用右前足指向安都的身后,随后观察者就朝着安都的身后走去了,原路返回,它觉察到了这个村落的异常以及门口的动静,在身旁有安都的情况下现在立刻回到内步森特身边是最安全的选择。安都没有多想,继续跟随着观察者,观察者去哪她就去哪。

观察者与安都才离开没多久,两个古人族出现在他们刚才所在的沙面上,他们正是鲁斯派来追击内步森特与观察者的两名奈夫津成员。他们逐一进入每个家户中,想要找这个村落的人询问是否看见过带有一只月白色生物的古人族,但他们到现在都没有看见任何一个这个村落的人。这个村落的人都已经消失了...他们查看着各个家户中的餐具的状况,碗和盘上有着残留物,水瓶还有残留的水渍和水滴,这个村落的古人族们似乎才离开没多久,但他们确实全都离开了这个村落。他们从石屋中走到石屋前的沙面上,略瘦的奈夫津成员弯下腰,拾起落在白沙之中的一缕月白色的绒毛,将它递给了身旁略胖的奈夫津成员,彼此对视着,都点了点头,他们一直追寻的目标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了,很有可能还没有离开这个村落,这缕月白色的绒毛使他们必须加快他们的脚步了。

风用力地吹向吉村中的石屋,发出呜呜的风声,不断地拍打着安德家户的石壁,让内步森特从梦中苏醒了。一滴泪水从右眼的眼角滑落,被她用力地拭去。她的眼睛有些红肿,脸上满是苍白,眼圈被水红铺满了。她用双手使劲地拍打着脸颊,眼中的悲痛渐渐被坚定所替代,虽然还有一些悲痛遗留在眼中,但是也比之前要好上很多了。

内步森特定睛在略显昏暗的石屋里环视着,没有看见观察者与安都的身影,刚刚平稳下来的心绪又变得焦躁了,她站起身,跑出安德的家户,呼喊着观察者与安都。

“小——家——伙——”内步森特一边朝着村口的方向前行,一边查看着道路两旁的家户中是否有他们的身影,“安——都——”

这个瞬间,观察者和安都听见了内步森特的呼喊声,两名奈夫津成员也听见了内步森特的呼喊声...

略瘦的奈夫津成员停下了脚步,仔细地听着远处传来的呼喊声...小家伙?安都?之前鲁斯副首领说要我们追击逃走的敌人,还说应该是一个古人族和一只生物,小家伙就是那只生物了,安都可能是那个逃走的古人族...发出呼喊声的那个古人族也有可能是那个逃走的古人族...

略胖的奈夫津成员也停下了脚步,等待着同伴的分析后得出的判断。略瘦的奈夫津走到他身旁,将自己的判断告诉了他,他抿着嘴唇思索了三个呼吸,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略瘦的奈夫津成员。

“我们先追上去,那个生物肯定见过我们了,两个古人族之中有一个也已经见过我们了,也应该知晓他的格罗姆同伴被我们击杀了,会对我们有敌意,另一个古人族...没有见过我们,应该不会立刻对我们产生敌意,哪个是我们应该击杀的目标,由此可以看出来。”

“...你说的没错,那我们加快速度吧!”

“好!”

观察者眼中充满了焦急,它知道内步森特是因为在意自己和安都才会这么做的,可是她让那两个古人族也听见了,这或许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件好事。安都听见了内步森特的呼喊声,略微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内步森特姐姐醒了呢!她称呼这个神奇的生物为小家伙,我也叫它小家伙好了!姐姐来找我和小家伙,我们也应该加快脚步,早点见到姐姐,不让姐姐担心...安都并不能够看见身前观察者眼中的焦急,她嘴角上扬,努力地跟上观察者逐渐加快的步伐。

观察者耳朵继续耸动着,那两个古人族离自己和安都越来越近了,他们听到了内步森特的呼喊声后,步伐越来越快了。观察者只能希望自己和安都先遇见内步森特,而不是那两个古人族先遇见自己和安都了。

自己的呼喊声没有回应,内步森特继续往吉村的村口走去,再一次地呼喊着观察者与安都。

“小——家——伙——小——家——伙——”她的眼中充斥着担忧,她的心这一整天已经受尽了苦难与折磨,她越来越害怕了,“安——都——安——都——”

两名奈夫津成员已经能够看见安都和她身前月白色的观察者了,他们继续加快步伐,想要追上他们。内步森特也看见了观察者的身影,还有观察者身后的安都。两名奈夫津成员和内步森特都没有看见对方。

狂风开始了怒吼,吹向他,试着去在他身上刮出一道又一道的伤口,但他的身躯过于结实,夹杂着白沙的狂风不能伤害他分毫,这令狂风更为恼怒,它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沙面,冲击着他的身躯,但他始终无动于衷。狂风不得不转移目标,它席卷了整个吉村,让两名奈夫津成员、观察者、内步森特和安都都无法彻底睁开自己的双眼,风沙停留在他们身旁,肆意地卖弄着,找回在他身上丢失的威严。

观察者的耳朵剧烈地耸动着,接着是它的身躯,开始了剧烈地抖动,月白色的绒毛根根立直,它觉察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的气息,一点一点地朝这个村落靠近着。对于这个“东西”有多么危险,观察者觉得那两个古人族完全不能与之相比。吉村门口的两匹步行者也感受到了这个“东西”的气息,它们的腿颤抖着,跪在了沙面上,当这个东西越来越靠近,它们的颤抖越来越剧烈,它们最终瘫倒在沙面上,不敢动弹分毫,它们已经身不由己了。

察获,方觉祸。(Source and Disaster Even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