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无论如何,就算有天大的胆子袁佟也绝对不敢去找九幽魔尊将凌云的事情问个清楚,所以只能不住的在心中安慰自己:“不是我的能力出了问题,而是这叔侄两根本就不是人!”

如此一想,袁佟的信心倒是恢复了大半,留在禁地中与袁丕叙旧了几天之后,袁佟随着归来的道寅踏上了回大夏的路。

在天元宗做客的几天,见到修仙者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和能力,认识了一种与血修者完全不同的修炼道路,再加上被九幽魔尊打击了一番,将高傲完全放下的袁佟与来时的表现完全不同。

袁佟随道寅去王天元宗,只是出于对袁策命令的遵守,虽然一路上惊讶不断,但在袁佟心中,修仙者始终是些不开化的食古指民,完全没有必要理会,所以其甚少与道寅交谈,而道寅也因为心中有所担忧,故而很少理会袁佟,两人从大夏到元国,倒是沉闷无比。

而现在的光景却是与来时对比鲜明,似乎天元宗与其他各派的交流比较顺利道寅暂时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加之幡然醒悟的袁佟主动交谈,进入夏国之后,在回嵩林城的路上两人倒是交谈甚欢。

修炼之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修炼,相互的交谈间两人都从对方身上的得到了不少的启发,于是两人之间愈发有兴致的谈论起来,各自天南地北胡乱的吹嘘了一通,当话题不知怎么的从转到了上古之时,谈论的对象自然而然的转到了两人见过同一个也是如今唯一一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上古魔神九幽魔尊。

道寅说起自己在蛮荒森林中差点被九幽魔尊狠揍一顿的糗事,袁佟也自然而然的将自己在禁地内被九幽魔尊教训的事情讲了出来,当袁佟说完自己被教训的原因之后还在不住的感慨自己的霉运:“谁能想到上古魔神居然就是这般脾气!”

“有些不对……”道寅听完后奇怪的问道:“你说你被魔尊大人拍了一掌却毫发无伤?”

袁佟略带疑惑的点了点头,有些紧张的问道:“什么事不对?”

“毕竟是上古七十二魔神之一,若魔尊大人真对你生气,不可能之时拍你一掌而让你毫发无伤!”一想到九幽魔尊在蛮荒森林中发怒时的模样,道寅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仔细想想后对袁佟说道:“好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再好好探查一番自己的身体,魔尊大人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千万别被袁丕那蛮货误导了。”

“袁丕这小混蛋误我!”听了道寅的话,再回想了一下袁丕的德性,袁佟顿时紧张起来,也顾不上与道寅说话,就这么直接在车厢中入定起来。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随着袁佟的神识深入自己的体内慢慢探查,终于发现了一丝异样,一丝几乎细不可查的一种血脉之力在自己的经脉中沿着一条与自己平时运功路线截然不同的路线在慢慢运转,这一丝血脉之力似乎怕自己看不清楚路线一般运转得很慢很慢,但却对自己的所有试探都毫无反应。

从入定中醒来,紧张无比的将体内之事告知道寅,袁佟焦急的等待道寅的意见。

“你说那异种血脉之力对你毫无影响?”道寅奇怪的询问,得到了袁佟的肯定后,道寅想了半天,这才不太肯定的说道:“既然那异种血脉之力对于你的试探毫无反应,那你为何不将你自身的血脉之力随着其一起运转试试看,我想魔尊大人不会这么无聊在你体内留下这么一丝没有任何作用的血脉之力吧,而且还丝毫不做掩饰。”

“嗯,我也认为魔尊大人不会那么无聊,若是其要害我,直接下手便是,没人拦得住他!”听闻道寅的话语,认真想了想之后将心一横,再一次将神识沉入体内入定起来。

再次仔细的观察试探了一番,眼见那一丝异种血脉之力仍旧对自己的观察和试探毫无反应,依旧我行我素的自行运转着,只是其粗细似乎比之前更加细了微不可察的一点,袁佟不再犹豫,小心翼翼的调动起自己的血脉之力,跟随着这一丝异种血脉之力的路线运转起来。

不得不说袁佟已经很小心了,虽然知晓九幽魔尊不大可能会暗害自己,但毕竟只是第一次见面有些防备还是很有必要的,在袁佟想来,自己只是小心的调动起一丝血脉之力跟随那异种血脉之力运转,只要一有异变就立刻停止,但事情根本就不像袁佟所预想的那样顺利!

袁佟自身极其微弱的一丝血脉之力刚刚随着那异种的血脉之力开始运转,那一种的血脉之力的运转速度就如同添加了巨大的动力一般凑然加快,而袁佟自身的那一丝血脉之力居然如同被牵引一般不受控制的随着异种血脉之力疯狂的运转起来。

仅仅如此倒也罢了,但当那一丝血脉之力失去控制后,袁佟绝望的发现,自身所有的血脉之力也在同时失去了控制,全都从原本的运转路线上渐渐向着新的运转路线转变,而且转变和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袁佟的经脉也随之鼓胀起来。

全身血脉之力不收控制的暴走,坐在袁佟身边的道寅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立刻叫停了马车紧张地扶向袁佟,随之在其手掌堪堪与袁佟接触时,突然从袁佟身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道,毫无准备的道寅背着力道一震,顿时如同炮弹一般撞破车壁飞了出去。

飞快的调整好自身,化作张虎形象的道寅与一种与其肥胖身材极不相称灵敏安全落地,急忙向着马车冲去。

刚刚靠近马车,马车突然在巨大的声响中四分五裂爆炸开来,剧烈的冲击波如同波浪一般从马车中传出,再一次将道寅冲飞出去。

好在马车上驾车的车夫乃是道寅的弟子,其修为并不算差,感觉到不对的车夫在爆炸发生的前一刻以极快的速度跳下马车远远跑去,这才避免了重伤的结局。

冲击波还在持续不断的向四周冲击,而且冲击的力道越来越大,道寅与弟子汇合后原本向立刻返回爆炸的原点查看袁佟的情况,但最后却不得不在冲击波的边缘上停止下来。

冲击的波动越来越强,冲击波扬起的沙尘遮掩了爆炸点的一切景象,紧随这波动之后一股让道寅惊悸的气势从漫天沙尘掩盖的波动中心位置传了出来。

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一头巨大的脑袋忽然从漫天的沙尘上空钻了出来,紧接着,一条细长的鞭状物从另外一边甩出,刚好落在道寅师徒面前,巨大的力道将师徒两人面前的大地抽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吓得师徒俩再次后退几步。

冲击的波动终于散去,漫天的灰尘慢慢落下,师徒两终于看到了灰尘掩盖下的情景,一头巨大无比,光光脑袋都有爆炸前的马车大小的老鼠以后腿着地的姿势直立而起,尖锐的爪子散发出阵阵寒光,其高高扬起的脑袋上双目中射出两道明亮无比的光柱直射天空。

方才砸在道寅师徒两人面前,将地面抽出一道巨痕的鞭状物正在慢慢回收,正是这头巨大老鼠的尾巴!

巨鼠身下,身体微微颤抖的袁佟正紧闭着双目盘膝而坐,强大无比带着诡异感觉的气势从其身上散发而出。

如同有所感应一般,在头上巨鼠双目中射出光柱的同时,袁佟同样将头扬起,猛的睁开双眼,两道白光迸射而出,将道寅师徒两晃得眼角生疼,泪水控制不住地从眼角留下,道寅震惊的张开嘴巴,轻轻呢喃道:“这……这是……血神境!他居然突破了……”

袁佟的双眼再次闭上,两道直冲天际的光柱也在瞬间收回巨大的窥天鼠眼中,窥天鼠再次发出一声长吼,如同烟雾一般消散开去。

紧闭双眼的袁佟在原地默默做了小半晌,忽然睁开眼睛露出微笑,随后身形一晃出现在道寅面前,向着道寅轻轻一拜:“袁某能有今日,亏得道兄提点,请受袁某一拜!”

道寅连忙拉住袁佟,摇头道:“使不得使不得,袁兄能有今日乃是袁兄自身福气,与道寅可没有半点关系,更何况达者为先,如今袁兄率先突破血神境,道寅可是羡慕的紧,真个受不起这一拜!”

袁佟不顾道寅的阻拦,仍旧用心一拜,这才直起身来说道:“若是没有道兄提点,我断然不会调动自身内力去模仿那一种血脉之力的运行,也万万不可能突破,我这一拜,道兄尽管受得!”

“那道寅就恭敬不如从命喽”道寅听完也就不再多想,而是开口问道:“袁兄此番突破,难道真是因为……”

“嗯!”重重将头一点,袁佟解释道:“我本散修出身,靠一本偶然间拾获的秘籍觉醒了窥天鼠血脉修炼到血实境界后期,又因越买关系获得了探查他人血脉的能力,故而沾沾自喜狂妄自大起来,但那本我之前以为完美的秘籍本身并不完全正确,故而导致我修为一直停滞不前,亏得魔尊大人不嫌弃,故意以发怒一般的姿态在我体内留下血脉之力引导,这才让我调整回窥天鼠血脉真正的运转路线,从而越过血实境巅峰,直接突破到血神镜。”

正说到此话,一丝微弱的血脉之力突然从袁佟身上钻出,然后在空中膨胀开来,化作九幽魔尊的模样,摆出一副肆虐无比的表情开口到:“本尊还以为你这笨蛋等到本尊留下的这丝力量消失你都发现不了,没想到你还不算笨到家!”

“感谢魔尊大人提携,在下才能有此突破!”袁佟与道寅师徒先是大吃一惊,随后立刻九幽魔尊下拜,袁佟摸摸脑袋,有些不好一丝苦笑道:“若不是道寅兄,在下还真没发现魔尊大人留下的力量。”

“懒得管你怎么发现的,本尊来此是为了让你给袁宗那小老头带句话,告诉他,界外那臭猴子到元界来了,叫他赶紧去找,免得那猴子惹出事端!”九幽魔尊随意地嗯了一声,开口说了句话,随后消失不见,那一丝来自于九幽魔尊的血脉之力也随之消散。

“猴子?”袁佟和道寅师徒看着九幽魔尊消散,闻言奇怪的相互看了一眼。

忽然道寅重重一拍手:“我知道是谁了,你们袁家的魔神法相不正式炽火神猿吗?刚才我还奇怪你的什么法相怎么不一样呢,这魔尊口中的猴子,该不会就是……?”

袁佟大吃一惊,来不及等道寅说完,连忙将其拉起向着嵩林城疾驰而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