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见土地神色,齐天漠然的金瞳下有一丝温和,微微颔首,停下修行。

想了想,倒也未曾外出相迎,只是静坐,等着那故人过来。

妙法谷距离不片刻,若木带着龙族族老和敖雪儿赶到花果山上,当先见到先天土精的土行孙,又见到了老土地,龙族族老感觉到了土地身上几乎和花果山一般古老的气息,心中微惊。

一眼望去,只觉得这身材不高的老人仿佛来自于万古之前,彻底相信若木所说的话。

于是上前见礼,老土地看到了那龙族族老,还有敖雪儿,笑的合不拢嘴,邀这几个入内,又遣土行孙取来瓜果点心,若木先前说,地府是老土地想要知道,龙族族老有心试试,取出了圆镜,显化出战场,给土地看。

老土地瞪大眼睛看着画面,突然笑起来,指着红衣少年,笑声畅快,连连道:

“却是钟判不是?!转世之后,却比原先来地要秀气许多。”

“哈,可这气魄,红袍持剑,敕令万鬼,除了他还能是谁?!”

“你们却不知道,钟判当年生地魁梧粗豪,因此还气地和人皇冲突,谁想到转个世,却如此秀气。”

龙族族老见老土地一眼认出了钟正。

旋即又听到有些陌生,有些熟悉的人皇二字,心中迟疑,将此记在心里,准备回去好好看看典籍,知道这人皇出处是在哪里,面上则是维持住神色,笑道:“前辈接着看下去,还有呢……”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圆镜上画面再度变化。

战场交锋。

然后又看到一身黑衣,手持勾魂索的鬼王在天空纵横而去。

土地又抚掌笑叹道:“原来是八爷范无救,黑无常是也,所用兵刃勾魂索,犯法无救,一谢必安,却不知道七爷谢必安在何处,只见勾魂索,不见了那哭丧棒,总觉得不好,说起来,当日就是七爷八爷把大圣爷……哈哈,此事不提,不提。”

“这打下鬼域,却是要开辟城隍了吧,甚好,甚好啊!”

老土地对于这地府事情了如指掌,让龙族族老心中逐渐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

土地看完这战场,心满意足,又笑道:“还要麻烦这位,给那城隍啊,钟判,无常们捎个话,老土地也在这儿,我多少属于山神土地之列,也算是阴神,许久没见着故人,若有闲暇,可让他们来此一趟,叙叙旧。”

若木和龙族族老都应下来。

那族老此刻终于想到了那种微妙感是什么——

为何眼前这至少有万岁的存在,会认得范无救和钟正?

那两个道行可没有这么长。

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也只得先应下,回去慢慢想。

当下只将一时宾客两相欢,正谈笑之间,穿了一身寻常布衣的齐天踏步进来,龙族族老清晰无比地感觉到,旁边堪比妖仙的若木身躯僵了一下。

又见到土地起身行礼,口称大圣。

心中好奇,当下也起身一礼,笑着询问其姓名。

金瞳白猿嗓音平静,道:

“齐天。”

??!

齐天?齐天大圣?!

龙族族老的瞳孔骤然收缩,笑容就这样僵在脸上。

脑海中轰地一声,一下炸开,骤然想起,龙族以无上妙法偷偷听到的顶级秘闻,也算是唯一的一件,之所以能够得到,是因为这和其余的秘闻不同,是所有阴差必须戒备的存在,才给他们可趁之机。

——在太古之时,地府全盛,曾有大敌只身杀入地府!

只一根铁棒搅动幽冥!

其名为,齐天大圣,身穿披挂,手持铁棒。

嘶呼……

龙族族老禁不住倒抽口冷气,脑子都震了一下,许久才冷静下来。

看着白猿,呼出口气,不由得失笑一声,自嘲自己也是脑子不好使了。

眼前这白猿,虽然看上去是有些高深,但是怎么可能和所谓太古时地府大敌联系起来,更何况,这未必不是那地府在故作高深,以一个虚构的所谓敌人,来提高自己的存在,说自己乃是太古时期的势力。

或者说,这才是现在知道这个消息的势力的主流观点。

只是若木和老土地的反应让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稳。

喝了口茶压压惊,旋即看到那猴王落座,若木如触电一般起身,而土地也似不敢和猴王同列,同样起身,见到自己尊敬的老前辈都起来,龙族族老也下意识起身,却见前面猴王抬手,嗓音平静,道:

“坐。”

也不知为何,龙族族老下意识安坐。

猴王双瞳淡金,嗓音平静,道:“东海龙族?”

龙族族老含笑颔首。

齐天点了点头,给自己倒了一盏茶,平淡道:

“土地倒是和我说过些事情。”

“我曾在太古时,和你龙族四海龙王相交,当时心性跳脱,自四海龙宫当中,夺走了一身披挂和兵刃,提及此事并非如何,只不过,曾做之事,自然不该遗忘,我记忆未曾恢复,见到你们,也可想想故人的模样,只可惜,并无所感。”

轰的一声,龙族族老的脑子仿佛要炸开,头皮发麻。

“披挂?”

齐天金色瞳孔看着龙族族老,因着老土地说这算是他好友血裔,心中自然生出提携之意,抬手饮茶,伴随着动作,一身金铠已然上身,丝丝缕缕的流光溢散而去,头戴凤翅紫金冠,脚踏藕丝步云履,如意金箍棒出现旁边,气势陡然间雄浑可怕。

一股股磅礴之力显化而出。

太古兵灾之主,八九玄功奥妙,舍弃了法力,专修气血。

组合成难以言喻的霸道气息,冲击过来,几乎叫人呼吸不过来。

看到这一幅几乎和地府阴差戒备的披挂一般无二的装束,龙族族老彻底懵住,心脏狂跳不止,然后触电般起身,险些就要大喊出声来。

就是他,就是这一身披挂!

他脸色发白。

此刻脑海中许多情报,骤然间串联在了一起——

至少数万年道行的老土地,为什么会和钟正范无救相熟悉!

以及号称曾在太古强盛无比的地府!

还有眼前这一身披挂的猴王!

对了,刚刚土地还说,当时地府的七爷八爷似乎和这大圣有过冲突。

所以才冲入地府,搅动幽冥?!

是真的?!

这些情报让他头皮发麻,直接想到了典籍中记载的某个可能,顶级强者转世重生,老土地苦笑不止,看着齐天道一句大圣,无奈,又看向触电般跳起的老龙,叹息安慰道:

“你不必担忧畏惧,大圣爷他性子如此,再说当年和你先祖也是好友,做了许多年的邻居,关系相当亲近。”

“好,好友?”

龙族族老狂跳的心脏好悬是安定些许,重复道。

老土地抚须笑道:“你不知道么?你龙族,当年也是天庭下属,天下四渎水域之主,天下但凡是有水在的地方,皆是属于你龙族执掌,镇压无数海兽海渊,功德无量,难不成古代龙王连这些都没给你们传下来?”

龙族族老瞪大了眼睛。

敖雪儿也来了精神,抬起头来,脆声问道:

“龙王?是族长吗?”

“龙族以前的族长称王了吗?那么老爷爷,我们以前有过宫殿?”

老土地笑道:“谁人不知道龙王有宝?那龙宫豪奢,远胜于人帝王。”

“来来来,都来,都过来,小老儿和你们仔细说道说道,你们祖上的威风,还有那些我们那时候的故事。”

土地微笑招呼他们靠近过来,一会儿以后,旁边是数千年乃至于万年存在的先天土精所化小人儿,另一边是东海龙族的敖雪儿,前面是若木和龙族族老,旁边是齐天大圣,土地心满意足,顿了顿思绪,开口。

他的气息悠远苍古,用苍老的声线不紧不慢地讲述着一个个相关于古代龙王的故事。

那故事充满了代入感,仿佛来自于真正的遥远时代。

龙族族老,原本不大信这所说的事。

可渐渐听下去,却发现,这故事无比地完整,逻辑架构真实无比,能够和地府,和玉虚宫,和许许多多联系起来,而且他还发现,其中出现天庭时,旁边的若木会出现细微的神色变化,显然是知道这个势力存在,心中不由微动。

难道,蜀山属于天庭?!

是了,若非如此,他为何会和土地有联系?

那天庭是真。

蜀山白眉,剑气纵横九万里,乃是现在的顶尖剑仙,无人得见真容,却传下了蜀山妙法谷一脉。

玉虚宫是真,那道人踏龙斩妖的传说还在。

地府是真,罚恶钟判,名将之资。

泰山府君,更是一言改变天地,创造城隍域。

那么,和这天庭地府玉虚皆有联系的龙族,自然也是真。

在那铁一般的事实面前,龙族族老根本找不出否认的根据,一个个念头起伏。

眼前这若木口中,三五万年道行恰好,十万年道行也不嫌多的老人将那些事娓娓道来,言辞恳切,身上那悠远苍古的气息不容作假,又想到地府封敕之时,出现的泰山府君更是强横无匹,连龙族中妖仙都戒备,一言改变一处鬼域的根底,神通更是真实不虚。

龙族族老不自觉开始相信老土地所说,心脏砰砰直跳。

四渎之神,执掌天下水域?

脑海中那些记载先祖荣光的典籍,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浮现出来。

原来是这样吗?

他心潮起伏,又有忧虑,禁不住道:

“可是,我龙族中,并不曾出现过如前辈这般存在啊……”

老土地抚须安慰道:“你多虑了,连小老儿这般弱小的土地神都活下来,那东海龙王敖广,修为高深,乃是四海龙王之首,一怒则水淹天下城,执掌天下水域,肯定也已经转世了……”

敖广?

龙族族老心潮涌动,默默将这名字记下来,打算回去就找族中的典籍。

恰在此时,齐天放下茶盏,伸出手来,气血升腾引动风火,托起一枚玉珠。

众人视线下意识看来,他嗓音平淡,缓声道:

“这枚玉珠,与姜尚给我的一般无二,是一投靠花果山妖修所奉。”

“我得来之后,曾尝试让其余妖修使用,却并无反应,想来必须是和天庭有旧才可以使用,你们且拿着,若是你们真是东海龙族后裔,和天庭相关,自然难知道其妙用,而且,你……”

齐天看向敖雪儿,一双金瞳,隐隐看到些旁人看不着的。

比如说,姬辛的气运气息。

他神色柔和些许,让这珠子浮现在敖雪儿旁边,道:

“接着吧。”

“他日有缘,或许还能见面。”

敖雪儿双眼跃跃欲试,乖巧行礼,学着土地道:

“雪儿谢过大圣爷。”

然后才伸出手。

白皙的手掌,握住了这一枚无主的珠子。

PS:今日第三更……

今天这本来就是一个故事链,前面两章基本是为这一章,甚至于是这一章最后服务,就想着写完比较顺畅点,卡着不上不下不好玩,大家晚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