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江山作聘之美人为馅 37.更深的阴谋

作者:绝之意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9-21 15:34:16

“大小姐,你的母亲并不是难产而亡,而是,而是被人害死的啊。”

唐佩珺死没死她比苗姨娘清楚。

看来,上官若雪是因为在相府里待不下去了,才死遁离开相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反正上次见她,便知道上官若雪不简单。

“看大小姐的神情,似乎并不意外,难道大小姐也怀疑前夫人死的可疑,这才来找妾求证?”

柳青莐斜睨着苗姨娘。

苗姨娘讪讪一笑:“是妾多嘴了。”

“既然你知道我母亲是被人害死的,那你一定知道害她之人是谁了!”

“我可以告诉大小姐害你母亲之人是谁,不过大小姐要保证,不能说是我说的,不然妾的小命难保。”

……

从苗姨娘的院子出来,已经过了半个时辰。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柳青莐看着天空,又回神看看这偌大的庭院,头一次觉得,这个相府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暗井。

将人吞没,不留一点痕迹。

老夫人啊老夫人。

难怪她要除掉自己,不过是先下手为强罢了。

哪天要是被自己知道,她就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怎会让她好过呢!

但还有个她不理解的地方。

那就是为何现在才想着动手除了她。

趁她年少不更事,除掉柳青莐不是更简单些,何必等到现在?

联想到上次在秦素娴屋顶上听到的话。

一些真相似乎呼之欲出。

唐佩珺之“死”,或许没有苗姨娘说的那么简单。

事情的背后,肯定隐藏着更深的阴谋。

老夫人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唐佩珺?

唐佩珺可是老夫人带进府中,并且亲自操持,将她许给自己的儿子柳兆渊的。

所有的人都以为唐佩珺死了。

讽刺的是,唐佩珺至今都活的好好的。

她不过是不想继续呆在相府,借老夫人的手让自己有一个名正言顺消失的机会。

金蝉脱壳玩的那叫一个溜。

事情越发的扑朔迷离。

唐佩珺为何一定要自己嫁进睿王府,她和睿王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柳青莐觉得自己被卷进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必须想办法,尽早抽身。

她可不想作为谁的棋子,身不由己。

***

翌日

就是一年一度的圣寿节。

圣寿节,乃皇帝寿辰。

今年又是皇帝五十的整寿,其他三国均派来使臣祝寿,尤为隆重。

东辰国,也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员可以携亲眷祝寿。

柳青莐走到门口时,看见还没有出月子的柳青瑗打扮的十分隆重,显然也是要去参加这个寿宴。

“妹妹还没出月子吧,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反而到处乱走?”

“住口。”

众目睽睽之下,柳青莐出口就是败坏柳青瑗的名声。

秦素娴怎么可能还忍得住。

“青莐,莫要在这败坏你妹妹的名声,之前你受刺激魔怔了,在城楼上说的那些胡话,母亲都不与你计较,可女儿家的清白岂能随意诬蔑。”

“呀,妹妹脚下那是什么东西?”

柳青莐没有搭理秦素娴。

而是非常夸张的指着柳青瑗的脚下,并且很没形象的呼叫出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府中下人的,还有门口路过的官府家眷……,这些人可都是最为嘴碎的。

柳青瑗脚下不是别的,而是一摊血迹。

秦素娴也看向柳青瑗的脚下。

待看清楚是什么时候,赶紧用自己的裙摆将那一摊血迹遮住。

“大惊小怪做什么,不过是女子来了月信。”

月信会这么多?

骗鬼呢。

柳青瑗没想到自己的身子这么不争气,这还没出门就弄成这样。

今天的宴会,自己岂不是无法参加?

她看向柳青莐,那么明媚耀眼,自己却因为身体不争气,无法参加。

想想都气的紧。

“娘……”

柳青瑗这一声喊的无限委屈。

秦素娴以为柳青瑗担心的是自己名声受损。

立刻扶住柳青瑗,轻声安慰。

殊不知,柳青瑗并不在意这些。

她和太子的婚事已经板上钉钉,这些人再怎么议论,也不过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

“青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青瑗?她可是一直拿你当做最亲的姐姐。”

嗤……

最亲的姐姐!

真的把她当姐姐,又怎么会处处陷害她,到最后还抢了本该属于她的婚事,最为可恨的是想要她的命。

就这样,还假惺惺的说什么当她是最亲的姐姐。

不过,他们会演戏。

她柳青莐也不差。

“夫人,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说我,我不过是担心妹妹的身体罢了。”

柳青莐很是无辜的开口。

配上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加上本来城楼事件的影响。

立刻让围观的人认为。

是秦素娴母女欺负柳青莐。

“看来,柳大小姐说的是真的,这个二小姐啊,抢了自己姐姐的夫君,还未婚先孕,真是把我们女人的脸给丢尽了。”

某个夫人说道。

另外一个好事的夫人立刻接棒:“可不是,我看啊,那才不是什么月信。”

第三个也不示弱,立刻接过话茬:“女儿家家的,月信怎么会这么多,估计啊是小产了,没看那姑娘脸色那么憔悴。”

……

当初在城楼下,那些人怎么议论柳青莐。

如今,这些人就怎么说柳青瑗。

说的更直白,更难听。

总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但其实,女人才是最喜欢为难女人的,尤其是看不得比自己优秀的女人好。

柳青瑗万万没想到,被人指指点点的画面,有一天会出现自己身上。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拿着刀子,戳自己的心窝。

疼的人呼吸都是疼的。

“你们都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再乱说,本夫人撕烂你们的嘴。”

青瑗是她唯一的指望。

她绝对不允许这些人这么说她的女儿。

“秦夫人,就算你是相府的夫人,也管不了人家说什么吧。”某位夫人轻嗤。

看热闹的人随声附和:“就是。”

然后,相府的门前今儿异常的热闹,都在讨论柳青瑗小产的事。

柳青瑗本来就没出月子,又被宫里那位下了绝子药。

身体本来就虚,这一闹自然是没去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