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身躯僵硬的睚眦看着那身穿黑色常服的北阴大帝收回视线,看到他神色平淡地从自己身边走过,然后拂袖,落座在了主位上,气度雍容,和龙族长辈平静交谈,语气里自然而然地处于上位者。

睚眦定定站着,看着这一幕,面色僵硬,许久后才徐徐呼出一口气来,热血上脑,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来,嘴角抽了抽——

绝对不要去地府!

凭什么老子要给你做手下?!

大不了我不跟着这老祖就是了,老子有腿有脚,你是谁啊你!

我不干了,你还能杀了老子不成?!

老子打不过你,老子不干了!你能咋?!你还能咋?!

正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自己的长辈离开去取北阴大帝需要的东西,看到那气度雍容的青年端着茶盏,悠然饮茶,然后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露出笑容,语气玩味,道:

“睚眦……”

睚眦感觉自己的脊背骨一层一层炸开,背后发毛,勉强维持着自己龙族战仙的身份和位格,维持着仅剩的尊严,面色绷住,脊背挺得笔直,双眼落在北阴大帝上面一段地方,尽量不去看那张脸,硬邦邦地道:

“又见面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北阴大帝神色笑了笑,道:“不必紧张。”

抬手指了指前面的位置。

“坐。”

你大爷的,你才紧张,你全家都紧张!

老子一点也不紧张!

睚眦嘴角抽了抽,心中暴躁破口大骂。

然后老老实实地坐下来。

咳嗽一声,不等北阴帝君开口,就迫不及待开口道:“我今日只是陪着来的,我主持了鬼市很久,其实早就已经烦了,不想要再憋在一个地方,九洲天下无穷无尽,星海的极限也不知道在哪里,我想要去四处看看,等到三五千年以后再回来。”

言下之意,是我之后还有很多事情,早已经有了安排,是不可能承担龙族的任务的,所以也不可能进入你的地府。

北阴帝君神色没有变化,只是笑道:

“哦?畅游九洲天下,是地仙的路数,不错。”

声音微顿,抬手喝了口茶,将白玉茶盏放在旁边,悠然问道:

“对了,方才那黑龙,是你的长辈?”

睚眦微怔,是啊,长辈,可你问这个干什么?和刚刚说的有关系吗?我都告诉你我没空了,你不应该给我个回应?思绪一顿,睚眦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双目瞪大。

长辈?等一下,这是在拿那位阳寿已尽的老祖宗做威胁?!

那长辈本来就只剩下不多的力量,如果我敢拒绝,眼前这家伙就会拒绝让祖爷爷进入地府成为阴神,重获新生,老祖宗他本来就已经是快要彻底湮灭的真灵,经历这样被唤醒,再度沉睡的过程,恐怕将会受到重创,甚至于可能一睡不醒。

他不会阻拦我,如果我敢不去地府,那么老祖宗也会被拒绝。

会就此元气大伤。

甚至于可能在睡眠中散去,魂飞魄散。

睚眦面色瞬间狰狞,胸膛有无数怒气爆炸,几乎有暴起出手的冲动,脸颊微抽,猛地抬头看着眼前那微笑温和的青年,真切地得到了眼前这玩意儿绝对不是人的结论,双眼化作竖瞳,身上燃烧起了赤金色的光焰,战仙级别的气势冲天而起。

几乎从牙齿缝隙里挤出来的话:

“你是……什么意思?”

“你威胁我?”

北阴帝君姿态自然朝着后面靠了靠,悠然笑道:

“你猜?”

我猜你个大头鬼!

睚眦重重呼吸了几下,感觉眼前这家伙只要一句话就能让自己的怒气飙到顶,咬牙切齿,他往日最喜欢的就是偶尔端着上位者的架势,让旁人去猜测自己的意思,言简意赅,但是现在他真切感受到了被这样对待的是什么反应。

混蛋能不能说人话?说话只说半句。

难道说话太多会让你丢脸吗?!

睚眦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想要扭头就走,可是想到那位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长辈,怒气还是一点一点给自己憋回去,气到颤抖的手抓起茶杯,脸上的肌肉仿佛有了自己的意志,用尽力气才挤出来一丝笑,道:

“其实吧,我突然想到,当年我掌管鬼市,就是因为我不喜欢往外乱跑,城隍那里风景也不错,我很喜欢,陪着长辈在哪里,也不错,不知道阁下能不能,让我在地府那里,当差……”

北阴帝君笑道:“可。”

睚眦按捺住自己狂怒的内心,徐徐吐出一口气,试探着道:

“镇狱天龙?”

北阴帝君摇了摇头,道:“镇狱天龙副手。”

睚眦松了口气,突然觉得眼前这家伙其实也还不错,至少没有让自己真的去当仆役,如果说是真的成了仆役,就算是给长辈当仆役,那自己的龙脸也没处去搁了,至少得八九百年没脸回去。

北阴帝君起身,悠然而行,走过睚眦旁边,脚步微顿,淡淡道:

“九洲十地,无尽星海,都将归于冥界所有,而所谓天下,也不过是吾掌中之物……不过倒是有足可堪把玩的地方,往后自有诸多事情,地府幽冥无数盛景,放心,自不会让你觉得烦闷。”

睚眦瞳孔微微收缩,转过头看到帝君身形已然不见。

周回三十万里幽冥纹路仿若化作真实,然后也慢慢地消散了。

………………

“哦?云中君。”

“很好。”

云中的先天神自语,觉得这个名字虽然简单,只是短短的三个字,但是韵味悠长,又能够完美地表达出自己的位格和权柄,比起云族那一代比一代繁杂的祭祀名号,显然是这样的名字更符合自己。

此刻被先前赵离所说云中君而镇住的云族大长老未能将那先天神的话听得清楚,仍处于茫然,有一道道的云气交错,将他的视线遮蔽,将周围空间封锁,让他无法听到先天神的交谈,也无法看到神的真容。

而赵离此刻明锐地察觉到,眼前这位虽然也是先天神,但是无法和代表周天星辰的东皇太一,以及代表着死生轮转的死生之主相提并论,想一想也能够猜得到,也是,这位先天神很明显是属于云气雾霭之类的概念具现。

和部分沾染了天机命运的星象之主。

和掌控万物生死的死生之主。

虽然同属于一类,却绝不会是同一个层次。

所以才会直接被东皇太一的气息惊醒么?

毕竟那属于同类当中最顶级的存在了,大佬突然出现在家门口,肯定得要出来迎接。

赵离心中若有所思,这位云的神灵随意去问一些和东皇太一相关的事情,赵离此刻以高位格将自身的紧张感全部压制,嗓音淡漠,理智地判断选择出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和这位云神交谈。

交谈了一会儿,赵离视线看向旁边那两尊,下半身为云气,上半身披甲的侍卫,沉吟了下,他原本第一反应是,这两个也是被创造出的神魔一类,但是靠近了发现,这两个存在的身上,并没有神魔所具备的权柄气息。

赵离心中若有所思,仿若随意提及了这两个侍从。

云神淡淡道:“不过是云气所化罢了,不值得一提。”

赵离笑道:“道友为何不赐他两个一道权柄?也好为你分忧……”

他是为了就此来从眼前这位云神口中刺探出神魔的创造方式,心里面想的是,如果能够得知神魔是如何被造出来的,是否就可以更为快捷高效地,彻底杀死这些敌人?

云神声音微顿,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看向赵离,然后失笑道:

“你……不,道友是在说什么话?”

“天下间云所汇聚的就只我一个,不会存在有第二个概念是指向于天地的云雾,而天地的云雾也不会出现两个对应的力量意识,唯此才能够称得上是完整圆满,无漏无缺,你也知道的,权柄乃是唯一,分出哪怕一道,也代表着自我残缺,代表着不再完满。”

“甚至于会让你我身上出现残缺,会失去某一部分的身子。”

“还分忧,哈哈,到时候恐怕自我也无法维持完整,哪里还能够分忧?”

“嗯,这是玩笑是吗,人间生灵是这样称呼道友你刚刚说的话吧,用以取乐,不过,道友你这玩笑却说的不如何高明了。”

云神笑起来。

赵离脸上的微笑却缓缓凝固。

即便是白色画卷也几乎难以镇压心中骇然,他的心底,在这一瞬间掀起无数波涛。

PS:今日第一更………

感谢猫修仙人的万赏,谢谢~

这一章有点类似于总结,不好写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