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赵离肩膀稍微伸展,活动身躯,而那青年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还不敢相信,那自己盯了数月的少女竟然有这种手段,居然单纯蛮力就踏碎了自己的护身法宝,脖子上的血管因为剧痛而贲起,像是密密麻麻的蛇一样攀到脸上,看上去异常地狰狞。

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里都有痛感,有微吸冷气的声音,咬牙道:

“你究竟是谁……”

赵离活动手腕,视线落在那处于剧烈痛苦的青年身上,道:

“我?”

青年双目满是怨毒,看到眼前的少女淡笑了下,俯身从自己腰间摘下了象征身份的玉佩,而伴随着这个动作,他看到这少女的身材变得修长而熟悉,剑眉变粗直,双眸变得狭长如刀,而肩膀宽阔。

身上的衣服也泛起水波一样的涟漪。

等到起身的时候,赵离将玉牌佩戴。

在青年眼里,眼前的少女已经在短短两秒时间,变成了另一个自己,嘴角微微挑起一丝微笑,隐隐邪气倜傥,竟然比自己还像是自己,青年双目豁然瞪大,从心底里浮现出一种巨大恐惧和慌乱。

赵离右手背负身后,随手一招,出现一柄折扇,啪地一下打开,嗓音玩味:

“应当说,你是谁?”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青年:“??!”

赵离嘴角笑意稍微收敛,再度变化的时候,略微有所领悟,八九玄功,躲避天劫,变化的其实是旁人的感知,等到修行到极限的时候,哪怕天地规则都可以骗过去,到那个时候,恐怕是如同死生之主这种级别的天道侧面,都无法认出。

如果只是变化表相的话,如何能够对得起那偌大声名。

所以他现在变化为其他人,会自然而然地改变表露的外相,就仿佛本体一般,方才变化成魏惊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真的魏惊雨,甚至于比真正的魏惊雨更甚,而此刻化作这青年,则也有了对方的神态和气质,一般无二。

这就是八九玄功。

道门万物归一,而禅宗诸相非相,无我相,无众生相。

不,这是道家功法,最后还是要保留一,而不是禅宗那么彻底。

这就是佛道两家不同之处。

赵离若有所悟,看着那惊慌的青年,知道对方大概已经猜到自己要做什么事情,从这青年的行为,以及方才那些女子口中所说玩几日,不喜便当做花肥的说法,他已经猜得出这是个什么货色。

本来打算直接将其斩杀,此刻却有其他的念头,沉吟了下,道:

“放心,我不会杀你。”

“我一向觉得,人人平等,没有人有肆意改变其他人生命的权利。”

那青年大松了口气,面容混合着恐惧和庆幸之感,却看到前面的自己拂袖,伸出了手,五指微张,虚覆在自己的面容上,透落阴影,嗓音淡漠,有天穹浩渺,道:“自业自得,你的下场,由你自己决定……”

青年呆滞茫然。

抬手,赵离以自身八九玄功手段,一道仙家法力落下来。

他对八九玄功的变化之能有所领悟,虽然还没有办法改变这青年的外貌,但可以改变其命魂给人的感觉,如果不是修为超过他的高手,看向这青年,就仿佛看向刚刚赵离所化的少女,欺骗双目很简单,而欺骗神识则更胜一筹。

当你所见所感所知都是同一个东西的时候,那么孰真孰假?

那就是你所见,所感,所知,真实不虚。

指鹿为马,坚白同盈。

赵离心中明悟,与此同时,发现八九玄功的运转似乎变得更为顺畅,收回袖口,那青年终于发现自己的变化,面容瞬间变得恐惧扭曲,想要开口求饶,赵离抬手点在其咽喉,封住其说话的能力。

然后笑了笑,道一句再会,然后拂袖,踏步走出,伴随其步步前行,袖袍微微拂动,从容自在,本来已经被震碎的地面,本来不复原本奢华的屋舍,那些颇为雅致的布置都重新恢复原本模样,仿佛一切未曾发生,有虚幻和不真实的感觉。

赵离的面容变得冷峻,迈步走出。

不远处那几名女子还在,见到公子这么快就走了出来,颇为讶异,那丰腴妇人最先反应过来,微微色变道:

“公子,是那贱婢……”

刚刚还叫人家妹妹,转眼就是贱婢,变脸真快。

赵离心中腹诽,神色冷淡,冷哼一声,不语,拂袖而去。

三名女子对视一眼,然后走进了屋子里,青年修为颇深厚,但是被赵离一招击中要害,还封了丹田,法力阻塞,此刻连玉瓶丹药都打不开,急地额头冒汗,见到自己最为宠爱的三名女子进来,大喜,想要开口却发不出声。

那最为宠爱的丰腴女子突然一巴掌打来。

这一巴掌蕴含法力,将那青年打得跌坐在地,咳出鲜血,更让他心中茫然。

青春烂漫的少女手中转着匕首,娇嗔道:“早就说了,把她给我,这样的脸上作画,才能磨砺我的手法,剩下的身子可以做成花泥,那可是公子专程为我从北地极洲带来的花儿,我可舍不得它凋了。”

这些话一句句都婉转清脆,可往日会让青年开怀的声音,此刻听来却既冰冷又恶毒,让他背后生出许多的冷汗,最为安静雅致的黑发少女沉默了下,看了他一眼,嗓音温柔道:

“公子开办了不少的青楼,这女子面容尚可。”

“等到最后再做花泥……”

青年眼瞳瞪大,最后一丝希望消失,剧烈而疯狂地挣扎起来,却被随手束缚住,这一瞬间,虽然并不是很合适,也没有什么来由,他突然想到了先前求自己放过她们的那些女子,心中生出悔恨和凄凉的感觉。

…………………

赵离化作那青年徐步走在五宗之中。

这青年的身份似乎颇为不凡,沿路许多弟子都带着献媚朝他行礼,赵离只是微微颔首,神色冷淡,那些弟子便不敢再靠近。

赵离双眼内蕴神光,八九玄功瞳术开启。

好不容易来到了五宗内部,他不打算只是补一刀就走。

借助这神功寻找地脉迹象,既然说对方是打算以地脉作为其计划的关键点,那么赵离可以确认,其对应的神魔阵法必然覆盖大部分的岚洲大地,而作为阵法节点的部分,肯定在五宗之内,或者说,用来凝聚权柄所需的阵法准备,就在这里。

兵法中,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来到对方大后方,不去破坏,未免太过于奢侈,太过于浪费。

这种手段混进来,斩杀神魔,肯定会导致对方的防备收紧,往后再想要这么混进来可不会简单,这可算是唯一的机会,自然要趁这机会,来一次大的,而那青年和其三名女子,甚至于其派系,赵离不必动手,在他以那青年的容貌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预见到其下场。

赵离想了想,右手袖口滑落玉筹,开始以天机术辅助。

一缕元神则回到白色空间,调动位格。

………………

魏惊雨匆匆奔出,不敢停留,多次变化形貌,原本的躲藏之处也不敢再回去,六司的训练和魏家家风尚在,她险之又险,成功避开了那些五宗弟子,好不容易寻到安全之处,安下心来的时候,几乎有眩晕和就此昏迷过去的感觉。

勉强支撑着服用丹药,她咬牙取出一枚珍品符箓。

岚洲和八洲之间的距离太过于遥远,中间又有无尽星海,想要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联络,需要这种特制的符咒才行,而且只能进行单方面传递信息,她激活这符箓,定了定神,将消息传递出去。

元朔城·魏家。

魏步平穿着寻常便服,自从几个月之前,他已经不再喝茶,将珍藏起来的灵茶全部都送给了好友,现在爱好了浅饮些灵酒,酒喝得多了些,倒也尝出了酒的妙处,觉得和灵茶相比,也是各有胜负,并不逊色。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珍品符箓微亮。

然后从那边传来的自家后辈的声音,只听了两句,魏步平就神色微变,既惊且怒,自己的孙女居然险些被那偏远之地的宗派弟子给抓了,想起这个,他心中就腾起怒火,又有心疼,心疼的老脸都皱起来,恨不得立刻飞过去把孙女接回来。

幸得是那火字密捕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这个时候,还有火字密捕在岚洲吗?

他的思绪微微凝滞,脑海中闪过天乾火字密捕秘录,现有火字密捕,几乎没有人在岚洲,除去几个失踪的,或者特殊的,而其中能够轻易将自己的孙女救出来的……

魏步平的手腕下意识颤了下,撞翻了玉质酒樽。

赵离!

老者嘴角抽了抽,觉得胃有些疼,有些反胃,刚刚微醺的状态一下给散了个干净,再询问了魏惊雨之后,更是确定,这百分百是那个混蛋……

碰到他就没有好事情。

魏步平心中罕见爆了句粗口,突然又意识到一点问题。

等一下,赵离在岚洲,也就是说,岚洲有神魔?五宗有神魔?!

魏步平的思绪微顿,瞬间想到了魏惊雨所说,五宗对于人间的敌视,想到了屡屡失败的传法,瞳孔骤然收缩,脑海中思绪一下豁然贯通,化作一个让他都感觉到震撼恐惧的可能性——

五宗是神魔布置的子。

下一刻,作为人间司的修士,魏步平在瞬间做出的判断就是,岚洲有一定可能已经被掌控,需要趁着这个机会对五宗进行防备,趁着赵离进入五宗,五宗大乱的宝贵机会,对五宗进行情报搜集,以防止对方的手段,保护天乾和人族。

而在岚洲的密捕除去赵离,只有一个。

魏惊雨正在等待魏步平的回答,却是好一阵沉默。

等到符箓的灵力快要散尽,她才听到对面低沉的声音:“天乾人间司火字密捕,魏惊雨。”

少女下意识站直了身躯,下意识回应。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魏步平嗓音平静道:“五宗将会有大乱,趁机搜寻情报。'

“另外传播对五宗不利的流言,尽可能影响其对于岚洲的掌控,每一日传递情报,尽可能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真正的目的………若是事有不成,被擒拿,可以以最后手段处理”

魏惊雨道:“是。”

沉默了很久,在符箓的灵力真的耗尽的时候,她听到对面传来低微的声音,似乎是一声疲惫的叹息:“注意保护好自己……”

符箓燃尽。

又过了一会儿,魏惊雨轻声道:

“……是。”

“爷爷。”

魏家,魏步平呆呆坐了一会儿,眼底散乱的神芒重新汇聚,骤然站起。

他需要立刻前往六司,前往姬氏王城,需要将此事传递出去,做好部分的防备,还要派遣更多密捕前往岚洲。面对着这样的巨大危机,他觉得自己这一把老骨头也不能闲下去了,也闲不住了,哪怕帮一点忙也是好的。

这可没有心思再喝酒了。

他脚步微顿,看了看酒杯:“……赵离,至少保住惊雨。”

声音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自语道:“她可得管你叫爷爷啊,不要乱动心思……”

至于为何确认赵离出现在五宗,就会导致五宗的混乱,以出现相当宝贵的情报搜集时间?呵……那可是赵离,这就是经验。

魏步平学着当年赵离做密捕时的口头禅,心中默默自语。

区别只是麻烦的大小罢了。

想到至少赵离还在那里,魏步平突然安心许多,蹬蹬蹬快步离去。

……………………

在云边城五宗之一的驻地核心。

赵离借助八九玄功的玄妙,成功混进了这一处秘地,唯独靠近的时候,他才突然明悟,为什么五宗对于这里的防守并不如何地深,赵离只是借八九玄功将自己的元神遮掩成一只蚊子,就轻松从守卫的前面走了进来。

放眼所见,不知多深的地下区域,尽数都是阵法的痕迹。

凝聚了的巨大元气汇聚于此,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高纯度力量,这将会作为驱动阵法的消耗,将权柄整合,然后才能通过岚洲的地脉,截取天地的庞大元气,在这一点上,和赵离所预料的一样,一些高深的阵法也有类似的需求。

这种程度的力量本来就不需要阵法保护。

巨量的高纯度元气能量本身就是极为危险的。

即便是仙人,能够汲取的力量对于这么恐怖的量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甚至于这本就作为五宗的灵脉来支撑修士修行,也是五宗的根本之一,如果赵离所料不差,其余四宗的核心也有类似的存在,五宗合一,才是阵法,才能凝合权柄,一举做到幕后黑手的目的。

而高纯度元气几乎无法破坏,无法转移。

凤凰这一类先天神,则更不需要这些。

赵离微呼出口气,朝着五宗的方向微微躬身,嗓音温和,道:

“多谢款待。”

虽然只有这一个机会,但是对于阵法这种精妙的造物,一处不平衡就无法发挥效果。

当然,这只是缓兵之计,无法维彻底处理这个隐患,但是至少拖延几年是几年。

能堵则堵,这种应对可真是被动,一点也不高明。

赵离自嘲一笑,伸出右手,俯身按住大地,按住灵脉,徐徐呼出一口气,双瞳瞬间变得一片幽深,仿佛天穹一般浩渺,白色空间当中,撬动画卷,画卷之上的灵韵微微亮起,疯狂开始汲取元气,虽然这些元气不大符合画卷的胃口,但是至少量大。

伴随元气贯穿元神带来的剧烈痛苦,赵离的嗓音在心底轻轻响起。

推演……

PS:今日第二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