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敖洪视线落在姬辛手中的兵器上,是长柄战斧,微笑道:

“你用钺啊。”

“自从那个人之后,元朔城里,少有用这种兵器的人了……”

“倒是用剑的更多些。”

姬辛微怔,道:“那个人?”

敖洪声音顿了顿,眼底微有缅怀,然后笑道:

“是啊,他率领人族的铁骑修士,像是剑一样开辟了东澜景洲,无可匹敌,然后举起酒杯,向着天下去敬酒,创造天乾国的那个男人,人族一万年来第一的英雄,他用的就是钺,现在是叫做战斧吧……”

敖洪心中感慨。

他的寿命很长,但是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忘记那个呼啸纵横的男人。

当时他的修为还不像是现在这么强大,其实没有能够和那个男人相处多久的时间,此刻看着握着长钺的少年,多少有种爱屋及乌之感,勉励道:“好好修行吧,孩子……”

“你们的先辈曾用这种兵器来开拓前行的道路,没有道理现在人族安定,就要忘记这种兵器,而用剑来装饰,或许有那么一天,你们还需要握着这种更适合战斗杀戮的兵器,来保护国家,那时候,或者你也是英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敖洪的话让姬辛心里有些惊奇。

他没有经历过,所以无法想象,眼前这位老者心中那种细微的感情。

那种阔别数千年后,看到和故人气质兵器都相似的人,多少有些难以形容。

姬辛将兵器放下,邀请老者入内,因为在割鹿城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和桐姨的生活,很多事情自己也可以做,桐姨现在不在,他就亲自去取来茶壶,还有一叠茶点,沏茶的动作也很熟悉,穿着质朴,就像是个寻常人家的少年。

只是住在稍微大的院子里罢了。

敖洪欣然入内,喝茶时发现茶水沏地很好,没有什么燥气。

微微颔首,笑着聊了几句,见到天色已晚,就要离去。

姬辛要问老者姓名的时候,敖洪没有在意,也没有去问姬辛的名字,道:

“不过一面之缘,人世茫茫,九洲浩大,缘来缘散,何必还要记住姓名。”

“你不用知道我,我也不用知道你,若是还有相见时候,再喝杯茶罢了。”

姬辛道:“前辈豁达。”

“只是活了太久,故而有感罢了……”

敖洪笑着起身,伴随着这个动作,他化作水汽之云消失不见,动作轻描淡写,也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就仿佛这里一直只有姬辛一个人一样,姬辛的对面唯独剩下半盏残茶,一豆灯火。

这种境界,显然是极为强大的高手。

姬辛心中惊叹,抬眸看了看天色,约莫了下时间,稍微活动放松了下身体,又回到了演武场,握着兵器,缓缓呼吸调整状态,然后按照敖洪方才讲述的方式,整合肉身和法力,让它们凝聚为一,于是稳定的破空声再度响起。

已经离去的敖洪听到远处斧刃破空的声音,微微颔首,心中赞赏。

不错。

今日来到元朔城,也算是有所收获,阔别千年时间,再度游览过这一座雄伟的城池,看到许多变化过,和不曾变化的事情,敖洪心愿已了,不再在外面逗留,回返了龙族秘市,见到了统帅着这里秘市的龙族后辈们,入内之后,看到敖雪儿也在修行,倒是有些讶异。

他觉得敖雪儿在离开龙族,来到元朔之后,似乎比原本勤奋了些。

若是往日,她才不会主动修行,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样的变化,总归是好事。

说起来,那什么姬辛,是姬氏的子弟啊,得要寻个时间,去元朔王宫,见见这姬辛吧,虽然雪儿不一定会有那种感觉,可是,不得不略作防备……

此事也不能够说得太过露骨,得要有个理由。

敖洪抚须。

………………

第二日,敖洪前往元朔姬氏藏书阁。

他是龙族的妖仙,更是大族老,来到人族腹地的城池,于情于理,应该和姬氏的老祖见上一见,更不必说暗地里还有其他的想法和念头,当姬氏的法帖送上后,便即亲身赴约。

原本是在老老实实打坐修行的敖雪儿悄悄睁开眼睛。

看到敖洪远去,轻轻呼出一口气来,然后悄悄起身,用神通变化了个幻象,盘坐在那里,这种需要细微控制的神通,她往日很难成功,转修了敖烈的功法后,倒是能轻易地用出来。

然后轻手轻脚离开,彻底走出秘市的范围之后,呼出口气。

用兜帽遮住自己的头发,快步地往熟悉的方向走去。

在敖雪儿到了的时候,姬辛还在吐纳,原本这个时候,他应该是恰好从藏书阁回来,可是今日几位先祖与他说有贵客要上门,不必去藏书阁,他就留下来,继续巩固自己的境界,敖雪儿推开他房间的窗户,看到了闭目修行的姬辛。

敖雪儿没有去打扰他,双手撑着边沿,一下跳起来,就坐在了窗沿上,双腿一下一下晃着。

百无聊赖看着远处的风景。

退去燥热的阳光像是金子一样洒落下来,敖雪儿仰着脸,这时候的风里有太阳的味道,拂过面庞,有些舒服,少女咯咯咯轻笑起来,所以当姬辛运气结束的时候,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是午后的阳光,是风和少女的背影。

他视线不自觉柔和下来,安静看着敖雪儿的背影。

敖雪儿今日穿着素雅的衣服,黑发像是瀑布洒落下来,伴随着晃动双腿,头发也微微晃动着,姬辛看着出神,连敖雪儿什么时候转过头来都没能察觉到,直到她喊了一声你在看什么,才回过神来。

看到敖雪儿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脸色微红了一下,道:

“没什么。”

“哦?哼哼,你说谎……”

敖雪儿轻巧地跳进姬辛的房间,坐在地上用紫色灯芯草编织的蒲团上,晃动了下,听着蒲团发出细细的声音,笑起来,抬头看着姬辛,又愤愤道:“你明明醒过来了,怎么也不喊我?我只能看外面,你知道多无聊的。”

姬辛抱歉地笑笑,很熟悉地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了装着点心的盒子。

他不喜欢甜食,不过这段时间倒是常常在屋子里准备着。

打开盒子,那点心都还是软软地,冒着些热气,显然是今日做好的,里面都是敖雪儿喜欢的,少女的气一下消了,欢呼一声,从姬辛手里抢过盒子,抱在怀里,眉眼都笑起来,道:

“小姬你怎么知道我今日会回来找你?还准备了点心。”

姬辛视线移开,温和道:

“我猜的……”

“小姬你可真聪明,不愧是我的小弟。”

敖雪儿满意地拍了拍姬辛的肩膀,然后眨了眨眼睛,道:“我这一次出来,也给你带了好东西哦。”她取出了封存着八九玄功的玉简,一下塞到了姬辛的手里,然后才满意地抱着点心盒坐回去,强调道:

“这可是我花了这一百年剩下的灵材才给你换来的。”

“你一定要练成哦。”

姬辛听到这么贵重的程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还回去。

敖雪儿仿佛早有预料,赤红色的竖瞳像是燃起火焰了似的,‘恶狠狠’地瞪了一下姬辛,道:

“不许拒绝!”

姬辛只能把手缩了回去,看着那边少女,他觉得自己应该回礼的,想了想,他将玉简收好,然后从衣襟那里,解下来了一枚精巧的玉佩,那是一个龙纹配,中间恰到好处镶嵌着一枚玉珠。

这是还在割鹿城的时候,他的舅舅周琰托部下送过去的。

他一直都很看重。

姬辛摩挲了下玉珠,将这一枚玉佩递过去,郑重道:“我们天乾国,朋友之间是要互赠回礼的,这是我的舅舅送给我的,希望能保我平安,我将珠子镶嵌到玉佩里,现在我转赠给你,也希望雪儿你可以永远地平安。”

敖雪儿看着玉佩里的玉珠,她感觉到玉珠里有种朦朦胧胧的气息。

她怔了下,突然啊呀喊了一声,道:“你也有这个,我这里有一枚一模一样的啊!”

她抬了抬手,袖口滑落下来,露出了白皙的手腕,上面用流动的金色气息做成的手链,悬着一模一样的一枚玉珠,敖雪儿眸子亮亮地,看着惊愕的姬辛,她记得星曹说过,这是和天庭有缘的人才有的信物。

第一次激活之后,便没有了辨认的特殊之处,成了某种装饰类的信物。

姬辛那玉佩上的珠子,散发蒙蒙的光,显然也是产生作用了的。

原来小姬也是天庭有缘的吗?

敖雪儿眼睛亮亮的,迫不及待想要告诉姬辛,却又想到,现在先保密,往后见面时候,一定要吓他一大跳,然后又想到了一个想法,眼睛亮起,道:

“小姬,我们都有一个,就把珠子交换吧?”

姬辛并不知道玉珠的作用,点了点头。

敖雪儿将手腕上的金绳解下来,想了想,姬辛是武者,系在手腕上好像不好,她想了想,上上下下打量着姬辛,突然上前一步,让金色流光变长,像是护身符一样,给姬辛系在了脖子上。

又把珠子藏在衣衫里。

敖雪儿退后一步,拍手笑道:

“这才对嘛。”

然后兴冲冲地从彻底僵硬化的姬辛手中,拿来了那玉佩,喜滋滋地系在自己腰间,龙族没有佩玉的习惯,这还是她第一次佩戴玉佩,起身转了一圈,眉眼飞扬,让姬辛看看是不是很合适。

姬辛看得有些呆住,只知道说很合适,这个回答显然没有办法让敖雪儿满意,她迫近两步,愤愤地逼问姬辛,要更多的形容,姬辛有些无措。

埋在了他衣服里的珠子,内里所蕴气运演化,闪过一条长吟的金龙。

而敖雪儿衣襟处,随着起伏的动作,倒影山川万民,浩大气象,一闪而过。

PS:今日第一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