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八十二章 法旨(2/2)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22 21:17:14

水域·龙宫。

敖广终于熬过了那三十余次的战斗。

或者说三十多棍。

一颗颗龙珠溢散,敖广的气息一涨再涨复又暴涨,直接凌驾于全盛,但是老龙王的脸色却惨白地像是刷了一层漆,踉踉跄跄得起身,又直接坐倒在了椅子上,伸出手抚着胸口,重重地起伏喘气,呵气的声音像是拉车的老牛,双眼发直。

毫不开玩笑地说,他老龙差那么一点就以为自个儿折那儿了。

太可怕了,太凶残了。

那玩意儿要是猴子的话,他老龙王就是一条小泥鳅!

敖广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心中恶狠狠地下了决断,决定至少十天之内不要再接触有关这猴子的事情,现在他老人家一闭上眼睛,就只能看到那手持铁棒的猴子身影,眼底更是冰冷残酷地让他心里发寒,只盼着这辈子再也不要和这猴子碰上做敌。

所谓强者高手决死而战并不只单纯比较法力深厚神通高低。

若是只是靠着谁法力强的话,那巨象力量磅礴,不还是会给人一刀剁了?海底凶兽的法力比之于龙族更深厚几分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又有谁能和龙族相比的了?说到底就像是在铸剑,法力强也就是铁是否厚实。神通法门不过刀剑制式,那一股子斗天斗地的气魄锐气才是刀子快不快。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猴子,闭上眼睛看到一团金色烈焰。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其炽烈的程度几乎要把魂魄都灼伤的程度。

这可比先前他在记忆画面里战斗的那个来得更叫他心惊胆战头皮发麻,只能够说记忆画面终究不是真的,比不得真的那般叫人害怕。

老龙王抚着胸口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记起来那猴子指点姬辛修行的时候常说什么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说的什么精气神,这东西凡人修武也曾提及,但正如凡夫俗子也论剑,可剑和剑终究是不一样的。

这些话说千遍万遍不如自己亲眼见一次。

那才是云开雾散得见山门。

老龙王若有所思。

顺势元神凝聚,只觉得身躯有更为凝实的趋势。

如此演练一番,看着清晰几分的手掌,叹息一声这居然也能算是机缘,登山门千次也比不得交手这么几十次,不过就算是机缘,他老龙在短时间内也不想要再看到那只猴子了。

不为旁的,更不是说怨恨什么的,他老龙没有那么心眼儿小。单纯就只是一个原因,总觉得常常见那猴子会折寿。

还是不见的好? 不见为妙。

他算是终于看明白了。

什么时候的齐天大圣是最好的?

那肯定是离他老龙王远些的那种。

正想着,打算喝一口酒压压惊,顺便再看看歌舞? 伸出手掌? 还没能够触碰到盛放灵酒的酒瓶? 就见得眼前一花,自己突然就出现在了群仙会的地方,敖广神色一滞? 却见了旁边土地若木? 蓬莱云千风,岚洲青鸾鸟一一齐坐着端正,风吹而过? 老龙王龙须飘动? 那土地抚须笑道:

“上仙却来得迟了? 是不曾见到传讯么?还是太公出手将上仙带来……”

“嗯?!!”

敖广眼角跳了跳? 看了看旁边的赵离? 想到自己为了修行突破? 将传讯都隔绝在外,这几日灵酒香醇,起舞奏乐也让人沉迷,以一时间居然是忘记了今日正是群仙会聚集之日。

他双眼极隐秘迅速地扫过了周围环境,没有发现那只猴子。

心里稍松口气? 暗中定神? 决定自己此番定然要保证不动如山之念? 必不可以在群仙面前丢了颜面? 如上次那般的后退失态,更是万万不可取,他甚至于担心若是不加以控制? 自己这一次跳起来都有可能,若是那样,龙族的面子算是给他丢了个干净利落。

此此刻深吸口气,定心定念,必得要维持住龙王威严。

一边下定决心,一边是和周围那些已经熟稔的群仙闲聊,过不得片刻,突然听得了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了那猴子迈步过来,虽然只穿着寻常布衣,不提兵刃,可那股子莫名的气势却越发让他头皮发麻。

敖广强行控制住了心念,眼观鼻鼻观心,如同一块石头,死活不动。

然后察觉到周围的气氛陡然凝滞,交谈声一下死寂,连呼吸都下意识屏住。

下一刻,除去他之外所有的人,便是连着戚安歌和青鸾鸟都下意识起身,然后整齐划一往后一步,然后或者惊惧不安,或者敬佩难言,或者无比崇敬,齐齐地拱手一礼,整齐划一,口称大圣。

强撑着位格的敖广反倒凸显出来。

敖广:“…………”

不,这不对啊……你们这和上次不一样……

他僵硬着转过头,看到了其余成员后退,看到自己仿佛踏前一步,看到了秀气空灵的青鸾鸟满脸好奇,看到若木和林菩萨愣了下,然后满脸赞叹之色,尤其是林菩萨还双手合十微微点头,道一句施主大勇气大无畏。

“我……”

敖广张了张嘴。

头皮发麻,一瞬间一股子冷飕飕的意思瞬间从脚底板凉到了天灵盖。

然后触电一般猛地后撤一步,撑着脸要说话,却见到那猴子破天荒朝着自己点了点头,仿佛似是有些和善,敖广怔了下,突然有些不明所以,自己往日和这齐天大圣也只是点头之交,为何今日他居然主动跟自己打招呼?就连那种恐惧都消弭下去。

其余人则更是不解好奇。

林菩萨和若木和敖广坐着的地方靠近,那大和尚双手合十,满脸诧异,然后赞叹低语,道:“施主,好手段啊!”若木也低声赞叹,道:“不愧是东海龙王,果是不同凡响。”

我不是,我没有……

我也不知道……

敖广茫然,却见了敖雪儿和姬辛出现,面容僵硬,然后微咳一声,未曾否认,未曾拒绝,只是微微抬了抬下巴,隐隐带着傲慢和自矜道:

“嗯咳,不值一提,两位道友过誉了。”

与此同时,则是心中担忧那猴王顺手给自己一棍子,好在敖广心中所害怕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倒是叫他好生松了口气,在开始群仙会的时候,敖广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旁边若木和林菩萨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两个先是诧异,然后便将自己所知道的讲述了一遍。

化身巨猿,和极为强横的强者交手。

手持金箍棒,战斗的余波溃散直掠过九洲四海。

哪怕是小世界当中都能够被此流光照亮。

以及之后火神怒吼,齐天大圣以金箍棒将其击杀云云。

每说一句话,敖广就越觉得头皮发麻,到最后满脸煞白,险些一下子跳起来,幸地是那大圣并没有和他一般见识的模样,可这样和善的态度让敖广反倒是坐立难安,心中忧虑。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土地将这一段时间的事情讲述了下。

目前来说,西定真洲,东澜景洲,极北寒洲,天下九洲之内,已经有三分之一的祖脉被他点化出来,效率之高让赵离都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代步的事情有裘霖,若木对敌,而土行孙本身就极擅长寻找诸多附带灵性的山土,这样的组合倒是确实能够完美应对目前的局势。

只是可惜,如果现在还是以前那样,土地他们大可以慢悠悠地将九洲祖脉点化完成,在当时,虽然很多地方潜藏有未知的,尚且没有被引爆的危险,会潜藏着神魔的后手和布置,但是大体平稳,一般的事情很难钓得起他们来。

现在天下大变,其势已成。

除去了神魔之外,还有各个地方原本的势力,以及先前藏起来的秘境福地都纷纷出现,都想要在这个大变的时代里摄取最大的好处,现在去点化祖脉显然会遇到更多的阻碍和危险。

目前九黎三洲且不论,大周这边的话,帝都所在的位置很危险。

天风国与武国处于同一座大洲,一者政变,一者是宗门厮杀。

多出来的那部分仙人级别战力,毫无疑问是神魔。

赵离揉了揉眉心,道:“下一次,先去天风国,天风国虽然乱,暂且不涉及外界,从天风国入,寻找祖脉,最好不要前往武国,那边此刻已经沦为神魔所控制的地方,旋即入大周帝都,最后再入九黎。”

“到时候贪狼辅助你,当无恙。”

土地恭敬行礼应是,迟疑了下,道:“太公,这一段时间里各处发生了很多的变故,不知是因为……”伴随着老者发问,其他成员都下意识地转移视线,看向了赵离,他们的心中也极为好奇,不知道天庭是否知道什么隐秘的消息。

赵离将众人的视线收入眼底,沉吟了下,屈指轻轻叩击桌面,道: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变化,那么和你们说说也无妨。”

他的声音顿了顿,平淡道:“此事要从太古之年开始说起。”

这一句话直接将事情拉升到极为遥远的时代,令众人的神色不由微微肃然,又听到太公道:

“你们可以认为,而今产生的变局,背后皆是众生的对手,是天庭的死敌。”

“天地初生,诞生有天生神圣之辈,本身便是天地大道,举手投足,俱是神通,长生不死,与天齐寿,即为尊神。”

“而太古之年末期,这些强大的先天神圣发生了一场大战,在交手之后,双方不得不各退一步,遁入世外,修生养息之余彼此戒备。这一漫长的时间持续了数十万年,自太古末年一直到现在,其间彼此也多有争斗。”

“便如神魔和百族之战,而所谓神魔,在他们手中也不过是棋子,这几十万年间,他们的势力渗入天下各处,而因为齐天那一战,将这平静的局面打破了而已。”

“如同河面冰封,岂知冰面之下,仍旧暗流汹涌,更有先前隐遁世外的百族和修行者重新回来,参与乱局,使得越发混乱,大局便是如此,这是大巨变,也是大机缘。”

赵离声音微顿,抬手饮茶,知道这个时候,其余人才终于反应过来,这所说的是一场力量上限直抵了先天尊神,并且横跨数十万年的,庞大的变局,才反应过来,他们讨论的敌人,对手,乃是先天尊神!

戚安歌的神色微微凝滞,下意识手掌紧握。

他亲自参与过神魔大战!

他的时代还保留有对于尊神的祭祀和崇敬!

所以,这样的历史对于他来说,冲击力极为巨大。

土地抚须失神,就和听到赵离所说话的其他人一样,都将这些敌人的对手,认为是天庭,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天庭先前都没有出现,因为天庭和真正的对手一样,潜藏在暗处,对抗敌人,这也符合他对于天庭的记忆。

其余成员则心中感慨,尤其是青鸾鸟,只觉得天庭的真容终于在面前掀开,乃是自远古诞生,参与那一场尊神们之间大战的,强大隐秘的组织,正是为了应对当前之世的大劫,方才出世。

那边云千风终于忍不住开口,他道:“可是为何,他们会突然选择暴露?现在的局势已经到了那一步么?”

问的好!

赵离心中点了个赞,然后神色平淡无波,道:“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

“不错。”

赵离视线落在齐天身上,嗓音平淡,道:

“齐天当日所斩,是先天尊神火神的一部分。”

“而火神,是当年龙神陨落的直接导火索,亦有可能是导致雷神重创,水神死去的影响因素,是导致地母彻底死去,以至于大地崩裂为九洲的原因之一,而当年那一战,导致了云中君离开九洲。”

赵离声音微顿,才面不改色地说出最后一句推测。

错了也无妨。反正那家伙被被子封印了,出不来。

他心中腹诽好友,而其余众人则早已经色变,如果说第一句话,还未曾能让其余人明白这究竟代表着什么,那么赵离旋即说的话,直接涉及到诸多先天尊神,就如同一记重锤,让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骤然大变。

敖广和敖雪儿更是一下起身,而云千风的瞳孔骤然收缩,心中骇然至极。

尊主居然是因为如此才离开九洲的?!

他们在这个时候突然明白了幕后敌人的想法。

再拖下去很有可能会导致反倒落入劣势,那么在这个时候选择直接开始正面博弈是很自然的选择,但是这仍旧让他们心中骇然不止,心脏疯狂地跳动,下意识看向和火神打了一架的齐天,眼底神色从震动,骇然到敬畏,几乎是一瞬变化。

齐天看了一眼赵离,忍住了这种被围观的不适,淡淡道:

“当日能胜,有诸多因素,我远不是火神对手。”

众人齐齐点头,口中称善,但是从其表情上面,很明显完全没有相信这一句话。

土地突然道:“太公,火神,是祝融大神么?”

赵离摇了摇头,道:“并非。”

土地沉默了下,疲惫叹息道:“那么,就是孽神了啊……”

今日赵离直接抛出去了这么大的一个消息,让诸多的人都没有了继续交谈下去的情绪,之后的交流,也就只是赵离吩咐姬辛和敖雪儿,他们若有闲暇,可以尝试搜集一下有关大泽的消息,毕竟大泽就在东澜景洲,较为方便。

又随意提了一句,这段时间应当有游学之人前往天乾国。

大可以施以利好,行以方便。

姬辛都一一答应下来。

群仙会到了最后的时候,赵离微微看向沉默的钟正,道:“钟正,将此事说出来吧。”他指的是地府归泉界的事情,北阴只管死生之事,其余事并不插手,直接扔给天庭,而扔给天庭,那也就相当于扔给了他。

其余人见到是地府之事,便要下意识起身离去,回避开这种事情,赵离抬手微微下压,道:

“都留下,此事亦和你们有关。”

敖广等对视一眼,心中狐疑好奇,止住脚步,也都留下,钟正嗓音清朗,将归泉界一事轻轻说出,当一开始听得了是小世界时候,诸多成员并不是很在意,此地大多都有仙家手段,寻一颗星辰,踏入其中小世界也并非难事。

但是听到钟正说其中陆地面积不逊九洲时候,已然变色。

在赵离眼中,九洲对于大地之神来说,应该类似于心脏的关键位置,毕竟四海之下也有土地,可是九洲的大小,已经极为庞大,随意一洲就已经超过地球的陆地面积,如何镇不住这几个仙人。

钟正又道,其中有秘境灵地,大大小小之数几乎上千。

虽然海域远比不得无尽星海,但是仍就算是好大,分有三海,以及一座内陆的巨湖,每年秋日波涛汹涌,也不见得比起寻常的海域要差了,其中诸多森林山地,更如星罗密布,多有灵材灵脉。

敖广等心中震动不已。

却又不解,不知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唯独老土地若有所思。

赵离收回视线,心中遗憾,只觉得若是北阴肯定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这些家伙还是太过于习惯各自为战,现在整个九洲大世界早已经开始混乱,对方出了狠手,不惜要把自己都暴露在外面,也要钓起他赵离这一条鱼儿。

可他赵某人习惯钓鱼了,哪那么容易咬钩?此处不能提升底蕴实力,不妨前往他处。

拂袖,赵离随手取出一卷轴摊开在身前的白玉案几上,流光溢散,组合出了归泉界的山河堪舆图,然后随手在上面一划,嗓音平淡,道:“敖广。”

声音清冷,敖广满目怀疑,打了个激灵,道:

“小龙在。”

他下意识念了这称呼,顾不得后悔,见到赵离手指轻点,画卷上一道道流光溢散,化作一副水域图,嗓音平淡道:“此处三海一湖,你自去取龙族法身层次晚辈,诸东海水族精锐各千,合为一万之数,入此界中,封为下界龙王,执掌水域。”

“大江有七十一。”

“取龙族旁支,入此为江中龙君。”

敖广愕然,复又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不由骇然。

赵离专注看着画卷,复又道:“土地。”

“此处山脉地祇,灵性不足,你此在极北寒洲,遣祖脉山神暂且离去,入此地点化此界的山川地脉,封为山神土地,再撷取山川河流之主,为河神,皆可以入我天庭正统,行善驱恶,配合地府城隍,亦可以点化山中的野兽。”

土地恭敬行礼应是。

赵离微微颔首,目光只在这画卷上,道:“戚安歌。”

“银枪决云中取精锐一千,划入天庭斗部天兵天将,由你统帅,在此界祖脉,建立修行之处,皆以选拔天兵天将,我之后会将兵法传你,为兵家道统。”

“……是!”

“云千风。”

“你取云中兽十三头,族人一千,在此地建立云中仙境,海中蓬莱,可乘鲲鹏而往,在此地传道南华经,山门之外,设立幻境,无缘法者不得入,无悟性者不得入。”

赵离和北阴的思路,或者说常识是相同的。

北阴帝君是最传统不过的天庭体系性格,而赵离的潜意识也确认天庭的存在目的就是为了奠定三界的基础秩序,山有山神,以执掌风调雨顺,造福一方,水有水神龙脉,调控暗流,行云布雨。

在面对归泉界这样的情况,北阴收割生死,而天庭负责其他。

自然需要分封各部正神下属,执掌下界秩序。

彼此配合,方才是正道。

但是对于出生于此,生长于此的众人来说,这种方式极为陌生,违背常识。

而陌生当中,却又能够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壮阔气魄,仿佛千万里山河气魄皆在我手中笔下,有立于一地,却气吞天地的浩瀚感觉。

相较而言,此界的修士寻到洞天福地,传承给自家门派晚辈的行为几乎是小家子气地可笑。

他们仿佛在这平淡而理所当然的言行当中,看到一只隐藏在了云雾中的巨兽,偶尔露出的些许线索直指向了其真面目,指向了一个巨大,可怖,且执掌诸界的庞然大物。

这样自然而然的吩咐和安排,彼此又能配合。

难道说天庭原本根本不是局限于九洲大世界的,更为浩大的势力么?

敖广的瞳孔骤然收缩。

戚安歌云千风等也是面色微变。

这样的念头几乎是同时间从所有人的脑海中飞过,让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个隐藏在无数世界背后的势力,冰冷,高效而成熟,也唯独这样的势力才能够和先天尊神以相抗衡。

他们的面色都无意识变化。

白玉案几之上,黑发仙人一手撑着下巴,模样懒散,随意翻卷开画卷。

随手在上面轻点,每说一句,就有流光溢散而出。

周围得声音一点一点地消散,收敛,终化作如同天上白玉台一般的骇然死寂,直到那仙人微微颔首,平淡落下了最后一句话:

“暂且如此,下界诸龙王山神水神宗主,每年上界三日聚集。”

“论其功过,施以赏罚。”

“每百年上界轮换。”

“是为……蟠桃会。”

这是为了让龙王在下界不要生出二心,也是让他们休息,让他们能够和天庭这边保持着足够的联系,赵离心中自语,至于蟠桃会,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算是随意道出的一句话罢了,也算是某种怀念。

只是可惜,百家未成,否则到时还可以顺势连人道也安排下去。

他说完之后,随意将记录的卷轴卷起,抬眸看到诸成员皆起身,面色恭敬肃然,微有些不解,又看到那满面动容的老土地上前两步,突然重重吐纳,一震袖袍,旋即拱手行礼,沉声道:

“小神,领太公法旨!”

在土地背后,刚刚被点到姓名的诸多成员皆学着土地微振袖袍,然后以左手搭在右手手背,齐齐行礼,口中缓声道:

“领太公法旨!”

PS:今日第二更……

六千六百字,算是铺开局面的一章,躺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