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赵离走出来的时候,看到整个龙族的飞舟都已经被一层层明亮的法术流光所笼罩,借此以抵抗着一重接一重的惊涛骇浪,此地的星海已经彻底地化作了乱流,溢散的浓重星力极度混乱,几乎堪比强大的神通法术。

只是这样对于任何的修士来说都极为恐怖的阵仗,却丝毫无法伤害到这一座飞舟,飞舟周身包裹着强大的法术灵光,轻易地穿梭在这一层层仿佛直欲冲上天穹的惊涛骇浪当中,无比地稳定平缓。

即便是会有星力乱流凝聚形成的雷霆,也会被一道道流光击碎。

就算不是第一次看到,赵离仍旧忍不住心中感慨。

这就是龙族的底蕴啊。

这一段时间当中已经探索了数座危险的星海区域。

但是赵离一次都没有出手,大部分这些船只上的龙族就足以轻易应对。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来白嫖龙族灵材的。

而其中作为族长的吕惜月只出过一次手,轻而易举平定了数千里风波狂涛,从她动作里的轻描淡写,赵离推测,吕惜月执掌龙族宝器,应该足以比拟敖广生前的全盛阶段。

之前飞廉的气势冲击,敖厉直接被重伤。

也是吕惜月还能保持镇定,以一身浩大法力操控飞舟远离战场。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能够挣脱飞廉的气势冲击,她的修为和道行就此可见一斑。

赵离看了一眼旁边的高大男子,嘴角翘了翘,这也难怪为何龙族的族长是吕惜月而不是她的丈夫,不是敖雪儿的父亲,虽然说他的实力也很强,甚至于能够压制原本的睚眦,但是却还不是吕惜月的对手。

不过说起来,睚眦在地府似乎得到了北阴的指点,修行出了道门的神通,实力又有了飞跃,从原本至阳炽烈的龙族路数,走到了阴阳合流同源的道门风格,他们两个现在的实力究竟谁强谁弱,却还要打过才知道。

赵离收了心中的杂念,嘴角带一丝微笑,迈步上前,和吕惜月两人并肩而立,看着眼前浪涛重重,星海怒潮,眼底略有诧异,道:

“看起来,这一片星海区域,尤其厉害啊……”

吕惜月微微颔首,回答说正是有诸多龙族成员在此失踪,才将此当做是最为危险的海域,最后前来,声音清冷,却有些心神不在的感觉,赵离抬眸,看到女子手心当中,一枚暗金色的鳞片缓缓浮空。

鳞甲上有先天诞生的诸多纹路,此刻都齐齐散发出光来。

一股极为特殊的苍茫和浩大正在这鳞片上逸散出来。

龙神的鳞片?

赵离微微抬眸,发现远处敖厉有些尴尬移开视线,不敢和自己对视,心中明白,当日敖厉寻找他的时候,只说是发现了另外一脉的龙族成员,而那一脉成员当中得到了龙神的逆鳞,看来有很多的保留,这小子没说真话。

不过也正常,当日自己和敖厉也只是初见而已,对方不可能真的将真相全部告诉自己。而且,当时候的敖厉也未必就知道全部的隐秘。

但是现在看来,龙族另外一脉不假,逆鳞存在不假,不过,应该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从另外一脉得到了逆鳞,而另外一脉,应该是得到了其他的事物,才会让龙族族长都数百年在外继续寻找,毕竟有手中的逆鳞增加可行性……

不过,为何我这鳞片不曾亮起?

难道需要用某种特殊的法门炼化催动么?

赵离心中若有所思,而循着这一道龙鳞流光的指引,飞舟不断破开一座座如同高山般的巨浪,在星海之上稳定前行,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吕惜月手中的龙鳞陡然放出一道灿灿明光,冲天而起,直照得天地皆明。

而周围那一重比一重更为险恶可怖的海浪陡然凝聚,然后崩溃消失。

星海之上一瞬变得一片祥和。

而在极远之处,赵离感觉到有气息出现,是极为明显的龙气,而且正在朝着这边飞快地靠近,抬眸远眺,远远地就看到了一道道流光而来,流光散去,其中男女皆穿戴古服,和外界不同,头生龙角,气质不凡,身上各有宝光龙气。

一开始神色都颇为戒备,当发现了吕惜月等龙族,以及手中鳞甲的时候。

这些修士脸上才缓和下来,一一上前见礼,飞舟上龙族也都靠拢过来,便是清冷如吕惜月这样的强大修士,脸上都能够肉眼可见地看到一丝丝喜色,赵离微微抬眸,后退半步,让开了位置。

双眸微敛,瞳孔内部有淡淡的金色溢散开来。

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有问题……

这些出现的龙族支脉有问题。

赵离的双眼在修行八九玄功之后就已经异变,有类火眼金睛,此刻在他眼底,这些龙族身上确切燃烧着极为强横的龙族气韵,但是其中还丝丝缕缕有着暗红色的气息,只是被龙族的气息彻底压制住,不曾表现在外,也不曾被其余人察觉。

或者说,唯独类似八九玄功这一类会赋予修行者破妄之力的顶级神功。

才有可能发现这些许的不同。

赵离面容带着微笑,手掌滑落白玉算筹,一瞬间进行天机验算。

结果可以确认,眼前的这些确确实实是属于龙族的支脉,这种结果让赵离忍不住暗中皱眉,这样来看,难不成是这些龙族的修士,在和九洲天下分别开的数万年间,更有奇遇?

但是这种故意暴露的强大龙族气息,反倒像是在掩饰那种暗藏的力量一样,如果真的是有奇遇,根本不需要这样藏着掖着才对,除非暴露这气息会对他们产生某种不利影响。

赵离沉吟了下,再度测算,此行是否有危险。

算筹在他掌控当中微微旋转,碰撞,最后得到的卦象推算是小凶,慎而避之,则可无恙,赵离心中稍微松了口气,看来确实是有些许的秘密,但是只要自己不去主动地参与其中,不去尝试将问题引爆,就不会有大的问题。

至少对自己来说,不至于害了性命。

看吕惜月等龙族欣喜的样子,他们在未曾察觉到有问题的情况下,应该会选择跟着这些龙族支脉一同前往他们的住处,以建立联系,出于盟友的身份,以及敖雪儿敖广的联系,赵离不可能袖手旁观,也就只能前往。

要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和那种作死的性格,不要引爆这些龙族隐藏的危机。

爱咋咋,反正不关我的事。

这一次是不会主动参与麻烦的,老夫可懒得很。

赵离默默吐槽一句,想了想,还是觉得慎重些好,伸手将手中藏着的玉筹捏碎,蘸取灵韵写了一道法令传出,这一动作相当隐秘,在曾经施展过一次五行山之后,赵离对于这些元气的细微操控能力几乎是直线上升。

远远不能和施展五行山时候相提并论,但是高屋建瓴之下,旁人也难察觉,他当初可是勉强能够算是登了一次如来世尊的大号,还顺手放了个大,体验和眼界还是不同的。

而此刻,吕惜月等已经在略做思考之后,答应了对方的邀约,转身询问他的想法,赵离突然明白了传说当中,眼睁睁看着唐僧跟着妖怪走,自己还不能爆发的孙悟空内心是什么感受。

袖口之下,传讯留下的玉屑缓缓散去,嘴角微笑温和,颔首道一声可。

龙族飞舟再度出发,直朝着星海更深处而去,赵离负手而立,仿佛毫无异状地看着这一幕幕,飞舟的周围一条条真龙低吟长啸,搅动星海波涛,星力蔓延千万里,真真有当年龙族全盛之时可堪称皇的气魄。

一路直往更深处行去,也不知是行了多远,陡然往下而去。

正常来说,水面之下,应该是有潜藏的星辰,有诸多旋转的海眼,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境,但是在这一个方向却一切都没有,只有单纯的水域,远处隐隐能够看得到纯白色的光点。

又行了许久,赵离才看到那散发光芒的究竟是什么,那是绵延而出的浩大建筑,无论是雕刻有腾龙纹饰的大门,还是说楼阁和亭台,都极为巨大,根本不是为人而打造的,散发出某种浩大苍茫的气息,真实不虚。

而越是靠近,越能够感觉到那即便在深海当中,仍旧搅动风雷的狂暴气机,赵离侧目,看到周围的龙族成员眼中都已经浮现出了发自于内心的尊重之色,即便是吕惜月也难能例外。

这威压似乎有些古怪……

赵离收回视线,面色不变,却在心中暗叹口气,发现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测可能是真的……将这个念头压住,继续对付眼前的问题,他的肉身没有齐天那么强横坚硬,但是八九玄功的力量水准,也足以能轻易对抗这个深度的星海压力,足以无视那些混乱的星力。

但是他还是主动地施了一个简单的避水法决,逼迫开那些水流。

前面龙族支脉的强者看了一眼赵离,眼底浮现些许的愕然,似乎未曾想到这一边龙族的贵客还需要靠着避水法决对抗这简单的水压和星力,眼底不免就浮现出了一丝丝的轻视,赵离也不以为然,只微笑颔首。

心里面打定主意等一会儿尽可能不去探测这一边儿龙族支脉的隐秘。

只当做来此观光一遍,省得引爆那些潜藏的危险。

当即也就只放下心来,左右看着这边的风景,越看越是惊异,这恐怕是太古之前的遗迹,处处都展现出那个时代特有的苍茫浩大,赵离心中忍不住猜测,难道说是这一脉的龙族支脉,在寻回来的时候,居然找到了龙族在太古时候的聚集之所么?倒是玄奇。

这一路前行下来,好不容易抵达了这一座古代宫殿的所在,宫殿之外还有着阵法在运转,足以抵抗住周围永不停歇的庞大星力乱流,那为首的龙族支脉修士化作人形之躯,面容威严古拙,将阵法开启,然后邀请诸人入内。

赵离暗中提起戒备,神色却仍旧从容不迫,随吕惜月迈步上前走入其中。

置身于内,所见所感远远要比从高处远望时来得更为震撼,如同置身于真正苍古的时代,每一处都无比真实,而且有诸多的龙族痕迹,只是似乎经历了许多的岁月,上面有不少处都积压了经年的尘灰,生长出了墨色的海底灵草。

诸多高大的白色玉柱上,有着磨砺而出鳞片痕迹。

赵离伸手轻轻拂过,感觉其硬度,即便是自己,也需要爆发才可能摧毁,这也就代表着这样的痕迹经过了经年累月的时间,才有可能形成,心中若有所思,收回右手。

众人已一路行到最深处,却见到层层叠叠的元气凝聚化作帷帐,其内部有着冲天而起,仿佛能够一口气支撑天穹的巨柱,而巨柱之上,隐隐盘旋巨龙,浩瀚无边的威压在踏入此处的时候就已然铺天盖地地覆盖下来。

吕惜月等龙族面色骤变。

赵离则仿佛很有兴趣,抬手抓取了一丝威压,把玩在手中。

然后顺势收入袖口,扔入白色空间。

龙族支脉族长不曾察觉这细微动作,微微抬眸,道:

“我等穿行世界,之所以能够自远古幸存,便是因为得到了始祖的庇佑,所以我们传信给你们,希望你们也能够前来拜见始祖,只是才回到了九洲大世界,还没能来得及给你们传讯。”

他叹息一声,拂了下袖袍,叹息道:“前来拜见始祖吧。”

“来,上祭祀之酒。”

吕惜月等龙族弟子在踏入这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此刻更是神色动容,那种浩瀚无边的气息绝不可能有假的,当即毫不犹豫,接过了祭祀之酒,就要随着入内,就在这个时候,赵离突然轻轻笑了一下。

迈出一步,背对着吕惜月等人,抬手微压。

吕惜月微怔,动作不由地停止了下。

诸多龙族脑海中还残留当日群星万象的气魄,那一幕实在是让他们记忆深刻,此刻赵离抬手阻止,他们都下意识动作滞了一下,下意识想要看看赵离想要做什么。

这一幕有些刺目,其余龙族支脉的成员都下意识看向这个区区的人族,赵离笑容温和平缓,心中叹息一句东皇病其实有时候还蛮好用的,当然,要看场合,抬眸看着远处冲天而起,仿佛撑天玉柱一般的浩大场景,看着那盘旋在上的巨龙。

嗓音温和,随意笑道:

“无妨,只是在下心里有些问题想要问一问。”

“有些好奇,既然都来到了九洲世界,以龙族始祖之能,为何没有立刻传讯一道?而是要由诸位用那一件灵韵已经耗尽的法咒传讯,引诸多龙族前来历险……倒是为此折损不少族人。”

那龙族支脉之主微微皱眉,不愉道:“这乃是始祖的法旨,我等如何得知祂老人家的念头?你虽然是龙族贵客,在我族始祖面前如此放肆,未免太过火了些……”

赵离口中连连抱歉,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又叹道:

“只是在下有些好奇,这龙族的远古宫殿落入诸位手中,以诸位之能居然没有修缮一二,仍旧让那些对于龙族来说意义非凡的器物上升满了海藻,又有些好奇,诸位在外诸多世界游历数万年之久,身上穿的衣服居然仍旧还是远古装束,就连细节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就仿佛诸位经历过的那些世界和文明对于你们毫无一丝一毫的影响,就像是你们前往的世界都是空洞无人之处。”

“或者,就像是你们的时间凝固在了远古当中一样。”

“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啧,就跟从远古战死的修士身上取下来一样……”

赵离感慨。

吕惜月眼底神色已变,而伴随她来此的龙族精锐也突然觉得生疑,而龙族支脉的面色则都已经不悦,赵离又看一眼那盘旋而起的聚龙虚影,感受到那无比磅礴浩大的龙神气息,虽然知道自己莽撞了,却还是眼底淡漠,淡笑着道了最后一句。

“吕族长手中逆鳞应该也是来自于这一脉吧?我记得,正是有诸多龙族在此地失去了音信,族长才将此处列为危险海域,邀某同行。”

一言落下,在场诸多龙族都微微变色——

龙神逆鳞来自于对方,那么指引有可能是来自于龙族始祖。

也有可能代表着……陷阱。

再加上失踪的龙族。

吕惜月极果断,直接手腕一动,将祭祀之酒全部泼洒到旁边一名龙族支脉的修士上,而那位支脉之主则瞬间爆发出全部的龙气龙炎,力量爆发,就要杀向赵离,气势磅礴。

赵离脚步一踏,抬手,隐隐笼罩五行之气,使得这支脉之主的身躯骤然凝滞。

吕惜月直接取出龙族宝器一剑劈落。

龙族支脉之主的肩膀险些被劈裂,双足踏着地面朝着后面滑出,变化为龙首人身状态,身上浮现出一枚一枚细小坚硬的黑色鳞片,双目变得猩红,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抬手,伤势竟然直接痊愈,令吕惜月的瞳孔微微收缩。

这可是以龙族之器斩出的招式……

那自称为敖木的龙族看着赵离,皱眉缓声道: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周围已经彻底爆发混战,只是双方都远离了此处,赵离眼眸微敛,乐得拖延时间,淡淡道:“你们出现的太早,而作为最危险的星海区域,又太过于安全了些,可能是之前的成功,让你们你们太过于心急了些。”

敖木沉默,道:“仅仅如此?”

赵离嘴角带一丝微笑,随意道:

“细节决定成败,而是否能辨认出细节,这便是经验所在了……”

声音不曾落下,敖木不知何时已经踏步奔出,原地只是残影,抬手杀向赵离,赵离却仿佛早有预料,迈步避开,抬手抓出混元剑本体混元锥,以此演化剑法,一击直刺,直接将敖木逼退,双眼不知道何时已经化作了金色。

诸多龙族混战,龙吟声不绝,几乎化作了太古战场。

诸多神通法术,搅动沧海碧波,无尽星辰元气。

正在这个时候,那撑天玉柱之上的巨影昂首发出了一声苍然长吟,恐怖的威压再度爆发,压得众多龙族的动作凝滞,让他们的神通被削弱,连思绪都仿佛慢了一拍,在这一瞬间就有诸多龙族受伤。

赵离转眸看着那巨大虚影,毫不迟疑,舍了敖木,大步奔去,敖木打算将赵离拦下,却被持剑的吕惜月拦下,赵离越往撑天玉柱处靠近,就越觉得空间仿佛凝固,越感觉到那种威压在压下来,自己几乎渐渐迈不动步。

他眼眸微敛,传音给了吕惜月,然后一拂袖袍,在他袖口当中,一团黑色飞出,却是一座沉沉的古代石碑,上面已经崩裂出巨大裂缝,有着目前此地除去赵离无人认得的文字。

他的思绪被影响,但是扔出的东西却以狂暴的速度靠近。

原本这石碑毫无反应,就像是一处普通的石刻,但是当被赵离扔到了那撑天玉柱之下,天川渊三字却陡然亮起,雷神的一幕再度爆发,狂暴的雷霆,耀目的电光,近乎于驱除一切恶念的刚正浩大,瞬间降临此处。

除去被传音的吕惜月,所有龙族都瞬间失神。

赵离则沉机会恢复了清醒,迈步,一瞬靠近,在那巨柱之下站有一老翁,此刻被雷霆震慑失神,赵离拂袖一扫,施展袖里乾坤直接将这老翁摄入白色空间,顺势将天川渊石碑也收好,然后踏步上空,看着眼前的一幕。

即便是他早就料到,仍旧失神。

一踏入大殿,就能够感觉到无比浩大的威压,但是若这真的是先天神的气息,那么,赵离就可以借助这一股威压激活雷神石碑,但是面对他摄取的那一丝威压,石碑毫无反应,这代表着,这威严并非是来自于龙神。

而他将这石碑扔到这撑天玉柱之下,爆发雷霆。

代表着,这里盘旋的身躯,属于龙神。

那只代表着一个真相,而也可以解释。

为何在受到第二次爆发的威压影响时候,诸多龙族会变得迟缓。

为何,吕惜月的龙族族器劈落在对方身上,威能大失。

赵离抬眸,看着巨柱之上,盘旋着的巨龙,看到祂的身躯处处都有战损,看到祂鳞甲崩裂,血肉有干枯缺损,龙角折断,却仍双目怒睁,即便是已经没有了气息,也仍旧保持着怒吼和战斗时候的姿态,昂扬不甘,不屈。

这也解释了赵离先前的一个一直就有的怀疑。

他已经能从古鳌和花果山的事情确定,龙神曾在远古时代出现,而若祂还活着的话,龙族在远古之时,岂会百不存一,几乎真龙全部战死……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这一段历史的最后碎片在他脑海中补充完成。

龙族始祖在远古初期,以量星尺,定水神恶念,护住西定真洲及东海一脉,和某先天尊神鏖战重创,离去,在岚洲时发现问题,前往海眼做了布置,使本应该不会暴露的海眼被龙族察觉,令幕后黑手定地水风火之事被凤凰察觉。

据传说大地崩裂时,有龙皇引四海之水将带来的灾火扑灭。

若只是单纯的大地崩裂,确实是龙族龙皇就可以阻止,而当年其实是大地之神的陨落,那么当年做这件事情的,便只能龙神。

而在那个,大部分先天神都隐藏起来的时代里,这唯一一位还在为苍生奔波的天神连番出现,必然被发现,最终战死,以至于远古大劫,龙族崩溃,真龙险些战死尽没。

赵离按了按眉心,自嘲一笑:“虽然说早早就已经告诉自己不要搞事情,不过我既放不下龙族盟友,又想要看看真相是否如我所知,这局面倒是也怨不得旁人了。”

“这东西是道友你的东西,物归原主吧……”

他抬手取出了焦黑色的龙神鳞片,随手一送,这足以抵抗天下诸多神通的龙鳞飞起,缓缓落在了巨大龙身的某一个空隙上,严丝合缝,龙神的眸子似乎微微亮起一丝,残存的战意伴随龙吟扑面。

赵离脸上被撕扯出一道伤口,鲜血淋漓,微笑拱手:

“赵某多谢道友当年卫我人族。”

他的声音顿了顿,伸出手,嗓音和笑容都和煦。

“累了的话,先睡一会儿比较好……”

“那么,好梦,龙神。”

抬手轻轻下压,将龙神战死到最后仍旧怒睁的眸子缓缓闭上,战意消减,那一枚鳞片上附带的灵韵散去,整个龙神战死之躯寸寸崩溃,化作流光飞起,而失去了龙神目光的注视,施加于诸多龙族身上的压制终于结束。

赵离站在虚空,看着当年最后一位奔波在大地的天神离去。

脸上的微笑一点一点消失不见,逐渐化作木然。

流光环绕。

诸多的‘龙族支脉’反应过来,皆怒喝朝着赵离厮杀过来,而没有了龙神的目光,他们居然仍旧能够对抗压制住龙族的精锐,毫无疑问,他们的力量来自于龙神权柄,来自于那庞大身躯的缺失。

一瞬间,有七八名这些所谓龙族的成员扑杀向赵离。

他们执掌有激荡的水流和星力,他们拥有天下最顶尖的蛮力。

所以手持的兵器都是无比沉重而巨大,足以让仙人都感觉到极度吃力的水准,齐齐朝着赵离的背后落下,搅动水波和浩瀚的法力,敖木挣脱开了吕惜月,奔在最前,血色双瞳狰狞,身上不再遮掩,死气更超过生灵的气息,也因此,其力量更强。

猛然踏步,地动山摇,整座宫殿皆摇摇欲坠。

赵离袖袍朝后一扫,一道流光溢散。

七八柄兵器重重落下,却听得当的暴响声,元气炸开,几乎令星海逆转波涛,敖木面色一变,只觉得手掌暴起发麻,只觉得自己手中兵器几乎要断裂,而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兵器却纹丝不动。

那是一根漆黑乌沉的铁棒。

敖木下意识顺着棍棒往上看去。

而随着其视线,乌沉的棍棒上,一个个鎏金的文字次第亮起。

星蕴功德流转。

棒。

不曾穿着披挂的猴王和赵离背对着而立。

赵离面无表情:

“杀光。”

PS:今日第二更……

其实在讲到,远古时候,龙神曾经出现这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和前面的背景,龙族在远古时候奋战不止,真龙近乎全部战死相违背了,这其实已经代表了龙神陨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