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皇后今天营业了吗 第69章 受宠若惊

作者:与你听风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13 22:51:44

一曲终了,盛彦奕还没能从震撼中缓过神来。

时至今日,盛彦奕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能惊艳他的眼眸和时光。

宋希汐转身看见他,有些意外地说:“盛先生,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呢。”

盛彦奕单手插袋缓步向宋希汐走近,打趣问道:“宋小姐的意思是希望我回来,还是不希望我回来呢?”

宋希汐:“……”

“盛先生真会说笑,这里是你的家,当然是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盛彦奕转了个话题,问道:“《有才有艺》什么时候录制?”

“下周三。”今天是周日,也就是三天后。

盛彦奕凝神片刻,“明天我得飞欧洲,至少周五才能回来。《有才有艺》录制,我是没办法陪你去了。”

闻言,宋希汐的双眼瞪得老大,明明白白地把受宠若惊四个字写在脸上。

盛彦奕陪她去录制综艺节目,这是她从来都没敢想过的事情好吗?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不是,他俩的关系也没好到这份上吧?!

宋希汐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连忙摆了摆手,“不过是录制个综艺节目而已,盛先生不用陪我去的。”

“你这表情,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见不得人,让你没办法带出门。”

“……”宋希汐快要被他这清奇的脑回路给整得哭笑不得,“盛先生,您是何等身份啊,要是你陪我一起去录制《有才有艺》,我分分钟钟被挂热搜第一。”

“你要是想让热搜,我不介意陪你上。”

宋希汐呵呵地干笑了两声,“不了,盛先生你还是保持低调吧,我不想成为全民公敌。”

盛彦奕笑意潋滟,问道:“你还要继续排练吗?”

宋希汐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时间还早,还可以练一会儿。”

“你从小练习舞蹈?”看她刚才的表现,至少有十年以上的功底。

盛彦奕之前无意中有看过一篇跟她有关的文章,那个小编点评十分毒辣,字里行间都在嘲讽宋希汐除了一张脸能抗打之外,演技不行,才艺也不行,注定在娱乐圈里走不长远。

底下不少读者评论,一水儿的都是赞同小编的说法,他们总结的说法是:宋希汐演戏眼神空洞,美得只能沦为背景墙。

至于抨击宋希汐才艺不行,那也算是有根据的。那个只有短短三分钟小视频里,宋希汐参加一期综艺节目,和几个艺人一起跳舞,动作略显生疏,明显节奏拍子跟不上,最后被队友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绊了一脚,狼狈地摔了一跤,引得哄堂大笑。

“是的。”宋希汐回答道。

原身确实也是从小就练习舞蹈,只不过半途而废。

而她,三岁开始跟名师学习舞蹈。母亲当年才艺冠绝京城,是京城第一才女,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继承自己的“衣钵”。

从小,母亲对她的要求就很严格,她再苦再累也没有半途而废的资格。

“你继续练吧。”盛彦奕说。

“好。”宋希汐原以为盛彦奕会离开,可谁料到他竟然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一副我会认真看你表演的表情。

“盛先生,你这是要……”

盛彦奕与她四目相视,“这是我的荣幸!你继续练吧,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宋希汐:“……”

她也想忽略他的存在啊,可他活生生一人坐在这里,根本无法忽略好吗?

盛彦奕似乎读懂了她心里的想法,“既然没办法忽略我的存在,那就把我当成你的观众吧!你别忘了,你录制综艺节目的时候,台下也是坐着观众的。”

这,说得也是。

盛彦奕目光落在钢琴上,心思一动,起身走至钢琴架前,用力掀开白色的遮尘布。

他坐了下来,抬眸问宋希汐,“《春江花月夜》,是吗?”

“啊?”宋希汐有一丝错愕,但很快就缓过神来,“是《春江花月夜》,盛先生这是要亲自为我伴奏吗?”

盛彦奕微微点了点头,笑意盈眶,“我的荣幸!”

今晚,这受宠若惊一波赛一波的。

“可以开始了吗?”盛彦奕问。

“嗯,我准备好了。”宋希汐点头。

当钢琴声响起的时候,宋希汐默契地秒入状态,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

钢琴弹奏的《春江花月夜》跟古筝弹奏出来的《春江花月夜》对比,别有一番风韵,宋希汐沉醉在美妙中的旋律中不能自拔。

而盛彦奕的目光自始至终紧锁着她,将她的一颦一笑尽收眼底,满眸写着惊艳之色。

按下最后一个音符,盛彦奕竟然有种患得患失的失落感。他在想,如果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是梦,那他不愿意这个梦醒来。

宋希汐眼里是掩藏不住的惊喜,眼神亮得惊人,“盛先生,没想到你的钢琴弹得这么好。”

“还好。”盛彦奕笑道:“略懂一二。”

某人口中所谓的略懂一二……宋希汐在很久很久之后才在箱底翻出他的钢琴十级证书。

宋希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犹豫了片刻,缓缓开口道:“盛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盛彦奕心情大好,眉眼间都是笑意,仿佛宋希汐说要天上的月亮星星,他都会答应摘下来给她。

“盛先生你的钢琴弹得这么好,能不能教教我?我会弹七弦琴、弹古筝、弹琵琶、弹箜篌……但钢琴,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宋希汐喜欢尝试新事物。

“好。”盛彦奕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盛彦奕起身,指着空出来的位置,“坐吧。”

宋希汐愣住了,“盛先生,你是现在就教吗?”

“也不是不可以,择日不如撞日。”盛彦奕道。

“但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她所在那个朝代乐器音律和现在的有很大不同,数百年前的减字谱和现代的五字谱……天差地别。

盛彦奕伸手虚揽她的肩膀,扶她坐下来,他的薄唇几乎贴在她润白如玉的耳垂上,沙哑低沉的嗓音带着致命的诱惑力,“没关系,我有足够的耐心教你学会。”

这种暧昧至极的触碰,让宋希汐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她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沉沦,慌里慌张的想要逃。

她别过面望向他,“盛先生,男女授受不……”

宋希汐原本想跟他说男女授受不亲,理应保持适当的距离,可谁料到她这一别过面,他们现在是鼻尖碰着鼻尖,这个姿势远比刚才还要暧昧不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