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万神殿。

虚幻画面当中,无论是金乌妖皇,还是说那一只巨大的手掌都消失不见。

唯独天穹之上,一颗对于九洲生灵极为陌生的星辰开始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而密布于天地间的天机气数里,多出一股新的,无数星象天机从此合流,不复分散,诸多神魔陷入了死寂当中,此处主持的神魔是暂领九洲东侧一系事情的幽若,一双眼睛看着那画面。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缓缓收回视线,环顾周围的同族,脸颊重重抽搐了一下,缓声道:“汝等复苏在东澜景洲和西越平洲,已经呆了几百上千年,关于天庭势力,为什么,什么都没能察觉……”

“可否给我一个解释。”

众多神魔沉默着,视线彼此交错。

方才的画面具备的压迫力太过于强大,足以让他们都说不出话。

沉默了许久,在一片被逼视的氛围当中,一名对于典籍文献更为了解的神魔缓声道:

“我们确实没能够察觉到任何有关于天庭的消息。”

“我相信我的记忆,相信我曾经记录下来的东西,所以……”

他的声音顿了顿,提出一个理智的想法,道:“或许,这只是一个骗局,是假的……毕竟,我等从极为遥远的过去一直生存到了现在,而就我们所知道的历史当中,并没有天庭,没有东皇这些的存在。”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若是对方疯狂到打算伪造历史的话,确实是能够造成现在我们所面临的局面。也就是说,我们之所以不知道这个势力的存在,没有找到他们的任何情报和线索,只是因为他本身是虚幻的,是虚假的,并不存在于过去。”

他的声音尽可能维持了冷静判断。

“………你在说什么。”

幽若额角抽了下,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突然爆发,抬手重重砸在桌上,暴怒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在说我们看到的,刚刚那一切都是假的?!”

“天庭!”

“东皇!”

“摘星拿月!”

“见众生相,见诸相非相,得我相!”

“你是想要说,这一切都是假的?!你为了推卸自己的职责,什么话都敢说?!你难道没有感觉到那位东皇,他是和死生之主相同位格的存在,哪怕并不是全盛,但是那也是同等的!”

“而除去了同为尊主级别,谁能够和他同等交流,互相称为道友!”

“你在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幽若呼吸沉重,深深吸了口气,勉强遏制住失态,道:

“你既然有了这样的心,已经不适合再负责九洲的事宜,暂且回来吧。”

“我会派遣新的从属前往那里。”

先前开口的神魔愕然,道:“你没有资格这样做,而且我觉得……”

幽若冰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资格?”

“那你去亲自挑战一下东皇,看看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力量,然后再去看看天庭是真是假,你若活着回来,那么我的位置都可以让给你!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反驳他的神魔想到了先前那摘取星辰的力量,张了张口,说不出反驳的话,最后冷哼一声,一拂袖,在长桌旁边的身躯直接化作光尘崩碎消失,他的本体并不在这里,幽若收回视线,看着其余的神魔,沉默了下,开口道:

“去寻找古代记录。”

“寻找天庭存在的痕迹。”

“但凡存在过必然会留下痕迹,去找。”

…………

与此同时,西越平洲。

赵离后汗毛炸开,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那真实存在的意识。

极为浩渺,带着令人忍不住感觉恐惧的冰冷感俯瞰下来。

让赵离的脖子上生出一颗一颗鸡皮疙瘩,头皮发麻。

毫无疑问,只是目光所及就能够让他产生这种反应的,只有先天神这一个层次的存在,赵离心中忍不住怀疑,难道是应该方才强行把死生之主降临大地的门给堵了,所以把这位存在惹怒了不成?

所以,死生之主的视线落在了这妖皇之躯上。

那视线太过于可怕,极具压迫力,赵离毫不迟疑,立刻将金乌之躯扔回白色空间。

龙宫,银枪决云,地府的人马已经在方才以传送阵的方式传回小世界。

金乌化身,因为和火焰小世界相联系,也能收回。

但是赵离自己的肉身却没有办法升上去,先前将龙宫等传送回小世界的时候,他施以其他法术将自己的肉身送至距此百里之外,此刻元神重新归于本体当中,才松了口气,就感觉到,那一道恐怖的视线再度落下来。

带着淡漠冰冷的意味。

仿佛直面死亡。

赵离的脊背僵硬,瞳孔微微收缩——

不对!

被锁定了的是元神真灵?!

这个结论极为糟糕,修行者元神比起肉身更为重要,肉身被破坏还有补救的可能性,元神崩碎,基本就只能重修,此刻这气息逼迫下来,赵离几乎感觉到那视线出现了人格化的思绪,让他眼前隐隐出现了死生之主的幻象,双眼在失去神光和恢复正常之间变化。

糟糕!

赵离额角一抽,一拂袖袍,算筹扔出,瞬间进行卜算,毕竟对方就只有视线落下,赵离自身元神位格不低,得到了一线生机,然后以其余的权柄显化,挡在身侧,阻碍死生之主的视线,踏步飞快,化作流光奔跑。

也庆幸方才他化身金乌妖皇的时候,为了防止肉身被波及,将自己的本体送的比较远,靠近了星海,此刻八九玄功全力施展,如同流光,在背后权柄失去阻碍效果之前,冲入星海当中,踏入测算当中,生机所在的方位。

那浩渺的视线如同无法突破某个无形屏障,猛然落下,从赵离身侧划过。

最后留在了西越平洲范围。

赵离呼吸急促,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森林,在那不复原本繁荣的森林里,他隐隐几乎能够看到实质化的视线,那视线无比强大,但是却无法落在几步之遥的星海上,赵离徐徐呼出一口气,鬓角渗出冷汗,思绪微动,突然意识到是什么缘故导致了这视线的注视。

毕竟,那死生之主本来处于更高的层次上,属于死,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平时的时候更是沉睡着。

只是这一次被酆都之主惊醒,后者创造的冥界虽然消失,却相当于在死生之主和人间留下了一个通道,因此,在那冥界原本的范围内,死生之主可以投落下视线,看到人间,看到九洲,而星海之上,元气混元非常,有无数星辰之力彼此交错,冥界存在过的痕迹被削弱。

死生之主的视线被干扰,相当于进入无信号区域,无法看到他。

“可是,冥界的范围基本囊括了九黎三洲,大周三洲,还有妖族所在。”

“那不是说我解决这件事情之前,根本没法子上岸吗?”

赵离面色一黑,他没有彻底飘荡在星海这种危险区域的兴趣,可是涉及到死生之主,却又不是他能够解决的问题,法天象地对于法力的消耗极为剧烈,神话原典里,孙悟空和二郎神都极少使用。

他也就是烧功德才用出来。

而他本身的实力就只是勉强背刺得了受伤的神魔,但是面对死生之主。

那基本上是滑铲送菜的水准。

他脑海中思绪翻腾,寻找足以处理这种问题的存在,想到一个个可能性,又全部否定,最后还是将自己的视线投落向了西越平洲的深渊所在。

能够解决一个先天神的,只能是另外一个先天神,虽然说死生之主和东皇太一原本有可能相识,但是至少现在,东皇太一失忆。而从后者还记得掌控星辰的手段来看,一些先天神的基础能力,他还记得。

赵离沉吟许久,想到那被自己踹回老家的死生之主现在正幽幽盯着人间。

妖皇之躯死于东皇太一目光之下。

他并不想重蹈覆辙。

赵离对比利弊,还是一咬牙,沿着西越平洲的外侧而行。

西越平洲是战斗发生的中心区域,冥界的覆盖没有那么完全,赵离绕了个大圈子,最后找到了一处勉强不曾被冥界覆盖的区域,抵达了深渊,也要幸亏深渊巨大,基本上从任何一个方向都能找到,否则他根本无法靠近。

深渊中,出现了金色的光芒。

东皇太一的意志再度出现,略有好奇道:

“道友,为何去而复返?”

赵离化作姜尚,打个稽首,微微笑道:

“是有一件事情,要寻东皇道友帮忙。”

“哦?是何事?”

赵离轻描淡写道:“先前有宵小之辈,打算唤醒天庭的泰山府君,让人间化作死域,我虽然将此事处理,但是对方狡猾,泰山府君的意识终究还是被唤了下来,先前贫道动手粗暴了些,泰山府君似乎有些怒气,此刻正从上往下看,要来寻贫道的晦气。”

“贫道尚且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置,不能消耗太多实力,而我已经被泰山府君记住,我自己隐藏气机,恐怕瞒不住他。”

“不知道友可否相助,遮蔽了贫道气息。”

东皇太一双瞳视线落在赵离身上,似有恍然,道:

“泰山府君……”

赵离微笑从容,微微颔首,道:“然也。”

东皇太一声音顿了顿,然后带着好奇,带着疑惑,缓声道:

“可是,据贪狼所说,那位应当是后土才是。”

赵离脸上笑容骤然凝滞——

啥?!你说谁来着?

后土?

我TM直接心脏骤停!

赵离额角抽了下,眼前仿佛飞过了一万只贪狼。

可也知道,贪狼恐怕也是给抓来,无法反抗东皇,只能老老实实去说。当下就算是瞬间有咬牙切齿的冲动,也维持了面容神色平和,看上去仿佛只是稍有惊诧,然后看着眼前的东皇太一,脸上浮现从容的神色,摇了摇头,笑道:

“贪狼星君,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道友若有兴趣,可听我来细细讲述。”

他一拂袖,盘腿而坐于青石之上,道袍翻卷,如同讲法,看着东皇,面不改色道:

“如你我这般存在,可算是天地大道的一方侧面。”

“但是,这侧面是我等,我等却并非是完整的侧面,就如同天地大道有不同的侧面,而同一个天道侧面,因其特殊性,有时候也会诞生数个不同的侧面。”

他抬手,法力凝聚为一连串的山脉模样,然后取出了其中一部分,道:

“如此山,便是这山脉的一侧。”

“但是,道友且看,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侧面,是否不同?”

东皇太一看去,果然见到,这截断出来的山脉,正面看和侧面看,截然不同,仿佛是两座山,但是其本身,却归属于同一座山脉的同一个部分,略作沉吟,道:

“道友的意思是……”

赵离嘴角微笑温和,以不容置喙的语气道:

“后土皇地祇与泰山府君,皆掌控生死冥土。”

“他们正是同源而生的不同表现。”

“道友,可明白了……”

东皇太一想到自身此刻只是眼眸状态,也诞生恢复了意识,若有所思,缓缓道。

“原来,如此……”

PS:今日第二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