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渡劫之王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一双贼眼

作者:无罪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11-30 20:55:14

感知着这几缕靛蓝色光焰内里的气息的挣扎,吕神靓便知道自己一开始的猜测没有错误。

这名创世者之所以能够成为天魔和星空基因兽的主人,是因为她根本不担心受到天魔和星空基因兽的反噬。

她的血脉之中,便存在着天然压制天魔和星空基因兽的血脉吞噬的力量。

叶玖月等人对于这名创世者而言,也是实验体之一。

她们的修为继续增长下去,或许在某个时刻,这名创世者就会在她们身上进行进一步的实验。

她们将来很有可能也变成天魔的前体,或是直接被这名创世者改造成基因兽。

反正对于这名创世者而言,修士也是不配和她们并列的生灵,无非就是蝼蚁。

……

离开了深渊巨鱼鱼腹之中的秘密基地的男性创世者还在深海之中行走,他此时也看到了艾丽的战败,他的目光落在捉虫山内里的画面之中,看着神宫寺舞月此时那尊机械姬几乎已经失去抵抗能力,他纠结的皱起了眉头。

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加以任何的援手。

这纯粹和利益有关。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他方才思索要不要出手,也是担心神宫寺舞月成为第一个被搜索出真身和记忆储存器所在的幸存创世者。

因为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神宫寺舞月的信息传送暴露和被追踪的可能性更大,此时这尊机械姬体内一切的信号和控制系统都恐怕在那个飞碟的记录之中。

如果神宫寺舞月的真身和记忆存储器所在暴露,那这恐怕会成为此时的修真界破解创世者更多秘密的导火索。

尤其是在确定有天道网络降临的情形下,只要被找到一丝的规律,那他们所有的创世者都有可能暴露。

但此时放弃出手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觉得若是他此时出手,恐怕会引起更多的变故,反而会导致他直接暴露的可能。

在绝对理性的分析下,他觉得这一战最好就如此终结。

哪怕神宫寺舞月和艾丽的联手此时在直播中一败涂地,会直接让创世者失去神话统治者的权威。

苹果树下的金发男子此时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凡夫俗子静立着。

他也没有任何插手的欲望。

毕竟从一开始他就劝诫艾丽要认清现实,甚至绝对不要以如此强势的态度成为众矢之的。

他当然也很清楚神宫寺舞月有可能会成为连锁反应的开端,但在他看来,无论是艾丽还是神宫寺舞月,还是所有创世者的幸存者,只有在被逼迫到极致时,才自然会被挤压出更多的潜能。

……

“我一定会将你们全部杀死。”

彻底紊乱的机械姬内里响起了歇斯底里般的声音。

一团发亮的热粥般的威能在她的体内炸开。

她之前在等待,只是在等待深海鱼腹里那名男性创世者出手。

毕竟在灭世之战之后,她和这名男性创世者一起渡过了数万年。

如果这名男性创世者出手,和她并肩作战,那她会改变之前的决定,重新和他缔结联盟。

但直到此时,她却发现自己真的可笑,发现自己这样的想法真的只是一厢情愿,这名男性创世者极为理性的,就像是割掉身上的一个烂疮一样将她割裂出去,再也不想沾惹。

从理性来讲,应该是如此。

不应该有失望。

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失望和愤怒。

在这一刹那,她将这名男性创世者也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如果处于纯粹的理智,此时这机械姬自毁关机,她便不应该传输任何的记忆。

机械姬直接干脆的自毁关机,根本不产生数据传送的就地中断,她最多损失的便是这一段战斗时间内的记忆,今后她依旧可以通过有关画面来知道发生了什么。

今日这样的直播画面,肯定会被无数宗门用各种手段记录下来。

但她还是做出了在那名男性创世者看起来绝对不理智的选择,她需要记录此时真正的情绪和心情。

在自毁之前,她依旧完成了最后一次通讯!

……

半边身躯有些残破的星空机甲朝着机械姬体内爆开的光团扑了上去。

在飞碟之中零和一的计算之中,即便是以这尊星空机甲为堡垒,都未必能够令她们所在的飞碟能够保存完整。

在旧时代任何一个家族和企业能够成为创世者,便都拥有许多独特的手段,在某一方面的科技遥遥领先。

神宫寺家族除了是新能源市场和稀有金属分离和回收的大拿之外,还有生物能技术也已经到达了能够应用的阶段。

此时这名机械姬的生命力彻底燃烧,同时从虚空之中牵引了更多的生物能量,这个光团爆炸的威力,恐怕不会低于一个小型氢|弹。

然而让她们和神宫寺舞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光团并没有彻底爆炸开来。

它膨胀到数丈的直径时,竟然直接就消失了。

捉虫山之中唯一的异变,是酒鬼的酒葫芦。

酒鬼在紧张时就会下意识的喝酒。

他在捉虫山之中喝酒的频率分外的高。

但此时他根本提不动自己的酒葫芦。

他的酒壶就像是一颗星辰悬浮在他的腰侧,他想要往任何一个方位挪动这酒葫芦都是不能。

许多人无法理解这样的画面,因为在所有的战斗之中,酒鬼就像是一个完全无关的存在。

但也有极少数的人却明白发生了什么。

金发男子看着暂时无法挪动分毫的酒壶,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他倒是很希望艾丽能够看到这样的画面。

修真界说大道同归,在旧时代,也有不同的科技体系可以最终解决同样的难题。

旧时代的创世者们恐怕绝大多数都觉得自己在某方面的成就旁人无法企及,但其实每个创世者,又何尝不在进行一些暗中的研究,又何尝不隐匿了许多真正的实力?

很显然,当年这个修真界的建造者,在这方面就已经比神宫寺家族还要厉害得多。

机械姬的残骸就像是腐朽的枯骨一样掉落在地上。

那些残破的还在闪耀着荧光的机械骸骨似乎很轻,一些断裂处不断散发着焦臭的气味。

此时光头小僧微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之中消散的雷罡,他很直接的就联想到了异雷山之中的王离。

而浑身泛绿的捉虫山大师兄,此时却是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机械姬残骸。

这机械姬此时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没有任何的生机。

但不知为何,捉虫山大师兄却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依旧黏附在这机械姬的身上,而对方似乎依旧拥有强大的生机。

这种感觉很古怪。

甚至让捉虫山大师兄有种被掏空了身子般的眩晕感。

在足足数个呼吸之后,他才有些意识到似乎是自己之前那些冲击到机械姬身上的阴兵有些就像是侵入和沾染在了机械姬的体内。

而此时,他觉得这些阴兵的气机没有消散,而在极远方存在。

似乎这已经彻底损毁的机械姬,在极为遥远的地方瞬间满血复活了。

捉虫山大师兄此时的身体依旧是那种泛着绿光的状态,他虽然不觉得自己是死物,但对自己到底是什么状态他还弄不懂,更不用说搞得清楚此时那些阴兵和机械姬到底是什么样的纠缠了。

在片刻的失神过后,他看着平静下来的天空,终于确定这一战似乎彻底过去了,他便开始关心自己的问题,忍不住带着哭腔问飞碟和光头小僧,“你们…你们知道我现在是怎么回事么?”

……

在捉虫山大师兄最初感应到阴兵的气机时,神宫寺舞月的真身已经苏醒,她已经完整的接受了之前的记忆和情绪。

愤怒、羞辱感和仇恨在她的脑海之中交织。

那名男性修行者是旧时代陈氏门阀的幸存者,在旧时代,陈氏家族是拥有着强大的气象武器科技,还是地心研究的领军者。

神宫寺家族和陈氏门阀的联盟,让其余创世者的科技路线往星空中去时,他们两个家族的研究却越来越接近地心深处。

很幸运的是,这方天地的深处就是最好的掩体,所以他们在灭世之战中幸存了下来。

那条巨鱼腹部之中的秘密基地,也是他们共同建造而成。

不过现在她和此人的联盟破裂,两个人自然都不可能再动用这个秘密基地。

不过那名陈氏门阀的幸存者也不知道的是,她的安全屋,就在同一处海沟,就在距离那些巨鱼游曳的区域不远处。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相信即便是和自己一起渡过了数万年的这名陈氏门阀的幸存者也猜不出来。

但当她的真身在自己的安全屋中苏醒的一刹那,她却像是被一个天雷劈中一般傻掉了。

她雷得外焦里嫩。

她的养生舱外,居然有一双贼兮兮的眼睛。

一双明显做贼心虚般闪耀着微弱光华的眼睛里此时也闪耀着措不及防,很显然对方也是才刚刚看清她这里的布置,就没有想到她居然就在这里面苏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