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四十三章 自业自得(1/2)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22 20:11:45

赵离和土地贪狼回到群仙会所在的时候。

其余成员正在闲散聊天,彼此说些简单的事情。

敖雪儿对于新出现的青鸾很有兴趣,毕竟后者看上去和自己的年岁相仿,甚至还要更小些,青鸾鸟也是凤凰的一脉,总体算起来,应该类似于睚眦,嘲风这样的存在对于龙族的关系,寿命悠久,天赋也强。

虽然看上去年少,但是能够作为天地第一只凤凰的侍从,肯定不凡。

传说中,龙族的始祖用自己的鳞片化生了最初的龙。

而凤凰落下的羽毛燃烧,凝聚了灵性,机缘巧合之下诞生了青鸾这样的灵鸟,面容能永葆青春,所以这位青鸾鸟实际上或许比自己要大很多。

而在敖雪儿看着青鸾鸟的时候,青鸾也在悄悄打量着群仙会其他成员。

那个叫做若木的修士,给她一种有点熟悉的感觉,但又无法辨认。

其修为毫无疑问是妖仙,根基雄厚,但是却没有妖气,那种刺目的剑意和剑气隐隐扑面而来,让人不能小觑,怀里抱着一柄连鞘的剑,剑柄是赤色,剑鞘古朴,有灼热,且浩大光明的意境。

敖广,敖雪儿,这是龙族,而且从瞳孔里面的金色可以看得出,肯定是纯血的龙族,敖氏,她并不常在外走动,原本负责这些事情的应该是那条虬龙,所以不是很熟悉龙族成员。

但是那位凝眉的敖广,让她想到了数千年前曾经在东海呼啸一方的龙君。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那个时代,东海龙君敖霄毫无疑问是在外锋芒最盛的强者,已凌驾于寻常的仙人之上。

青鸾鸟若有所思。

难道说敖霄未死,而是化为敖广?

无论如何,这位敖广都肯定和敖霄有关系。

她很负责地将这一点记下来,视线旋即又看到敖广的左边,那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面容似有苦色,一手撑着膝盖和下巴,眉头皱起,似在沉思,似乎走神,身上的衣服很简朴,却有朴素刚正的气息。

敖广另外一边则是个盘坐着的猴子,气度很沉稳,双目泛金。

然后她既有些好奇,又有些疑惑地发现,疑似是当年东海龙君的敖广身躯坐得笔直,神色凛然,予人以庄重之感,又或者是极为紧张和戒备,完全没有办法放松,像是出现在猛虎旁边的麋鹿,或者遇到了一团花猫的老鼠。

嗯……应该不可能。

如果这位就是龙君敖霄的话,那他肯定是很桀骜的性格,是龙族那种特有的傲慢自大,这种状态虽然像是因为内心的恐惧紧张而导致身体出现戒备,但也可能是这位龙族前辈对自己很严格。

而且他没有本能远离左边或者右边,这证明左右没有让他感觉紧张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左右两个都让他感觉到紧张和不适,但是左边和右边的都是很和善和温和的人……嗯,还有猴子,看起来脾气都很好。

呵……总不可能是这两个都是伪装的性情吧,而且还能够把龙君给吓住,这怎么可能?

是我想得太多了,龙君的状态只是因为他对于自己不肯放松的要求,不愧是东海龙君。

青鸾鸟将这个念头打消掉,注意到刚刚离开的,那位太公,那最为年长,看上去很老迈的土地,以及身穿铠甲战袍白发狼首的妖王一并回来,出于对这三位的下意识敬畏,她收起了那种乱飞的念头。

土地和太公且不提,显然地位很高,实力很强,被这里所有的存在敬畏。

那位被称呼做星君的妖王,穿着战袍,气度很是不凡,而且她刚刚看过去的时候,以青鸾鸟一脉望气的能力,居然无法看破那位星君的情绪波动,仿佛直视着天穹上的星辰星海,一片幽深,喜怒不行于色,是很高深的强者。

在赵离回来的时候,众人低声的交谈都止住,都行礼问候。

赵离微微颔首还礼,然后操控那边微笑的值日星曹,为青鸾鸟介绍了下众人,因为青鸾鸟背后,作为天地第一只凤凰的尊主,将其位格提高许多,所以赵离在介绍众人的时候,将其背后的存在也略略提了下。

三清正统,太清一脉蜀山。

泰山府君麾下,由北阴大帝所执掌的地府。

四海龙王,姬氏王族。

远古银枪决云,天庭哮天卫。

以及西方灵山一脉的僧人。

有着先天尊神云中君的蓬莱岛,有作为天之佐使,东皇太一麾下贪狼星君。

以这样的方式,扩大了天庭群仙会的范畴,给予青鸾鸟,以及其他的成员一种误解,仿佛这里只是较低层次的群仙会,而那些真正高位格,对于寻常的修士来说仅存在于传说中的强者们,彼此也会有联系,有来往。

这也同样是在对青鸾鸟背后的凤凰表示善意,意思是不曾隐瞒。

然后由值日星曹引导这一次群仙会。

真正的大事已经在刚刚赵离和土地的谈话中做了决定,这一次群仙会的目的则是为了将青鸾鸟引入,以借此和凤凰搭上线,期望他日能够从凤凰处得到关于太古时候的历史和知识,所以谈论的氛围很轻松随意。

在成员们的随意交谈中,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也被彼此得知。

而在这个时候,青鸾鸟才更为直观且具体地感受到了,这一个看上去和茶馆一样松散的集会上,究竟代表着什么含义,其直接涉及到了妖族,人族,水族,阴魂,海外这几大势力,如果把自己代表着的百鸟一脉加上,这里几乎涉及到了九洲绝大部分的势力。

而如果将他们背后的力量也算上,那天庭的底蕴深厚程度,足以让任何存在惊惧,这是可以撬动整个九洲人间的力量,并非是夸张描述,而是真的足以做到这一点。

青鸾鸟心中震撼,脑海中念头翻滚。

而在这个时候,齐天正在给姬辛讲解自身的修行领悟,嗓音平缓道:“不必将一切的心神都放在修行上,你现在的境界已经不低,他日要走精气神三花聚顶的道路,要在现在就要重视道心的打磨。”

他嗓音顿了顿,抬起手,道:

“若是一句话来说,就是修行在行走坐卧之间。”

“不要将修行和你本身割裂,你并不是在通过修行得到了力量,而是这力量本已经属于你……姬辛,习惯这状态,呼吸,行走,饮食,要让你的精气神,伴随着行动而自然地聚合离散,你可以从最基础的事情里找到状态。”

“但是记住,不要刻意去寻找这样的状态。”

“一旦刻意,就是错。”

“而若有功利性和目的性去做,也是错。”

齐天将自己的修行方式告诉姬辛,旁边青鸾鸟听得却有些茫然,不甚明白,赵离却隐隐有所悟,姬辛也微微颔首听下,之后众人谈论了一阵修行之上的问题,彼此交流法门,皆有所得,赵离估摸着目的也已完成。

于是暗中操控值日星曹,说今日的群仙会结束,众人都相互告别离去。

青鸾鸟记下来了那些名号,记下了功德碑和记载有诸多顶尖大神通的卷宗,记住了上面那些功法的名号,然后随同其他的众人一同,彼此行礼离去,只是觉得眼前微微一花,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重新回到了人间,可谓是玄妙。

她沉默了下,回忆起刚刚记住的那些事情,然后抬手,用出以自身妙法换取的一招蜀山剑诀,剑气锐利无匹,有无物不破的大气魄,真实不虚,而此刻继续回忆方才的天庭群仙会,越是感觉其深不可测。

其势力范围几乎囊括九洲,而且,已经明确的先天尊神竟有两位。

那位北阴酆都大帝的位格似乎也极高。

这些联系起来本就已经足以让她感觉到震撼,而作为鸾凤的一脉,她的思绪很清晰,立刻注意到了,这样的势力,这样的集会,每个月一次汇聚交流,究竟是在谋划着什么,是有什么目的,如果说是要应对敌人,又是要应对何等的存在?

青鸾鸟越想越觉得深不可测,如同注视着悬浮在海面上的巨大冰山。

其在表面上的部分已经很恐怖,隐藏在下面的又会是多么浩大?在其现世的时候又会多么震撼?

青鸾鸟感觉内心涌动,有好奇也有本能的敬畏,取出一卷青色元气环绕的信笺,落笔去写,她本是凤凰的信使,现在成为了联系凤凰和吕尚的要素,无法离开,只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将消息传递出去。

青鸾鸟在信笺上将天庭的成员,以及其背后所属的强者名号记录下来。

又细细描述过功德碑和功法卷轴的存在。

在最后,青鸾鸟迟疑了下,还是在上面写道:

“尊主,天庭的成员在听到我们青鸾一族是您的信使之后,似乎将您误以为是另外的一位存在,从他们的交谈里,我隐约感觉到,那似乎也是和东皇,和云中君一样的,天庭的先天神灵,而且在先天神当中,也是位格不低。”

“他们如此称呼那位存在,西王母。”

她将此信收好,一拂袖,羽毛落下,化作了一只有青色光芒的小型青鸾。

这一只青鸾带着信笺,化作了流风散去,寻找凤凰的方向。

………………

青鸾应该会将天庭的消息传递给凤凰……这样的话,就算是凤凰不在群仙会,其实也能够得到天庭的情报和消息,而且可以通过引导话题的方向,来有选择有目的性地给凤凰传递消息,甚至于,从她那里得到些消息。

这是从应对土地背刺时候领会的方法。

呵……这就是所谓的,必可活用于下一次吗?

赵离没有思考下去,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前面,那里僧人还在,和往日那种豪迈不羁的模样不同,这僧人现在两条眉毛皱起来,不知道思考了多久,也没有离去,抬头看到赵离注视着自己,先是叹一口气,然后双手合十,微微躬身,道:

“太公,贫僧有一事不明,还请太公解惑。”

赵离道:“请讲……”

僧人沉默了下,道:“灵山何处寻?”

赵离微怔,正要回答,灵山无处寻,只在汝心头,可是声音却微微一顿,如果说原本的僧人是因为他而诞生,那么之后得了佛陀大手印当中佛光,又历经世事,对于佛法的领悟早就在自己之上。

佛门的道理说起来简单,就算是顽童雏子都可以随便说,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

可是真正懂得佛门真意的,满山满寺的僧人又有几个?自己这点半桶水,肯定没有办法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又何必用那些虚言妄语来糊弄对方?沉吟了下,和那僧人相对而坐,嗓音平和,反而问道:

“大师为何这样说?”

僧人将自己即将圆寂,却被古鳌所救,反倒没有办法前往灵山的事情和赵离说了,又道:“我本来打算追随灵山,但是渡了些生灵,却发现此世还有不知道多少众生沉沦苦海,我若不度他们,于心何忍。”

“我若度了他们再去,一地一地复一地,如何是尽头?”

他叹息一声,伸出双手,道:

“贫僧只觉得尘世如同瓯瓮,而贫僧被困在其中,挣脱不得这尘世,去不得灵山,却又不能挣脱,不能崩碎这尘世,可有方法,能够让贫僧不必崩碎这尘世苦海,如同不损瓯瓮,也能出来,前往灵山的方法吗?”

“我渡众生,却不能够自渡,反倒似乎越发沉沦。”

僧人神色无奈至极,困惑至极。

赵离心中若有所思。

自业自得,神通不敌业力,所以菩萨畏惧因果,是不愿牵扯太多……

更遑论是金刚罗汉,能不落因果已经难得,怎会主动去沾染因果?

这僧人想要去灵山,却又被这诸多因果纠缠住,有渡世佛心,也有证得正果的凡心,进退两难,越发困惑,虽然如此,但是赵离却隐隐感觉到,这样的道路难走,却又比菩萨和罗汉果味更为精纯,更符合佛门大愿,气魄正大光明。

两相比较之下,那断绝因果,自得清净的道路总有些小家子气。

可惜此世并没有灵山,否则或许可以叩问佛祖,但是就算佛祖,也不会直接点破迷障,只会让他自己领悟,一念顿悟,立地成佛。

赵离沉吟了下,问道:“和尚已度了多少生灵。”

僧人双手合十:“只一山一水一岛。”

赵离无法可解,只得再问:“你打算如何?”

僧人沉默了下,道:“如此,贫僧还是要继续度化众生,或许有朝一日,得见灵山。”

赵离无言以对,许久后,道:

“可还知道佛门三不渡?”

僧人不答,行一礼然后离开,只是仍旧紧紧锁着眉毛,身躯微弯,如同背负沉重的因果,走路的时候一步而三停,陷入沉思当中,就像真的被困在了一个瓯瓮里,无法可解,无处可脱,赵离看到他离去,知道这是他自己的锁,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叹息一声。

自业自得,因果缠身。

是以佛家说有三不渡。

无愿者,不渡。

无信者,不渡。

无缘者……

不渡。

PS:今日第一更………四千四百字,第二更希望能够在凌晨左右发出来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