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海外岚洲·五行山

赵离说完这话,五宗修士彼此眼底都有欣喜之色,尤其这里的仙人和神魔看到赵离气息虽然深厚,但是还不如自己,能够撼动这山,哪怕只是一丝,也证明他所说的法门确实是一种奇特异常,针对这种封禁有奇效的手段。

其中一名白发苍苍,眉心有竖纹的男子点了点头,道:

“很好。”

“你虽没有能够打破封印,但是也有功劳,这些灵材是给你的。”

他一拂袖,一个储物宝物落下,里面散发出浓重灵气,显然是有诸多的宝贝,引来了一道道艳羡的目光,赵离从容移开视线,嗓音平和道:“在下并不能收,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开启封印,希望能够让众多同修不必受到影响,本就不是为了灵材。”

“更何况现在还没能够破去封印,还收下这些的话,岂不是违背本心?”

“唉,学艺不精,就此告辞。”

言罢摇了摇头,仿佛刚刚开启封禁也耗费很多,踉踉跄跄起身,勉强离去,五宗修士本来打算将他强行留下,但是一则对方已经把那法门的来历都说了清楚,这里很多人听到,二来,在现在就把对方扣下,吃相有些难看。

五宗多少还是要些脸面,何况对方只要还在海外岚洲,想要找到就不难。当即也就随他而去,旋即一众修士也都纵起祥光云雾,都朝着五宗而去,将此事上禀真正主事的人。

这些五宗的高位神魔,以及从神魔掌控的小世界里出来的仙人们,原本对于破除封印很有自信。可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们的自信就像是冬日的冰雪一样一点点的溃散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无论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无论是强行攻击,还是说以阵法解开阵法的方式,都没能够打开五行山封印,而且庞大的岚洲地脉也无法再被操控,仿佛凝固一样,失去了原本的活性,一直以来的计划瞬间崩溃。

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种有可能破去封印的方式,哪怕只是撼动一丝,也让他们看到了破除封印的希望,不肯放过丝毫机会,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派遣属下的修士查询这所谓大乘佛法,最后还真的被他们查出了些许的情报。

五宗议事堂。

一名身穿蓝色对襟长袍法衣,玉冠束发的中年男子看向诸多同道,凝眉开口,道:

“佛法,这恐怕是当年曾经在东澜景洲出现的佛门手段,前一段时间,镇压地脉的那修士似乎也是用的类似的神通……据此来看,这所谓大乘佛法应该是真,不是虚假,而且也确实具有专门针对封印的神通。”

“说是破去那座山,也有可能。”

他的声音微顿,又道:

“但是据我所知,这佛门和归泉界一脉发生过冲突,当初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就算这佛门传授神通真的不在乎出身,恐怕也只能够派遣人族和其他种族的修士过去……像是你我,是万万不能够去的,去了便如自投罗网。”

众多修士点头,另一名女子却皱眉道:“但是这种法门似乎很难。”

男子道:“能够破去那种级别封印的,自然是很难,但是我等还可以等得起,就算是千年时间,总有人能够学会的。”

“不,我的意思是,需要有极高的悟性,极高的根基才能修炼成功。”

“百族修士的寿元太低了。”

她没有再说,但是在场的众人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寿命太低,有可能导致哪怕领悟了,也来不及修行到一定的境界,到头来白做无用功,众人沉默,思考着这一件事情,其中一名仙人缓声道:

“我听说,当年佛门出手,是因为归泉界太过莽撞,打算在元朔城里面制造活祭,杀死杀伤不少的人族。而最近两次佛门出手,一次是为了镇压地脉浊气而不惜自己化作了石像,另外一次也是因为我们放出了消息,说地脉会影响到普通修士的修行,才出手打算破封,失败了之后,也没有收下灵材,直接就走。”

“所以我推测,这佛门未必知道我们的事情……他们的宗旨是平等和善,所谓的大慈悲,归泉界一事纯属他们自己自找苦吃,和我等又有何干?我等诚心求法,佛门未必会拒之门外。”

其余五宗修士眼底有异色浮现,其中一人抚须道:

“师兄的意思是……”

那男子视线环顾一周,答道:

“我等可以尝试放出部分具备权柄,而且不喜杀戮战斗的同道,再有部分悟性高,资质超凡的修士,让他们前往极西之地去取佛法,而且第二部分的弟子,我们可以长线提供。”

“虽然佛法难以领悟,但是十年不行就百年,百年不行就千年;十人不行就百人,百人不可那就千人万人。这样的话,纵然再难,总有可以大悟佛法的。”

“到那时,我们也能多出一种传承。”

“而领悟大乘佛法全部真谛奥妙之后,再让那弟子将极西之地传承佛法的地方摧毁,那么这手段就只有我们有,可以多一利器。至于这山封印的话,我想那个修成小乘佛法的修士就能够撼动一丝,有朝一日汇聚上百人的话,应该也能破开一条缝隙。”

他说的从容不迫,带着五宗这种占据一洲,乃至于许多小世界秘境资源的庞然大物所特有的那种底蕴,众多修士都若有所思,女子微微颔首,沉吟了下,又皱眉道:

“若是此宗有诈呢?”

男子答道:“那很简单,就如往日那样,在这些弟子中布置心腹,一旦有变,则或者遁逃而出。或者传讯,依照目前来看,佛门属于那种心怀慈悲平和,不擅长战斗而擅长于封印神通的宗门,我等自然有的是手段应对。”

这一次,众人都没有了疑惑和担忧,彼此对视一眼,皆微微颔首,口称大善,心中则是思考,要派遣何人前往按极西的蛮荒苦寒之地。

五宗是庞然大物,高层还算明晰,越往下面,越是盘根错节,极西苦寒,去那里求法,肯定要吃苦头,却也是机缘,更何况还要求资质和悟性,自然引发了宗门内部的争斗。

而在五宗斟酌名单名录的时候,早已经有功利心很强的修士觊觎了五宗开出的长老位置和丰厚赏赐,一个个或者有的迟疑,或者有的早早下定决心,前者又被后者裹挟,因为生灵所特有的从众心理,像是浪潮一样,引发了出海西行的风气。

……………………

岚洲边城。

有许许多多很简单的飞舟法宝在空中驶过,上面满载着修士,往西方而去,颇有些浩浩荡荡的气势,赵离穿一身苍青色云纹的窄袖猎服,蓝玉发簪,随便在路边摊位上,要了两份面条,和敖厉一并坐着。

在年纪看上去有些老迈的老板开始利落坐面的时候,他则是看着那些许出海的修士,若有所思,想着自己这算不算是借了五宗的饵料,钓走了五宗鱼塘里的鱼儿,旁边敖厉有龙族的种种性格特质,看着这简陋的地方,颇为不屑,皱眉道:

“徐福前辈,为何要来吃这种东西?我已经在灵玉楼里定了吃食,滋味鲜美,那才配得上前辈的身份啊。”

他现在没有显露真龙特征,但是仍旧穿着上乘法衣,眉目威武,散发着威严,就算是说的话实在是不怎么入耳,老板也只得赔笑,完全不敢动怒。赵离收回视线,笑道:

“你啊,不知道了吧,真正的好吃食可是就在这路边小摊上的。”

他看向店家,这老板年纪不小,可是因为岚洲的风气,也是个有修为的,刀工又快又狠,取了七分瘦,三分肥的低级妖兽肉,刀光如水,将肉切成小碎片,下油锅翻炒,三成熟的时候加入姜末去腥,之后又将诸多调味品加进去。

动作利索,而又有章法。

最后端上来的,是两大碗汤面,面条细长,厚薄均匀,炒出来的臊子鲜香扑鼻,汤汁上的红油明亮,赵离又拿了两个这个世界类似于蒜的东西,随手剥皮,敖厉闻了闻面的味道,有些诧异,看了眼旁边的牌子,念出来上面写着的字。

“臊子面……”

店家赔笑道:“是,是臊子面,这是墨家的夫子们教会我的,说是至少可以靠着自己挣些晶石,比起单纯做劳力来说,要好得多了,虽然用的普通材料,可味道其实相当地好。”

赵离看到店家说着的时候,脸上浮现一丝微笑和敬意,眼里有光,搅拌了下面,故意笑道:“哦?这面的味道很好,你花了不少钱才学会吧?”那店家摆了摆手,笑说道:

“啊呀,哪里哪里,我倒是准备给些的,他却只要了一份面。吃完之后便走了。”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叫他夫子。”

“哈……那可好。”

赵离笑一声,抬手吃面,这臊子面是他先前给墨家说法的时候随口说过的,原本是为了这些墨家学子能摆脱靠劳力的局面,没有想到他们会选择将这法传出去,这面做的倒是颇为地道了啊,滋味很好,不错不错。

不过,墨家传授了臊子面,这个组合,倒是有意思。

赵离心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念头来,有朝一日,若是抓个老乡来这里看看,不知道会不会被墨家臊子面这种违反常识的知识冲击地呆住……不,如果真有那么一日的话,恐怕会有更多的东西把他的三观常识砸成碎片。

赵离看了一眼五宗的方向。

五宗应该已经做出选择了。

五宗自傲,面对着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是不会放过的,而且佛门并不是这一段时间才出现,早有线索,甚至于是出现在五行山之前,这样会让佛门有更多的可信度,五宗是神魔一系,和归泉肯定有联系,必然会知道这一点消息。

除此之外,可还有僧人镇压地脉浊气坐化的事情摆在那里。

再加上他当日推动五行山的时候故意说的话,会把五宗的思路带偏,认为佛门是一种慈悲祥和,专攻于封印神通的宗门,虽然说这样的理解也不能够说错,但是至少是不完满。

缺少的信息有时候是极致命的。

而且,他既说了要大智慧,大根基,大毅力。

五宗应该会选择那种有天赋而又不是核心弟子的修士前往修行佛法,而且因为归泉一脉是有错在先才被佛门按在地上摩擦的,五宗不可能不知道归泉的行事作风,所以也有一定概率也会派遣真正的自己人过去,也就是说,神魔。

毕竟漫长寿元对于悟法的作用可是明摆着呢,诱惑可大地很。

赵离剥完一块蒜,看着要了第三碗的敖厉,随手扔了两瓣蒜进他面里,随口道:“吃面不吃蒜,那可少了很多的风味,吃。”敖厉身子僵硬,看着那从小就不喜欢的蒜,抬头看了看面容温和的徐福,低头看了看蒜。

嘴角一抽,眼一闭,直接张口一咬,旋即微微一怔,睁开眼来,发现蒜的鲜味辣味,面的醇厚,汤汁的酸味柔和在一起,竟然是无比地协调,让他下意识又吃了一口,越觉得爽快。

赵离则是不紧不慢吃面,还加了点醋,心中对于五宗会不会得到佛门的真传毫不在意。

或者说他倒是希望能有弟子开悟。

佛门的特性,尤其是禅宗的特性和百家其实很类似,你悟了那就是悟了,没有悟的话就是念经文千遍万遍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会觉得那佛法距离自己只不过一线之隔,但是这一线之隔就是天和地。

从五宗的立场来看的话,那些弟子如果不悟佛法,心念执着,那就肯定会被留在那边,这就代表着,五宗将会失去一大部分的天才弟子,甚至于是部分神魔,战力再度收缩,而其根基在百家之外还离开一脉。

而如果顿悟佛法,见到天地,见到众生,见到如来,又怎么会回来为五宗效力?

这对于五宗而言是一种两输的问题,但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他们就算猜出可能有些风险,也只能往里面跳,赵离很坦然诚恳,他不曾有半句谎言,也没有说过半句假话,但是这些话组合在一起,却引导五宗修士的思维走到了最偏的方向,得到了最为致命的结局。

因为那些一开始就得到了力量的神魔们忽略了最致命的一点,法和理是相互联系的,是道。

真的悟了佛法,还是大乘佛法,那还是五宗弟子吗?

罗汉已杀贼,得六根清净,断一切烦恼;金刚灭因果,诸法皆梦幻泡影,作如是观,持金刚力,破烦恼根;而菩萨无我相,无寿者相,无众生相,已证诸相非相,立下渡世宏愿;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门的根基就是要渡众生,就是善。

你指望一帮恨不得度尽世界一切苦难扛着一切罪孽的家伙回来帮你灭世?

疯了吧?!

尤其这个世界的佛门,还增加了暴躁的特质。

你要他们灭世。

那他们大概率会先把你给灭了。

赵离正想着,听到杂音,抬头看到有五宗的弟子出现,看到其中有神魔,感觉到了敖厉的身躯紧绷,散发出杀机,他抬手按住敖厉的肩膀,让他收敛气息,平静地看着那些五宗弟子,以及五名气息稍微显得平和的神魔站在了飞舟上,若有所思。

看来五宗对于开启封印比较在意。

嗯,这样很好,但是也同样表明,飞廉一派在五宗当中处于比较弱势的那一面,面对这种局势,以飞廉的性格肯定会选择行动,选择用刀来证明自己,这一点也要选择应对的方式……

赵离从五宗离去的飞舟上收回视线。

想了想,随手沾了点面汤,在桌子上写了两行字,伴随着真正释放了过去神话最强者之一的神通,赵离对于自己修为的控制能力大幅度提升,能够依靠白色空间做出许多前所未想的骚操作。

收回右手。

这两行字缓缓消失,缓缓干涸。

……………………

西方极西之地。

僧人和身有六臂,面容狰狞庄重的阿修罗对峙,周围围绕一切生灵。

阿修罗这次面有自信,觉得此次定然可以完成和僧人的赌约,说出自己的领悟,所以信心满满地沉声开口,一开口,立意极大,道:

“老师可能度我成佛?”

“如来可能度我成佛?”

僧人诧异,然后摇头道:“不可能,佛不可由人度,而你若是要佛来度你到最后,那么你就是见到了那佛,接触到了佛,那么那尊佛就有了我相、有了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那就不是佛,而是人。”

??!

阿修罗张了张嘴,对方的回应完全超过他的预料,打了个措手不及,想了想,又道:

“那何为如来?”

僧人缓声道:“如来者,无所从来,无所从去,故名如来。”

阿修罗皱眉,继续道:

“那岂不是不能够接触到如来?那我怎么知道如来是真?或者是假?”

僧人摇了摇头,道:

“我佛曾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阿修罗不服:“看不着,那怎么践行他的道理?如何得到大乘佛法?”

这一问有些意思,僧人露出一丝微笑,抬手在阿修罗头顶拍了一下,呵道:

“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你就算是从如来那边听了法,可你听到心里的,也不是如来所说的法了,那里面掺杂了你自己的理解,假如你又把你所听的法传授给其它的僧人,那么他们所知的也不是你的法门,还掺杂了他们的理解。”

“这一轮轮流转下去,不知道几千几百口口相传,掺杂了多少杂质,所以你怎么能听到真正如来的法门?!都是自己的法门罢了。但是八万四千法门,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皆可以自证清净。”

“不过,若只知道每日读经烧香,便不是法,只是在读书学字罢了,用这种法子去修正果,是离如来越来越远,那只是单纯念了文字,和那些俗世流传的故事也没有区别,你读那故事,千百遍,能成佛吗?能开悟吗?读那佛经文字,千百遍,能成佛吗?能开悟吗?”

“得屁的法!见屁的如来!”

“是以,诸佛奥妙,无关文字。”

阿修罗还要开口,僧人已然起身,步步上前喝问道:“那我问你,阿修罗,你如果没了我相,没了修罗相,没了众生相,无寿者相,无一切诸相,剩下的是什么?”阿修罗被这一声声喝问问的茫然,连连后退,道:“还剩下什么?!”

僧人双手合十,神色平和,道:

“剩下如来。”

阿修罗茫然道:“如来为何在我心里?”

僧人沉默,然后抬起手给他头顶咣咣咣几下,连阿修罗的体质都给敲出好几个大包,然后僧人一撩衣摆,大脚一踹将这阿修罗踹下山去,喝道:

“下去!闭门!闭目!闭口!苦思!冥想!”

“十日后再来!”

其他生灵都嘴角一抽,为滚落山下的大师兄默哀了三秒,古鳌所化的青年看着阿修罗头顶的大包,缩了缩脖子,干笑道:

“老师,就算大师兄是想要回答了你的问题然后离开这儿,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对他吧……”

僧人看他一眼,问道:“你要去极为遥远的地方,有一匹敏锐的神马,一匹迟钝的老牛,你会驱使哪一个?又有哪一个能更快抵达那么遥远的地方?”

古鳌理所当然道:“那肯定是马啊,老牛再打鞭子也没有用……”

僧人淡淡道:“我也是这样。”

古鳌微怔,然后若有所思道:“老师是觉得大师兄有天赋才鞭策他……”

声音微顿,又有些被长辈抛下的不安,担忧道:

“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行,才没有传授我太多,才让他当我的师兄?”

僧人看他一眼,不答,只是道:“你今日雕刻的佛像呢?”

古鳌愣了下,然后露出止不住的笑容,献宝似的取出许多的佛像,得意道:“来,老师,都在这里了,这可都是我今日专门找到最好的材料,用心雕琢的,老师你看看,这模样,这神态,这花纹,栩栩如生啊老师。”

僧人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一掌一个,当着古鳌的面将佛像拍碎,道:

“这佛,雕地不对,明日再来。”

声音微顿,又道:“明日给你大师兄也送一个佛像,让他对着佛像想。”

古鳌点了点头,因为老师没有抛下不管自己,美滋滋地离开,有其他的修罗众询问他老师讲的话,问他僧人是不是偷偷给他传法,古鳌道:“没有啊,不过我倒是很勤奋。”

那虎妖好奇道:“哦?你如何勤奋?”

“吃饭时想吃饭,走路时候想走路,修行时想修行,雕佛像时候想佛像。”

“噗呲,哈哈哈,这不是偷懒吗?”众生灵都笑起来,然后带着善意去劝诫其实寿数比他们更悠久的古鳌,道:“你这样可不行啊,师兄,我们可是时时刻刻都想着修行,你这样太懒了,走的偏了。”

古鳌却无所谓地笑道:“我觉得这样也很好……”

“我还要继续雕佛像了。”

……………………

山上树下,僧人闭目修行,自我叩问。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奇异的变化,下意识抬起手,看到前面的石头上,露珠和水流汇聚起来,组成了一行字迹。

佛门天众,带善男子善女子,自东方来。

正在修行的僧人微怔,眸子瞪大,旋即大喜,又见到那些文字又变化成另外一行。

天众尚有魔性,须得好生劝诫,方可顿悟佛法。

啪,僧人双手合十,双目明亮,嗓音洪亮如晨钟,缓声道:

“多谢太公点悟,贫僧定然度诸天众,重新皈依我佛。”

“阿弥陀佛!!!”

云边城,赵离随意拂去字迹,敖厉看到这一幕,好奇道:“前辈,桌子上有水吗?我给你擦擦……”赵离摆了摆手,笑道:“没事,这点小事在意什么,去,吃你的面去。”

“对了,店家再来一份。”

“这一次的话,劳烦多加点辣子,有劳了。”

PS:今日更新二合一,字数应该是足够的,六千八百字~

当个伴郎,累的半死,啊啊啊啊,对于我这种性格的人来说,去新婚现场那种地方,周围全部都是不认得的人,简直是一种折磨,我想我或许才是键盘侠,需要键盘在身,方可以无惧一切.JPG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