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七十一章 宿业(2/3?)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22 20:50:46

来自天上?

这一句话让男子不由得面色微微变了,但是接下来无论如何,老者都不肯再继续谈论下去,只是那张饱经风霜的面容上微不可查地浮现出了恐惧和敬重混合在一起的复杂神色,最后化作一丝叹息。

老者迈步上前,看着被天工一脉供奉了许久的星阵图。

伸出手掌抚摸着那星图,然后恭恭敬敬地行礼,双手捧着这星图将其取了下来,而那目前领受天工一族族长,面容有些过于老实的男人早已经将其他的族人逐出这一间于天工而言意义重大的屋子。

屋中除去了他之外仅剩下的几位,都是天工之中执掌某一类铸造秘法的大宗匠。老者动作一丝不苟,将星图封印,化作了一道卷轴,又用纯黑色沾染点点星光的布匹将卷轴外面包了一层,然后方才转身,正坐着看向诸多族中后辈,嗓音沉静,道:

“尊主传法令给我等,我决定亲自前往外界寻找尊主。这一件星阵图,我随身携带,以此作为信物,你们守在这里,一切如常。”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都低声应是,老者沉默了下,又道:

“族中在这几日进行铸造兵器的大比,选拔铸造的技艺最拔尖的后辈,让那个孩子陪着我走一次,我的寿命已经不多了,如果我死了的话,就将我埋在外面,由他带着星图继续寻找下去。”

诸多天工大匠宗看着老者苍白的头发,皆心中微酸,知道这位长辈的寿数已经不多,老者则是叹息着道:“当年我们天工一族曾经负约,去的迟了,而今有机会弥补,我就算是寿数到了,死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都散了吧。”

其余诸人行礼退去,老者则是唤住了族长玄翳,然后提了桌子上的灯柱,拂袖打开了一处阵法,阵法后是一层层向下的台阶,老者脚步蹒跚地走在比这一处禁地更为深远的地方,玄翳跟在后面,他从来没有想到,在星图之后,居然还有布置如此繁复的禁地。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而这个地方,就连作为族长的他都不知道。

灯柱照亮了两侧的墙壁,上面有从古至今一切的符箓闪过,就像水波。

一瞬不知道掠过多远的距离,蔓延出去。

老者的声音在这狭窄逼仄的甬道中回荡,增添了深远空洞的感觉,就像是隔着水波,有许许多多的人在一齐地对他开口一样,层层叠叠,将话语中的感情冲淡:

“玄翳,当年主尊对于我族赏赐有很多。”

“那是因为我族能够为主尊分忧,其中最重要的不是两件,而是三件。”

“三件?”

“不错……其中为你们所知的量星尺已经在远古时候丢失。”

“星图则一直都在我们的禁地当中供奉,而最后一件至宝,也是最为我等珍视的至宝,其实是一种耻辱,这个耻辱不能够告知于他人,只有族长世世代代地传递下去,天底下本来不应该有第二个人能知道这件事情。”

老者的声音顿了顿,脸上神色变得温和柔软,道:“但是我要走啦,我如果死在外面,这件事情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了,忘记曾经的耻辱,其恶劣更远甚于耻辱本身,所以我要告诉你。”

玄翳低着头,微弓着腰,身躯的影子被老者手中的灯火照亮,拉长。

老者咳嗽了下,继续道:“你也知道,天工一族从一开始就供奉着星辰的主人,这是因为,我等祖先刚刚开始铸造的时候,材料来源于星辰的残骸,炉火则是从天极之处坠落的流星,尊主正是天工一脉的起始。”

“而当年,主尊执掌天地命格,预料到了有一场恶战。”

“祂已经有了足够强大,能够摇落漫天星辰的兵器,还缺少一件用来护身的至宝,所以将天底下最为坚硬的材料交给我们,询问天工的先辈,能不能够铸造,当时的我族完成了称量星斗的事业,犯了傲慢的心思,接了下来。”

“但是费劲了一切的手段都不曾将其熔炼。”

“到那个时候先祖们才知道这远远超过了技艺所能达到的极限,需要尊主亲自将其熔铸,天工,哪怕是我天工的大匠宗也只能从旁辅助,当初的先祖明悟了这一点,匆匆忙忙地去寻找尊主解释情况,却已经迟了。”

“消息被族中的某个前辈无意间泄露了出去。”

“在我们抵达的时候,战斗已经爆发。”

“当日尊主出战,传说的记载,只是剑光掠过天空滑落的光焰,就足以照亮三千大世界,星辰悬在空中和大日齐辉,传说有足足三年时间不曾有过黑夜,然后一切恢复了原状,尊主再不曾出现。”

越往下走,阴气越是深重,老者重重咳嗽着,双目有光,道:

“我等先祖一直认为就是因为我们慢了这一步,才导致最终结果的无法挽回,这其实也是事实,但是这和普通的族人没有关系,应该由我们这些匠宗来承担背负,所以一代代大匠宗来这里禁闭赎罪,尝试完成这一场真正的伟业,数十万年,终于将这一件材料初步淬炼完成。”

“只需要尊主的意念,就足以化作祂所需要的法宝。”

玄翳忍不住心生敬畏,轻声道:“是什么材料,要数十万年的苦工……”

老者不答,只是往前走,越来越往下,最下面是一座巨大无比仿佛神话时代才可能出现的青铜门,老者伸出手来,缓缓将其推开,光焰从门中倾泻出来,紧接着出现的一幕让玄翳的瞳孔都微微收缩——

是巨大到足以和这青铜门相称的巨大铸造炉,但是里面燃烧着的却是一颗一颗的星辰,无尽的火焰构筑成了天底下最为繁盛的聚火阵法,其规模足以将仙人轻易焚烧成灰烬,旁边淬火之处,是极北之处都难以寻来的寒气。

而在这巨大的火炉中央,是一团暗金色的光芒缓缓浮动。

已经焚烧铸造了数十万年。

老人的面容被照亮,近乎于呢喃道:“是与尊主伴生而出的金属,那是天地开辟之时所诞生的至宝,是以开天地的伟力捶打而完成的,绝无仅有的奇迹,无形无质,我们相信它甚至足以抵抗开辟天地的力量。”

“这一次,我一定要找到尊主,将我等赎罪的成果交还给祂。”

“你知道为什么大匠宗得知了这样的秘密之后,必须要独处离群吗?因为我们担心,这样浩大的场面,哪怕是在睡梦中都忍不住会开口呢喃,将这暴露出去,担心因为这个,再出现丝毫的差池和错漏,再度有负苍生。”

同样作为顶尖的铸造宗师,玄翳看着那巨大火炉当中的暗金色金属,禁不住地失神,大脑一片茫然,然后看到眼前的老者对着他笑了笑,突然夹起了旁边火炉里面烧红了的炭火,直接张口将其吞下,然后剧烈咳嗽。

玄翳惊醒,想要将老者扶住,却被一下推开。

老者跌跌撞撞后退,半坐在地,身躯剧烈颤抖,即便是仙人的躯体,吞下这样的炭火,他的嗓子已经被仙炭和星辰的真火烧坏了,彻底开不了口,只能发出沙哑的低声,玄翳看着摇头的老者,明白过来。

老者要离开这里,前往外界寻找尊主。

为了防止自己在欣喜和激动时,无意说出秘密,直接吞了炭火,毁去嗓音,而在这之前,就将这样的秘密告诉他,这也就意味着,玄翳自己将自此失去族长身份,必须要独自度过此生。

眼前的老者则是必须在寿尽之前,带着信物寻到尊主。

否则族中那个将会随他而出的,最天才的少年,就会是第二个背负宿业,吞炭哑声的天工。

玄翳踉跄了两步,张了张口,面容悲怆,然后整理衣着,朝着老者跪拜下去,额头轻轻抵着大地,老者同样如此,拜伏下去,再无其他声息,唯独烈焰炉火发出生生的低鸣,燃烧星辰为炉火,极北寒气合阴阳,敬苍生,敬天地,敬星辰。

天工,有罪,有罪。

老者泪流满面。

PS:今日第二更……也算关于东皇作为星辰命格之主战损到那个程度的历史

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再写一部分,但是感觉今天这第二更停在这里就足够了,再多了好像反倒是会产生驳杂的反效果,以上……所以可能会有第三更,当然,也只是可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