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果然……

赵离听完钟正的回答,微微闭了闭眼,心中叹息一声,这是他所能够预料得到的事态发展,也是情理当中的趋势,但是真的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还是让他感觉到略微有些不可思议,略微觉得有些许恍惚。

不可思议啊……

但是,这一幕仍旧符合常理,符合他的预期。

毕竟,从死生之主对他动怒,以及在岚洲边城的时候,因为其他的事情而转移了注意力,选择攻击飞廉萍翳这两件事,就可以判断出死生之主虽然并不在人间,并且沉睡了漫长的岁月,但是还具备有人格特性。

也就是说,死生之主的人性侧面更重于天道这一个侧面。

祂归属于神灵的范畴,而不只是单纯的天道规则。

这也就代表着祂具备自我意识,能够判断局势,做出选择,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这位大神会对赵离有什么好感,只是根据先天神最初人格诞生的方式,赵离可以很自然地推测出来,死生之主是有眷属的。

这也很正常,作为生死这种层次的神灵,在最初的时候,得到生灵的膜拜和崇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难点是,是否还能一直持续到现在,赵离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曾经和他有过不少摩擦的归泉界,那一脉到现在这个时代还保留着对于死生之主的祭祀仪式。

此刻回想的话,他们恐怕就是死生之主的眷属后裔。

而在另外一方面,对于先天神而言,名字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名字究竟指向哪里,泰山府君这个称号,一开始其实是赵离的马甲,但是之后,赵离放弃了这个身份,又在酆都一战时,将这个身份和死生轮回之主联系了起来。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然后最致命的一点,泰山府君的称号,权柄,几乎完美符合死生之主本身。

甚至于从之前死生之主一剑差些斩了飞廉来看,祂同样如同泰山府君一样,具备真正杀死先天之列的手段和能力,再加上酆都之战,导致了泰山府君这个身份对死生之主达成了定点爆破成就,导致地府的供奉香火直接和死生之主联系了起来。

当然,赵离并没有天真到,凭借地府这微弱的香火能够改变死生之主这从最初到最后,甚至于可能跨越一切无量量劫,见证世界生死的恐怖存在,那根本不可能。

从他接触的先天神来看,先天神人格成立之后就无法再受到影响了,就像是人类成长之后,性格想要改变也极难,先天神,除非如同地神那样直接崩溃死亡,或者东皇太一那样,失去记忆,失去了原本的人格,然后再重新汇聚,才有部分程度,改变性格的可能。

而对于已经诞生了人格的神灵,如云中君,如元凰来说,眷族的供奉更像是食物,或者说某种程度上的一部分力量,有价值却并非不可替代,更不可能影响自身,而从这个角度来看,死生之主会回应地府,几乎是自然不过的事情……

力量总是不嫌弃更多。

而另外一方面,归泉一脉执掌有虽然逊色于九洲人间,却同样地域辽阔的世界,其中同样有着众生,有着百族的国度,只是没有九洲的无尽星海,在归泉界这样的世界里,生灵何止于亿万,数十万年的经营下来,对于死生之主的祭祀和供奉,甚至于厚重程度,都远超过目前的地府范畴。

但是归泉一脉对于死生之主的祭祀方式仍旧极为原始且血腥,处处充斥着恐怖和死亡。

相较而言,地府这边就极为地有秩序且完备,属于人道的香火,有着庄重的肃穆感。

对于死生之主来说,大概就是,在不知沉睡了多少万年之后,终于被吵醒,然后面前摆放着归泉界供奉的,原始的生肉,以及一直持续了十万年,数十万年,甚至于有可能数百万年丝毫不变的残酷祭祀。

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了香火这个奇特的东西。

出于新奇和好奇的情况下,随意试了试。

至于尝试之后的感觉……

那大概就是在吃了至少几百万年带着血丝的生肉之后,突然吃到了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等等等……乃至于火锅烧烤冰淇淋的感觉。

这特么谁忍得住?

不去回应就有鬼了。

当然,生死轮回之主大概率会选择双方都回应,归泉一脉毕竟祭祀供奉祂许久,而且数量庞大,而地府虽然是在祂眼中的新兴势力,但是香火纯正,祭祀虔诚,其祭祀的名号更是完美符合自身权柄,神灵广博浩瀚,自然也要回应。

这一回应,是表示‘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供奉’这个意思。

而至于这一次的回应,可以做到什么程度,还需要新的尝试。

赵离沉思,而在这个时候,旁边青鸾鸟有些呆愣,她不知道泰山府君这个名号究竟代表着什么,旁边老土地看到赵离还在思考,就没有当场就开口,只轻轻招手让青鸾鸟过来,然后给她解释这位神话当中的古代大神。

所谓执掌生死诸事,即便是先天之神,和天地同寿的仙人也在祂的管辖范围当中,威能广博浩大,这种描述,对于作为元凰侍从的青鸾鸟,瞬间确认了指向的目标,瞳孔微微收缩。

她下意识看向那边的钟正,心中呢喃。

难怪天庭的群仙都很敬重他……竟然是死生之主的属下?

而且,死生之主,第三位……

短短两次集会,涉及到了第三位,也是最强的先天尊神。

青鸾鸟越发感觉这个地方简直恐怖。

赵离心中的念头起伏涌动,将自己根据已知情报整合的思路理顺理清,略微沉吟,觉得还需要至少做一些尝试和试探,来看一看死生之主的回应究竟可以做到哪一种程度,沉吟了下,看向钟正,道:

“府君难得回应一次,却还不知道是偶然为之,还是地府已经得到府君的首肯,钟正你先略微尝试一次……”

他将自己的想法化作一张纸笺,让其落在钟正旁边。

然后声音顿了顿,问道:“府君重现,不知道北阴帝君现在如何?”

表面上看,赵离只是随口这么一问,其实心中相当在意究竟发生了什么。

毕竟,北阴的一部分就是来自于死生之主的权柄,死生之主的意识落下来,赵离也不知道这位大神会不会顺手就把北阴给收了,这样的话地府损失就太大了些……

旋即又觉得不可能,毕竟那些权柄不是来自于杀戮,而是酆都之主通过祭祀,慢慢搜集的,真要打,酆都之主的实力最多只能给死生之主修修脚,而从死生之主本身还高高在上来看,这些权柄并没有伤害到祂,应该都是次级权柄……

和其余神魔那种,杀死先天神,分裂其身躯得到的权柄不同,不至于将其触怒。

其实现在想一想,死生之主之所以追着自己不放,权柄还是小事,纯粹因为当日死生之主被唤醒,意识落在人间的时候,是他赵某人一马当先赶上前去,迎面一脚直踹,把才睡醒还有些茫然的死生之主又踹了回去。

踹回去之后,顺便把门给堵上了,还上了一把锁,把窗户也给糊了。

赵离也有反省,虽然说当时确实情有可原,终究是有一点点不地道。

而且归泉界和作为神魔势力的万神殿并不是一体的,而是分离。先前赵离还觉得,是不是万神殿的内部矛盾导致的分裂,现在得知万神殿背后是当年的幕后黑手,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而归泉界又保留着对于死生之主的祭祀,仍旧虔诚。

从这两方面来看,恐怕归泉界的所谓神魔,和万神殿的神魔是两码事。

归泉的权柄或许是来自于长时间的供奉,得到了死生之主的赐予,而为何会化作所谓神魔,又为何掺和到了当年的神魔大战,很有可能是在老父亲死生之主沉睡的时候。

这傻儿子给幕后黑手给直接反手卖了……大概率是内裤都没剩还帮忙数钱的那种。

在赵离心中有些担忧,旋即又用理智判断来自我安慰的时候,钟正愣了一下,回答道:“帝君他一切都好,只是在府君的神位前面站了颇久时间……”

赵离心中微松了口气。

之后是简单的交谈时间,土地凑过去和齐天低语,只是说话的时候眼神总是下意识落在了六耳身上,心中担忧,总觉得要不要给这一只六耳整个金箍戴戴,要不然恢复记忆怎么办?

若木则是得知确确实实是师父转世,位在东方,正是海外岚洲。

而且云游在外的祖师白眉已经寻到了师父。

当日那长剑之所以破空而去,正是白眉祖师的手段,心中即惊且喜。

这一日的群仙会结束,除去了赵离之外,诸多的成员都彼此辞别,然后踏着云雾消失不见,元神也从白色空间离去,重新回到了各自的肉身当中,至于钟正,本就是元神命魂,就直接回落在了地府。

现在的地府已经和一开始的不同,在当日睚眦暴怒,将周围那些鬼域之主直接骇住惊退之后,地府的扩张不再有任何的阻碍,现在几乎已经占据了一半以上的东澜景洲,剩下的那一半里面还有部分是人族的城池。

地府牢守了天地人分治的原则,未曾涉及人族的领域。

只是在城池中有人过世之后,会有阴神鬼差前往,将命魂带走,带回地府的范畴,然后通过传送阵,将其传送到了位于白色空间的冥界当中,而外界鬼域则已经成为了阴神所在的区域。

北阴的根基是当年酆都之主所创造的冥界。诸多权柄组合在一起,也可以在冥界范围具备类似死生之主的权能。

此刻法力笼罩周回数百万里的地府鬼域,日夜不息,昭彰阴冥之主的威严,亡者不得出,生者不可入,规矩森严。而调理阴阳的功德,被赵离化作了黄泉一道,此刻已从一开始城隍鬼域时期的溪流,成长为了河流的规模,于地府当中流淌而过。

钟正回到地府。

发现范无救不见,询问了左右,才知道范无救再度外出处理杂务,根本没有待多久时间。

钟正下意识看了一眼北阴所在的方位,张了张口。

帝君也太……

伴随着地府范围扩大,执掌事情越来越多,常有积压的公务,范无救在前一段时间常常外出见一见还是个孩子的谢必安,往日地府范围不大还好,现在逐渐辽阔,就导致有些公务推迟。

旋即被处理公务的北阴帝君发现。

帝君当日觉得谢必安反正是要回来当差,不如现在就把他的魂魄带回来封为白无常,倒也并无差别,还可以更快地处理公务,当日已略微抬手,是被范无救拼了老命才拦住,然后,黑无常范无救就化作了整个地府最为勤奋的存在。

不必说区区以一挡二,目前被帝君轻描淡写一句话而威胁住的范无救,以一人之力,几乎完成了地府三成的外出公务,实力也渐渐增强。

虽然说结果是好的。

但是帝君终究是……帝君啊。

钟正没有在心里下意识地念出镇狱天龙常常说的那句话,只是感慨一句不愧是帝君,因为北阴目前还在泰山府君的神位前负手而立,作为目前地府副手的钟正决定自己先去做太公的嘱咐。

找到了谛听敖羽夜,从那里寻找到一位生前多积善行德的魂魄。

然后带着他前往幽冥。

一步步走过三生路,踏过黄泉,然后在望乡台前,以神通将这位魂魄的家乡演化了出来,让他看到了和自己少年时候,和自己老迈时候一般无二的熟悉的景色,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亲人,看到自己最小的孩子眉心都有了皱纹。

看到手里拿着玩具,笑着跑过自己曾经走过道路的孙子。

这位老者的魂魄看的入神,不由得已经泪流满面,感觉到心中有很多遗憾,却又有种放下诸多牵挂的感觉,更有肃穆的情绪萦绕在自己的心中,他抬起袖口擦拭眼泪,然后朝着钟正拱手行礼,不发一言。

钟正嗓音温和,道:“既然已经行过忘川,路过了望乡台,是该离开了。”

他整理了自己的袖口,恭恭敬敬地向泰山府君的牌位行礼上香,然后口中低语轮转之事,那老者觉得自己的心神开始慢慢地扩散,而那些觉得此生都不会忘记的东西慢慢得淡去,直到最后,灵性魂魄都融合为一,如同水流,没入了天地的生死轮转。

钟正看到那位老者的神色变得具备祥和与茫然两种特性。

然后消失不见,知是前往轮转,刚刚他也隐隐感觉到了泰山府君的存在,但是,这位泰山府君,和当日救下自己的府君,似乎并不是一位,相较而言,反倒是太公更像是当日的府君………

钟正心中微动,将心里敏锐察觉的一丝诧异压在了心里,并不外露。然后取出了灵笔,展开手中的卷轴,面容肃穆,缓缓落笔。

人间大周新历七百三十五年,九月三十。

天乾贺州飞林村人,范德义,业力圆满,行三生路,重入轮回,寿年六十七。

生平多有为善,小有作恶,于大周新历……

这只是普通的卷轴与寻常的灵笔,但是虚空当中的浩大意识微顿,似觉得有趣,方才重入轮回的力量被引动,被凝聚在笔下化作笔墨,化作了一个个文字,同时和重入轮回的老者魂魄,有了些许联系。

赵离将这一幕收入眼底,揉了揉眉心。

果然如此……

得到了死生之主的回应,这就相当于可以借助这样的联系,重新将生灵送入轮回,这本就是在辅助死生之主的职能,后者在对于地府有初步好感度的情况下,不会拒绝,甚至于会顺势辅助,会觉得钟正做的事情,会让自己的工作变得轻松些……

当然,如果是由赵离做这件事的话,有一定概率会被当头一剑劈死。

毕竟在死生之主那边,地府,和他赵离是分开的。

思绪微顿,赵离突然想到,地府供奉死生之主用的是汉语的泰山府君,而自己当日为了震慑住飞廉,为了成功完成计划,也曾经说了一句请泰山府君,难道说当时死生之主听到了这句话,后面才决定暂且放他一马么……

赵离面容微滞,突然觉得这个可能是真的。

当下感慨一声,心里有诸多世事妙不可言的感觉,意识顺势扫过了北阴那边,发现他仍旧背负双手站在泰山府君的神位前,双目闭住,不发一言,至少灵性仍旧属于自己,不曾受到影响。

死生之主至少没有对北阴动手………

也不知祂是如何看待北阴的。

赵离若有所思,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收回了自身的意识。

………………

地府。

不知道过去多久,负手而立的北阴缓缓睁开双眼,瞳孔墨色如常,隐隐睥睨,回忆起刚刚得到的方向位置,有些薄的嘴唇微微挑了下,然后饶有兴趣地低语道:

“归泉界……”

PS:今日第一更……

足份足量五千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