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职场沉浮录 第2435章 受宠若惊

作者:易克1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10-01 16:45:50

最新章节!

“我当然记得。”蒋盛郴笑着摇头,“我就算是有健忘症,这才过了一晚上,我也不可能忘了嘛,你一说这事,倒是提醒我了,明天我打算去三江县医院看望一下那位吕局長,你要不要一起?你估计应该也听到消息了吧,那位吕局長来头很大呐,竟然是廖谷锋書記的女儿,要不是这次车祸,很多人都还蒙在鼓里,没想到这位吕局長背景这么硬,难怪她年纪轻轻就能从部里空降到咱们江州市局担任二把手。”

“蒋書記,我要跟您说的事,就跟这起车祸有关。”管志涛苦笑。

“是吗?”蒋盛郴疑惑地看着管志涛,示意管志涛继续往下说。

“蒋書記,吕局長和乔書記遭遇的这起车祸,是陈鼎忠干的。”管志涛一边说一边看着蒋盛郴的脸色,知道蒋盛郴对陈鼎忠并不是很熟悉,又干脆挑明了道,“陈鼎忠和我关系十分密切,我俩……”

管志涛主动说着自己的陈鼎忠的关系,蒋盛郴脸色凝重起来,等管志涛说完,蒋盛郴面色严肃地盯着管志涛,“志涛,陈鼎忠策划这事,你知情吗?”

“蒋書記,这我完全不知情,要不是这事闹大了,眼看着要捂不住了,陈鼎忠也不会告诉我。”管志涛连忙说道。

蒋盛郴听了,轻拍着桌子道,“简直是胆大包天,肆意妄为,这个陈鼎忠,我看他是脑子进水了。”

蒋盛郴对陈鼎忠是有所耳闻的,知道管志涛和对方走得近,他对陈鼎忠这样的人完全看不上,以前还提醒过管志涛,和陈鼎忠这样的人要注意一下距离,但管志涛没听进去,蒋盛郴也不好再多说啥,毕竟管志涛并不是三岁小孩,人家想交什么朋友,蒋盛郴也不好说三道四。

“蒋書記,眼下出了这样的事情,陈鼎忠也知道麻烦大了,这不,他自己想着要补救……”管志涛解释起来,凑到蒋盛郴身旁,说起了陈鼎忠的打算。

蒋盛郴听了,惊得站起来,瞪眼道,“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这陈鼎忠是不是彻底疯了?志涛,你千万不要再和这样的人来往,否则你早晚被他害死。”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听到蒋盛郴这么说,管志涛苦笑起来,他现在早都被陈鼎忠拖下水了,两人如今是一条贼船上的,否则他根本不会管陈鼎忠这桩破烂事。

看到管志涛的反应,蒋盛郴皱眉道,“志涛,你可别说你还想帮陈鼎忠干这事。”

“蒋書記,不瞒您说,我和陈鼎忠现在牵扯太深,他求到我头上,我也不好坐视不理。”管志涛无奈道。

“我看你也跟着犯傻了。”蒋盛郴指着管志涛,口气一下严厉起来,“志涛,既然陈鼎忠策划的吕局長和乔梁的那起车祸跟你没关系,你现在绝对不能搅进这个旋涡里,这就是个地雷阵,你一踩上去,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蒋書記,可是……”

“可是啥?志涛,我看你脑子也不好使了,不管你跟陈鼎忠有什么利益关系,那些现在都是次要的,就算出了问题,也有机会摆平,但你要是掺和进这次的事,你就完蛋了,日后出事,没有人敢捞你,性质也完全不一样。”蒋盛郴声色俱厉地看着管志涛,“你以前并不是这么糊涂的人,这次是怎么了,连轻重都分不出了?”

“蒋書記,我这不是想着一旦那陈鼎忠出事,也会把我牵连出来嘛。”管志涛苦笑。

“我看你是真的糊涂了,就算你跟陈鼎忠有什么利益往来,最后被牵连出来,但比起这次的事,其他的事反倒是小问题了,你还不明白吗?这次乔梁的车祸涉及到了廖谷锋書記的千金,现在连省厅都惊动了,你这时候还敢往里掺和,我看你是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命長。”蒋盛郴沉着脸,“那个陈鼎忠,叫他也别再想搞这些极端的手段了,这件事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他马上跑路,只要他跑出去,事情查到他那断了,那这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而只要陈鼎忠离开了,对你最终也就没了影响。”

“对啊!”管志涛眼神一亮,靠,他之前竟然连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想到,心思全被陈鼎忠给带偏了。

看到管志涛的样子,蒋盛郴摇了摇头,“志涛,我看你真的是当局者迷,不想着让陈鼎忠赶紧走,反倒是想着跟他一起铤而走险。”

“蒋書記,真的是被您说对了,陈鼎忠给我来这么一出,着实是把我都吓懵了,思路都被对方带着走了。”管志涛苦笑。

“现在就一个办法,让他赶紧走,其他的你别瞎掺和,就当不知道。”蒋盛郴说道。

“嗯。”管志涛点了点头,自己刚刚真的是脑子跟着进水了,不过也不能怪他,知道这事后,他的脑子完全是一片浆糊。

“对了,万一陈鼎忠不想走怎么办?他的产业都在江州,就怕他不舍得离开。”管志涛担忧道。

“那就跟他说明白呗,看是命重要还是产业重要,他以为这次的事还能用钱摆平吗?哼,不是我瞧不起他,像他这种脑子,要不是早期赶上了好时候,搁现在也就街头混混,说不定早就被人乱刀砍死了。”蒋盛郴鄙夷地说道。

“唉,就怕这陈鼎忠犯倔,这时候还抱着侥幸的心思。”管志涛摇了摇头,作为体制里的干部,管志涛无疑十分清楚这次事情的严重性,车祸牵扯到了廖谷锋的女儿,这事是绝对没人敢敷衍的。

“志涛,总之你不能再掺和这事,你说的那陈鼎忠,现在让他走是唯一的选择,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蒋盛郴淡然道,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其实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也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如果陈鼎忠这时候死了,对管志涛而言才是最安全的,但蒋盛郴不想多管闲事,要不是管志涛是他的人,他连这话都不会说。

管志涛点了点头,很快就站起来道,“蒋書記,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跟陈鼎忠再好好谈一谈。”

“嗯,去吧。”蒋盛郴摆摆手,起身送管志涛离开的功夫,蒋盛郴有意无意说了一句,“志涛,你今天到我这来,就只是来给我拜年的,对不对?”

管志涛怔住,转头看着蒋盛郴,见蒋盛郴冲他眨眼,管志涛醒悟过来,连忙道,“对对,我来您这,就只是给您拜年的。”

管志涛心里清楚,蒋盛郴这么说,那是摆出了一副不想跟陈鼎忠的事有任何牵扯的姿态,也就他当者局迷,差点被陈鼎忠给带进沟里了。

从蒋盛郴家里离开后,管志涛上了车就拿出自己的备用手机给管志涛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陈鼎忠一直在等着管志涛的消息,几乎是瞬间就接起了电话,着急地问道,“管县長,如何了?”

“老陈,你想劫人的事就不要想了,这事完全不靠谱,你别异想天开了。”管志涛给对方泼了一盆冷水。

“管县長,都没去尝试呢,你怎么知道不靠谱?”陈鼎忠不甘心道。

“总之就是不靠谱,你别再想这种极端的办法了。”管志涛口气严厉起来,“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是能马上出国,趁着警方的人还没盯上你,马上走。”

管志涛的话让陈鼎忠一阵错愕,他这正满怀期待等着管志涛的消息,甚至他都连准备安排谁干这事都想好了,结果管志涛竟给他来了这么一番话,让他立刻跑路。

呆愣了一下,陈鼎忠马上道,“管县長,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让我怎么马上走?而且我就是大老粗一个,以前也没出过国,连护照都没有,我现在出去根本不现实。”

“你说的这些只是形式上的困难,你要真想出去,也不一定非得通过正常途径出境,可以想其他办法,总之你现在就得开始准备离开的事,最好是今晚就走。”管志涛说道。

“……”陈鼎忠呆呆地没有说话,早晨王飞宇给他打电话说失手了时,他也是让王飞宇立刻就走,连家都别回,陈鼎忠没想到这番话竟然这么快就应验到了自己身上,这真的是天道有轮回吗?

“老陈,不要抱有幻想了,劫人的事你也别惦记了,不现实,赶紧走吧,趁现在还来得及。”管志涛苦口婆心地说道。

陈鼎忠脸色复杂,如果管志涛不愿意托人帮他打探警方那边的消息,那靠他自己是很难及时得知王飞宇那边的情况的,也没办法策划劫人的事。

“就算是要走,我该走哪去?”陈鼎忠喃喃自语道。

“反正只要离开就行,那个王飞宇是在南庆省被抓的,你之前是不是打算让他从西南出境?我看你也可以从这个路线出境。”管志涛说道。

陈鼎忠听了,默默挂了管志涛的电话。

“喂……老陈……”管志涛听手机里突然没了声音,拿到跟前一看,见是陈鼎忠挂电话了,差点没气炸,他在帮陈鼎忠想办法,这家伙竟然挂他的电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