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振聋发聩!

一言既出,这满洞府的修行者都被镇住。

不修神通,不求妙法,只求长生!

这样大的气魄,几乎将他们骇地大脑一片空白,尤其是这个时代,仙人三千寿,几乎已经成为默认的真理,这一句长生,就是打破牢笼,震碎禁锢,开天辟地的一句话。

若木眼底都恍惚了下,呢喃自语:

“长生……”

只不过两个字,不加以其他的描述,就让群修都怔住,不由得畅想失神。

却见到画面当中,祖师又怒,指着那弟子道:“长生不死,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你这猢狲,说些什么?”走上前,抬手在那开口的弟子头顶打了三下,不再讲述妙法,拂袖令在堂下听法的众仙将这弟子逐出。

那弟子也不着恼,只是挠了挠头,似乎低笑了几声。

便也随着那其余群仙,从旁门走出。

洞府中修士没有在意这口气极大的弟子,只是期盼着祖师讲些妙法,那弟子也一身古朴道袍,头顶戴着个头巾,把头发给包住。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群修看过去的时候,从侧面看到那弟子面上有毛发。

若木旁边的半仙看到更多,微微皱眉,自语道:

“原来只背面看过去是个人形,却是个毛脸猴腮的啊……”

若木却是瞳孔骤然收缩,大脑一下空白。

猴子……

是猴子?!

等一下,这是数万年前,甚至于更久远之前的画面。

连数万年前大断代时候的老者,这个时候不过是个道童!

这里是我天庭的遗迹……

所以,那猴子是……是……

若木心中剧震,几乎难以自抑。

正在这个时候,那穿着道袍的猴子恰好走过他身前,笑嘻嘻转过头来,是比起那一战显得年轻许多的猴王,眼底还有未知前路艰险的懵懂和若木熟悉的桀骜。

若木看着那猴子,恍惚间和那身披金铠,一手金箍棒的身影重合。

一棒之下,星辰碎裂,世界崩塌,搅地天地四方,不得安宁。

这猴子一双瞳孔落在了若木的身上。

然后顿了顿,似乎有意,似乎无意地,朝着他咧嘴一笑。

若木下意识颔首,然后察觉到自己的动作,眼角跳了跳,几乎有头皮发麻之感,那猴子从他一步之遥的地方走过,若木心中,有某种正在参与历史的复杂感觉浮现出来,让他心里有难言的,现实和虚幻交错之感。

这一幅画面,是以那位老者年少时的回忆演化出来。

年少时的老者还在这里。

所以,画面也没有变化。

那猴子走出去,一众修士都看着祖师,一片笔直的视线中,唯独若木转过头去,却也只看到了那穿着道袍,带着头巾,看上去和这一众弟子没有什么不同的弟子走出去。

视线里只有背影。

然后连那背影都已经被隔断,隔着门上镂空的花纹,看到那道袍走远了。

然后那身影似乎靠在了一棵树上,看着远处的天空。

若木怔怔看了许久。

他知道,这个惹恼了祖师,而被众多师兄责难的弟子,未来将会有何等壮阔震撼的一生,是所有修士,和那担心他热闹祖师的师兄弟所完全无法想象的,一息尚存,斗战不止,战天斗地,大闹三界。

也因为如此,若木心脏都微微地加快了。

沉默了下,就算知道这已经是过去的存在,那孙悟空也只是虚幻的记录,但是若木还是朝着那个方向微微地俯身,不提曾被击败的经历,只方才那一句只求长生,就已经让他心悦而诚服,心中默默自语。

见过大圣……

这个时候,祖师坐在瑶台之上,赵离在白色空间上俯瞰,这一幕已经和原本的不同,在原本的西游当中,离开的应当是菩提祖师,而非是悟空,而之所以这一变化,全然都是为了赵离自己的计划。

传法。

而且,将传法的这个功德,固定到自己的身上。

当下将自身元神一缕神念没入了画面当中,和那菩提老祖融合,借助功德的高位格和那老者的苍古气息,将自己元神的气息最大可能掩盖,旋即,众人看到祖师缓声开口,平淡道:

“今日早课,仍旧如常。”

“道字门中三百六十旁门,皆有正果,无论哪一门,还是那所谓长生不死之法,都要以此作为根基,汝等日日勤练不休……”

洞府中群修原本以为这机缘就要结束,没曾想到还有这样峰回路转的变化,心中大喜,都按捺住心神,静静去听,只见到那祖师平淡开口,讲述修行的法门,从炼化精气开口,先是讲述了何为精气神三宝,如何修持,至那三花聚顶,踏入仙门。

其高其广,和现在的法相体系,截然不同,果然是先古法门。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祖师话音一转,自极高境界重新回到第一层。

自细微处讲述该如何修持,炼精化气,要将体魄开发至极限,气血滚滚如同烈焰狼烟,然后再自然诞生元气,不需专门的炼气功法,之后便要讲述如何炼气化神,众人都已经感觉到这一步是更为关键重要。

那巨城半仙更是已经感觉得到,这正是如何让精气神三宝联系在一起的核心,凝神去看,凝神去听,而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那位高高在上的祖师看向自己,微微一怔,下意识抬头,和那双眼睛对在一起。

祖师的面容仿佛被一层雾气遮掩,看不真切,但是双瞳却能看到。

那双眸子幽深,平和地看着自己,眸中有灵性,仿佛存在于数万年,乃至于是十万年前的存在,透过了万古,看向这个时代的自己。

那种感觉极为真实清晰,乃至于恐怖。

半仙瞳孔骤然收缩。

就算是他的修为,都被这一眼看地心脏加快跳动,鬓角渗出冷汗。

祖师神色平淡,收回视线,讲述完最后一句,就要继续下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这画面突然晃动,然后径直地消失不见了,一开始只是远处的风光,然后是亭台楼阁,众多仙人弟子,最后是祖师,砖石。

上一刻还是熙攘繁盛,仙家道场。

转眼只剩下一少年道童盘坐在荒僻洞府。

朝如青丝暮成雪。

紧接着,少年转眼化作老迈,满脸悲怆,看着前方,孤寂一人。

这一幕,和方才的画面形成剧烈无比的对比,口中呢喃:

“没有了……都没有了……”

“长生……”

众人顿觉得毛骨悚然。

正在这个时候,那些丹药,墙壁上的兵器,尽数散发灵光,朝着天空四下飞去,化作了灵光,本来还沉寂在方才画面当中,难以自拔的群修打了个激灵,一下回过神来,皆使出手段去抢夺。

若木下意识也要去取,耳边响起了平淡的声音,道:

“将那几处留下的剑阵,还有其中灵材取回来,其余丹药剑器,不必在意。”

若木动作微顿,收回手来,道一声是。

一时间整个洞府彻底混乱,而在这个时候,朝着那典籍去的人自然最多,但是那作为要塞主将的半仙早已经动手,他和若木都是半仙之境,现在一者去找那玉简,一者则是去取灵材。

庞大的灵力冲击洞府。

而其余丹药,剑器,也都被各大世家的修士取在手中。

他们都已经将自己身上底牌都用了出来。

然后立刻取出最珍惜的丹药服下,用出了压箱底的符箓,不计代价,化作流光,朝着巨塞城而去。

满脸兴奋,要将宝物送到家中族老手中。

而若木和那半仙去取了各自需要的东西,冲出洞府,方才微微一怔,看到了周围众多的修士都处于冥思修行当中,寻一人问了,才知道,方才那仙人讲法的事情,根本不是局限于洞府当中。

那幻象展开时,外面的人虽然见不到,但是却听得到传法之音。

众多修士哪里得到过这般巨大的仙缘,一个个喜不自胜。

都拼了老命给记载心里。

此刻这里留下的修士不过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极为谨慎,立刻就已经离开,恐怕当日,或者现在就已经将这功法记录下来,朝着其他地方四散而去,其数目,至少有数千,而他们又都有门派家世。

显然,这一门古代功法出世,必然会以可怕的速度传播出去。

不至于遍地都是,但是恐怕也一下就会有上万人修行。

当然,这对于全天下而言,仍旧还是个很小的数字……

而且传出去的,不过是很前面的一部分,尚且不涉及到核心。

那巨塞的主将稍微松了口气,将手中古朴的玉简收好,远远看到了碧霞流光远去,却是若木,在一离开洞府之后,便以最快速度远离这人族的聚集地,此刻恐怕已经是数百里之外。

那人族半仙遗憾地收回视线,看了这洞府一眼。

驾驭其霞光,朝着城池远去。

在那些第一批的高手离去之后,又有许多的修士前来探索,希望能够找到些漏下的灵材,自然是一无所得,一批一批地来,又都失望离去,赵离元神回到了白色空间,又回到自己还在城中的肉身里。

徐徐呼出一口气,将酒饮尽,此次他计划成功,炼精化气的法门已经传递出去。

而且至少数千人直接听到,会有机会修行此法的,以数万人起,若是在门派家族里扩散,那么恐怕十万不止,而这只是开始,之后会对于人族气运产生何等影响,何等反馈,都是值得期待的事情,可以说大获成功。

但是赵离的面色却有些凝重。

不对劲……很不对劲。

这座要塞巨城的主将不对劲,赵离方才化身菩提,讲述修行的时候,之所以会看过去一眼,是因为他在那主将身上,察觉到了一股先天神魔的气息,但是仔细看过去,却又不对。

那气息不是从这主将身上产生,而是沾染到了主将的身上。

也就是说,这巨大要塞的顶级高手附近,潜藏了一个先天神魔。

这里可是整个天乾国的国防之地,事关整个东澜景洲的防备,而那主将是这里最高层级的官员,因为兵权的缘故,地位甚至于在姬氏的城主之上。

赵离饮尽杯中酒,沉吟了下,还是决定去查一查这事情。

若是装作不知道,没看见的话,心里难受的程度估计会折磨他很久。

他在这城中呆了有些时日,更是用自己密捕的身份,来和人间司联络,对于这城池的官员大概有些了解,譬如这主将姓甚名谁,家中情况如何,在哪里居住,当下熟门熟路找到了那府邸,潜于一侧墙壁之后。

将先天神魔权柄容纳入自己的体内。

因为这天地权柄彼此之间隐隐的作用,赵离果然感觉到有一道权柄在这府邸当中,而且还是最里面,只是看不真切,赵离沉吟了下,想到这城池里千万百姓,嘴角抽了抽,虽然肉疼不已,却还是干脆地抬手在眼前一抹,一道功德气运没入双眼。

直接以消耗功德这种奢侈手段,强化八九玄功瞳术。

双眼直接化作金色,眉心发痒。

抬眼看过去,仿佛一瞬看破了诸多阵法,穿过墙壁,然后便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阻拦,正是那位半仙,看到来往的侍女,因为修行渐长,赵离能够做到读唇,看到那侍女嘴唇开合,心里默默推演分析她们的话:

“好生奇怪,夫人怀胎快要九个月,竟然还是那样精神。”

“是啊,饮食反倒更多了些,大夫也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

“能吃总是好的。”

“哎呀,你知道什么,这说明,咱们家小公子往后天赋肯定厉害……”

那一缕功德碑耗尽,赵离视线无法再看到那么远,脸色有些黑,僵硬抬起头,然后从袖口掏出自己的白玉算筹,卜算了下位置,发现那一道先天神魔权柄,和女子胎气的位置一模一样,一脸数次,结果都是如此。

赵离嘴角抽搐了下。

“我………”

先天神魔,打算投胎成人?!

天下雄关主将,城中千万人气运都和这个主将有关系,甚至于人道气运都和他有关,他的孩子,会在胎儿时期得到这一股气运滋养,一出生便是青紫命格,贵不可言。

可若是这一股气运被先天神魔给吞了呢?!

曾体会过气运之力的赵离脸色发青,匆匆回到了白色空间,进行卜算,白色画卷将他剩下的功德全部吞下,慢慢演化出未来的某种可能性,浮现出一幅画面,无尽血色将整座雄城要塞都笼罩,抽取千万人族生机气运,甚至于将靠近的东海海域水族生机抽干。

而那先天神魔,一出生就将会借此回到巅峰实力。

那血海的一幕散去。

赵离沉默下去,徐徐呼出一口气,然后再度卜算——趁着这神魔还没出生,弄死这崽种的可能性有多少,画面里,浮现出胎儿的模样,然后黑色的权柄笼罩住其三魂七魄,然后慢慢就要吞噬胎儿,和其魂魄融合。

最后形成黑色的元神。

在这个阶段,神魔也会渐渐沉睡,短暂化作胎儿。

但是即便如此,因为权柄还在,其对于先天神魔同类的气息,也必然会有本能感应。

赵离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

嚯,有感应啊……

这帮神魔崽子,一不留神就搞事情。

我让你搞,我让你搞。

老夫我搞死你。

他一拂袖,直接以元神容纳了神魔权柄,伪装成对于那神魔彻底无害的故人气息,出现在了城池道路上,一身青衣,乃是一道人模样,整了整头顶玉冠,赵离缓步朝着那府邸走去。

………………

巨塞的主将,那人族半仙重新回到了家宅。

顾不得脱去身上的甲胄,便去了内室,看到自己的妻子怀胎九月,仍旧还在看书,精神很好,一点不像是要生了的,稍微松了口气,凑上前去,柔声道:

“夫人,我回来了……”

那温柔女子抬起头来,看到丈夫不曾受伤,先是稍微松了口气。

然后瞪他一眼,道:“穿着甲胄做什么?”

“一身的兵家煞气,冲装了胎气怎么办,将甲胄去替了。”

“哎哎哎,好,我这就去,这就去。”

这修为已达半步仙人的主将陪着笑,没了半点威风,把一身甲胄都换下去,回来时,看到了夫人满脸慈爱,抚着肚子,凑上前去,也半跪下来,把耳朵贴在女子肚子上,笑道:

“来,让我听听,儿啊,爹回来了……”

女子轻轻推他一把,道:

“声音这么大,吓到孩子。”

男子也不觉得自己被嫌弃,只是傻笑了下,女子看着夫君如此,眼底柔和,斟了杯茶轻轻递过去,问道:“云青,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般大的动静,我在这儿都有所感觉。”

主将接过茶,笑着道一句多谢夫人,讨来了轻轻一下打。

喝了口茶,将这事情都讲述一遍,包括那墙壁文字,还有古代仙家道场,以及那极为不可思议,远古仙人祖师亲自传道授业的一幕画面,最后叹道:“如此修行之法,我还都没有听说过,似乎是直指长生的法门,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从那画面迹象来看,确有可能。”

女子也觉不可思议,沉吟了下,笑道:

“你不是得了那玉简么?”

“打开看看里面内容,是真是假,不一下就知道了么?”

男子笑着点头,从怀中取出了那玉简,气韵悠远苍古,背面还有些小字,递给女子,那女子手指轻轻抚摸,轻声道:

“天庭……玉虚宫太乙真人所传炼气术……”

男子也看着这古意苍苍的玉简,听到那玉虚宫太乙真人的名号,却想到了今日洞府之中。

那位祖师平淡一眼,仿佛悠长洞穿万古,跨越岁月,和自己对视。

此刻回忆起来,仍旧让他的手掌微微颤了下,后背都渗出冷汗,可看着前面怀孕的妻子,还是将这事情压在心底,不曾表露半分,笑呵呵着和她说着将来孩子的事情,说将来要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才好,那主将兴冲冲想了七八个名字,献宝似的让妻子去选。

可正在这个时候,那边夫人突然哎呀一下,男子赶忙上前扶着她,女子搀扶着他肩膀,一手扶着腰,面色有些苍白,却笑道:

“啊呀,云青,我们这孩子不安生,我怎感觉他在伸手,好像还在笑呢,很细微的笑……”

男子笑道:“夫人,这孩子还没有出生,怎么会笑?”

女子瞪他一眼,道:“我是娘亲,我肚子里的孩子,能不知道么?”

“他笑起来,倒像是见着了什么好事情,或者是有什么故人来访了……”

男子只是笑。

孩子还没出生,哪里来的故人?

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侍女在外轻轻敲门,男子微微皱眉,起身出来,面容沉肃,不怒自威。

侍女行了一礼,道:“老爷……”

“门外有个道人来访,说,他说……”

男子皱眉,道:“他说什么?”

那清秀侍女抬眸,茫然道:“他说是我们公子的故人……”

“什么?!”

……………………

在这府邸外面,一边玩命激发自己神魔权柄气息,一边担忧会不会惹来什么其他麻烦的赵某人,仍旧是一脸平和,无视了前面几个当他是骗子,满脸警惕的家丁,伴随着脚步声音,身材高大,眉目大气的要塞主将从里面走出。

他显然是被自己夫人强逼出来应对这个江湖骗子的。

见到赵离,也不行礼,只是勉强点了点头,客气且冷淡,道:

“道长说,是我家孩子的故人?”

“可我家孩儿还不曾出生……”

赵某人抬眸看了看上面,李府二字的牌匾,悠然叹息一声。

拱了拱手,嗓音平淡悠远:

“贫道,玉虚太乙……”

“哦?原来是太乙真人,久仰…”

男子一时还未能反应过来,只是平淡地回应,旋即觉得太乙真人有些耳熟,思绪微微一顿,脑海中一幅幅画面鲜明地闪过,瞳孔骤然收缩——

等一下,太乙……?!!

玉简!

玉虚宫太乙真人所传炼气术!!!

边城大将军,半步仙人,李云青看着眼前气度平和的道人,脸上神色瞬间凝固。

PS:今日第二更……

六千字大章,拆分开每一章都是三千字,不准说我断更了啊(吐血)……

真的是,仙法·我特么拿肾肝了……

我真的爆肝了,求月票啊啊啊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