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一百零一章 封印,解除!(1/2)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17 04:28:47

云中君的视线艰难地从这些有趣的东西上移开,心里的念头稍微有一点点的松动了,心里咕哝,说起来也就只是一个消息没有回嘛,似乎也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且不说徐福本身的实力就不在自己之下,他刚刚感觉到,徐福身边还有另一道气息,那是凤凰。

作为生命漫长,而且战力很强的那一类先天神,凤凰基本处于全盛时期。

出事的可能性很小,也有很大概率是在探索什么地方……

尤其是他们两个一男一女在那里,我贸然去,仿佛不好。

这个应该叫做大灯笼。

指的人家花前月下共赏月色,无关人等却偏提了个亮堂堂的灯笼在旁边,照的月色也无,搅得那种氛围也变的尴尬。

云中君思绪繁杂,视线下意识瞥过了倒扣在桌面上的一本书,这一卷书显然被看了数次,封皮被印刷的店家染成了浅白雅致的颜色,几点桃花点开,花树下面一名少女握卷,旁边是晃动的秋千,上面写着什么《搜情别转》,讲述人间爱恨情仇,这大灯笼的说法便是从书里看来。

云中君心中的迫切感又有些松动。

想到书卷中故事,自己去了或许还有些麻烦,可能会引得好友不喜。

心里想着,身上的云丝被仿佛更加柔软,这云丝被是祂自太古年间用到了现在的物件,自然纤尘不染,其最外面的材料是取了夜间星空之下云雾炼化,而内里却是朝日紫气初生时候,被晕染地最是柔和的那一缕祥云。

每一千座不逊于地上大城的云雾里,只能炼化成这样一丝。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也不知是汇聚了多少道,将三千世界的云雾都采撷尽了,才有风女以雷霆为针线,以大山大川为纺锤,织以群星,制以五行,合以阴阳? 花费一千三百年功夫,为祂制成了这一件若论材质丝毫不逊至宝,却单纯只是用来享受的云丝被;虽然不能防御? 不能攻击? 但是触手温凉? 如同夏夜星空之下,而盖在身上又仿佛躺在了日出晨曦之下。

若要睡了,便觉得是秋日慵懒午后? 聚散无常? 贴合身体,更无半点重量,加之以纤尘不染? 群邪逼退? 是云中君最为心喜之物? 此刻把祂包裹起来? 云中君的意志一点一点地被瓦解? 便又想到了那天午后? 双臂缠绕风带的少女笑嘻嘻捧着织来的云锦给祂,眸子微眯。

少顷便要从坐起滑落进被子里。

可云中君一个寒颤惊醒,又屈指叩击眉心,挣扎出那种温柔乡一般的感觉里,徐福毕竟是好友? 而今遇到事情? 自己怎么能在这里闲散下去? 吃着小食? 喝着美酒,躺在云床云被之上,翻看人间故事? 闲看天海风景,这哪里比得过好友?

咳嗯,虽然这样是很舒服。

但是不行,不行……

云中君面容肃然,如同面对大敌一般,便要起身,更有隐隐挣扎之色,可是祂眸子看向外面,脑海里一些不愿意回忆起来的记忆开始翻腾,让祂思绪沉滞了下,沉默许久,带着挣扎之色,准备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祂突然发现,有诸多气息从徐福最后所在的方向而来。

其中甚至于隐隐给祂一种同道的感觉。

云中君微怔,旋即大喜。

既然同为先天,对方也是从那个方向而来,大抵知道徐福的位置;也很有可能知道徐福的情况,拦住对方,问上一问,就知道自己用不用出发,免得跑了那么远却白忙活一场。

云中君念头只转了两下,便当即决定去问一下这同道。

抚掌一笑。

重新滑回了云床。

伸手握着书卷,随意翻起了刚刚放下的书卷,丝毫没有踏出此地,驱云带雾前往拦截询问的意思。

而在同时,云雾翻腾。

其巨大程度能够容纳鲲鹏肆意玩耍,丝毫不逊于一座大洲的云中仙境边缘缓缓翻腾,如同被风吹动的云雾一般,以肉眼所见缓慢,实则迅疾如雷的速度朝着祂所把握的气息而去。

…………………………

星海之上,一座威严无比的飞舟在往岚洲方位而去。

说是飞舟,其实说是一座宫殿也无不可,飞舟本身的舟身和甲板都极大且宽阔,上面有宫殿楼阁,层层的飞檐翘起,下面悬以金铃,气派地很,甚至于还有穿着薄纱的美人起舞,一名高大的男子坐在最上首以玉堆砌的座位上,眉宇皱起,有些许的戾气。

那美人起舞玲珑雅致,杯中的美酒也不是凡品,可他越看越是心中恼怒,最后直接手一抬,青铜杯盏重重砸在了那美人额角,打得头破血流,金杯落在地上,当当当一阵声音,于是刚刚还是一片繁盛的景色一下变得死寂。

在这高大男子旁边,一名头发灰白,面容温和的男子无奈,挥手让这些美人侍从都退下去,然后举杯劝酒,他却是知道那主尊是为何这样恼怒,刚刚那种反应,没有当场以金杯将那女子掷杀,已经算是克制。

一万余年的苦工,好不容易从蛛丝马迹当中寻找到了确切的方位。

又苦心苦工,如同大海捞针一样,从浩如烟海的目标里,不断缩小,不断确定了正确的位置,眼见着就要得手,数万年之功将毕,可谁知就在这关口上,那位星主尊神居然在遥远的九洲现身了。

可即便如此,那高大男子也不曾放弃,仍旧固执地很,非得要将这事情做完了。

就说是凡间的人总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祂也一样,哪怕挖出来是个空洞洞的壳子,那也认了,至少心里面舒坦,觉得这一件耗费了无数精力的事情算是有了个尾,是有头有尾的。

然后就接到了来自于岚洲的传令,而且是一连十七道。

要催祂回去。

最后那一道传令在无可奈何之下,多少说了些这事情的缘由,讲了讲利害关系,最后这专心于此事数万年的高大男子只能咬牙切齿,将这传令一一得捏碎,抄起兵器将开辟出来的阵法和驻地砸了个粉碎,算是亲自把这事情给结了。

中年男子叹息,回忆当日尊主双目通红,嘴里咬牙切齿的那个名字。

“徐福……”

这似乎就是导致了尊主不得不带着他们回防岚洲的罪魁祸首。

可真相是否如此,他并不确定,对于飞廉尊主,他很尊重;而另外那位萍翳尊主,则是畏惧,他甚至于怀疑,这名字只是为了给自家尊主一个发泄恼怒的目标,不过这名字也不会是空穴来风,至少和他们不得不回防岚洲有推脱不开的关系。

他抬起酒杯,安慰尊主,最后道:“此事已至于此,再发泄迁怒也无用,何况是发泄到自己人的身上,不如他日擒拿住那徐福,再一泄心头之恨。”

高大男子咬牙切齿,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声啸道:

“徐福!!!”

祂一开口,直如同天地的狂风都汇聚而来,像是苍天吐息,这一座威严巨大,仿佛宫殿一样的飞舟就仿佛被浪头抛起接住,像是巨人手中的玩具一般,随时可能崩毁,数息之后,那男子才定下神来,天地恢复了原本,叹道:

“方才亦是我之过错了。”

“长柳,去予那舞女百枚灵石,减去她的百年职期,允她回家中三年。”

中年男子微笑拱手,便又要招来舞女起舞奏乐,借以稳定住尊主的情绪,而在这个时候,天边云雾突然低垂,那执掌了狂风的男子抬头,脸上神色惊疑不定,飞舟已经是极高,可那云所在的位置更高,而且无边无涯,竟仿佛下面星海翻卷到了天上,极尽辽阔。

厚重辽阔的云雾遮蔽苍天,投落阴影。

这一下整座飞舟上上千人手都感觉骇然,只是抬头去看,有风而来,那云雾从中间缓缓散开,出现了一道纯粹由云雾聚集而成的阶梯,不断延伸下来。

那高大先天神风玄的脸色已经凝重。

旁边长柳也认得出来,这恐怕也是先天一级的手段,而且所执掌的力量,也和萍翳一般,是云雾之属,隐隐有缥缈清冷的声音传来,道:

“久在此地,难见同道,何妨入内一观?”

风玄和长柳对视一眼,对方看来并无恶意,又觉得果然是天地大变的时代,居然能够遇到一尊先天神,也不知是敌是友,总不好立刻推辞。

沉默许久,风玄缓声道一句多谢,有风千里传音,然后引尽了杯中的酒,面容从容,心中却带着些许警惕踏上了云梯。

长柳则随侍一旁。

二者往上,越往上面,越觉得天地浩渺广阔,脚下仿佛踏着虚空,再往下,就是仙人都能摔死的高度,步步往前,左右云卷云舒,而那云雾仿佛不断往前延伸,到了云雾之上也不曾停下,长柳忍不住低下头,又见到云雾之上竟然是一座大洲般的土地,更有诸多云兽飞舞而过,人来人往,诸多繁华。

来不及细看,已经抵达一处宽阔所在。

似乎是屋宇,只是处处都有云雾遮掩,什么都看不真切。

只隐隐在云中见一容颜清冷非凡,黑发白衣天人端坐,手中握一书卷,身上也多有云雾遮掩,缥缈异常,就算是不知道是敌是友,长柳还是恭恭敬敬地行礼,而风玄则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无害,微微颔首。

双方随意闲聊数句,也是试探。

才不过几句,那黑发天神便已随意问道:“诸位从外海而来,倒有一事请教。”

“何事?”

“寻人。”

“哦?寻谁?”

“好友。”

“是何姓名?”

“徐福。”

高大的风玄身躯陡然一顿,而长柳则是脑袋一懵,徐福两个字就在脑袋里乱转,让他心乱如麻,才谈论到那人,转眼就被邀请入云中来,当下只觉得自己该不会是入了个陷阱里面?而旁边几万年苦工归之于废墟的天神风玄眼睛瞪大,早已经忍不住,突然地哈哈大笑,笑声如同狂风旋转,道:

“徐福?!怎么不知道!”

“我可知道地很啊!”

而那黑发白衣的先天神却仿佛未曾听到这话中含义,又仿佛毫不在意,故意为之,面有喜色,抚掌笑道:“那徐福现在何处?!”

风玄起身,道:“勿急,我这便送你去见他……”

祂心中怒火一招崩塌,步步踏前,然后在三步之后,陡然化作狂风而掠,手掌一抓便是一柄长枪,竟然将随身神兵取出,猛然横挥,枪身上青光暴起,这里面的风都是天下最为猛烈的罡风,只是一丝,就能撕裂仙人,叫其神魂粉碎,坠入下界,若是海里,就会掀起数百里波涛,若是城池,就可将其拔地而起。

而此刻青光蒙蒙,早不知多少道流光汇聚。

长枪猛然击中了那徐福的好友。

狂风更是肆意暴虐地涌动,风玄的瞳孔骤然收缩,却见到手中以天地罡风所凝聚的兵刃难以存进,两根白皙的手指就这样将枪锋拈着,但是枪锋可以阻拦,风却无形无质,阻挡不得,何况于罡风。

风吹云散,这宽阔屋宇当中的云雾一下散尽了,罡风演化出的旋风撕扯,将那些凡物,尚未看完的书卷,饮了一半的美酒,还有云中君舍不得吃,非留到最后的一盒子糕点,手不释卷看了数次的《搜情别传》尽数卷了进去。

这是能刮散仙人元神的风劫,区区凡物,如何能挡?

只一瞬就化作飞灰。

整个屋子里只在瞬间变得空空荡荡。

黑衣白发的云中君缓缓低头,身上耗费无数岁月,自三千世界最为上乘云雾当中采撷而来,又以风女妙手所制得云丝被,正恰应了风吹雾散云开的箴言,正自缓缓碎裂退去。

数十万年旧物散尽。

而今所喜的东西,包括和好友闲谈留下的书信,也都散了个干净。

这苦心经营下来的因果回忆一下干干净净的。

这一处地方又一次空旷冰冷。

云中君狭长且懒散的眸子睁开来。

双瞳苍青。

咔嚓一声,风玄手中神兵,在那两根手指之下。

寸寸崩裂!

PS:今日第一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