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第一百七十九章 意志不灭 (1/2)

作者:阎ZK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22 19:45:52

老者已经泣不成声。

那青年神魔的瞳孔则是剧烈收缩着,银枪战袍,而且从剑锋上面传来的力量,毫无疑问,并不比此刻的他逊色多少,此刻,幽若传来的消息再度地在他的脑海升起。

他们也回来了。

这不是假的。

青年看着那刺眼的战袍,眼底浮现出寒意,手中剑猛地朝前。

和先前对于姬永义等人的戏弄截然不同,直接动了全力。

与此同时,受到了权柄的牵扯,无数的元气聚集,化作了肉眼无法看到的利器,朝着骤然出现的天将袭来,若是才诞生而出的天庭神将,自然无法应对这样刁钻阴狠的攻势,会在一瞬间被重创。

但是在经历过地域级别磨砺的此刻,这名哮天卫已经彻底掌握自身力量核心,在白色空间俯瞰着这一幕的赵离伸出手,微微握合,哮天卫体内的气运涌动起来。

虽然没能够彻底恢复权柄巅峰时的战斗能力。

但是以燃烧气运这样奢侈的方式,仍旧能刺激权柄。

让哮天卫短暂恢复其全盛的实力。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天将气势越发沉稳,手腕一动,银枪在剧烈地嘶鸣着,化作了一道道流光在空中刺穿,舞动,仿若游龙,将全部的无形之刃全部地撕裂开,旋即猛然踏前,朝着前面的青年冲去。

作为天地所创造的神魔已经死去。

此刻掌握这一股力量的,是天庭的神将。

司法天神,清源妙道真君麾下,哮天卫。

代天行罚,斩妖除魔。

那青年显然未曾预料到突然出现的天将具备有如此高超的战斗本能,瞬间就突破了自己的手段,携带的劲风锐利,像是野兽的咆哮,青年微微惊愕了一下,那枪已经逼迫到了眼前,猛然朝前刺穿出去。

青年神魔手中的剑下意识地防御,却被磕开一个裂口。

当的一声暴响,肉眼可见元气炸裂,形成了极为刺目的光粒,然后以弧度的模样溢散开,而这一招突袭已经让青年神魔稍微失去平衡。

天将双足发力,大地被踏出裂痕。

身躯强行稳住,顺势猛然向上撩起,枪尾化作钝器,猛地朝着神魔胸口砸去。

这枪法可是自生死中磨砺而出的。

被不知击败了多少次的天将,战斗时仍旧保持着与哮天犬战斗时候紧绷感,靠近之后,双眸微微亮起,口中爆喝一声,长枪化作一团森寒的风暴,将前面的神魔笼罩住。

横扫,突刺,抽击。

每一招都凝聚了全部的精气神。

每一招所牵扯,所引动的激流冲向天空,撕裂云雾。

几乎是在近身的时候,这青年就被压制住,赵离俯瞰着这画面,微微有些愕然,旋即根据这青年的权柄,推测出这家伙应该是那种擅长神通,不擅近身战斗的类型。

因为强大的力量过于轻易地获得,所以心性反倒无法和一步步走上来的修士抗衡吗?

赵离若有所思。

他本身只有真人层次的战斗能力,没有打算直接出手。

而是在白色空间之上,右手抓着黄钺,旁边放着葬日枪和混元剑,看着战斗,准备随时朝着那个青年神魔后脑勺,抽冷子来个狠的,此乃是正义的群殴,完全没有必要不好意思。

神魔被步步紧逼。

那天将的气势勇猛至极,仿佛悍不畏死。

神魔身躯上再度被留下一道伤口,先前的狂傲渐渐地支撑不住,眼底出现慌乱,旋即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佯装后退,天将终究是诞生的崭新意识,未曾看出诱敌之意,往前追击。

神魔猛地抬手一抓。

庞大的元气被抓在手中,回身的时候,猛然抛出。

这一招用的极为熟悉,而且似乎被某些更为强大的存在提点过。

无论是调动元气的手段,还是出招的时间,都已经被打磨到了趋近于完美的程度,在这一瞬间,几可以被称之为凌驾于技的极限,抵达了道,哮天卫眼底闪过一丝惊愕,旋即一咬牙,打算以身体硬生生扛住这一招。

而在这个时候,另一道身影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冲了上来,像是最后回光返照,那苍老的残魂未曾彻底拦下这一招,而是将天将朝着一侧撞开,让天将避开了要害,而自身则在同时,挡在了哮天卫之前。

那由元气凝聚而成的长枪洞穿了残魂。

然后从天将心口之上的位置穿过,撕裂洞府,飞跃大海。

轰然暴响连绵不绝,无尽星海被撕裂开一道上百里的白线。

无可计量的海水被排斥开,朝着两侧轰然炸开了数十米乃至于上百米的浪潮,海水砸落下来,落在海面上,声音像是滚雷掠过了大地,惊动数百里方圆的海面。

哮天卫恍惚了下,看着展开双臂,拦在自己前面的老者,张了张嘴。

“这……为何?”

他原本是新诞生出来的灵体,有记忆,但是记忆不是感受,但是此刻他心中突然被触动,有种怔住的感觉,那神魔用了几乎全力,未曾得手,神色阴沉,却也不再纠缠,转身迅速离去。

老者残魂身躯晃动了下,无法支撑下去。

到最后仍旧履行身为银枪决云卫的职责。

苍白的,甚至于带着透明的头发垂落下来,老者的双瞳扩散开来,心底的执念也已经消散了,持续了数万年的孤独之旅,终于在这里画上了最后的符号。

洞府破碎,所以有阳光落下来。

他身躯晃动了下,冲着前面跪倒,在自己的意识溃散之前,远远地看到了巨塞城池,以及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朝着这里冲来的人族修士,他们此刻穿着的是以特殊灵材所制造的法衣。

——那种古朴的战袍铠甲,已经无人再穿。

号称人族最前的锋矢,最后的屏障,银枪云决兵团的战袍。共同抵御那残酷时代的同袍们,战死者有之,病亡者有之,在孤独和绝望当中疯狂的亦有之。站在他身旁同生共死的人们已经早不在,他正是最初的一批也是最后的银枪。

所立之誓已经远去,唯独誓杀之念此处留存。

最后什么都不会留下。

本来以为如此的……

无力站起的老者伸出手,触碰阳光和遥远的巍峨巨塞,手掌开始破碎,心满意足地低吟。

“啊啊,但是……”

记忆中那高大的背影站在山脉,头顶翻卷的旗帜像是腾起的火云。

他回过头,拔出剑,剑指着前方,双眼黑亮,微笑道:

“神魔?”

“我等的意志,和这人间一样……是不灭的。”

那背影宽阔的男人纵马奔下了山坡,沿路长啸呼吼,奔向前方,于是同袍们都一齐地怒吼起来,他也在其中。

“是不灭的……”

执念散去,老者的身躯仿佛凝固了一下,然后伴随着砰的脆响,一片片地溃散,哮天卫不知道自己心底出现的那种感受应该如何命名,他沉默了下,伸出手,突然撕下来了自己的战袍,用那战袍和自身最后的气运,将老者残留下来的存在包裹起来,双手郑重地托举着。

执念不死者,为天下而战者。

应当名入榜上。

就算是太公不允许。

二爷必然不会让这样的勇武之人溃散消亡,千二百草头神不入天庭敕封,皆是二爷从九洲寻来的精锐。

我哮天卫当有此名。

姬永义看到这一幕,心中浪潮涌动,支撑着爬起来,看着那古朴战袍,以及穿着铠甲,气度凌然,黑发黑瞳的天将,看到天将无比珍重地将那老者的魂魄保护着,他是姬氏旁支里的真人,又从姬武那里知道自己守卫的是什么存在,所以隐隐猜测出了那位老者的身份,心中震动骇然。

看着这抱着老人残骸的天将,看到那和老者身上衣服相同的战袍。

姬永义心底的惊涛骇浪不比那先天神魔差,强撑着道:

“不知该如何称呼……”

天将看了他一眼,答道:

“清源妙道真君麾下,千二百哮天卫。”

他最后看了一眼赶到的修士,冲着展现出极强韧性的姬永义微微点了点头,双手捧着战袍,踏在虚空之上,走出数步,消失不见,只剩下因此而被镇住的姬氏子弟,姬永义被搀扶起来,他呼吸的时候,肺里像是着了火一样刺痛,心中意识震撼。

哮天卫……

那老者说的是,银枪决云兵团。

相同的战袍,银枪,相同的战意和敌人,也就是说……

挣扎着起身,但是那种剧痛迅猛得袭来,姬永义的视野渐渐黑暗下去,陷入了昏迷,身旁人的呼喊远去,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

必须要将今日之事,回禀姬武大人。

PS:今日第一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