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赵离在将星辰之主的权柄扔到贪狼身上之后,便不再管他。

一看就心里不痛快。

按理说应该把这家伙暴揍一顿,但是,从结果论上,也确实是因为贪狼的缘故,赵离才得到了好处,左右不好处置,实在是看了心塞,还不如不去看,眼不见心不烦。

先前东皇太一将功法给赵离的时候,也顺便给了他‘周天星神’的灵韵气息,要他为这些星神准备好最为契合的星辰世界,是以他一开始去深渊旁边的目标反而是得到了满足,得到了诸多凶兽的灵韵。

当即留在西芦城中,一边修行功法,一边让妖皇之躯疗伤。

空闲时候,也曾经去寻了寻故人,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看了看,一直不见到南门澜,人间司司长也换了人,问过路人,才知道南门澜已经离开了西芦城,而贺鸿畅则是蓄了须,看上去成熟很多,一身深色劲装,手持横刀,也开始领着一队新人处理西芦城中的各种事件。

至于尤,赵离遥敬一杯酒,希望当初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少女一切安好。

从贪狼那边,他知道尤已得了九黎的看重。

她似乎极为契合九黎秘传的一门功法,此刻被一位长老收为弟子,得以传授上乘典籍,已经和当日截然不同,将来至少也能成就法身境界,成为九黎的长老,已经摆脱了当年的境遇,自有一番造化。

赵离对这个也乐见其成,尤能正常地成长,最好不过。

他原本还担心尤孤身一人在九黎,会遇到种种难关,还有心为少女搜集一下九黎一脉的功法。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可现在看来,算是他多想了,世事之奇,着实玄妙。

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

只希望他日道左重逢,还能够道一句,故人无恙,近来可好。

赵离冲着九黎方向笑了一下,把杯子里的酒喝干。

这里是西芦城最好的酒楼,他本身修为也是一方真人。

桌上山珍海味,左右香风飘带,俱是美艳女子。

可此刻自斟自饮,唇角带笑。

想到的却是当日自己孤寂一人时候,给自己送来吃食的瘦弱女孩。

此刻赵离自身的功法体系,以八九玄功为主干,周天的凶兽法相作为神通,九洲天下的法相体系,是当初一切破灭之后,人族为了在这天地间重新生存下去而开辟的法门,舍弃一切,以战斗能力为主。

所以,同境界下,攻杀之气极重,很有可取之处。

以八九玄功统摄诸法,能够将法相作为战斗神通,任意使用。

这些法相数目很多,就算是有星神权柄的反哺,以及气运相助,赵离仍旧需要花费许多功夫,在闭关中,误过了原本计划当中,回返巨塞城的飞舟,算算时间,下一次飞舟回去,还要在一月之后。

几时回去倒是无所谓,但是到时候,天乾派来的第一批精锐就来了。

赵离沉吟了下,考虑自己先前已经做好了对应的布置。

姬景和他说过,会派遣三次到五次左右的人过来。

第一批肯定是属于那种,虽然是精锐心腹,但是实力和位格并没有太高,调动起来比较简单,也不会存在职位上冲突和影响的那一类,想来,以先前留下来的布置已经足够了。

赵离当即决定先在白色空间上看看效果如何。

实在不行的时候,再略做调整。

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

“这一波儿,应该是叫做第一次不删档内测?”

拂袖将那十八颗剑丸换出,在所居住的屋子里面,布下了一道防御类型的阵法,元神回到了白色空间当中,手握着卷轴,以戚安歌等人作为定标锚点,将视线投落下去。

天乾的人已经到了。

姬岳穿着一身铠甲,漫不经心地靠着一堵墙,站着,腰侧是一柄剑。

周围年轻男女,共有五百人。

都是天乾嫡系的门阀。

姬岳抬眸懒散看着远处,他们被安排在了星海的边缘,原先在内陆,很少有机会看到这样雄阔的海洋,随手拍打着剑鞘,看着海面上浓重的元气涌动,几乎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雾气。

那是星海乱流。

他们都是各自家族当中年轻一辈拔尖儿的弟子,修行最好的典籍,有着最好的老师和神通,且全部都是天乾姬氏的嫡系,身份也高,自是桀骜不驯,见到这星海上的混乱元气,不止一个去尝试了下。

没有一个撑了下去。

那种刺痛感觉,就仿佛被剑刃劈斩一样,身上的护身法宝没有发挥出半点的作用,而且,除此之外,海面上的元气,伴随着浪潮涌动,极为混乱且不稳定,肉眼看过去,只觉得海上风平浪静,但是却难能站稳,一不小心就要被卷入星海乱流。

姬岳看着海面上,一只超过百丈,比起大部分的飞舟都大的海兽飞出。

然后重重砸落在海面上,水面轰然地炸开,巨量的海水砸落下来,声音像是雷鸣,旋即就是一股水汽扑面而来,姬岳敲了敲剑柄,剑气将水汽撕扯开,他有些懒散地打了个哈欠,看着前面拄剑肃立,仿佛山岳一样的老者。

这位老者,是天乾名将,就算是在整个大周国中,也是难得的宿将。

姬岳若不是看在这位宿将的面子上,早就开始发牢骚了,他们早早等待在这里,已经等了超过一个时辰,可是那所谓传承与远古的银枪决云兵团,居然还没有来。

不过是一支往日没有听过名字的兵团,架势倒是不小。

又等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

突然看到这老者神色骤然凝重,身躯挺直,口中缓声道:“来了!”

“皆列阵,勿要让对方……太过小觑。”

姬岳微微皱眉,觉得这太过小觑的说法,未免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是既然是这位老者开口,他也还是老老实实去列阵,五百人列阵,皆身穿战袍,气势自觉凌冽,想着自己现在这幅卖相,可谓是英气逼人,十成十的倜傥。

抬头的时候,却微微怔住,瞳孔骤然收缩。

一支兵团,从星海之上踏步而来。

其中修士,皆身穿布衣,手持重枪,神色肃穆,踏步而来,几乎如同一人。隐隐的有一股巨大的压迫力,让姬岳的心脏狂跳不止,面色苍白,眼睛本能地有些隐隐地扩散。

身前的老者微微吸了口气。

“看他们枪锋上挑着的兽首。”

“那种海兽,只会生活在星海距离城池超过百里的地方。”

姬岳的心脏重重跳了跳,口干舌燥,明白了老者所说的真正意思。

这一支兵团,是不加任何法宝的保护,肉身横渡星河百里,和海兽厮杀之后,再度横渡百里回返。

为了增加兵团修士的默契,以及体魄。

这种拉练他们也经历过,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夸张恐怖的,那兵团从元气乱流形成的云雾中踏步而来的一幕,给这些出身于世家当中的精锐留下了极为强烈的压迫。

老者上前一步,微微颔首,道:

“齐副将,老夫按照约定,将第一批人带来了。”

齐良畴一丝不苟还礼,看了一眼众人。

姬岳大脑轰地一懵,仿佛一瞬间看到这面容木讷的青年背后有着尸山血海,冲天而起,那种仿佛经历过最残酷战场之后残留下来的煞气扑面而来,让他们身躯僵硬,让他们心脏疯狂跳动。

同时眉心,咽喉,心口都感觉到了一股刺痛。

这代表着,对方只要愿意,一瞬间就可以取了他们的性命。

经历过远古对神魔之战的银枪决云兵团,两千人都具备战斗本能,视线下意识地扫过这些人。

于是这帮从世家带来的精锐,仿佛被扔到了一座古代战场当中,和即便是远古之时,都能得享传奇之名的兵团,进行了一番气势上的交锋,被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狠狠蹂躏了一次。

齐良畴收回视线。

冲着老者微微颔首,然后转过身,看着背后两千人,口中喊出数个名字,每喊一个,就有一名修士出列,齐良畴轻描淡写地道:“每人,方才有一处失误,对星海全力出枪一个时辰,自己去修行。”

“是!”

姬岳眼角抽了抽,下意识想要开口说这是不是疯了?!

然后就看到那几个修士面无表情地答应下来。

然后一个个都取出手中打熬气力所用的兵器,走到了星海边缘。

全力出枪,元气逆流,形成巨大的海浪,光是劲风就铺面而过,让他们的头发往后飞,然后姬岳等人看到,那些修士,无论是女子还是青年,甚至于看上去还有少年模样的,皆再度出枪。

枪锋旋转,仿佛暴雷。

纯白色的气劲将星海海浪直接撕碎。

然后远远贯穿出去,将星海洞穿。

引来更大的浪潮。

不片刻,这边几乎像是以渺小的人族来对抗天地之怒般的浩大景象。

狂风肆虐,巨浪滔天。

而那两千人中剩余的,也没有就此散去,而是按照今日特别的吩咐,全部选择了加练一段时间,浪潮轰鸣不绝于耳,让姬岳脑皮发麻,他甚至于还看到,有几个修士,索性踏在了星海那刺痛的元气上,手中沉重的战枪刺杀出去。

浪潮汹涌,竟然是在以巨量海浪彼此攻杀。

有海兽被卷入其中,被当场击杀。

来访的那些精锐陷入死一样的沉默,姬岳僵硬地转过头,干笑着说道:

“这,彼此都是战友,何必如此动真格的?若是弄伤了,却是不好……”

齐良畴看了他一眼,平静道:

“这只是每日的修行。”

“银枪决云兵团的每一员,都能够做到这一步。”

姬岳等人气氛越发死寂,看了一眼和天地搏杀的银枪决云兵团,觉得胆颤了下的同时,也不由得隐隐生出了一丝丝艳羡,齐良畴平静地道:“他们在加练,暂且呆在这里,你们随我来。”

“不必再看,若是这一段时间,你们足够用心。”

“离开的时候,必然能够做到和我等相同的事情。”

齐良畴对着旁边老者微微颔首,让老者留在这里,带着姬岳等人前行,经过了传送阵,抵达了作为银枪决云兵团驻地的所在,这一方小世界毕竟算是八分之一颗星辰的面积,相当地大,对于一个兵团驻地来说,更是极为奢侈,让姬岳等人心中震动。

齐良畴告诉他们,在这里,必须按照银枪决云兵团的规则来。

让他们换上了简单的劲装。

在去取衣服的时候,他们看到了银枪决云兵团的铠甲银枪。

都是大世家出身,一双眼睛不可能差,立刻认出来,这是真真正正的古代法宝兵器,蕴含灵韵,眼馋地离开,可也不敢碰,连摸一下都不敢,有个家伙差点上手,被齐良畴平静看了一眼,险些坐倒在地上。

众人这下都老老实实地,转身快步走出。

换了衣服,又每个人一枚腰牌,姬岳觉得这一身衣服土里土气,简直入不了眼,勉强传上,拿起来腰牌,在上面滴了滴血,让腰牌认主,然后,在那腰牌上,浮现出了数行字,姬岳微微一怔,下意识地念了出来:

“阵营声望值开启。”

“目前,与银枪决云兵团友好度为——冷淡”

“声望值,友好度?”

“这都是些什么?”

姬岳皱着眉头,口中低声咕哝了几句,翻过来,看到腰牌后面还能显示其他的文字,只是看了一眼,眼睛就直了——

银枪决云兵团,远古铠甲。

银枪决云兵团,银枪。

银枪决云兵团功法,《天将登楼决》

???!

远古铠甲和法宝?!

能直接换?这么大方?!

姬岳眼睛瞪大,几乎是本能,瞬间伸手点在第一行的文字上,文字化作灵光,崩碎,然后在他满怀期待的注视下,重新组合成其他的文字——

银枪决云兵团铠甲兑换。

需银枪决云兵团阵营关系达到——尊重。

以为能够到手,结果没能成功,这种反差感让姬岳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抬起头来。

“这什么阵营关系要怎么提高?!”

没有人回答,各个地方传来的,也都是一声声惊呼,关于典籍,关于功法,最多的还是关于那银枪决云兵团的铠甲和银枪,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一个记录,陷入各自的震惊和狂喜当中,姬岳没有得到回应,低下头,看着这腰牌,脑海里闪过方才看到的那些古代法宝,狠狠咬牙。

“在这里能呆三个月……”

“三个月里,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这什么阵营关系提高到尊敬。”

“拿到这铠甲和法宝!”

PS:今日第二更…………

本来是想要写,刷到尊敬,但是和背景不合,遗憾放弃

四千两百字~稍微有些迟了,这作息调整了个寂寞,我摔!

睡觉去,大家晚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